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小倩》撤档五一,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出师未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小倩》撤档五一,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出师未捷

《小倩》的撤档其实并不算意外。

文|眸娱  

临近五一假期,光线动画的《小倩》突然宣布撤档,退出了五一档的争夺。

作为光线动画成立以来倾力打造的中国神话宇宙的第一部电影,《小倩》的市场关注度不言而喻,尤其是在今年五一档撞上两部大热日本动画电影,正面交锋让外界期待不已。

然而五一档的争夺还未正式开始,原本已经进入密集宣发期,开启线上点映和线下路演活动的《小倩》却宣布退出五一档,择日再上映。

事实上,光线动画的撤档属于情理之中的选择,只是第一部动画电影就出师不利,难免让市场对于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多了一丝担忧。

《小倩》撤档,并非意外

《小倩》的撤档其实并不算意外。

动画电影《小倩》改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卷三中的《聂小倩》篇,不夸张的说,这个IP已经被拍烂了,剧情大家都非常熟悉。

生前被人辜负含恨而终的小倩化为女鬼,被姥姥困在兰若寺,遇到了进京赶考的书生宁生,两人在相处中感情升温,感受到人间美好的小倩决心还阳,却遭到了人间以及地府的阻挠,于是开启了一段逃亡故事。

剧情看上去似乎非常老套,不过客观来说,电影本身是有惊喜的。

比如小倩的性格并不是想象中的幽怨,反而带着俏皮活泼,被塑造成了反击既定命运、奔向自由的大女主形象;片中的配乐非常唯美,电影结尾的小彩蛋是张国荣版《倩女幽魂》的音乐;3D转2D水墨画风颇为惊艳......

但对于动画电影竞争十分激烈的五一档来说,是不够的,撤档是光线动画权衡之后的选择。

一是虽然影片有新颖之处,但宣发内容对观众不够有吸引力。

没看电影之前,谁也不知道内容会有这么多惊喜,仅从光线动画的宣发来看,并没有突出电影的亮点,观众对《小倩》的印象还停留在老套的故事。

经典IP的另一面其实是陈旧,如何让一个旧IP焕发新活力,宣发应该要将新的东西呈现给观众,但《小倩》的宣发甚至连影片彩蛋是张国荣的《倩女幽魂》都瞒下来了,从宣发来看影片缺少亮点和吸引力。

二是自4月14日开启点映之后,《小倩》的口碑一直没有发酵起来。

本身被宣发吸引走进电影院的观众就比较少,靠仅有的观众也没能将口碑拉上去,目前关于电影的评价只能说是好坏参半。

电影本身肯定是有自身优势的,像之前提到过的女主形象塑造、配乐、画风评价都不错,但人物建模少了点特色、剧情不够有新意......都是影响影片观感的重要因素。

放在前两年电影市场大呼“国漫崛起”之际,或许能收获不错的评价和票房,但如今的观众已经不再溺爱,要求自然会更加严格,导致《小倩》的口碑一直不上不下。

三是五一档动画电影竞争激烈,《小倩》从一开始就失去了优势。

五一档电影市场最大的亮点就是动画电影的交锋,《哈尔的移动城堡》和《间谍过家家 代号:白》都挤在了五一假期,又有《猪猪侠大电影·星际行动》抢占儿童市场,《小倩》夹在中间属实不好过。

《小倩》IP本身的受众应该是年轻观众,但遭到两部日本动漫的夹击,前期一直没有太大的存在感。

截止到发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宫崎骏的《哈尔》想看人数已经超过了60万,预售票房破千万,《间谍过家家》想看人数也超过了30万,但《小倩》目前想看人数还不到四万,点映近10天票房仅仅只有48万。

前期点映口碑和票房反响都很一般,势必会影响到上映后院线的排片占比,即便坚持如期上映,票房大概率也会“一泻千里”,五一假期只有五天,把握不好这五天,即使后续口碑回升也来不及了。

目前来看,在五一档电影市场的竞争中,《小倩》确实没有太大的优势,不如暂退一步,等待下一个合适的档期。

所以光线动画选择退出五一档,实际上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但也必须承认,《小倩》的撤档确实给成立仅两年的光线动画带来了一丝阴霾。

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出师不利

在已经拥有国内最大的动画电影厂牌彩条屋的情况下,光线传媒在2022年成立了光线动画,二者负责两条不同的业务线。

彩条屋主要是与光线传媒投资的头部动画创意团队合作开发动画电影项目,而光线动画主要集中于公司内部的动画电影作品的全周期生产。

目前光线传媒推出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大鱼海棠》《深海》《姜子牙》等口碑佳作均来自彩条屋厂牌,成立仅两年光线动画还处在对中国神话宇宙的构建开发阶段,第一部动画电影就是《小倩》。

客观来说,无论是光线自身还是市场都对这部影片给予了极高的期待,但没想到光线动画第一次出击就草草结束,出师不利也暴露了光线动画目前的困境。

其一是动画电影的产能问题。

虽然光线动画成立仅两年,但动画电影《小倩》其实已经打磨7年了,项目设想始于2017年,2019年就开始制作概念分镜,直到2024年才上映,制作周期确实太长了。

动画电影项目开发周期过长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一方面市场瞬息万变,观众的审美也在持续迭代,难免会造成剧情、设定、建模过时的情况,《小倩》其实就存在这样的问题。

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光线动画项目的开发效率和产能,在光线传媒4月20日公布的2023年度报告中,预计将在2024年年内上映的项目为11部,其中只有3部动画电影,除了《小倩》之外,已经上映的《大雨》和尚在制作中的《哪吒之魔童闹海》均来自彩条屋。

如今《小倩》撤档,光线动画的下一部作品仍然不知在何处。

其二是神话宇宙的IP构建问题。

客观来说,神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产物,确实有非常多可供开发的IP,并且受众群体庞大,对中国神话宇宙的构建开发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商业价值来看,前景都是非常可观的。

但问题在于,影视行业对经典神话IP的开发几乎到了极致,已经很难再让观众产生新鲜感了,以《小倩》为例,影视版本多到数不清,徐克1997年打造的动画电影《小倩》也曾惊艳一时,IP已经被榨干了。

光线传媒2023年度报告公布的预计制作项目中,《红孩儿》《妲己》《二郎神》《西游记之大神闹天宫》《八仙过大海》......都是被反复开发的神话IP。

光线动画对这些家喻户晓的神话IP进行再创作,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吃到受众基本盘的红利,但也难以避免会造成审美疲劳,导致观众产生“怎么又拍这个”的想法。

当然也不是一棍子打死所有经典IP,毕竟中国神话还有太多可以开发的视角和故事,如何让大众耳熟能详的旧IP焕新颜,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从审视中式教育和亲子关系出发,诠释了一个新的故事,才是经典神话IP成功的关键。

光线动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倩》的撤档确实给了光线动画一定的打击,不过尽管动漫业务发展未达预期,但光线传媒暂时还稳得住。

根据光线传媒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本报告期营业收入为10.4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9.33%,在营业成本持续上涨的情况下,一季度净利润仍然同比增长了248.01%,达到4.25亿元,光线传媒总体经营情况仍然向好。

目前来看,虽然《小倩》上映日期未定,《大雨》票房刚过千万,但预计将在年内上映《哪吒之魔童闹海》依然是光线传媒动漫业务的一针强心剂。

而针对光线动画存在的问题,光线传媒也在着手解决,从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中也能窥见一二:

一方面,对外投资动画制作公司,对内组建了公司第一条动画制作产线,其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动画电影产能,同时保障影片质量;

另一方面,对AI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能够实现降本增效,最关键的是也能够有效提升动画电影的产能,尽快破除“片荒”的困境。

对于光线传媒的动漫业务,看好肯定是要多过唱衰的,尤其是在产能得到提升之后,更多动画电影项目都将被提上日程,一些比较新颖的IP项目或许都将成为光线的王牌。

比如光线与好传文化联合打造的《朔风》,改编自阿弩的历史小说《朔风飞扬》,以大唐西域沙场为背景,讲述新任西凉团校尉李天郎经历残酷战斗的历史故事,新颖的人物和故事,再加上打造过爆款动画《大理寺日志》的好传文化,市场期待值还是比较高的。

还有易中天编剧、预计将在2025年上映的《三国的天空》;良心国漫《魁拔》系列重启之后,由导演王川打造的新作《最后的魁拔》;爆款国漫续作《姜子牙2》《大鱼海棠2》......都是相对来说关注度比较高的动画电影。

客观来说,目前光线传媒市场关注度比较高的动画电影项目大多来自彩条屋,光线内部还没能拿出让人惊艳的动画作品,从作品维度来看,光线动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光线传媒

3.2k
  • 光线传媒(300251.SZ):因偿还债务,大股东办理股份质押延期购回
  • 光线传媒:与七维科技达成合作,委托其定制开发AI Studio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小倩》撤档五一,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出师未捷

《小倩》的撤档其实并不算意外。

文|眸娱  

临近五一假期,光线动画的《小倩》突然宣布撤档,退出了五一档的争夺。

作为光线动画成立以来倾力打造的中国神话宇宙的第一部电影,《小倩》的市场关注度不言而喻,尤其是在今年五一档撞上两部大热日本动画电影,正面交锋让外界期待不已。

然而五一档的争夺还未正式开始,原本已经进入密集宣发期,开启线上点映和线下路演活动的《小倩》却宣布退出五一档,择日再上映。

事实上,光线动画的撤档属于情理之中的选择,只是第一部动画电影就出师不利,难免让市场对于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多了一丝担忧。

《小倩》撤档,并非意外

《小倩》的撤档其实并不算意外。

动画电影《小倩》改编自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卷三中的《聂小倩》篇,不夸张的说,这个IP已经被拍烂了,剧情大家都非常熟悉。

生前被人辜负含恨而终的小倩化为女鬼,被姥姥困在兰若寺,遇到了进京赶考的书生宁生,两人在相处中感情升温,感受到人间美好的小倩决心还阳,却遭到了人间以及地府的阻挠,于是开启了一段逃亡故事。

剧情看上去似乎非常老套,不过客观来说,电影本身是有惊喜的。

比如小倩的性格并不是想象中的幽怨,反而带着俏皮活泼,被塑造成了反击既定命运、奔向自由的大女主形象;片中的配乐非常唯美,电影结尾的小彩蛋是张国荣版《倩女幽魂》的音乐;3D转2D水墨画风颇为惊艳......

但对于动画电影竞争十分激烈的五一档来说,是不够的,撤档是光线动画权衡之后的选择。

一是虽然影片有新颖之处,但宣发内容对观众不够有吸引力。

没看电影之前,谁也不知道内容会有这么多惊喜,仅从光线动画的宣发来看,并没有突出电影的亮点,观众对《小倩》的印象还停留在老套的故事。

经典IP的另一面其实是陈旧,如何让一个旧IP焕发新活力,宣发应该要将新的东西呈现给观众,但《小倩》的宣发甚至连影片彩蛋是张国荣的《倩女幽魂》都瞒下来了,从宣发来看影片缺少亮点和吸引力。

二是自4月14日开启点映之后,《小倩》的口碑一直没有发酵起来。

本身被宣发吸引走进电影院的观众就比较少,靠仅有的观众也没能将口碑拉上去,目前关于电影的评价只能说是好坏参半。

电影本身肯定是有自身优势的,像之前提到过的女主形象塑造、配乐、画风评价都不错,但人物建模少了点特色、剧情不够有新意......都是影响影片观感的重要因素。

放在前两年电影市场大呼“国漫崛起”之际,或许能收获不错的评价和票房,但如今的观众已经不再溺爱,要求自然会更加严格,导致《小倩》的口碑一直不上不下。

三是五一档动画电影竞争激烈,《小倩》从一开始就失去了优势。

五一档电影市场最大的亮点就是动画电影的交锋,《哈尔的移动城堡》和《间谍过家家 代号:白》都挤在了五一假期,又有《猪猪侠大电影·星际行动》抢占儿童市场,《小倩》夹在中间属实不好过。

《小倩》IP本身的受众应该是年轻观众,但遭到两部日本动漫的夹击,前期一直没有太大的存在感。

截止到发稿,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宫崎骏的《哈尔》想看人数已经超过了60万,预售票房破千万,《间谍过家家》想看人数也超过了30万,但《小倩》目前想看人数还不到四万,点映近10天票房仅仅只有48万。

前期点映口碑和票房反响都很一般,势必会影响到上映后院线的排片占比,即便坚持如期上映,票房大概率也会“一泻千里”,五一假期只有五天,把握不好这五天,即使后续口碑回升也来不及了。

目前来看,在五一档电影市场的竞争中,《小倩》确实没有太大的优势,不如暂退一步,等待下一个合适的档期。

所以光线动画选择退出五一档,实际上是当下最好的选择,但也必须承认,《小倩》的撤档确实给成立仅两年的光线动画带来了一丝阴霾。

光线动画神话宇宙出师不利

在已经拥有国内最大的动画电影厂牌彩条屋的情况下,光线传媒在2022年成立了光线动画,二者负责两条不同的业务线。

彩条屋主要是与光线传媒投资的头部动画创意团队合作开发动画电影项目,而光线动画主要集中于公司内部的动画电影作品的全周期生产。

目前光线传媒推出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大鱼海棠》《深海》《姜子牙》等口碑佳作均来自彩条屋厂牌,成立仅两年光线动画还处在对中国神话宇宙的构建开发阶段,第一部动画电影就是《小倩》。

客观来说,无论是光线自身还是市场都对这部影片给予了极高的期待,但没想到光线动画第一次出击就草草结束,出师不利也暴露了光线动画目前的困境。

其一是动画电影的产能问题。

虽然光线动画成立仅两年,但动画电影《小倩》其实已经打磨7年了,项目设想始于2017年,2019年就开始制作概念分镜,直到2024年才上映,制作周期确实太长了。

动画电影项目开发周期过长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一方面市场瞬息万变,观众的审美也在持续迭代,难免会造成剧情、设定、建模过时的情况,《小倩》其实就存在这样的问题。

另一方面也会影响到光线动画项目的开发效率和产能,在光线传媒4月20日公布的2023年度报告中,预计将在2024年年内上映的项目为11部,其中只有3部动画电影,除了《小倩》之外,已经上映的《大雨》和尚在制作中的《哪吒之魔童闹海》均来自彩条屋。

如今《小倩》撤档,光线动画的下一部作品仍然不知在何处。

其二是神话宇宙的IP构建问题。

客观来说,神话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产物,确实有非常多可供开发的IP,并且受众群体庞大,对中国神话宇宙的构建开发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商业价值来看,前景都是非常可观的。

但问题在于,影视行业对经典神话IP的开发几乎到了极致,已经很难再让观众产生新鲜感了,以《小倩》为例,影视版本多到数不清,徐克1997年打造的动画电影《小倩》也曾惊艳一时,IP已经被榨干了。

光线传媒2023年度报告公布的预计制作项目中,《红孩儿》《妲己》《二郎神》《西游记之大神闹天宫》《八仙过大海》......都是被反复开发的神话IP。

光线动画对这些家喻户晓的神话IP进行再创作,在一定程度上确实能吃到受众基本盘的红利,但也难以避免会造成审美疲劳,导致观众产生“怎么又拍这个”的想法。

当然也不是一棍子打死所有经典IP,毕竟中国神话还有太多可以开发的视角和故事,如何让大众耳熟能详的旧IP焕新颜,比如《哪吒之魔童降世》从审视中式教育和亲子关系出发,诠释了一个新的故事,才是经典神话IP成功的关键。

光线动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倩》的撤档确实给了光线动画一定的打击,不过尽管动漫业务发展未达预期,但光线传媒暂时还稳得住。

根据光线传媒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本报告期营业收入为10.4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59.33%,在营业成本持续上涨的情况下,一季度净利润仍然同比增长了248.01%,达到4.25亿元,光线传媒总体经营情况仍然向好。

目前来看,虽然《小倩》上映日期未定,《大雨》票房刚过千万,但预计将在年内上映《哪吒之魔童闹海》依然是光线传媒动漫业务的一针强心剂。

而针对光线动画存在的问题,光线传媒也在着手解决,从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中也能窥见一二:

一方面,对外投资动画制作公司,对内组建了公司第一条动画制作产线,其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动画电影产能,同时保障影片质量;

另一方面,对AI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能够实现降本增效,最关键的是也能够有效提升动画电影的产能,尽快破除“片荒”的困境。

对于光线传媒的动漫业务,看好肯定是要多过唱衰的,尤其是在产能得到提升之后,更多动画电影项目都将被提上日程,一些比较新颖的IP项目或许都将成为光线的王牌。

比如光线与好传文化联合打造的《朔风》,改编自阿弩的历史小说《朔风飞扬》,以大唐西域沙场为背景,讲述新任西凉团校尉李天郎经历残酷战斗的历史故事,新颖的人物和故事,再加上打造过爆款动画《大理寺日志》的好传文化,市场期待值还是比较高的。

还有易中天编剧、预计将在2025年上映的《三国的天空》;良心国漫《魁拔》系列重启之后,由导演王川打造的新作《最后的魁拔》;爆款国漫续作《姜子牙2》《大鱼海棠2》......都是相对来说关注度比较高的动画电影。

客观来说,目前光线传媒市场关注度比较高的动画电影项目大多来自彩条屋,光线内部还没能拿出让人惊艳的动画作品,从作品维度来看,光线动画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