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荣誉还是地狱:艺术家画笔下的战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荣誉还是地狱:艺术家画笔下的战争

同为艺术,有的劝你从军入伍,有的展示战争残酷。

图片来源:约翰·斯图尔特·库里

如果你觉得如今的世界一团糟,那么回头看看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景象,恐怕你就不这么认为了。

2017年4月6日将是美国参加一战100周年纪念日。在这之前,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举办了一项关于一战的艺术展览,展会的主题是“一战与美国艺术”。

展会收集的160部作品,展现了当年美军参战时的景象。这些作品都是由近100年前的艺术家们创作。从画面中,人们能感到战争对艺术家的巨大影响,看到艺术家的经历、观点和看法,警醒世人战争带给全人类的痛苦。

展馆馆长Robert Cozzolino、Anne Knutson和David Lubin说:“一战中的这些艺术品以一种人们并不熟悉的方式让我们重新感受了一战。”

美国大部分艺术品都支持美国参战——至少最开始是这样的。图为美国印象派画家柴尔德·哈萨姆(Childe Hassam)在1917年创作的画《1917年5月清晨的大道》(Early Morning on the Avenue in May 1917)↓

一些艺术家为美军做宣传,詹姆斯·蒙哥马利·弗拉格(James Montgomery Flagg)在1917年创作的“山姆大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美国陆军需要你,来最近的征兵站吧》(Want YOU for U.S. Army, Nearest Recruiting Station)↓

一些海报内容甚至质问那些没有参战的美国男性。霍华德·钱德勒·克里斯蒂(Howard Chandler Christy)在1918年创作的海报《天哪!多希望我是个男人,这样就可以加入海军了》(Gee!! I Wish I Were a Man - I'd Join the Navy)↓

还有些艺术家用绘画来抨击那些没有参军履行国家义务的人。图为劳拉·布雷(Laura Brey)在1917年创作的海报《征兵入伍——你站在窗户的哪一边?》(Enlist - On Which Side of the Window Are YOU?)↓

还有人把德国人描绘成了野兽。哈利·莱尔·霍普斯(Harry Ryle Hopps)1917年创作的《从军!消灭这只发疯的野兽》(Destroy This Mad Brute - Enlist)↓

一些艺术家想象并描绘了德国人的暴行。比如乔治·贝洛斯(George Bellows)1918年创作的《德国人来了》(The Germans Arrive)↓

也有一些艺术家表示了对战争的憎恶。美国艺术家约翰·斯隆(John Sloan)1914年创作的漫画《战后,一枚奖章或是一份工作》(After the War, a Medal and Maybe a Job)中,一位军官对在战场上致残归来的士兵说:“你做的很好,现在你还剩下的这部分,可以回去工作了。”↓

亨利·格林滕坎普(Henry Glintenkamp)1917年的画作《身材合适》(Physically Fit)中,一具骷髅正为一名士兵定制棺材↓

很少有艺术家能直接看到战时的场景,美国现代主义画家克拉格特·威尔逊(Clagett Wilson)就是其中之一。他用现代主义画风描绘出了战场上的惨烈景象,比如1919年的《战争之花,一枚重炮弹的爆炸——不止是看到,同样也感到,听到,闻到》(Flower of Death - The Bursting of a Heavy Shell - Not as It Looks, but as It Feels and Sounds and Smells)↓

1919年,威尔逊的另一幅画还描绘了一名失去胳膊的士兵:《跑过枪林弹雨,他胳膊被炸,他六神无主》(Runner Through the Barrage, Bois de Belleau, Chateau-Thierry Sector; His Arm Shot Away, His Mind Gone)↓

威尔逊在1919年的另一幅作品《恐怖交响曲》(Symphony of Terror)中,则充满了手榴弹、烟气、带刺的铁丝网和机枪。↓

还是威尔逊,1919年的《死亡之舞》(Dance of Death)画面中,被带刺铁丝网缠住的士兵想极力挣脱↓

作为一战时美国远征部队的摄影团队负责人,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于1914年至1918年间持续在一战战场中收集资料。图为从法国边境城市蒙梅迪(Montmedy)上空投下的高空炸弹↓

美国画家哈维·邓恩1918年的画作《Seishprey的坦克》(The Tanks at Seishprey)描绘了战场上毫无光鲜色彩的战壕和坦克战画面↓

美国艺术家乔治·哈丁(George Harding)1918年的画作《凡尔登攻势》(Verdun Offensive)中,炮火的硝烟、士兵和战马交织在一起↓

肖像画家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1919年用一幅史诗般的巨作《中毒》(Gassed)展现了他在伊普尔(Ypres)附近亲眼见证的因芥子气毒气造成眼盲的受伤士兵↓

只有在战争过后,人们才会意识到战争的可怕。这幅约翰·斯图尔特·库里(John Steuart Curry)在1938年创作的《寓言:走向战争的游行》(Parade to War, Allegory)中,游行的士兵只剩一副骨架↓

(翻译:张博晨  编辑:曾宇)

来源:Business Insider

原标题:America entered World War I 100 years ago — this art shows what it was like

最新更新时间:03/11 10:36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