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TikTok再将美政府告上法庭,律师分析尽早诉讼能掌握更多主动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TikTok再将美政府告上法庭,律师分析尽早诉讼能掌握更多主动权

越早提起诉讼,TikTok的缓冲时间就越多。

作者: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李如嘉

界面新闻编辑 | 宋佳楠

当地时间5月7日,TikTok与字节跳动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裁定旨在封禁TikTok的《保护美国人免受外国对手控制应用程序法》违宪,并阻止该法律的执行。在相关条款中,字节跳动被限期约9个月剥离其美国业务,否则将面临美国全国禁令。

“这是(美国)国会历史上首次颁布法律,对某个特定言论平台实施永久性、全国性的禁令。”在一份长达70页的诉讼文件中,两家公司认为,法案明显侵犯了其美国用户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利因为它压制了他们的言论,并阻止用户获取合法信息。

文件中还提到,虽然发起人声称法案并不是禁令,只是对TikTok所有权的规范,因为它给字节跳动提供了一个选择:剥离TikTok的美国业务或被关闭。但实际上,TikTok并没有选择的余地。禁令不是基于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仅是出于对数据安全和内容操控的推测和担忧,这些担忧即便存在,也可以通过“得克萨斯计划”等已在实施中的举措解决。

TikTok与字节跳动强调,该法案要求的“合格剥离”(qualified divestiture),以允许TikTok继续在美国运营,无论是在商业、技术上,还是法律上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不用说270天的时限最终,该法案将迫使TikTok在2025年1月19日前关闭,使1.7亿美国人噤声。

两家公司还提出,禁令不仅剥夺了公司受到平等保护的权利,还将导致公司的私有财产遭到非法侵占。

据CNN报道,白宫将有关TikTok法律问题转交给美国司法部,但司法部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这份法案是于4月24日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的,但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封禁行为已有多次。这也不是TikTok第一次起诉美国政府。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针对TikTok的禁令,TikTok、员工以及创作者分别起诉美国政府并取得成功,法院叫停了禁令。

2020年封禁和收购风波之后,TikTok在合规问题上花费了巨额成本,包括把中国员工迁往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及花费重金在美国进行游说等。

虽然TikTok为合规做了种种努力,但这并没有让美国政府对其卸下防备。很多持反对态度的议员仍然坚持认为,TikTok的中国血统会给美国造成国家安全风险。

熟悉美国相关法律的汇业律师事务所企业出海数据合规领域的合伙人魏冬冬律师此前曾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法案相较以往更加严密周全,“是级别最高的一次。”

它与2020年、2023年TikTok经历的禁令不同,并非一个单独的TikTok禁令法案,而是被打包在一项有近20个法案的“HR815”中。HR815目的是“为截至2024年9月30日的财政年度提供紧急补充拨款,并用于其他目的”,拨款额度高达950亿美元。

在法案通过后,TikTok及其首席执行官周受资作出强势回应,誓言通过法律途径反击。并且,字节跳动方面在4月25日明确表态,外媒有关其探索出售TikTok的消息不实,公司没有任何出售TikTok的计划。

当时魏冬冬对界面新闻分析,由于预期所需准备时间会比较长,字节跳动可能到今年下半年或年底提起诉讼。起诉时还可以申请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初步禁止该法律的执行,即临时禁令,最终可能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临时禁令可以为TikTok争取时间,即便在一审时败诉,也能再提起上诉,这样即使超出法案限制的最长一年时间,只要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TikTok都有机会继续经营。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TikTok在短时间内就迅速提交了诉讼。

“越早提起诉讼,TikTok的缓冲时间越多。”魏冬冬向界面新闻分析称,尽快提交诉讼可以有机会尽早拿到法院的临时禁令,从而掌握更多主动权。

本次TikTok所提交的诉讼理由以言论自由为主,额外也提到了侵犯私有财产。她认为,通过言论自由推翻禁令或法案,TikTok是有经验、有准备的,此前在2023年的蒙大拿州禁令案中,TikTok就是以言论自由为由最终胜诉。

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其中包括对言论自由的倡导。

不过,魏冬冬也指出法院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不是无限度的,需要去权衡,保留TikTok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多大危害,而封禁TikTok又会对言论自由产生多少影响。法官要衡量这两个价值,审查言论自由的牺牲是否合乎比例

对于诉讼结果,她分析,最好的结果是法院判定法案整体无效。此外还有很多可能,例如法院不支持法案中的单独几项条款,TikTok可以继续上诉,并在法案指定的270天(或延长至1年)内继续经营。超出该期限能否继续经营,则取决于TikTok能否取得法院对法案颁布的临时禁令。

最坏的结果是,法院完全支持该法案,TikTok会被要求出售给美国公司。魏冬冬强调,监管往往是“穿透式的”,即便字节跳动以其他形式代持股份或实行控制,也很可能被发现。但事实上,由于“出售”这一选项并不在字节的考虑中,这就意味着美国封禁TikTok。

一位科技行业分析师告诉界面新闻,目前短视频在全球范围内仍然保持高速增长,如果法案通过,Meta和谷歌在北美将再无TikTok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转而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

该法案还衍生出另一个问题,魏冬冬认为,短期来看,美政府的监管重点是国家安全,基于此前的剑桥分析的经验,美政府尤其关注TikTok对美国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和社会舆论的影响,因此成为众矢之的,作为即时通讯软件的Wechat也遭受过同等待遇。

但长远来看,法案通过之后会存在扩大化的风险,这对所有公司都是威胁。

该法案在美国也引起了一些争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电子前沿基金会在内的美国民权组织多次发布声明,谴责法案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并将为美国政府对社交媒体和言论的过度控制设立先例。

5月初,美国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在与国务卿布林肯对谈时公开表示,之所以压倒性地支持封禁TikTok,是因为TikTok上巴勒斯坦的内容占比过大。这条视频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大量争议,有3万多条评论,大多批评美国政客以“国家安全”为由封禁平台。

社交媒体平台X所有者、特斯拉CEO马斯克也曾发文称,“我认为TikTok不应在美国被禁,尽管相关禁令可能会让X平台受益。这样的做法有悖于言论和表达自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字节跳动

4.1k
  • 字节跳动重新做游戏
  • TikTok回应“正开发核心算法的‘美国版本’”:相关报道具有误导性,与事实不符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TikTok再将美政府告上法庭,律师分析尽早诉讼能掌握更多主动权

越早提起诉讼,TikTok的缓冲时间就越多。

作者: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李如嘉

界面新闻编辑 | 宋佳楠

当地时间5月7日,TikTok与字节跳动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裁定旨在封禁TikTok的《保护美国人免受外国对手控制应用程序法》违宪,并阻止该法律的执行。在相关条款中,字节跳动被限期约9个月剥离其美国业务,否则将面临美国全国禁令。

“这是(美国)国会历史上首次颁布法律,对某个特定言论平台实施永久性、全国性的禁令。”在一份长达70页的诉讼文件中,两家公司认为,法案明显侵犯了其美国用户的宪法第一修正案权利因为它压制了他们的言论,并阻止用户获取合法信息。

文件中还提到,虽然发起人声称法案并不是禁令,只是对TikTok所有权的规范,因为它给字节跳动提供了一个选择:剥离TikTok的美国业务或被关闭。但实际上,TikTok并没有选择的余地。禁令不是基于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仅是出于对数据安全和内容操控的推测和担忧,这些担忧即便存在,也可以通过“得克萨斯计划”等已在实施中的举措解决。

TikTok与字节跳动强调,该法案要求的“合格剥离”(qualified divestiture),以允许TikTok继续在美国运营,无论是在商业、技术上,还是法律上都是不可能实现的,更不用说270天的时限最终,该法案将迫使TikTok在2025年1月19日前关闭,使1.7亿美国人噤声。

两家公司还提出,禁令不仅剥夺了公司受到平等保护的权利,还将导致公司的私有财产遭到非法侵占。

据CNN报道,白宫将有关TikTok法律问题转交给美国司法部,但司法部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这份法案是于4月24日由美国总统拜登签署的,但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封禁行为已有多次。这也不是TikTok第一次起诉美国政府。2020年,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针对TikTok的禁令,TikTok、员工以及创作者分别起诉美国政府并取得成功,法院叫停了禁令。

2020年封禁和收购风波之后,TikTok在合规问题上花费了巨额成本,包括把中国员工迁往其他国家和地区,以及花费重金在美国进行游说等。

虽然TikTok为合规做了种种努力,但这并没有让美国政府对其卸下防备。很多持反对态度的议员仍然坚持认为,TikTok的中国血统会给美国造成国家安全风险。

熟悉美国相关法律的汇业律师事务所企业出海数据合规领域的合伙人魏冬冬律师此前曾对界面新闻表示,此次法案相较以往更加严密周全,“是级别最高的一次。”

它与2020年、2023年TikTok经历的禁令不同,并非一个单独的TikTok禁令法案,而是被打包在一项有近20个法案的“HR815”中。HR815目的是“为截至2024年9月30日的财政年度提供紧急补充拨款,并用于其他目的”,拨款额度高达950亿美元。

在法案通过后,TikTok及其首席执行官周受资作出强势回应,誓言通过法律途径反击。并且,字节跳动方面在4月25日明确表态,外媒有关其探索出售TikTok的消息不实,公司没有任何出售TikTok的计划。

当时魏冬冬对界面新闻分析,由于预期所需准备时间会比较长,字节跳动可能到今年下半年或年底提起诉讼。起诉时还可以申请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初步禁止该法律的执行,即临时禁令,最终可能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临时禁令可以为TikTok争取时间,即便在一审时败诉,也能再提起上诉,这样即使超出法案限制的最长一年时间,只要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TikTok都有机会继续经营。

令人颇感意外的是,TikTok在短时间内就迅速提交了诉讼。

“越早提起诉讼,TikTok的缓冲时间越多。”魏冬冬向界面新闻分析称,尽快提交诉讼可以有机会尽早拿到法院的临时禁令,从而掌握更多主动权。

本次TikTok所提交的诉讼理由以言论自由为主,额外也提到了侵犯私有财产。她认为,通过言论自由推翻禁令或法案,TikTok是有经验、有准备的,此前在2023年的蒙大拿州禁令案中,TikTok就是以言论自由为由最终胜诉。

1791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其中包括对言论自由的倡导。

不过,魏冬冬也指出法院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不是无限度的,需要去权衡,保留TikTok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多大危害,而封禁TikTok又会对言论自由产生多少影响。法官要衡量这两个价值,审查言论自由的牺牲是否合乎比例

对于诉讼结果,她分析,最好的结果是法院判定法案整体无效。此外还有很多可能,例如法院不支持法案中的单独几项条款,TikTok可以继续上诉,并在法案指定的270天(或延长至1年)内继续经营。超出该期限能否继续经营,则取决于TikTok能否取得法院对法案颁布的临时禁令。

最坏的结果是,法院完全支持该法案,TikTok会被要求出售给美国公司。魏冬冬强调,监管往往是“穿透式的”,即便字节跳动以其他形式代持股份或实行控制,也很可能被发现。但事实上,由于“出售”这一选项并不在字节的考虑中,这就意味着美国封禁TikTok。

一位科技行业分析师告诉界面新闻,目前短视频在全球范围内仍然保持高速增长,如果法案通过,Meta和谷歌在北美将再无TikTok这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转而迎来空前的发展机遇。

该法案还衍生出另一个问题,魏冬冬认为,短期来看,美政府的监管重点是国家安全,基于此前的剑桥分析的经验,美政府尤其关注TikTok对美国即将到来的总统大选和社会舆论的影响,因此成为众矢之的,作为即时通讯软件的Wechat也遭受过同等待遇。

但长远来看,法案通过之后会存在扩大化的风险,这对所有公司都是威胁。

该法案在美国也引起了一些争议。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电子前沿基金会在内的美国民权组织多次发布声明,谴责法案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并将为美国政府对社交媒体和言论的过度控制设立先例。

5月初,美国犹他州参议员米特·罗姆尼在与国务卿布林肯对谈时公开表示,之所以压倒性地支持封禁TikTok,是因为TikTok上巴勒斯坦的内容占比过大。这条视频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引发大量争议,有3万多条评论,大多批评美国政客以“国家安全”为由封禁平台。

社交媒体平台X所有者、特斯拉CEO马斯克也曾发文称,“我认为TikTok不应在美国被禁,尽管相关禁令可能会让X平台受益。这样的做法有悖于言论和表达自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