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维他奶,收复中国内地市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维他奶,收复中国内地市场?

最大的“心病”未除。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即饮豆奶一哥维他奶国际,正在走出中国内地市场疲软的窘境。从日前披露的2024财年盈利预告来看,中国内地市场经营溢利大增,带动了公司整体盈利增长。

不过,83岁的掌门人罗友礼的心病仍未完全消除。尽管,他去年已将女儿罗其美扶上副董事长之位,可能否稳妥接班,还需要长时间的考验。

收复失地

即饮豆奶一哥维他奶国际(00345.HK),正在中国内地一步步收复失地。

5月17日收盘后,公司披露盈利预告称,2024财年(止于2024年3月31日),中国内地业务经营溢利大幅增加,带动公司整体盈利增长,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将录得1.06亿港元至1.26亿港元,较上一财年大约大增132%至176%。

这得益于公司在中国内地市场改善了销售执行力,有效管理贸易推广和营运费用,提高业务效率,提升了总体收入。

2021年7月,维他奶深陷重大公共事件,中国内地市场遭遇重挫,产品下架、品牌塌房,一时行至冰点。2022财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中国内地市场收入骤降23%,为38.38亿港元,经营溢利巨亏3.40亿港元。该财年,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亏损1.59亿港元,为上市26年以来首亏。

当时,有分析人士认为,公司要想完全恢复中国内地市场,至少需要3年时间。

过去几年里,在公司的鸵鸟策略之下,始终难祛“污点”标签,同时,置身复杂且激烈的快消品市场,已略感乏力。

公司在产品上绞尽脑汁,产品形态从利乐包到大容量装转变,并在豆奶、柠檬茶两大产品赛道上深耕更细分产品,迄今,还没有重回巅峰时刻。

2021财年,中国内地市场收入50.08亿港元,占公司总收入的66.6%,为历年来最高。

内地负责人频换

维他奶国际崛起于中国香港,1990年代北上内地。如今,内地市场已是公司最大收入来源。在这个堪称公司命脉的市场,7年时间里换了4次主官。

重要市场频繁更换高管并不是什么好事,况且,豆奶市场的竞争是如此激烈。豆奶粉大王维维股份做起了即饮豆奶、即饮豆奶新势力豆本豆等疯狂铺市,一步步威胁着维他奶的市场地位。

维他奶国际内地主官的变动始于2017年10月。当年,已在公司任职13年的中国区总经理(行政总裁)袁杰离开。

袁杰是销售出身,一手推动维他奶业务从华南走向全国,让内地成为公司增长最快、规模最大的市场。在他离开前半年,中国区就发生过人事地震,全国销售总监林珂、华南区销售总监陈元庆等8名元老级干将先后离职。

袁杰之后,公司CEO陆博涛短暂兼任内地总裁4个月。后任命曾在强生、达能等企业担任高管钟廷毅为中国区新任行政总裁,意在继续推进中国内地市场业务增长。

钟面临的挑战非常严峻,随着内地市场营收占比越来越大,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增速已在放缓。且在他短暂任期内,还有三年特殊状况的影响。

2021年7月,维他奶国际身陷舆论风暴中心,内地不同渠道产品下架、品牌形象被重挫,钟廷毅选择离开。

这年底,在百事、徐福记及玛氏担任过高管的苏强,被公司任命为中国区行政总裁。临危受命的他,在品牌形象重塑、产品创新和渠道修复上做了较大改善。在产品方面,苏强在任期内推出燕麦奶和柠檬茶新品,并发力无糖茶赛道。

在多种措施下,企业经营改善明显。2023财年,公司营业收入实现63.41亿港元,同比减少2%,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4600万港元,一举扭亏。其中,中国内地市场实现营业收入35.09亿港元,同比下降9%,经营溢利4600万港元。

2024财年中期(截至2023年9月),公司营业收入33.91亿港元、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1.63亿港元,同比分别增长-7%和15%。其中,中国内地市场收入19.62亿港元,经营溢利1.90亿港元,同比分别增长-11%和36%。

今年4月,苏强向递交辞呈,维他奶国际又找到一位快消老将王栋,担任中国内地首席执行官。王栋曾是特百惠中国总裁,从卖家居用品跨界到卖豆奶。

谨慎交班

作为中国香港本土家族企业,维他奶国际的家族传承,既漫长,又严格、谨慎。

1940年,罗桂祥创立维他奶国际,这瓶豆奶成为当时低收入群体用于替代牛奶的重要饮品,一时风靡全港。

经过艰难的创业初期,豆奶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在接班人问题上,罗桂祥一直在考验子女。直到1967年,第六子罗友礼进入他的视野。

历经28年,罗友礼才在1995年从老父手里接过公司帅印,正式执掌这家豆奶企业。

在罗友礼手里,维他奶除了走向国际市场,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在中国内地壮大的机会。

时至今日,与老父当年一样,企业传承的大事,同样摆在罗友礼的案前。2023年,他已经82岁。谁又会成为第三代传人?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去年11月22日,公司非执行董事罗其美获任董事会副董事长。48岁的罗其美系罗友礼之女。当时有媒体追问罗友礼,是否已经决定交棒和退休?他表示,传承是循序渐进的,亦都会在未来两三年之内,“将我的心得、看法逐步移交给罗其美”。

罗其美2017年起就任公司非执行董事,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及康乃尔大学工商管理及理学等相关学位,有某全球资管公司的工作经历。

罗友礼暂时不愿意彻底放手,一方面可能是香港家族企业传承一贯的严格与谨慎,另一方面,中国内地市场面临复杂的市场竞争环境,迄今未完全恢复高增长。

即饮豆奶市场,维他奶虽已在头把交椅上稳坐多年,市占率40%左右。可随着伊利、雀巢、蒙牛以及新兴品牌的进入,行业格局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其中,豆本豆市占率已达20.7%。

最大的“心病”未除,罗友礼仍然不太放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维他奶

  • 维他奶找来快消老将担任内地业务新帅
  • 维他柠檬茶终于憋出了零糖新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维他奶,收复中国内地市场?

最大的“心病”未除。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即饮豆奶一哥维他奶国际,正在走出中国内地市场疲软的窘境。从日前披露的2024财年盈利预告来看,中国内地市场经营溢利大增,带动了公司整体盈利增长。

不过,83岁的掌门人罗友礼的心病仍未完全消除。尽管,他去年已将女儿罗其美扶上副董事长之位,可能否稳妥接班,还需要长时间的考验。

收复失地

即饮豆奶一哥维他奶国际(00345.HK),正在中国内地一步步收复失地。

5月17日收盘后,公司披露盈利预告称,2024财年(止于2024年3月31日),中国内地业务经营溢利大幅增加,带动公司整体盈利增长,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将录得1.06亿港元至1.26亿港元,较上一财年大约大增132%至176%。

这得益于公司在中国内地市场改善了销售执行力,有效管理贸易推广和营运费用,提高业务效率,提升了总体收入。

2021年7月,维他奶深陷重大公共事件,中国内地市场遭遇重挫,产品下架、品牌塌房,一时行至冰点。2022财年(截至2022年3月31日),中国内地市场收入骤降23%,为38.38亿港元,经营溢利巨亏3.40亿港元。该财年,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亏损1.59亿港元,为上市26年以来首亏。

当时,有分析人士认为,公司要想完全恢复中国内地市场,至少需要3年时间。

过去几年里,在公司的鸵鸟策略之下,始终难祛“污点”标签,同时,置身复杂且激烈的快消品市场,已略感乏力。

公司在产品上绞尽脑汁,产品形态从利乐包到大容量装转变,并在豆奶、柠檬茶两大产品赛道上深耕更细分产品,迄今,还没有重回巅峰时刻。

2021财年,中国内地市场收入50.08亿港元,占公司总收入的66.6%,为历年来最高。

内地负责人频换

维他奶国际崛起于中国香港,1990年代北上内地。如今,内地市场已是公司最大收入来源。在这个堪称公司命脉的市场,7年时间里换了4次主官。

重要市场频繁更换高管并不是什么好事,况且,豆奶市场的竞争是如此激烈。豆奶粉大王维维股份做起了即饮豆奶、即饮豆奶新势力豆本豆等疯狂铺市,一步步威胁着维他奶的市场地位。

维他奶国际内地主官的变动始于2017年10月。当年,已在公司任职13年的中国区总经理(行政总裁)袁杰离开。

袁杰是销售出身,一手推动维他奶业务从华南走向全国,让内地成为公司增长最快、规模最大的市场。在他离开前半年,中国区就发生过人事地震,全国销售总监林珂、华南区销售总监陈元庆等8名元老级干将先后离职。

袁杰之后,公司CEO陆博涛短暂兼任内地总裁4个月。后任命曾在强生、达能等企业担任高管钟廷毅为中国区新任行政总裁,意在继续推进中国内地市场业务增长。

钟面临的挑战非常严峻,随着内地市场营收占比越来越大,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增速已在放缓。且在他短暂任期内,还有三年特殊状况的影响。

2021年7月,维他奶国际身陷舆论风暴中心,内地不同渠道产品下架、品牌形象被重挫,钟廷毅选择离开。

这年底,在百事、徐福记及玛氏担任过高管的苏强,被公司任命为中国区行政总裁。临危受命的他,在品牌形象重塑、产品创新和渠道修复上做了较大改善。在产品方面,苏强在任期内推出燕麦奶和柠檬茶新品,并发力无糖茶赛道。

在多种措施下,企业经营改善明显。2023财年,公司营业收入实现63.41亿港元,同比减少2%,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4600万港元,一举扭亏。其中,中国内地市场实现营业收入35.09亿港元,同比下降9%,经营溢利4600万港元。

2024财年中期(截至2023年9月),公司营业收入33.91亿港元、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1.63亿港元,同比分别增长-7%和15%。其中,中国内地市场收入19.62亿港元,经营溢利1.90亿港元,同比分别增长-11%和36%。

今年4月,苏强向递交辞呈,维他奶国际又找到一位快消老将王栋,担任中国内地首席执行官。王栋曾是特百惠中国总裁,从卖家居用品跨界到卖豆奶。

谨慎交班

作为中国香港本土家族企业,维他奶国际的家族传承,既漫长,又严格、谨慎。

1940年,罗桂祥创立维他奶国际,这瓶豆奶成为当时低收入群体用于替代牛奶的重要饮品,一时风靡全港。

经过艰难的创业初期,豆奶生意逐渐好了起来。在接班人问题上,罗桂祥一直在考验子女。直到1967年,第六子罗友礼进入他的视野。

历经28年,罗友礼才在1995年从老父手里接过公司帅印,正式执掌这家豆奶企业。

在罗友礼手里,维他奶除了走向国际市场,更重要的是,抓住了在中国内地壮大的机会。

时至今日,与老父当年一样,企业传承的大事,同样摆在罗友礼的案前。2023年,他已经82岁。谁又会成为第三代传人?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去年11月22日,公司非执行董事罗其美获任董事会副董事长。48岁的罗其美系罗友礼之女。当时有媒体追问罗友礼,是否已经决定交棒和退休?他表示,传承是循序渐进的,亦都会在未来两三年之内,“将我的心得、看法逐步移交给罗其美”。

罗其美2017年起就任公司非执行董事,拥有美国麻省理工及康乃尔大学工商管理及理学等相关学位,有某全球资管公司的工作经历。

罗友礼暂时不愿意彻底放手,一方面可能是香港家族企业传承一贯的严格与谨慎,另一方面,中国内地市场面临复杂的市场竞争环境,迄今未完全恢复高增长。

即饮豆奶市场,维他奶虽已在头把交椅上稳坐多年,市占率40%左右。可随着伊利、雀巢、蒙牛以及新兴品牌的进入,行业格局正在发生剧烈变化,其中,豆本豆市占率已达20.7%。

最大的“心病”未除,罗友礼仍然不太放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