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跨界资本,玩不转白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跨界资本,玩不转白酒?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杨伟

白酒,已经成为巨头们的游戏。这几年新进入白酒行业的掌舵者和擦盘手,无一不来自资本豪门。

然而,即便是它们,面对已然进入存量时代、更加铁板一块的白酒市场,同样无从下手。

华润加持的金沙酒业业务暴降,金种子酒持续亏损;复星郭广昌的心头好舍得酒业遭遇业绩压力;岩石股份受海银财富暴雷影响遭遇流动性危机;青海春天的听花酒,连业务都暂时未能恢复。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有共同的原因,也有各自的困境。接下来,何去何从,同样关键。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

在大盘上涨的带动下,头部白酒公司整体业绩坚挺等多重利好刺激,白酒股迎来了久违的全面大涨。

仅最近两个交易日,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累计上涨3.81%,市值增加超过800亿元;白酒Ⅱ板块(340500),累计涨幅4.40%。

不过,有一家白酒企业,却完美错过了这场财富盛宴。节后两个交易日,青海春天(600381.SH)连续跌停。

4月30日,青海春天2023年报姗姗来迟。因最近连续3个会计年度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且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23年财务报告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成为ST春天。

2023年,青海春天营业收入2.14亿元,同比增长33.52%,归母净利润-2.68亿元,连续第四年亏损、连续第五年扣非亏损。

2024年Q1,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9.96%至8449.94万元,继续亏损2690.51万元。更重要的是,旗下核心白酒产品听花酒,被央视315点名后,在各大电商平台下架,截至目前仍未重新上架,预计接下来的业务压力会更大。

与青海春天一样感到错愕的跨界白酒玩家,还有华润啤酒(00291.HK)。

华润啤酒旗下的白酒业务主要为金沙酒业。2023年该项业务营业额20.83亿元,未计利息及税项前盈利1.30亿元。要知道,金沙酒业被收购前,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的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3.15亿元、6.70亿元。这几年,金沙酒业到底遭遇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华润啤酒深度参与的另一白酒业务,安徽白酒四朵金花之一的金种子酒(600199.SH),在连续多年亏损后,2023年并未迎来实质性的业绩改善,营业收入增长23.92%至14.69亿元,继续亏损2206.92万元。

至于华润系战略投资的山西汾酒(600809.SH),近年通过全国化战略迎来重大业绩突破,剑指白酒老三,战投方的角色,并不起决定性的作用。

看来,资本对于实业,常常锦上添花,很难雪中送炭。

当年,与华润系齐名的三大跨界白酒巨头,还包括复星系和综艺系。

复星系旗下的舍得酒业,靠低端酒稳住了增长,但盈利能力受到影响,2023年营业收入70.81亿元、归母净利润17.7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93%和5.09%。今年一季度直接业绩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在去年下降超三成的基础上继续腰斩。

至于综艺系白酒业务,因为非上市公司,业绩并未公开。只知道,原来在社交媒体上颇为活跃的贵州醇&青酒&匀酒董事长朱伟,现在也消停了许多。

2023年,唯一业绩看起来不错的跨界白酒玩家是岩石股份(600696.SH),营业收入16.29亿元、归母净利润8707.04万元,分别同比增长49.30%和133.00%。

不过,自从关联方海银财富暴雷后,岩石股份亦遭遇流动性压力,影响正常业务,导致公司2024年Q1营业收入1.09亿元、归母净利润-1966.08万元,分别同比下降71.94%和163.35%。

跨界白酒玩家们,就真的没有一家能打的?

资本巨头,涌入白酒

在这批跨界白酒玩家中,青海春天(600381.SH)董事长张雪峰,较早地发现了白酒产业的魅力。

2016年,公司主力产品“极草”被有关部门叫停,急于寻找新业务。2018年前后,公司进入白酒行业,试水小瓶酒凉露。

这款平价白酒反响不佳淡出市场后,青海春天直接瞄上了超高端白酒市场,以新奇概念、超高定价和生猛策略,推出了听花酒。

灵感来自太上老君托梦;请诺奖得主站台;价格秒杀茅台酒,标准装定价5860元/瓶,精品装58600元/瓶;在机场、高铁站、核心媒体铺满广告……

不管实际销售如何,总之,通过这一系列石破天惊的运作,听花酒一度成为白酒市场的顶流。

相比于营销大师张雪峰的玩票性质,昝圣达与朱伟,近年的产业运作,则是白酒行家的抄底。

20年前,洋河凭借顶级的白酒产业运作,从一家地方酒厂跻身白酒行业前三。在这个过程中,产业投资人与管理团队功不可没。

综艺系掌舵人昝圣达,就是洋河当时的主要投资人之一。朱伟,洋河崛起过程中的关键功臣之一,曾任洋河股份(002304.SZ)副总裁。

2019年,综艺集团收购贵州老牌白酒企业贵州醇,由朱伟操盘。在朱伟的主导下,推出真年份战略,又通过社交媒体卖酒。总之,一番操作之下,贵州醇扭转了局面。

随后,昝圣达掌舵、朱伟操盘,先后拿下枝江酒业、蔺郎酒业、贵州青酒、贵州匀酒等多家中小酒厂,组成了一个白酒产业集团。

相比于昝圣达和朱伟的步步为营,复星系、岩石股份与华润系,对白酒产业,则是高举高打,资本先行、产业随后,在白酒板块最热潮的时期,挤进了这个市场。

2020年,转身中国、重仓消费的复星系,先后拿下金徽酒(603919.SH)和舍得酒业的控制权。同时手握两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后来,为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也为了缓解复星系的流动性压力,郭广昌放手金徽,退居二股东,专注于舍得。

差不多同一时期,岩石股份通过整合章贡酒业、长江实业、高酱酒业等资产,另辟蹊径,在A股对白酒关闭闸门的逆风期,运作出了一家全新的白酒上市公司。

而华润啤酒,虽然入局较晚,但却导演了跨界白酒这场资本与产业整合大戏的最高潮。

2023年初,华润啤酒斥资百亿,完成对酱酒小巨头金沙酒业的控股,这应该是近年来白酒行业并购最大的手笔。

2022年,华润系参与金种子酒混改,成为间接控股股东。不过,金种子酒的实际操盘,应该主要由华润啤酒负责:华润啤酒董事长侯孝海,华润啤酒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副总裁魏强,都出任金种子酒董事;曾在华润啤酒多个区域担任要职的何秀侠,成为金种子酒董事、总经理。

认清现实,还是坚守?

眼看着跨界白酒高楼层起一幢幢,眼看着梦幻泡影轰然倒塌一座座。没几年时间,这些轰轰烈烈进入白酒行业的资本巨头们,纷纷陷入各自的困境之中。

白酒企业的定位、产品,重点渠道、营销模式,见仁见智,难以简单评价高低。这些跨界玩家的共同点是,大部分由外行指导内行。高管缺乏白酒运作经验,在市场碰壁,并不稀奇。

做投资的团队,能搞好白酒产业运作吗?卖得好啤酒的团队,就一定能做好白酒吗?长于概念和营销的品牌,没有产业和渠道基础,如何在白酒市场破局?

唯一谈得上专业性的,其实还是昝圣达与朱伟的组合。今年年初,综艺系如虎添翼,原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出任枝江酒业董事、总经理。后续,枝江酒业能否像贵州醇一样重新支棱起来,值得期待。

跨界白酒玩家们集体滑铁卢,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白酒市场结构相对固化,很难有空间去接纳外来者。

最典型的便是青海春天,早期做大众酒、后来转超高端,常常是有名而无市。315之后,在如今的高压监管之下,恐怕连恢复业务,都没有那么容易。

况且,从2016年之后,白酒市场就进入了存量阶段。2023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449.2万千升,同比下降2.8%;营业收入7563亿元,同比增长9.7%,利润总额2328亿元,同比增长7.5%。总量缩减,收入、利润增速均大幅下滑。短短几年时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缩减了三分之一以上。

行业上升期,各路玩家都可以跟着吃肉喝汤。行业收缩期,就连传统巨头都面临此消彼长的压力,哪里还有多余的空间给到跨界而来的新势力?

当下,最迫切的还是岩石股份。如果海银财富的流动性压力无法得到解决,留给这家上市公司的最佳出路,怕只能仿照当时的舍得酒业。

对于下一任掌舵者,也有两个问题需要厘清。作为一个新品牌,上海贵酒的产业影响力还相对薄弱;另外,与洋河股份关于贵酒商标的争议,以及上市公司前身的负面记录,导致这家公司直到现在都无法如愿将证券简称变更为“上海贵酒”。

别看现在郭广昌对舍得酒业(600702.SH)相当上心,在复星系庞大的资产负债表中,任何公司都是可以摆上货架的。此前的青岛啤酒、金徽酒,都从满腔情怀变成了账户余额。

对于遭遇压力的跨界白酒玩家,认清现实退出,并不是没有先例。联想控股入局白酒产业更早,曾收购孔府家、武陵、文王贡、乾隆醉等多家酒企,十年前就组建了丰联酒业。最终,选择打包卖给了老白干。

华润系和综艺系,大概率还要在白酒产业坚守下去。一方面,它们的家底更为厚实,算得上是白酒产业的“耐心资本”,也具备一定的产业运作能力。

更为关键的是,华润啤酒主业遭遇继续提升的压力;综艺系的核心综艺股份(600770.SH),主业空虚、连年亏损,它们都急需白酒业务来成为新的业务亮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润啤酒

2.6k
  • 港股酒类股走弱,华润啤酒跌超6%
  • 减持山西汾酒套现,华润系的白酒生意不好做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跨界资本,玩不转白酒?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杨伟

白酒,已经成为巨头们的游戏。这几年新进入白酒行业的掌舵者和擦盘手,无一不来自资本豪门。

然而,即便是它们,面对已然进入存量时代、更加铁板一块的白酒市场,同样无从下手。

华润加持的金沙酒业业务暴降,金种子酒持续亏损;复星郭广昌的心头好舍得酒业遭遇业绩压力;岩石股份受海银财富暴雷影响遭遇流动性危机;青海春天的听花酒,连业务都暂时未能恢复。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有共同的原因,也有各自的困境。接下来,何去何从,同样关键。

跨界白酒,集体滑铁卢

在大盘上涨的带动下,头部白酒公司整体业绩坚挺等多重利好刺激,白酒股迎来了久违的全面大涨。

仅最近两个交易日,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累计上涨3.81%,市值增加超过800亿元;白酒Ⅱ板块(340500),累计涨幅4.40%。

不过,有一家白酒企业,却完美错过了这场财富盛宴。节后两个交易日,青海春天(600381.SH)连续跌停。

4月30日,青海春天2023年报姗姗来迟。因最近连续3个会计年度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且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2023年财务报告出具了非标审计意见,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成为ST春天。

2023年,青海春天营业收入2.14亿元,同比增长33.52%,归母净利润-2.68亿元,连续第四年亏损、连续第五年扣非亏损。

2024年Q1,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9.96%至8449.94万元,继续亏损2690.51万元。更重要的是,旗下核心白酒产品听花酒,被央视315点名后,在各大电商平台下架,截至目前仍未重新上架,预计接下来的业务压力会更大。

与青海春天一样感到错愕的跨界白酒玩家,还有华润啤酒(00291.HK)。

华润啤酒旗下的白酒业务主要为金沙酒业。2023年该项业务营业额20.83亿元,未计利息及税项前盈利1.30亿元。要知道,金沙酒业被收购前,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的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3.15亿元、6.70亿元。这几年,金沙酒业到底遭遇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华润啤酒深度参与的另一白酒业务,安徽白酒四朵金花之一的金种子酒(600199.SH),在连续多年亏损后,2023年并未迎来实质性的业绩改善,营业收入增长23.92%至14.69亿元,继续亏损2206.92万元。

至于华润系战略投资的山西汾酒(600809.SH),近年通过全国化战略迎来重大业绩突破,剑指白酒老三,战投方的角色,并不起决定性的作用。

看来,资本对于实业,常常锦上添花,很难雪中送炭。

当年,与华润系齐名的三大跨界白酒巨头,还包括复星系和综艺系。

复星系旗下的舍得酒业,靠低端酒稳住了增长,但盈利能力受到影响,2023年营业收入70.81亿元、归母净利润17.7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93%和5.09%。今年一季度直接业绩下滑,经营性现金流在去年下降超三成的基础上继续腰斩。

至于综艺系白酒业务,因为非上市公司,业绩并未公开。只知道,原来在社交媒体上颇为活跃的贵州醇&青酒&匀酒董事长朱伟,现在也消停了许多。

2023年,唯一业绩看起来不错的跨界白酒玩家是岩石股份(600696.SH),营业收入16.29亿元、归母净利润8707.04万元,分别同比增长49.30%和133.00%。

不过,自从关联方海银财富暴雷后,岩石股份亦遭遇流动性压力,影响正常业务,导致公司2024年Q1营业收入1.09亿元、归母净利润-1966.08万元,分别同比下降71.94%和163.35%。

跨界白酒玩家们,就真的没有一家能打的?

资本巨头,涌入白酒

在这批跨界白酒玩家中,青海春天(600381.SH)董事长张雪峰,较早地发现了白酒产业的魅力。

2016年,公司主力产品“极草”被有关部门叫停,急于寻找新业务。2018年前后,公司进入白酒行业,试水小瓶酒凉露。

这款平价白酒反响不佳淡出市场后,青海春天直接瞄上了超高端白酒市场,以新奇概念、超高定价和生猛策略,推出了听花酒。

灵感来自太上老君托梦;请诺奖得主站台;价格秒杀茅台酒,标准装定价5860元/瓶,精品装58600元/瓶;在机场、高铁站、核心媒体铺满广告……

不管实际销售如何,总之,通过这一系列石破天惊的运作,听花酒一度成为白酒市场的顶流。

相比于营销大师张雪峰的玩票性质,昝圣达与朱伟,近年的产业运作,则是白酒行家的抄底。

20年前,洋河凭借顶级的白酒产业运作,从一家地方酒厂跻身白酒行业前三。在这个过程中,产业投资人与管理团队功不可没。

综艺系掌舵人昝圣达,就是洋河当时的主要投资人之一。朱伟,洋河崛起过程中的关键功臣之一,曾任洋河股份(002304.SZ)副总裁。

2019年,综艺集团收购贵州老牌白酒企业贵州醇,由朱伟操盘。在朱伟的主导下,推出真年份战略,又通过社交媒体卖酒。总之,一番操作之下,贵州醇扭转了局面。

随后,昝圣达掌舵、朱伟操盘,先后拿下枝江酒业、蔺郎酒业、贵州青酒、贵州匀酒等多家中小酒厂,组成了一个白酒产业集团。

相比于昝圣达和朱伟的步步为营,复星系、岩石股份与华润系,对白酒产业,则是高举高打,资本先行、产业随后,在白酒板块最热潮的时期,挤进了这个市场。

2020年,转身中国、重仓消费的复星系,先后拿下金徽酒(603919.SH)和舍得酒业的控制权。同时手握两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后来,为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也为了缓解复星系的流动性压力,郭广昌放手金徽,退居二股东,专注于舍得。

差不多同一时期,岩石股份通过整合章贡酒业、长江实业、高酱酒业等资产,另辟蹊径,在A股对白酒关闭闸门的逆风期,运作出了一家全新的白酒上市公司。

而华润啤酒,虽然入局较晚,但却导演了跨界白酒这场资本与产业整合大戏的最高潮。

2023年初,华润啤酒斥资百亿,完成对酱酒小巨头金沙酒业的控股,这应该是近年来白酒行业并购最大的手笔。

2022年,华润系参与金种子酒混改,成为间接控股股东。不过,金种子酒的实际操盘,应该主要由华润啤酒负责:华润啤酒董事长侯孝海,华润啤酒执行董事、首席财务官、副总裁魏强,都出任金种子酒董事;曾在华润啤酒多个区域担任要职的何秀侠,成为金种子酒董事、总经理。

认清现实,还是坚守?

眼看着跨界白酒高楼层起一幢幢,眼看着梦幻泡影轰然倒塌一座座。没几年时间,这些轰轰烈烈进入白酒行业的资本巨头们,纷纷陷入各自的困境之中。

白酒企业的定位、产品,重点渠道、营销模式,见仁见智,难以简单评价高低。这些跨界玩家的共同点是,大部分由外行指导内行。高管缺乏白酒运作经验,在市场碰壁,并不稀奇。

做投资的团队,能搞好白酒产业运作吗?卖得好啤酒的团队,就一定能做好白酒吗?长于概念和营销的品牌,没有产业和渠道基础,如何在白酒市场破局?

唯一谈得上专业性的,其实还是昝圣达与朱伟的组合。今年年初,综艺系如虎添翼,原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出任枝江酒业董事、总经理。后续,枝江酒业能否像贵州醇一样重新支棱起来,值得期待。

跨界白酒玩家们集体滑铁卢,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白酒市场结构相对固化,很难有空间去接纳外来者。

最典型的便是青海春天,早期做大众酒、后来转超高端,常常是有名而无市。315之后,在如今的高压监管之下,恐怕连恢复业务,都没有那么容易。

况且,从2016年之后,白酒市场就进入了存量阶段。2023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量449.2万千升,同比下降2.8%;营业收入7563亿元,同比增长9.7%,利润总额2328亿元,同比增长7.5%。总量缩减,收入、利润增速均大幅下滑。短短几年时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缩减了三分之一以上。

行业上升期,各路玩家都可以跟着吃肉喝汤。行业收缩期,就连传统巨头都面临此消彼长的压力,哪里还有多余的空间给到跨界而来的新势力?

当下,最迫切的还是岩石股份。如果海银财富的流动性压力无法得到解决,留给这家上市公司的最佳出路,怕只能仿照当时的舍得酒业。

对于下一任掌舵者,也有两个问题需要厘清。作为一个新品牌,上海贵酒的产业影响力还相对薄弱;另外,与洋河股份关于贵酒商标的争议,以及上市公司前身的负面记录,导致这家公司直到现在都无法如愿将证券简称变更为“上海贵酒”。

别看现在郭广昌对舍得酒业(600702.SH)相当上心,在复星系庞大的资产负债表中,任何公司都是可以摆上货架的。此前的青岛啤酒、金徽酒,都从满腔情怀变成了账户余额。

对于遭遇压力的跨界白酒玩家,认清现实退出,并不是没有先例。联想控股入局白酒产业更早,曾收购孔府家、武陵、文王贡、乾隆醉等多家酒企,十年前就组建了丰联酒业。最终,选择打包卖给了老白干。

华润系和综艺系,大概率还要在白酒产业坚守下去。一方面,它们的家底更为厚实,算得上是白酒产业的“耐心资本”,也具备一定的产业运作能力。

更为关键的是,华润啤酒主业遭遇继续提升的压力;综艺系的核心综艺股份(600770.SH),主业空虚、连年亏损,它们都急需白酒业务来成为新的业务亮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