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中核钛白实控人携多家券商利用转融通套利,这样的实控人应被“下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中核钛白实控人携多家券商利用转融通套利,这样的实控人应被“下线”

中核钛白的实控人应被“下线”。

图/匡达

文/吴治邦

中核钛白(002145.SZ)实控人利用转融通套利一事仍在市场上发酵,尽管公司的股票已止跌反弹,但其中暴露的规则漏洞和市场伦理值得深思。具体到4月19日晚间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王泽龙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来看,王泽龙被罚没1.33亿元,海通证券、中信证券、中信中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遭同样也遭罚没逾千万元。

常理来说,以打折的方式认购定增确实可以享受账面的浮盈,不过因存在着锁定期,未来六个月后的收益自然需打上大大的问号。不过,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曝光的内容让外界瞠目结舌,中信证券给王泽龙私人订制了一份定增多空方案,根据方案,“客户通过场外衍生品交易直接实现定增多空套利,提前结算收益,无需等待六个月的锁定期,通常一个多月时间即可回笼资金和收益”。整个过程中,王泽龙等与中信中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信证券约定约定由中核钛白员工持股计划转融通出借8800万股中核钛白股票。另一方面海通证券又按中信中证的指令签署中核钛白非公开发行股票之股份认购协议,并与中信中证达成挂钩标的为“中核钛白”股票的多头收益互换。

公开信息显示,2023年2月14日,中核钛白的融券额便从2000万元左右突然剧增至2.21亿元,后续最高攀升至6.82亿元。与此同时,中核钛白的股票在冲高后连续放量大跌。显然,中小投资者成为直接受害者,而王泽龙则赚取了客观的收益,提供套利工具的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则赚取了可观的业务收入。

需要指出的是,中核钛白的股票在王泽龙实施定增多空方方案前,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一波约30%的拉升。2023年2月13日至2月21日,由王泽龙直接收益的融券账户精准逃顶,卖出均价约7.63元/股,成交金额约6.71亿元。王泽龙与券商如此快准狠的操作让人不由得想起前几年庄股“杀猪盘”,中核钛白股价异常波动是否均与王泽龙相关联?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的或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将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如最终被证实,中核钛白短时间内股价暴涨暴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杀猪盘,谋划者或已构成刑事犯罪。

事情进展来看,涉事的董秘韩雨辰已经辞职,但王泽龙依然是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仅被拟处以行政罚款,其未来仍有参与资本市场的机会。大股东和机构投资者对于中小投资者而言拥有先天的优势,王泽龙则将这种优势发挥至极致,巧取豪夺的姿态溢于言表。个人认为,王泽龙的行为足够狡猾和恶劣,即使最终被证明未触发刑责,但也应当以“市场禁入”的方式让其永久下线。

值得一提的是,王泽龙是曾被市场熟知的“资本玩家”王德亮的亲属,王德亮关联的骄龙系操纵广汽集团股价,终被监管层坐实违规事实,券商、银行等机构同样为骄龙系的操纵行为提供了弹药。

正如前文提及的那样,大股东较中小股东拥有天然的优势地位,还拥有着一群机构助力,只要其愿意,完全可以变着花样收割其他投资者。因此,对于这样的劣迹行为不应当仅是罚款了事,还应当让有严重道德瑕疵的股东永久下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核钛白

  • 中核钛白:回购公司股份方案实施期限延长3个月
  • 中核钛白案处罚落地:各参与方合计被罚没2.35亿元,中信、海通被责令改正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中核钛白实控人携多家券商利用转融通套利,这样的实控人应被“下线”

中核钛白的实控人应被“下线”。

图/匡达

文/吴治邦

中核钛白(002145.SZ)实控人利用转融通套利一事仍在市场上发酵,尽管公司的股票已止跌反弹,但其中暴露的规则漏洞和市场伦理值得深思。具体到4月19日晚间的关于实际控制人王泽龙收到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来看,王泽龙被罚没1.33亿元,海通证券、中信证券、中信中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遭同样也遭罚没逾千万元。

常理来说,以打折的方式认购定增确实可以享受账面的浮盈,不过因存在着锁定期,未来六个月后的收益自然需打上大大的问号。不过,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曝光的内容让外界瞠目结舌,中信证券给王泽龙私人订制了一份定增多空方案,根据方案,“客户通过场外衍生品交易直接实现定增多空套利,提前结算收益,无需等待六个月的锁定期,通常一个多月时间即可回笼资金和收益”。整个过程中,王泽龙等与中信中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中信证券约定约定由中核钛白员工持股计划转融通出借8800万股中核钛白股票。另一方面海通证券又按中信中证的指令签署中核钛白非公开发行股票之股份认购协议,并与中信中证达成挂钩标的为“中核钛白”股票的多头收益互换。

公开信息显示,2023年2月14日,中核钛白的融券额便从2000万元左右突然剧增至2.21亿元,后续最高攀升至6.82亿元。与此同时,中核钛白的股票在冲高后连续放量大跌。显然,中小投资者成为直接受害者,而王泽龙则赚取了客观的收益,提供套利工具的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则赚取了可观的业务收入。

需要指出的是,中核钛白的股票在王泽龙实施定增多空方方案前,在短时间内出现了一波约30%的拉升。2023年2月13日至2月21日,由王泽龙直接收益的融券账户精准逃顶,卖出均价约7.63元/股,成交金额约6.71亿元。王泽龙与券商如此快准狠的操作让人不由得想起前几年庄股“杀猪盘”,中核钛白股价异常波动是否均与王泽龙相关联?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的或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的,将构成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如最终被证实,中核钛白短时间内股价暴涨暴跌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杀猪盘,谋划者或已构成刑事犯罪。

事情进展来看,涉事的董秘韩雨辰已经辞职,但王泽龙依然是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仅被拟处以行政罚款,其未来仍有参与资本市场的机会。大股东和机构投资者对于中小投资者而言拥有先天的优势,王泽龙则将这种优势发挥至极致,巧取豪夺的姿态溢于言表。个人认为,王泽龙的行为足够狡猾和恶劣,即使最终被证明未触发刑责,但也应当以“市场禁入”的方式让其永久下线。

值得一提的是,王泽龙是曾被市场熟知的“资本玩家”王德亮的亲属,王德亮关联的骄龙系操纵广汽集团股价,终被监管层坐实违规事实,券商、银行等机构同样为骄龙系的操纵行为提供了弹药。

正如前文提及的那样,大股东较中小股东拥有天然的优势地位,还拥有着一群机构助力,只要其愿意,完全可以变着花样收割其他投资者。因此,对于这样的劣迹行为不应当仅是罚款了事,还应当让有严重道德瑕疵的股东永久下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