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市首年业绩即“变脸”,安达科技、裕太微等7家公司需警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市首年业绩即“变脸”,安达科技、裕太微等7家公司需警惕

2家公司由盈转亏,5家公司亏损额同比大幅攀升。

图片来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庞宇

上市公司的年报往往是投资者们的重要参考指标。随着年报披露接近尾声,对于那些上市首年便出现业绩“变脸”的公司,投资者需要格外警惕。

据界面新闻统计,截至目前,结合年报及年报预告或快报来看,共有7家公司业绩上市即“变脸”,其中,安达科技(830809.BJ)和格力博(301260.SZ)2家公司2023年净利润由盈转亏,另有5家公司原本就以亏损状态上市,但上市首年的亏损额同比大幅攀升。

数据来源:choice 制图:界面新闻证券组庞宇

安达科技、格力博上市首年业绩“大变脸”

磷酸铁锂生产商安达科技登陆北交所首年遇上锂电行业“降温”,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48.87亿元,同比减少25.48%;净利润亏损6.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8.11亿元。对于亏损原因,公司解释称,2023年,受主要原材料碳酸锂价格大幅波动、下游需求放缓等行业因素影响,公司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开工率不稳定,综合导致产能利用率下降,毛利率大幅下滑。

安达科技2023年3月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6.5亿元并在北交所上市,是一家磷酸铁锂电池正极材料(磷酸铁锂)及其前驱体(磷酸铁)的制造企业。过去几年,乘着新能源市场的东风,以及背靠比亚迪、中创新航、宁德时代和派能科技等大客户,该公司业绩快速起势,2021年顺利扭亏并实现净利润2.31亿元、2022年净利润继续大涨超250%达到8.11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前期资本蜂拥布局并大规模扩产,2023年以来一度炙手可热的锂电行业逐渐“退烧”,整个锂电产业链出现产能过剩情况。受此影响最为明显的便是上游原材料环节,曾被称作“白色石油”的碳酸锂价格在2023年出现崩盘,从2022年顶峰的60万/吨跌破至2024年年初的不到10万/吨。

由于磷酸铁锂价格随碳酸锂价格的波动而波动,安达科技自然也受到冲击。根据安达科技募集资金投资计划,该公司拟将去年募集来的资金全部用于6万吨/年磷酸铁锂建设项目。内卷加剧下,新增产能能否顺利消化值得关注。

去年2月登陆创业板被外界称为“新能源园林机械第一股”的格力博也在上市首年就出现业绩“变脸”,预计2023年全年亏损3.7亿元至4.3亿元。业绩预告发布后,该公司便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说明下游零售商去库存对公司收入的具体影响以及利率下降的合理性等。

据了解,格力博主要产品包括割草机、打草机、清洗机、智能割草机器人等,实际控制人为陈寅。从数据上看,产品毛利率陡降、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大比例增加是吞噬净利的主因。2023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其毛利率分别为33.94%、15.08%及26.81%。

实际上,在上市前,格力博就已出现业绩连年下滑情况,2021年、2022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51%和5%。尽管如此,该公司IPO发行定价却高达30.85元/股,首发市盈率高达63倍。不过,股价的泡沫逐渐被业绩戳破,自2023年2月上市至今的14个月里,格力博股价一路下跌,从刚上市时的40元/股左右,一路下跌到目前的11元/股左右,累计跌幅超7成。

5家公司上市首年亏损额大增

除上述由盈转亏情况外,还有5家公司属于本身以亏损状态上市,但上市后亏损额明显扩大这一情况,其中3家为来自半导体行业的芯联集成(688469.SH)、裕太微(688515.SH)、慧智微(688515.SH),2家为医药生物行业公司百利天恒(688506.SH)和智翔金泰(688443.SH)。

国产车规级芯片代工企业芯联集成登陆科创板首年不仅没能扭亏,且亏损金额大幅增加。2023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53.24亿元,同比增长15.59%;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亏损19.67亿元、22.58亿元,相较2022年亏损金额分别增加8.79亿元、8.55亿元。从有财务数据披露的2019年开始,芯联集成已连续5年处于亏损状态,净利润累计亏损约64亿元,扣非净利润累计亏损约73亿元。

年报显示,芯联集成专攻功率半导体领域,产品主要包括IGBT(绝缘栅双极晶体管)和MOSFET(金氧半场效晶体管)。截至2023年末,公司已建成两条8英寸硅基晶圆产线,合计达成月产17万片,其中IGBT产品月产8万片、MOSFET产品月产7万片。从下游应用领域来分,公司47%的主营收入来自车载应用领域,另外有29%、24%的主营收入来自工控应用领域和高端消费领域。

界面新闻注意到,芯联集成是去年登陆科创板的3家晶圆厂商(另外两家分别为华虹公司(688347.SH)、晶合集成(688249.SH))中,唯一一家实现营业收入逆势增长的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仍在亏损的公司。据公司分析,营收增长主要系公司的车规级芯片销售受益下游需求,持续放量,但由于公司仍处于产能爬坡期,研发投入、固定资产折旧金额较高,且2023年为扩产而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产生超过百亿的资本开支,影响了利润表现。

创新生物药企业百利天恒也在上市首年交出一份最差的“成绩单”,公司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5.62亿元,同比下滑20.11%,净利润亏损扩大至7.64亿元,2021年、2022年其净利润分别亏损1亿元、2.82亿元。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公司表示,营业总收入减少主要系受市场需求变化、国家及地方集采影响,公司部分产品销量和价格下滑。同时,公司持续推进在研创新生物药的研发,研发费用同比大幅增加,以及受原材料市场行情影响,中药材及部分包材价格上涨,导致净利润下降。

目前,百利天恒拥有两大业务板块,分别为化药制剂、中成药制剂业务板块和创新生物药业务板块,截至2022年末化药制剂、中成药制剂分别占总营收比重约76%和24%。纵观近年财务数据,这家公司盈利能力堪忧,扣非净利润已连续5年亏损,净利润也连亏了三年。盈利能力的不稳定也令百利天恒上市之路充满坎坷,早在2017年其便申报创业板,而后于2021年转战科创板,直至2023年1月才“圆梦”A股。

头顶“以太网物理层芯片第一股” 光环上市的裕太微上市首年业绩“大滑坡”,2023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确认亏损1.50亿元、1.95亿元。而在IPO获得受理的2022年和前一年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额都还不到50万元。2023年这一年出现的巨亏已远远超过2019年至2022年的合计约6900万元的亏损额。

裕太微主营业务是高速有线通信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据公司解释,去年出现大亏主要是因为收入下降,同时研发费用保持高水平投入,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伴随着业绩滑坡,这家公司高层也频繁出现变动,自2023年11月来,公司的总经理欧阳宇飞、首席运营官李晓刚、首席市场官苏瓅先后辞职。

二级市场方面,裕太微股价一路下行,IPO发行价为92元/股,上市之初最高冲到268元/股,这之后一路走跌,2024年2月最低时下探至46.58元/股,目前股价在63元左右,较发行价跌去3成,较最高点累计跌幅超过75%。

智翔金泰2023年净利润亏损8.01亿元,亏损额较2022年扩大2.25亿元,亏损原因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多款产品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及核心产品进入关键性注册临床阶段,研发费用持续增加”。据了解,智翔金泰在研产品主要为单克隆抗体药物和双特异性抗体药物,但尚未实现销售收入,目前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技术服务。2019年-2023年这家公司已合计亏损约20亿元。

射频芯片厂商慧智微2023年净利润确认亏损4.05亿元,同比亏损额扩大1亿元,这是公司近5年亏损最大的一年,2019年-2022年分别亏损0.79亿元、0.96亿元、3.18亿元及3.05亿元。目前,慧智微对外销售的主要射频前端模组产品为5G模组和4G模组。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5%的情况下,公司解释称净利润亏损主要系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导致研发费用同比增加,以及出于谨慎性考虑未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并增加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格力博

  • A股股票回购一览:40家公司披露回购进展
  • 【评论】次新股“业绩变脸”挂钩延长持股锁定期,有助延长IPO公司“保质期”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上市首年业绩即“变脸”,安达科技、裕太微等7家公司需警惕

2家公司由盈转亏,5家公司亏损额同比大幅攀升。

图片来源:图虫

界面新闻记者 | 庞宇

上市公司的年报往往是投资者们的重要参考指标。随着年报披露接近尾声,对于那些上市首年便出现业绩“变脸”的公司,投资者需要格外警惕。

据界面新闻统计,截至目前,结合年报及年报预告或快报来看,共有7家公司业绩上市即“变脸”,其中,安达科技(830809.BJ)和格力博(301260.SZ)2家公司2023年净利润由盈转亏,另有5家公司原本就以亏损状态上市,但上市首年的亏损额同比大幅攀升。

数据来源:choice 制图:界面新闻证券组庞宇

安达科技、格力博上市首年业绩“大变脸”

磷酸铁锂生产商安达科技登陆北交所首年遇上锂电行业“降温”,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48.87亿元,同比减少25.48%;净利润亏损6.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8.11亿元。对于亏损原因,公司解释称,2023年,受主要原材料碳酸锂价格大幅波动、下游需求放缓等行业因素影响,公司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开工率不稳定,综合导致产能利用率下降,毛利率大幅下滑。

安达科技2023年3月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6.5亿元并在北交所上市,是一家磷酸铁锂电池正极材料(磷酸铁锂)及其前驱体(磷酸铁)的制造企业。过去几年,乘着新能源市场的东风,以及背靠比亚迪、中创新航、宁德时代和派能科技等大客户,该公司业绩快速起势,2021年顺利扭亏并实现净利润2.31亿元、2022年净利润继续大涨超250%达到8.11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前期资本蜂拥布局并大规模扩产,2023年以来一度炙手可热的锂电行业逐渐“退烧”,整个锂电产业链出现产能过剩情况。受此影响最为明显的便是上游原材料环节,曾被称作“白色石油”的碳酸锂价格在2023年出现崩盘,从2022年顶峰的60万/吨跌破至2024年年初的不到10万/吨。

由于磷酸铁锂价格随碳酸锂价格的波动而波动,安达科技自然也受到冲击。根据安达科技募集资金投资计划,该公司拟将去年募集来的资金全部用于6万吨/年磷酸铁锂建设项目。内卷加剧下,新增产能能否顺利消化值得关注。

去年2月登陆创业板被外界称为“新能源园林机械第一股”的格力博也在上市首年就出现业绩“变脸”,预计2023年全年亏损3.7亿元至4.3亿元。业绩预告发布后,该公司便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被要求说明下游零售商去库存对公司收入的具体影响以及利率下降的合理性等。

据了解,格力博主要产品包括割草机、打草机、清洗机、智能割草机器人等,实际控制人为陈寅。从数据上看,产品毛利率陡降、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大比例增加是吞噬净利的主因。2023年一季度至三季度,其毛利率分别为33.94%、15.08%及26.81%。

实际上,在上市前,格力博就已出现业绩连年下滑情况,2021年、2022年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51%和5%。尽管如此,该公司IPO发行定价却高达30.85元/股,首发市盈率高达63倍。不过,股价的泡沫逐渐被业绩戳破,自2023年2月上市至今的14个月里,格力博股价一路下跌,从刚上市时的40元/股左右,一路下跌到目前的11元/股左右,累计跌幅超7成。

5家公司上市首年亏损额大增

除上述由盈转亏情况外,还有5家公司属于本身以亏损状态上市,但上市后亏损额明显扩大这一情况,其中3家为来自半导体行业的芯联集成(688469.SH)、裕太微(688515.SH)、慧智微(688515.SH),2家为医药生物行业公司百利天恒(688506.SH)和智翔金泰(688443.SH)。

国产车规级芯片代工企业芯联集成登陆科创板首年不仅没能扭亏,且亏损金额大幅增加。2023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53.24亿元,同比增长15.59%;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亏损19.67亿元、22.58亿元,相较2022年亏损金额分别增加8.79亿元、8.55亿元。从有财务数据披露的2019年开始,芯联集成已连续5年处于亏损状态,净利润累计亏损约64亿元,扣非净利润累计亏损约73亿元。

年报显示,芯联集成专攻功率半导体领域,产品主要包括IGBT(绝缘栅双极晶体管)和MOSFET(金氧半场效晶体管)。截至2023年末,公司已建成两条8英寸硅基晶圆产线,合计达成月产17万片,其中IGBT产品月产8万片、MOSFET产品月产7万片。从下游应用领域来分,公司47%的主营收入来自车载应用领域,另外有29%、24%的主营收入来自工控应用领域和高端消费领域。

界面新闻注意到,芯联集成是去年登陆科创板的3家晶圆厂商(另外两家分别为华虹公司(688347.SH)、晶合集成(688249.SH))中,唯一一家实现营业收入逆势增长的公司,也是唯一一家仍在亏损的公司。据公司分析,营收增长主要系公司的车规级芯片销售受益下游需求,持续放量,但由于公司仍处于产能爬坡期,研发投入、固定资产折旧金额较高,且2023年为扩产而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产生超过百亿的资本开支,影响了利润表现。

创新生物药企业百利天恒也在上市首年交出一份最差的“成绩单”,公司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5.62亿元,同比下滑20.11%,净利润亏损扩大至7.64亿元,2021年、2022年其净利润分别亏损1亿元、2.82亿元。

对于业绩变动原因,公司表示,营业总收入减少主要系受市场需求变化、国家及地方集采影响,公司部分产品销量和价格下滑。同时,公司持续推进在研创新生物药的研发,研发费用同比大幅增加,以及受原材料市场行情影响,中药材及部分包材价格上涨,导致净利润下降。

目前,百利天恒拥有两大业务板块,分别为化药制剂、中成药制剂业务板块和创新生物药业务板块,截至2022年末化药制剂、中成药制剂分别占总营收比重约76%和24%。纵观近年财务数据,这家公司盈利能力堪忧,扣非净利润已连续5年亏损,净利润也连亏了三年。盈利能力的不稳定也令百利天恒上市之路充满坎坷,早在2017年其便申报创业板,而后于2021年转战科创板,直至2023年1月才“圆梦”A股。

头顶“以太网物理层芯片第一股” 光环上市的裕太微上市首年业绩“大滑坡”,2023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确认亏损1.50亿元、1.95亿元。而在IPO获得受理的2022年和前一年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额都还不到50万元。2023年这一年出现的巨亏已远远超过2019年至2022年的合计约6900万元的亏损额。

裕太微主营业务是高速有线通信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据公司解释,去年出现大亏主要是因为收入下降,同时研发费用保持高水平投入,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资产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加所致。伴随着业绩滑坡,这家公司高层也频繁出现变动,自2023年11月来,公司的总经理欧阳宇飞、首席运营官李晓刚、首席市场官苏瓅先后辞职。

二级市场方面,裕太微股价一路下行,IPO发行价为92元/股,上市之初最高冲到268元/股,这之后一路走跌,2024年2月最低时下探至46.58元/股,目前股价在63元左右,较发行价跌去3成,较最高点累计跌幅超过75%。

智翔金泰2023年净利润亏损8.01亿元,亏损额较2022年扩大2.25亿元,亏损原因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多款产品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及核心产品进入关键性注册临床阶段,研发费用持续增加”。据了解,智翔金泰在研产品主要为单克隆抗体药物和双特异性抗体药物,但尚未实现销售收入,目前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技术服务。2019年-2023年这家公司已合计亏损约20亿元。

射频芯片厂商慧智微2023年净利润确认亏损4.05亿元,同比亏损额扩大1亿元,这是公司近5年亏损最大的一年,2019年-2022年分别亏损0.79亿元、0.96亿元、3.18亿元及3.05亿元。目前,慧智微对外销售的主要射频前端模组产品为5G模组和4G模组。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5%的情况下,公司解释称净利润亏损主要系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导致研发费用同比增加,以及出于谨慎性考虑未确认递延所得税资产并增加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