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打工人捧红“蕉绿”,带动苹果蕉销量倍增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打工人捧红“蕉绿”,带动苹果蕉销量倍增

“蕉绿”并非新品种水果,而是带有枝干的苹果蕉或小米蕉,而它如今走红背后,主要是被人们赋予了更多的情绪价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 武冰聪

一种名为“禁止蕉绿”的水果在近日火了起来,它频繁出现在打工人的办公桌上。“蕉绿”并非是新培育出来的水果品种,它就是通体青绿色,尚未完全成熟的香蕉。

当前市场在售的“蕉绿”主要包含苹果蕉和小米蕉两个品种,而苹果蕉市场反馈更好,售价也更高。苹果蕉主要产自广东、福建和广西一带,属于水果型香蕉中粉蕉的一种,口感软糯、甜度高,当前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全年不间断供应。

从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公布的数据来看,苹果蕉批发平均价5元/斤,进入零售环节售价在8元/斤上下浮动——这指的是常规片状苹果蕉,而做成“蕉绿”后,出售时将用于水培的枝干也计入重量中计价,包含不可食用部分,蕉绿每斤售价也能达到8元,甚至更高。

图片来源:小红书账号@慢慢爱吃大米、@爱生活的肥兔兔

即使价格更高了,但消费者仍然愿意为情绪价值埋单。“水培,无需其他营养液,常温环境下4-7天成熟。”主打观赏食用两不误的广告语,“蕉绿”直接带动苹果蕉卖爆了。

福建省一家水果上游供货商企业的创始人王明丽告诉界面新闻,她从2017年开始做苹果蕉的生意,到产地采收农产品,再供货给电商和批发市场。“今年,蕉绿出现,可以说是改变了苹果蕉的命运。”王明丽统计,2023年她的公司苹果蕉走货量大约200-300万吨,今年有400-500万吨,接近翻倍。

王明丽称,以“蕉绿”形态出售的苹果蕉,达不到总销售量的一半,但是它大大提高了整个香蕉品类的热度,甚至让已经几乎被市场淘汰的老品种小米蕉,也再次受到关注。

产品的知名度提高,市场需求量随之上升,产地的农民也赚钱。曾经采收价一块出头的苹果蕉,2024年达到了两块钱。

香蕉种植受到气候因素影响,也有大小年之分。王明丽称,今年的香蕉产量不错,即便如此,仍有供不应求的趋势。“香蕉成熟之后,在地里不能挂太久,往年农民都会着急卖,今年却一反常态。”

这是一波互联网带来的热度,禁止蕉绿的风潮从朋友圈和打工人的办公桌,传导到了田间地头。王明丽表示,自己从社交媒体上刷到了“蕉绿”,就着手把收购来的香蕉制作成这种形态,加上新的包装售出,并写文案推广。

货仓中大批禁止蕉绿在等待出货/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一名水果经销商告诉界面新闻,香蕉需要特殊的冷库存储,她关注到了“蕉绿”在短时间内的爆火,但出于成本和持续性等多方面因素的考虑,她并没有增加这项业务。

整体来看,2024产季贩卖“蕉绿”的热潮,带动了产地农民增收以及苹果蕉的销量增长,但其中并非没有隐忧。“杆子比香蕉重要”,王明丽说。蕉绿打破了原本香蕉按片卖的模式,需要几片香蕉连在一起,经过修剪之后,外形美观。“被修剪下来的部分,通常售价不高,这也是蕉绿火了之后,香蕉贸易商需要面对的问题。”

(文中王明丽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苹果

6.8k
  • 苹果据悉计划全面改革Siri语音助手,允许其控制APP所有功能
  • 中国首例消费者告苹果垄断一审败诉,但“苹果税”的麻烦不止于此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打工人捧红“蕉绿”,带动苹果蕉销量倍增

“蕉绿”并非新品种水果,而是带有枝干的苹果蕉或小米蕉,而它如今走红背后,主要是被人们赋予了更多的情绪价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 武冰聪

一种名为“禁止蕉绿”的水果在近日火了起来,它频繁出现在打工人的办公桌上。“蕉绿”并非是新培育出来的水果品种,它就是通体青绿色,尚未完全成熟的香蕉。

当前市场在售的“蕉绿”主要包含苹果蕉和小米蕉两个品种,而苹果蕉市场反馈更好,售价也更高。苹果蕉主要产自广东、福建和广西一带,属于水果型香蕉中粉蕉的一种,口感软糯、甜度高,当前已经基本上实现了全年不间断供应。

从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公布的数据来看,苹果蕉批发平均价5元/斤,进入零售环节售价在8元/斤上下浮动——这指的是常规片状苹果蕉,而做成“蕉绿”后,出售时将用于水培的枝干也计入重量中计价,包含不可食用部分,蕉绿每斤售价也能达到8元,甚至更高。

图片来源:小红书账号@慢慢爱吃大米、@爱生活的肥兔兔

即使价格更高了,但消费者仍然愿意为情绪价值埋单。“水培,无需其他营养液,常温环境下4-7天成熟。”主打观赏食用两不误的广告语,“蕉绿”直接带动苹果蕉卖爆了。

福建省一家水果上游供货商企业的创始人王明丽告诉界面新闻,她从2017年开始做苹果蕉的生意,到产地采收农产品,再供货给电商和批发市场。“今年,蕉绿出现,可以说是改变了苹果蕉的命运。”王明丽统计,2023年她的公司苹果蕉走货量大约200-300万吨,今年有400-500万吨,接近翻倍。

王明丽称,以“蕉绿”形态出售的苹果蕉,达不到总销售量的一半,但是它大大提高了整个香蕉品类的热度,甚至让已经几乎被市场淘汰的老品种小米蕉,也再次受到关注。

产品的知名度提高,市场需求量随之上升,产地的农民也赚钱。曾经采收价一块出头的苹果蕉,2024年达到了两块钱。

香蕉种植受到气候因素影响,也有大小年之分。王明丽称,今年的香蕉产量不错,即便如此,仍有供不应求的趋势。“香蕉成熟之后,在地里不能挂太久,往年农民都会着急卖,今年却一反常态。”

这是一波互联网带来的热度,禁止蕉绿的风潮从朋友圈和打工人的办公桌,传导到了田间地头。王明丽表示,自己从社交媒体上刷到了“蕉绿”,就着手把收购来的香蕉制作成这种形态,加上新的包装售出,并写文案推广。

货仓中大批禁止蕉绿在等待出货/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一名水果经销商告诉界面新闻,香蕉需要特殊的冷库存储,她关注到了“蕉绿”在短时间内的爆火,但出于成本和持续性等多方面因素的考虑,她并没有增加这项业务。

整体来看,2024产季贩卖“蕉绿”的热潮,带动了产地农民增收以及苹果蕉的销量增长,但其中并非没有隐忧。“杆子比香蕉重要”,王明丽说。蕉绿打破了原本香蕉按片卖的模式,需要几片香蕉连在一起,经过修剪之后,外形美观。“被修剪下来的部分,通常售价不高,这也是蕉绿火了之后,香蕉贸易商需要面对的问题。”

(文中王明丽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