正在阅读:

中南建设“保壳”,当地政府拉来太盟与中南洽谈合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南建设“保壳”,当地政府拉来太盟与中南洽谈合作

继万达商管之后,PAG拟再度出手援助中资地产商。

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杨冰柯

在与合作伙伴成功敲定万达商管600亿战投后,太盟集团又有了一个新目标。

界面新闻从中南一位人士处获悉,中南建设(000961.SZ)控股股东与太盟集团、江苏资产洽谈合作。4月20日下午,由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政府牵头,中南建设控股股东中南城建与亚洲著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及江苏资产等机构洽谈债务化解、股权交易等合作。继万达商管之后,PAG拟再度出手援助中资地产商。

根据太盟官网,太盟投资集团(PAG)是一家领先并专注于亚太区的私市股权类投资公司 ,由单伟建联合高天乐(Chris Gradel)和Jon-Paul Toppino共同创办,其第三大股东为海外私募巨头黑石。

太盟业务板块包括私市股权、不动产和信贷及市场类的投资。太盟投资集团为全球近300家机构基金投资者管理着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集团在全球设立了12个主要办事处,拥有近300 名专业投资人士。

上述人士称,这次洽谈的牵头是南通海门区人民政府,是中南控股股东在洽谈。

虽然是控股股东中南城建在洽谈,但中南建设正急需战投进入。

4月18日,中南建设发布“关于存在可能因股票收盘价连续均低于1元/股而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公告指出,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若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股,将触发终止上市交易的条件。

截至4月18日,中南建设收盘价已连续10个交易日均低于1元/股,存在可能根据前述规定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当日,中南建设收报0.84元/股,总市值仅剩下32.14亿元。

退市公告发布后,4月19日,中南建设股价直逼跌停。

事实上,在这次风险提示前,根据中南建设公告,公司组织了投资者交流会,当地相关政府部门站台,多位南通市海门区政府领导出席会议,申万宏源证券、东吴证券、华英证券等券商也参与会议。

公告称,当地政府已经形成了 7 项帮扶举措并有序推进,即组建政府资本市场政企专班,建立快速协同机制,帮助企业应对资本市场波动;进一步协调公司与金融机构协商,帮助争取更好的条件,支持帮助公司减轻债务负担;推进本地国资企业与公司在项目层面的合作,进一步支持公司参与本地重大项目施工建设;支持社会资本通过市场化机制设立投资基金,引入战略投资者,增持公司股份;在市场化、法治化前提下,进一步探讨推进公司的资产盘活,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帮助;帮助公司股东与金融机构沟通,并协调当地司法计划,帮助公司逐步降低股东股份质押风险;加快推进公司白名单项目落地,支持公司进一步做好保交楼、保民生相关工作。

除了迫在眉睫的“保壳战”,截至目前,中南建设的基本面仍然没有好转。

根据中南建设2023年业绩预告,公司2023年归母净利润为-50亿元到-30亿元之间,这是中南建设连续第三年亏损。

在全国楼市下行的背景下,中南建设公告称,2024年一季度,中南建设累计合同销售额仅47.3亿元,同比再减38%。

此时,如果太盟愿意做中南的“白武士”,中南的流动性危机或能解除。

太盟刚联合中信资本等战投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约人民币600亿元,这是近五年中国私市股权市场中单笔最大规模的投资。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笔投资使王健林失去了万达商管的控制权,太盟等新战投们合计持股60%,大连万达商管持股40%。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中南顺利引进战投太盟,中南建设董事长陈锦石也将付出不小的代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南建设

3.3k
  • 2023年归母净亏损52.93亿,中南管理层业绩会回应与太盟合作
  • 中南建设管理层回应与太盟投资合作进展:目前没有进一步消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中南建设“保壳”,当地政府拉来太盟与中南洽谈合作

继万达商管之后,PAG拟再度出手援助中资地产商。

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杨冰柯

在与合作伙伴成功敲定万达商管600亿战投后,太盟集团又有了一个新目标。

界面新闻从中南一位人士处获悉,中南建设(000961.SZ)控股股东与太盟集团、江苏资产洽谈合作。4月20日下午,由南通市海门区人民政府牵头,中南建设控股股东中南城建与亚洲著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及江苏资产等机构洽谈债务化解、股权交易等合作。继万达商管之后,PAG拟再度出手援助中资地产商。

根据太盟官网,太盟投资集团(PAG)是一家领先并专注于亚太区的私市股权类投资公司 ,由单伟建联合高天乐(Chris Gradel)和Jon-Paul Toppino共同创办,其第三大股东为海外私募巨头黑石。

太盟业务板块包括私市股权、不动产和信贷及市场类的投资。太盟投资集团为全球近300家机构基金投资者管理着超过500亿美元的资产。集团在全球设立了12个主要办事处,拥有近300 名专业投资人士。

上述人士称,这次洽谈的牵头是南通海门区人民政府,是中南控股股东在洽谈。

虽然是控股股东中南城建在洽谈,但中南建设正急需战投进入。

4月18日,中南建设发布“关于存在可能因股票收盘价连续均低于1元/股而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

公告指出,根据深交所相关规定,若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1元/股,将触发终止上市交易的条件。

截至4月18日,中南建设收盘价已连续10个交易日均低于1元/股,存在可能根据前述规定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当日,中南建设收报0.84元/股,总市值仅剩下32.14亿元。

退市公告发布后,4月19日,中南建设股价直逼跌停。

事实上,在这次风险提示前,根据中南建设公告,公司组织了投资者交流会,当地相关政府部门站台,多位南通市海门区政府领导出席会议,申万宏源证券、东吴证券、华英证券等券商也参与会议。

公告称,当地政府已经形成了 7 项帮扶举措并有序推进,即组建政府资本市场政企专班,建立快速协同机制,帮助企业应对资本市场波动;进一步协调公司与金融机构协商,帮助争取更好的条件,支持帮助公司减轻债务负担;推进本地国资企业与公司在项目层面的合作,进一步支持公司参与本地重大项目施工建设;支持社会资本通过市场化机制设立投资基金,引入战略投资者,增持公司股份;在市场化、法治化前提下,进一步探讨推进公司的资产盘活,提供必要的流动性帮助;帮助公司股东与金融机构沟通,并协调当地司法计划,帮助公司逐步降低股东股份质押风险;加快推进公司白名单项目落地,支持公司进一步做好保交楼、保民生相关工作。

除了迫在眉睫的“保壳战”,截至目前,中南建设的基本面仍然没有好转。

根据中南建设2023年业绩预告,公司2023年归母净利润为-50亿元到-30亿元之间,这是中南建设连续第三年亏损。

在全国楼市下行的背景下,中南建设公告称,2024年一季度,中南建设累计合同销售额仅47.3亿元,同比再减38%。

此时,如果太盟愿意做中南的“白武士”,中南的流动性危机或能解除。

太盟刚联合中信资本等战投向大连新达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约人民币600亿元,这是近五年中国私市股权市场中单笔最大规模的投资。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笔投资使王健林失去了万达商管的控制权,太盟等新战投们合计持股60%,大连万达商管持股40%。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中南顺利引进战投太盟,中南建设董事长陈锦石也将付出不小的代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