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听花酒终迎处罚,已经“喝醉”的青海春天还能站起来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听花酒终迎处罚,已经“喝醉”的青海春天还能站起来吗?

“酒精中毒”之后,留给青海春天的烂摊子,又要留给谁来打理?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新财域

太上老君托梦,没有给青海春天指明道路;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站台,同样没托起其业绩。

4月27日,青海春天拿到了市场监管局的行政处罚。180万的罚款虽然不多,却开启了青海春天滑入泥潭的步伐。

从“极草”到“听花”,青海春天的每一步都摆脱不了虚假宣传和夸大的风波。在新“国九条”的要求下,已经醉酒的青海春天,能不能站起来变成了未知数。

01 听花酒迎处罚

央视“3·15”晚会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花酒,终于迎来了处罚。

4月27日,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青海春天)公告,子公司成都听花盛世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听花盛世)收到成都市武侯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告知书》。

武侯市市监局认为,听花盛世在经营场所销售“听花”酒过程中,存在将“听花”酒功效中科学上未定论的观点和未经核实的用户评价用于“听花”酒的商品宣传,作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且情节严重。此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

对此,监管部门责令听花盛世立即停止违法宣传行为,并拟对其处罚款180万元。

在公告中,青海春天态度积极,表示公司及子公司听花盛世对此诚恳接受,并将认真汲取教训,规范销售人员的言行,杜绝这种宣传行为再次发生。

这让人产生了一种恍惚错觉。因为在3·15刚刚曝光听花酒之时,青海春天的反应可谓是颇为不服。

彼时青海春天连发两条声明。在第一则声明中,青海春天强调《酒精和凉味剂的组合物在调节性功能、保护心脑血管系统、促进肝细胞再生、抗肿瘤、提高免疫以及睡眠质量上的用途》处于国际公布阶段,从未将此项专利申请用于广告宣传。

此外,青海春天还强调,报道中“加薄荷”也不正确,相关技术并非向酒中添加薄荷(提取物)。

而在《关于央视3·15报道涉及听花酒相关专利的说明》中,成都虹桥专利事务所( 普通合伙)则表示,央视报道中只节选了部分录像,凉味剂也并非报道中的薄荷或薄荷提取物。至于专利,目前该专利申请已经处于国际公布阶段。

当然此举并没有为青海春天争取来自己想要的效果。

3月16日,青海春天先后收到中国证监会的监督检查通知书及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两者都要求青海春天核实相关情况,确认相关事实是否涉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中国证监会检查组已进场开展工作,暂未公布检查结果。

02 不“刚”不行的窘迫

细数在央视3·15的舞台上,像青海春天这么“刚”的确实没有几个。

不过在看过青海春天的业绩之后就不难明白,“摇钱树”突然被砍,青海春天不急是不可能的。

关键还是被砍过两次。

资料显示,青海春天,是2015年借壳贤成矿业实现的上市,并以“极草”产品,快速扩大销售规模。

所谓“极草”,主要为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是青海春天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青海春天实现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11.17亿元,毛利率55.21%。当年青海春天总营收为13.4亿元,大部分营收为“极草”供应。

但仅仅一年后,这样的势头被国家监管部门打断。当年3月,由于试点工作停止等原因,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了相关冬虫夏草产品的销售,“极草”神话就此结束。“摇钱树”第一次遭砍。

受此影响,当年青海春天营业收入从15年的14亿,折半至7个亿。即使如此,冬虫夏草类产品在其中还占有3.8亿元的份额。可以说,没有了冬虫夏草产品,青海春天经营将举步维艰。

面对这样的窘境,青海春天在绕过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的同时,需要选择另外一条业绩支撑道路。而这次,他们选择了近几年极为火爆的白酒业务。

2022年年报显示,青海春天在2022年实现营收1.6亿元,其中酒水就在其中占了近一个亿营收。该板块由全资子公司春天酒业开展经营,主要以“听花”、“读花”系列高端白酒的销售为主。

该酒本是2022年年报中大书特书的新的增长点。不过在碰到今年3.15的质疑后,这条好不容易找到的新出路又有了被堵死的风险,自然也就“不服”了。

03 退市隐忧大增

青海春天不仅仅要面对自身二次转型不利的局面,更可能在新“国九条”的背景下,遭遇退市风险。

今年1月,青海春天公布2023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青海春天在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2.3亿元到2.5亿元,同比增长45.1%到55.1%;但预计亏损2.2亿元到2.9亿元,主要是其全资子公司对外投资亏损约1.4亿元所致。

这已经是该公司连续第四年亏损。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2年,青海春天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3.2亿元、2.49亿元和2.88亿元。

按照交易所此前的上市规则,被ST企业的业绩指标是“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且营收低于1亿元”,由于青海春天营收高于这一标准,因此一直并未被ST。

不过如今新出的“国九条”,已将主板亏损公司的营收指标将从1亿元提升到了3亿元,2024年为第一个会计年度。按照这个要求,青海春天今年需要扭亏或者将营业收入提升至3亿元的红线之上,否则就会面临被退市的危机。

或是受到了退市的压力影响,本应在4月24日披露2023年年报的青海春天,发布了延迟披露公告。

青海春天表示,由于《2023年年度报告》编辑和复核工作量较大,相关工作完成时间将晚于原定计划,将延期至2024年4月30日。有人猜测,这或许是为了给业绩“调整”留下点时间。

但问题是,即使此次青海春天度过了财报难关,未来的经营又该如何进行?

事实上,在2022年12月,青海春天曾公告表示,其2021年年度、2022年第一季度、2022年半年度财务报表均涉及会计差错,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合理预期。上交所也因此对青海春天以及时任财务总监王林予以监管警示。如果此次在监管层眼皮子底下“手动调整”业绩,很可能被盯上,最终得不偿失。

同时目前青海春天接受的也仅是工商部门做出的行政处罚,证监会的调查还未出结果,相应的处罚只怕会更为严厉。

业绩从14亿下滑到2.3亿,股价从50.9元/股下跌到4.29元/股,青海春天自上市以来,市场表现不断下滑。两大维系公司的主业先后暴雷,青海春天或已没有能将自己拉出泥潭的手段和方向。

“酒精中毒”之后,留给青海春天的烂摊子,又要留给谁来打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青海春天

  • ST春天拉升触及涨停,走出地天板
  • 315晚会曝光的听花酒调价,结算价格调整至3989元/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听花酒终迎处罚,已经“喝醉”的青海春天还能站起来吗?

“酒精中毒”之后,留给青海春天的烂摊子,又要留给谁来打理?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新财域

太上老君托梦,没有给青海春天指明道路;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站台,同样没托起其业绩。

4月27日,青海春天拿到了市场监管局的行政处罚。180万的罚款虽然不多,却开启了青海春天滑入泥潭的步伐。

从“极草”到“听花”,青海春天的每一步都摆脱不了虚假宣传和夸大的风波。在新“国九条”的要求下,已经醉酒的青海春天,能不能站起来变成了未知数。

01 听花酒迎处罚

央视“3·15”晚会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花酒,终于迎来了处罚。

4月27日,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青海春天)公告,子公司成都听花盛世贸易有限公司(简称听花盛世)收到成都市武侯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告知书》。

武侯市市监局认为,听花盛世在经营场所销售“听花”酒过程中,存在将“听花”酒功效中科学上未定论的观点和未经核实的用户评价用于“听花”酒的商品宣传,作引人误解的宣传行为,且情节严重。此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规定。

对此,监管部门责令听花盛世立即停止违法宣传行为,并拟对其处罚款180万元。

在公告中,青海春天态度积极,表示公司及子公司听花盛世对此诚恳接受,并将认真汲取教训,规范销售人员的言行,杜绝这种宣传行为再次发生。

这让人产生了一种恍惚错觉。因为在3·15刚刚曝光听花酒之时,青海春天的反应可谓是颇为不服。

彼时青海春天连发两条声明。在第一则声明中,青海春天强调《酒精和凉味剂的组合物在调节性功能、保护心脑血管系统、促进肝细胞再生、抗肿瘤、提高免疫以及睡眠质量上的用途》处于国际公布阶段,从未将此项专利申请用于广告宣传。

此外,青海春天还强调,报道中“加薄荷”也不正确,相关技术并非向酒中添加薄荷(提取物)。

而在《关于央视3·15报道涉及听花酒相关专利的说明》中,成都虹桥专利事务所( 普通合伙)则表示,央视报道中只节选了部分录像,凉味剂也并非报道中的薄荷或薄荷提取物。至于专利,目前该专利申请已经处于国际公布阶段。

当然此举并没有为青海春天争取来自己想要的效果。

3月16日,青海春天先后收到中国证监会的监督检查通知书及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两者都要求青海春天核实相关情况,确认相关事实是否涉及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中国证监会检查组已进场开展工作,暂未公布检查结果。

02 不“刚”不行的窘迫

细数在央视3·15的舞台上,像青海春天这么“刚”的确实没有几个。

不过在看过青海春天的业绩之后就不难明白,“摇钱树”突然被砍,青海春天不急是不可能的。

关键还是被砍过两次。

资料显示,青海春天,是2015年借壳贤成矿业实现的上市,并以“极草”产品,快速扩大销售规模。

所谓“极草”,主要为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是青海春天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2015年年报显示,当年青海春天实现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11.17亿元,毛利率55.21%。当年青海春天总营收为13.4亿元,大部分营收为“极草”供应。

但仅仅一年后,这样的势头被国家监管部门打断。当年3月,由于试点工作停止等原因,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了相关冬虫夏草产品的销售,“极草”神话就此结束。“摇钱树”第一次遭砍。

受此影响,当年青海春天营业收入从15年的14亿,折半至7个亿。即使如此,冬虫夏草类产品在其中还占有3.8亿元的份额。可以说,没有了冬虫夏草产品,青海春天经营将举步维艰。

面对这样的窘境,青海春天在绕过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的同时,需要选择另外一条业绩支撑道路。而这次,他们选择了近几年极为火爆的白酒业务。

2022年年报显示,青海春天在2022年实现营收1.6亿元,其中酒水就在其中占了近一个亿营收。该板块由全资子公司春天酒业开展经营,主要以“听花”、“读花”系列高端白酒的销售为主。

该酒本是2022年年报中大书特书的新的增长点。不过在碰到今年3.15的质疑后,这条好不容易找到的新出路又有了被堵死的风险,自然也就“不服”了。

03 退市隐忧大增

青海春天不仅仅要面对自身二次转型不利的局面,更可能在新“国九条”的背景下,遭遇退市风险。

今年1月,青海春天公布2023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青海春天在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2.3亿元到2.5亿元,同比增长45.1%到55.1%;但预计亏损2.2亿元到2.9亿元,主要是其全资子公司对外投资亏损约1.4亿元所致。

这已经是该公司连续第四年亏损。财报显示,2020年至2022年,青海春天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3.2亿元、2.49亿元和2.88亿元。

按照交易所此前的上市规则,被ST企业的业绩指标是“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且营收低于1亿元”,由于青海春天营收高于这一标准,因此一直并未被ST。

不过如今新出的“国九条”,已将主板亏损公司的营收指标将从1亿元提升到了3亿元,2024年为第一个会计年度。按照这个要求,青海春天今年需要扭亏或者将营业收入提升至3亿元的红线之上,否则就会面临被退市的危机。

或是受到了退市的压力影响,本应在4月24日披露2023年年报的青海春天,发布了延迟披露公告。

青海春天表示,由于《2023年年度报告》编辑和复核工作量较大,相关工作完成时间将晚于原定计划,将延期至2024年4月30日。有人猜测,这或许是为了给业绩“调整”留下点时间。

但问题是,即使此次青海春天度过了财报难关,未来的经营又该如何进行?

事实上,在2022年12月,青海春天曾公告表示,其2021年年度、2022年第一季度、2022年半年度财务报表均涉及会计差错,可能影响投资者的合理预期。上交所也因此对青海春天以及时任财务总监王林予以监管警示。如果此次在监管层眼皮子底下“手动调整”业绩,很可能被盯上,最终得不偿失。

同时目前青海春天接受的也仅是工商部门做出的行政处罚,证监会的调查还未出结果,相应的处罚只怕会更为严厉。

业绩从14亿下滑到2.3亿,股价从50.9元/股下跌到4.29元/股,青海春天自上市以来,市场表现不断下滑。两大维系公司的主业先后暴雷,青海春天或已没有能将自己拉出泥潭的手段和方向。

“酒精中毒”之后,留给青海春天的烂摊子,又要留给谁来打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