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还能坚持多久?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还能坚持多久?

收入超预期,股价却暴跌。

文 | DoNews 田小梦

编辑 | 李信马

大模型的这股风为微软、谷歌加强了底气,却将Meta打回了“原型”。

本周美股陆续发布新一财季数据。其中,谷歌2024财年第一季度营收805.4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790.4亿美元,同比增长15%,每股收益1.89美元,超出市场预期25%。微软2024财年第三季度总营收618.6亿美元,同比增长17%,利润219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每股收益2.94美元,全面超出华尔街预期。

受财报利好,前者在盘后股价一度大涨近16%,突破2万亿市值大关;后者在盘后股价也上涨了5%。

而Meta在公布新一季度业绩后,股价却表现一般。

事实上,Meta在2024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良好,营收较去年同期的286.45亿美元增长了27%,达到364.55 亿美元,超过了分析师平均预期的 361.6 亿美元,净利润为 123.69 亿美元,同比增长117%。用Meta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话来说:“这是今年的良好开端。”

但投资人却不买账,原因在于,扎克伯格在财报会上表示,为加速AI基础设施的建设,Meta预计今年全年的资本支出将从此前预测的300-370亿美元提高至350-400亿美元,未来几年资本支出都会大幅增加,并且这种投入可能在短期都看不到回报。更可怕的是,除了在AI上烧钱之外,Meta表示也还在元宇宙上继续烧钱。

众所周知,2021年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孤注一掷,甚至将Facebook改名为Meta,扎克伯格也被网友调侃“竟然不要‘脸’了”。尽管2021年“元宇宙”概念大火,VR/AR被视为打开元宇宙大门的钥匙,可依旧雷声大雨点小,市场不买单。Meta的Reality Labs业务在2021年、2022年分别亏损了101.9亿美元、137.2亿美元。

2023年年初,扎克伯格曾给公司定下 “效率之年”的基调,通过开源节流来降低运营成本,发起了一轮公司18年来历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也紧抓AI的发展机遇,股价重新回升。

但如今“坚决”投资元宇宙的小扎,再次让投资人感到担心。

一、元宇宙还有救吗?

从收入构成来看,Meta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社交媒体广告收入。2024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达356.35亿美元,同比增长26.81%,占App系列总收入的98.9%,其中线上商业垂直类贡献了最大的增长,然后是游戏和娱乐以及媒体。

2024年第一季度,Meta全家桶的日均活跃用户(DAP)为32.4亿,按年增长7.28%,按季增长1.57%;来自每名用户的平均收入则为11.20美元,按年增长18.27%。

这背后离不开AI的加持。扎克伯格透露,当前Meta动态上大约有30%的帖子是由AI推荐系统推送,在Instagram上,也有一半以上的内容是由AI推荐。此外,Meta也创建了多种AI服务,如Meta AI,用户可以在Meta的应用和智能眼镜中询问任何问题;创作者AI,帮助创作者运营社区,与粉丝互动;商业AI,在Meta平台上的企业通过AI可以帮助客户购物和获取客户支持;还有内部编程和开发AI,以及智能眼镜等硬件。

“自去年以来,Advantage+Shopping和Advantage+App Campaigns等AI工具,收入增长了一倍以上。”扎克伯格重点介绍了Meta在上周发布的新版本Meta AI,它由Llama 3提供支持。目前Meta开始在部分英语国家推出Meta AI,进展良好,有数以千万计的用户已经尝试使用,并取得了积极的反馈,未来几个月还推出更多语言版本。扎克伯格扬言道:“ Meta AI产品将成为世界上使用量最大、质量最好的人工智能助手”。

就现阶段产品策略,扎克伯格表示,Meta正在投资扩大新产品的规模,但尚未将其货币化,将Meta AI、商业AI等全面扩展到所期望的盈利服务之前,预计会有持续多年的投资周期。往好的方向看,一旦新AI服务实现规模化,Meta将能有效地变现。当然,加大投资的同时,Meta还将继续谨慎管理整个公司的员工人数和其他费用增长。

Meta另一部分收入来自包含Meta VR和元宇宙业务的Reality Labs业务板块,受到Quest头显销售推动,该季度收入为4.40亿美元,同比增长29.79%。Reality Labs业务的资本开支为43亿美元,同比下降1%,是其营收近十倍,主要因为存货相关估值调整和重组成本,抵消了员工相关支出增加的负面影响,经营亏损为38.46亿美元。

尽管亏损,但扎克伯格表示,目前的财务报告好像App系列和Reality Labs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业务,但从战略上讲,它们基本上是同一个业务,Reality Labs的愿景是在很大程度上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

发布财报前夕, Meta还向第三方硬件制造商开放赋能Meta Horizon OS,这一举措将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并为开发者提供更大的生态系统。“开放我们的生态系统和操作系统将有助于生态系统更快地发展。”

扎克伯格曾说过“智能眼镜是Meta AI的理想设备”,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二、在视频赛道发力

“视频仍然是一个亮点。”

借鉴TikTok,Instagram推出了“Reels”短视频功能,成功吸引了大量新用户。“现在每月的活跃度超过1.5亿,而且总体上仍在我希望看到的轨道上。”扎克伯格说道。

Meta首席财务官Susan Li在财报会上介绍,来自Reels产品的营收,无论是Instagram,还是Facebook平台,主要驱动其增长的还是用户参与度的提高,以及包括广告排名和效果等商业变现效率方面的改善。

“我们没有计划对Reels产品未来可能对公司营收影响的情况作出展望,但我们认为该业务还将继续对公司整体成长贡献积极力量,我们也有信心继续提升其表现和增加相关产品的供给。”

其实,Meta在短视频领域已经投入多年。2018年,当时的Facebook曾推出过一款类似TikTok的短视频独立应用Lasso,但该应用的下载量与TikTok无法相提并论,在推出的4个月时间里,其美国市场的下载量仅有近7万,2020年7月悄然下线。2018年开始,短视频业务陆续加入到Instagram与Facebook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份,Meta还推出了一款全新的全屏视频播放器,旨在为用户带来更加一致的设计和体验,无论是短视频Reels、长视频还是直播内容。

据悉,新播放器默认以垂直模式展示视频,并能够根据用户喜好推荐下一个观看的视频。这一改变可能会对创作者和广告商关注的关键指标产生显著影响,如观看时长、观看次数、触及范围等。新播放器首先在美国和加拿大的iOS和Android设备上推出,随后将逐步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7k
  • 元宇宙平台公司被尼日利亚政府处以2.2亿美元罚款
  • Meta据悉探索向眼镜品牌EssilorLuxottica投资数十亿欧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扎克伯格的“元宇宙”梦还能坚持多久?

收入超预期,股价却暴跌。

文 | DoNews 田小梦

编辑 | 李信马

大模型的这股风为微软、谷歌加强了底气,却将Meta打回了“原型”。

本周美股陆续发布新一财季数据。其中,谷歌2024财年第一季度营收805.4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790.4亿美元,同比增长15%,每股收益1.89美元,超出市场预期25%。微软2024财年第三季度总营收618.6亿美元,同比增长17%,利润219亿美元,同比增长20%,每股收益2.94美元,全面超出华尔街预期。

受财报利好,前者在盘后股价一度大涨近16%,突破2万亿市值大关;后者在盘后股价也上涨了5%。

而Meta在公布新一季度业绩后,股价却表现一般。

事实上,Meta在2024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良好,营收较去年同期的286.45亿美元增长了27%,达到364.55 亿美元,超过了分析师平均预期的 361.6 亿美元,净利润为 123.69 亿美元,同比增长117%。用Meta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话来说:“这是今年的良好开端。”

但投资人却不买账,原因在于,扎克伯格在财报会上表示,为加速AI基础设施的建设,Meta预计今年全年的资本支出将从此前预测的300-370亿美元提高至350-400亿美元,未来几年资本支出都会大幅增加,并且这种投入可能在短期都看不到回报。更可怕的是,除了在AI上烧钱之外,Meta表示也还在元宇宙上继续烧钱。

众所周知,2021年扎克伯格在元宇宙上孤注一掷,甚至将Facebook改名为Meta,扎克伯格也被网友调侃“竟然不要‘脸’了”。尽管2021年“元宇宙”概念大火,VR/AR被视为打开元宇宙大门的钥匙,可依旧雷声大雨点小,市场不买单。Meta的Reality Labs业务在2021年、2022年分别亏损了101.9亿美元、137.2亿美元。

2023年年初,扎克伯格曾给公司定下 “效率之年”的基调,通过开源节流来降低运营成本,发起了一轮公司18年来历史上首次大规模裁员,也紧抓AI的发展机遇,股价重新回升。

但如今“坚决”投资元宇宙的小扎,再次让投资人感到担心。

一、元宇宙还有救吗?

从收入构成来看,Meta的收入主要来自于社交媒体广告收入。2024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达356.35亿美元,同比增长26.81%,占App系列总收入的98.9%,其中线上商业垂直类贡献了最大的增长,然后是游戏和娱乐以及媒体。

2024年第一季度,Meta全家桶的日均活跃用户(DAP)为32.4亿,按年增长7.28%,按季增长1.57%;来自每名用户的平均收入则为11.20美元,按年增长18.27%。

这背后离不开AI的加持。扎克伯格透露,当前Meta动态上大约有30%的帖子是由AI推荐系统推送,在Instagram上,也有一半以上的内容是由AI推荐。此外,Meta也创建了多种AI服务,如Meta AI,用户可以在Meta的应用和智能眼镜中询问任何问题;创作者AI,帮助创作者运营社区,与粉丝互动;商业AI,在Meta平台上的企业通过AI可以帮助客户购物和获取客户支持;还有内部编程和开发AI,以及智能眼镜等硬件。

“自去年以来,Advantage+Shopping和Advantage+App Campaigns等AI工具,收入增长了一倍以上。”扎克伯格重点介绍了Meta在上周发布的新版本Meta AI,它由Llama 3提供支持。目前Meta开始在部分英语国家推出Meta AI,进展良好,有数以千万计的用户已经尝试使用,并取得了积极的反馈,未来几个月还推出更多语言版本。扎克伯格扬言道:“ Meta AI产品将成为世界上使用量最大、质量最好的人工智能助手”。

就现阶段产品策略,扎克伯格表示,Meta正在投资扩大新产品的规模,但尚未将其货币化,将Meta AI、商业AI等全面扩展到所期望的盈利服务之前,预计会有持续多年的投资周期。往好的方向看,一旦新AI服务实现规模化,Meta将能有效地变现。当然,加大投资的同时,Meta还将继续谨慎管理整个公司的员工人数和其他费用增长。

Meta另一部分收入来自包含Meta VR和元宇宙业务的Reality Labs业务板块,受到Quest头显销售推动,该季度收入为4.40亿美元,同比增长29.79%。Reality Labs业务的资本开支为43亿美元,同比下降1%,是其营收近十倍,主要因为存货相关估值调整和重组成本,抵消了员工相关支出增加的负面影响,经营亏损为38.46亿美元。

尽管亏损,但扎克伯格表示,目前的财务报告好像App系列和Reality Labs是两个完全独立的业务,但从战略上讲,它们基本上是同一个业务,Reality Labs的愿景是在很大程度上构建下一代计算平台。

发布财报前夕, Meta还向第三方硬件制造商开放赋能Meta Horizon OS,这一举措将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并为开发者提供更大的生态系统。“开放我们的生态系统和操作系统将有助于生态系统更快地发展。”

扎克伯格曾说过“智能眼镜是Meta AI的理想设备”,对此我们拭目以待。

二、在视频赛道发力

“视频仍然是一个亮点。”

借鉴TikTok,Instagram推出了“Reels”短视频功能,成功吸引了大量新用户。“现在每月的活跃度超过1.5亿,而且总体上仍在我希望看到的轨道上。”扎克伯格说道。

Meta首席财务官Susan Li在财报会上介绍,来自Reels产品的营收,无论是Instagram,还是Facebook平台,主要驱动其增长的还是用户参与度的提高,以及包括广告排名和效果等商业变现效率方面的改善。

“我们没有计划对Reels产品未来可能对公司营收影响的情况作出展望,但我们认为该业务还将继续对公司整体成长贡献积极力量,我们也有信心继续提升其表现和增加相关产品的供给。”

其实,Meta在短视频领域已经投入多年。2018年,当时的Facebook曾推出过一款类似TikTok的短视频独立应用Lasso,但该应用的下载量与TikTok无法相提并论,在推出的4个月时间里,其美国市场的下载量仅有近7万,2020年7月悄然下线。2018年开始,短视频业务陆续加入到Instagram与Facebook中。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份,Meta还推出了一款全新的全屏视频播放器,旨在为用户带来更加一致的设计和体验,无论是短视频Reels、长视频还是直播内容。

据悉,新播放器默认以垂直模式展示视频,并能够根据用户喜好推荐下一个观看的视频。这一改变可能会对创作者和广告商关注的关键指标产生显著影响,如观看时长、观看次数、触及范围等。新播放器首先在美国和加拿大的iOS和Android设备上推出,随后将逐步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