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年内已75家!北汽蓝谷、兰卫医学等短线交易频遭曝光,该如何遏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内已75家!北汽蓝谷、兰卫医学等短线交易频遭曝光,该如何遏制?

均称是高管亲属自主判断的投资行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冯雨晨

上市公司短线交易屡见不鲜,近两个月案例明显增多,董监高亲属频频“无意犯错”,配偶、儿女、父母都“来了”。是何原因?如何遏制?

界面新闻记者据公告统计,今年4月高达29家公司发布短线交易致歉公告,5月来至5月22日已有18家。对比整个1月、2月及3月,这一数字分别为3家、8家、17家。根据各家公告,短线交易主体几乎均为高管或大股东的亲属,投资行为由亲属自主判断决策,不涉及内幕交易等情形。

梳理发现,这类短线交易的处罚大多以收警示函结尾,小部分公司高管本人收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被处以罚款。

资本市场律师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短线交易除了要面临行政处罚,还会上交相关盈利,短线交易本身对于高管和一致行动人而言是无利可图的。处罚的轻重则会考虑当事人的主观恶性,例如是个人失误还是主观故意的,以及交易量、交易具体时间点,包括调查配合度等。

在如何遏制亲属短线交易问题上,利用大数据技术从源头上限制交易,以及加强数字监管制度设计、加强内幕信息管理、内幕交易行为识别等值得关注。

均称是亲属自主决策投资行为

董监高配偶在短线交易中成容易“犯错”的群体。近两个月公布短线交易的北汽蓝谷(600733.SH)、新兴装备(003933.SZ)、时代出版(600551.SH)、中科曙光(603019.SH)、乔治白(002687.SZ)、李子园(605337.SH)、国盾量子(688027.SH)等超30公司,均是高管配偶“后院起火”。

除了配偶,高管儿女和父母进行短线交易的也不在少数,例如微导纳米(688147.SH)总经理的母亲、四川黄金(001337.SZ)董事的儿子、中文传媒(600373.SH)独董的女儿,甚至诺普信(002215.SZ)董秘的父母亲一起“犯糊涂”。

统一的是,这些涉及短线交易的上市公司均在致歉公告中“自证清白”,表示是高管亲属自主判断的投资行为,与高管本人及上市公司无关。

北汽蓝谷5月22日公告,监事焦枫的配偶李志淳构成短线交易焦枫事先并不知晓此次交易,李志淳也未就买卖股票事项征询焦枫的意见及相互商量,上述买卖公司股票行为不存在主观故意违规情况,不存在因获悉内幕信息而交易公司股票谋求利益的情况。

虽然中科曙光董事长年过七旬的妻子豪掷上亿元炒股令市场疑问难消,但同样强调是董事长夫人的个人投资判断。

4月11日,中科曙光公告,公司董事长李国杰配偶张蒂华短线交易长达一年,累计成交金额1.54亿元,累计获益58.98万元。其称,张蒂华未能正确理解短线交易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存在主观故意违规情况。其交易期间未征询李国杰意见,亦未告知上述交易行为,系个人根据证券市场已公开的信息并基于个人判断而独立作出的投资行为,且李国杰不知悉其证券账户交易情况。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严义明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禁止高管短线交易,主要是防止高管利用其在上市公司中的特殊地位和信息优势,通过频繁买卖本公司股票获取非法利益。“对其家属是否是自主买卖要从多个方面综合判断,比如亲属买卖股票与公司重大信息或重大经营活动之间的时间关系,高管与亲属之间联系联络的时间与亲属买卖股票时间之间的关系,以及还要相互联系联络起来判断。”

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办人士在交流时提到,实际中高管亲属的交易素质和风险意识参差不齐,确实存在不清楚规则的情况,另一方面公司这边也不太清楚他们的实时交易举动。

处罚多为高管收警示函

严义明律师介绍,单纯是短线交易的话处罚一般是没收违法所得和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今年来关于短线交易的处罚公告发现,处罚结果以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士收警示函居多,例如最近发公告的安靠智电(300617.SZ)、兰卫医学(301060.SZ)、国盾量子、金牌橱柜(603180.SH)、广立微(301095.SZ)、华策影视(300133.SZ)等,亲属“犯规”后,高管本人随后被证监局警示。

小部分公司董监高则收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处以警告和罚款。市场关注度较高的例如,中科曙光董事长李国杰因夫人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决定书,天津监管局决定对李国杰给予警告,并处以80万元的罚款;利欧股份(002131.SZ)董事长王相荣、副董事长王壮利因母亲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决定书,两人均被警告且合计罚款20万元。

还有恒星科技(002132.SZ董事长谢晓博及总经理谢晓龙因父母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两人被给予警告之外罚款80万元。

对于不同程度的行政处罚,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处罚会考虑当事人的主观恶性,例如是个人失误还是主观故意的,以及交易量、交易具体时间点,包括调查配合度等,都是进行具体行政处罚时候考虑的因素,根据这些因素来决定是进行警示函这类相对较轻的行政处罚还是行政处罚书这类较正式和较重的行政处罚

上述被处以罚款的中科曙光、利欧股份、恒星科技涉及交易金额均相对庞大,中科曙光董事长夫人短线交易成交额上亿元,恒星科技高管父母则合计达8500万元,利欧股份董事长母亲交易额也达上百万元。

整体看,监管对短线交易行为处理较为迅速,例如华策影视董事的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周,该名董事就收到警示函;兰卫医学、安靠智电等在发布短线交易致歉公告当日,相关董监高就被出具警示函。

不过,处罚决定周期较长的情况也有。美迪西(688202.SH)2022年7月公告董事、副总经理蔡金娜配偶陈敏武2022年1月进行短线交易,时隔两年,今年5月14日,蔡金娜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利欧股份2023年6月公告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母亲构成短线交易并致歉,直到今年5月,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被给予警告并罚款。

有的赚近60万有的亏超3万

不难发现,顶着短线交易风险的董监高及其亲属也有当“韭菜”的,有的还追高在山顶。

4月及5月以来,共47家上市公司公告董监高或其亲属存在短线交易行为,这其中有18位董监高及其亲属交易亏损或未产生收益,29位有收益。

亏得最多的是众辰科技(603275.SH)独董的父亲和兰卫医学副总。

众辰科技独立董事蒋海军的父亲蒋克贵于2023年9月4日至2024年4月16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卖公司股票8900股,累计成交金额合计36.48万元,累计亏损3.12万元。

兰卫医学副总毛志森于3月21日买入公司股票16300股,3月26日卖出公司股票9000股,在5天中亏去2.36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在毛志森买入股票的前一交易日,兰卫医学股价涨停,买入当日再次涨4.05%,毛志森正买在高位,随后三个交易日,兰卫医学三连跌累计跌幅超过15%。

有收益的29位“选手”获利大部分在千元至数万元不等,宏源药业(301246.SZ)总监配偶和水晶光电(002273.SZ)董事长配偶最“寒碜”,一个赚了12元、一个赚了17元,大叶股份(300879.SZ)副总配偶、登云股份(002715.SZ)监事会主席配偶短线交易赚了123元、160元

中科曙光、新兴装备(002933.SZ)、汇宇制药(688553.SH)、佐力药业(300181.SZ)、南亚新材(688519.SH)、三晖电气(002857.SZ)、中文传媒、泓博医药(301230.SZ)等公司董监高亲属收益均在10万元以上,本金最多的中科曙光董事长夫人收益也最好,高达58.98万元。

但强监管下获利终归是一时,上述当事人所得收益均上交。

王智斌律师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短线交易除了要面临行政处罚,还会上交相关盈利,本身对于高管和一致行动人而言是无利可图的。

对于如何遏制此类短线交易的建议,“短线交易相关制度其实已经很完善,如果是要进一步规避这类行为,可以通过大数据进行限制,例如从源头上,在特定的时间段内限制交易权利。但这对于技术要求比较高,需要反复从最后一笔交易计算6个月的时间点。”王智斌律师进一步表示。

有市场专业人士同样曾建议,以加强数字监管制度设计、加强内幕信息管理、内幕交易行为识别等方式来遏制亲属短线交易行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科曙光

2.4k
  • A股今日24只个股获主力资金净流入超1亿元,隆基绿能净流入5.37亿元
  • 夫人短线交易超1.5亿元,中科曙光董事长被罚80万元

利欧股份

2.8k
  • 利欧股份(002131.SZ)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因短线交易,被分别处罚10万罚款
  • 亲属证券账户买卖公司股票构成短线交易,利欧股份董事长、副董事长被浙江证监局警告并罚款20万元

北汽蓝谷

3.4k
  • A股午评:沪指跌0.12%,商业航天、中船系概念领涨,贵金属、房地产服务概念领跌
  • 汽车整车概念震荡拉升,北汽蓝谷涨近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年内已75家!北汽蓝谷、兰卫医学等短线交易频遭曝光,该如何遏制?

均称是高管亲属自主判断的投资行为。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匡达

界面新闻记者 | 冯雨晨

上市公司短线交易屡见不鲜,近两个月案例明显增多,董监高亲属频频“无意犯错”,配偶、儿女、父母都“来了”。是何原因?如何遏制?

界面新闻记者据公告统计,今年4月高达29家公司发布短线交易致歉公告,5月来至5月22日已有18家。对比整个1月、2月及3月,这一数字分别为3家、8家、17家。根据各家公告,短线交易主体几乎均为高管或大股东的亲属,投资行为由亲属自主判断决策,不涉及内幕交易等情形。

梳理发现,这类短线交易的处罚大多以收警示函结尾,小部分公司高管本人收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并被处以罚款。

资本市场律师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短线交易除了要面临行政处罚,还会上交相关盈利,短线交易本身对于高管和一致行动人而言是无利可图的。处罚的轻重则会考虑当事人的主观恶性,例如是个人失误还是主观故意的,以及交易量、交易具体时间点,包括调查配合度等。

在如何遏制亲属短线交易问题上,利用大数据技术从源头上限制交易,以及加强数字监管制度设计、加强内幕信息管理、内幕交易行为识别等值得关注。

均称是亲属自主决策投资行为

董监高配偶在短线交易中成容易“犯错”的群体。近两个月公布短线交易的北汽蓝谷(600733.SH)、新兴装备(003933.SZ)、时代出版(600551.SH)、中科曙光(603019.SH)、乔治白(002687.SZ)、李子园(605337.SH)、国盾量子(688027.SH)等超30公司,均是高管配偶“后院起火”。

除了配偶,高管儿女和父母进行短线交易的也不在少数,例如微导纳米(688147.SH)总经理的母亲、四川黄金(001337.SZ)董事的儿子、中文传媒(600373.SH)独董的女儿,甚至诺普信(002215.SZ)董秘的父母亲一起“犯糊涂”。

统一的是,这些涉及短线交易的上市公司均在致歉公告中“自证清白”,表示是高管亲属自主判断的投资行为,与高管本人及上市公司无关。

北汽蓝谷5月22日公告,监事焦枫的配偶李志淳构成短线交易焦枫事先并不知晓此次交易,李志淳也未就买卖股票事项征询焦枫的意见及相互商量,上述买卖公司股票行为不存在主观故意违规情况,不存在因获悉内幕信息而交易公司股票谋求利益的情况。

虽然中科曙光董事长年过七旬的妻子豪掷上亿元炒股令市场疑问难消,但同样强调是董事长夫人的个人投资判断。

4月11日,中科曙光公告,公司董事长李国杰配偶张蒂华短线交易长达一年,累计成交金额1.54亿元,累计获益58.98万元。其称,张蒂华未能正确理解短线交易的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存在主观故意违规情况。其交易期间未征询李国杰意见,亦未告知上述交易行为,系个人根据证券市场已公开的信息并基于个人判断而独立作出的投资行为,且李国杰不知悉其证券账户交易情况。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严义明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禁止高管短线交易,主要是防止高管利用其在上市公司中的特殊地位和信息优势,通过频繁买卖本公司股票获取非法利益。“对其家属是否是自主买卖要从多个方面综合判断,比如亲属买卖股票与公司重大信息或重大经营活动之间的时间关系,高管与亲属之间联系联络的时间与亲属买卖股票时间之间的关系,以及还要相互联系联络起来判断。”

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办人士在交流时提到,实际中高管亲属的交易素质和风险意识参差不齐,确实存在不清楚规则的情况,另一方面公司这边也不太清楚他们的实时交易举动。

处罚多为高管收警示函

严义明律师介绍,单纯是短线交易的话处罚一般是没收违法所得和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今年来关于短线交易的处罚公告发现,处罚结果以上市公司董监高人士收警示函居多,例如最近发公告的安靠智电(300617.SZ)、兰卫医学(301060.SZ)、国盾量子、金牌橱柜(603180.SH)、广立微(301095.SZ)、华策影视(300133.SZ)等,亲属“犯规”后,高管本人随后被证监局警示。

小部分公司董监高则收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处以警告和罚款。市场关注度较高的例如,中科曙光董事长李国杰因夫人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决定书,天津监管局决定对李国杰给予警告,并处以80万元的罚款;利欧股份(002131.SZ)董事长王相荣、副董事长王壮利因母亲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决定书,两人均被警告且合计罚款20万元。

还有恒星科技(002132.SZ董事长谢晓博及总经理谢晓龙因父母短线交易收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两人被给予警告之外罚款80万元。

对于不同程度的行政处罚,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处罚会考虑当事人的主观恶性,例如是个人失误还是主观故意的,以及交易量、交易具体时间点,包括调查配合度等,都是进行具体行政处罚时候考虑的因素,根据这些因素来决定是进行警示函这类相对较轻的行政处罚还是行政处罚书这类较正式和较重的行政处罚

上述被处以罚款的中科曙光、利欧股份、恒星科技涉及交易金额均相对庞大,中科曙光董事长夫人短线交易成交额上亿元,恒星科技高管父母则合计达8500万元,利欧股份董事长母亲交易额也达上百万元。

整体看,监管对短线交易行为处理较为迅速,例如华策影视董事的配偶短线交易不到一周,该名董事就收到警示函;兰卫医学、安靠智电等在发布短线交易致歉公告当日,相关董监高就被出具警示函。

不过,处罚决定周期较长的情况也有。美迪西(688202.SH)2022年7月公告董事、副总经理蔡金娜配偶陈敏武2022年1月进行短线交易,时隔两年,今年5月14日,蔡金娜被上海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利欧股份2023年6月公告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母亲构成短线交易并致歉,直到今年5月,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被给予警告并罚款。

有的赚近60万有的亏超3万

不难发现,顶着短线交易风险的董监高及其亲属也有当“韭菜”的,有的还追高在山顶。

4月及5月以来,共47家上市公司公告董监高或其亲属存在短线交易行为,这其中有18位董监高及其亲属交易亏损或未产生收益,29位有收益。

亏得最多的是众辰科技(603275.SH)独董的父亲和兰卫医学副总。

众辰科技独立董事蒋海军的父亲蒋克贵于2023年9月4日至2024年4月16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卖公司股票8900股,累计成交金额合计36.48万元,累计亏损3.12万元。

兰卫医学副总毛志森于3月21日买入公司股票16300股,3月26日卖出公司股票9000股,在5天中亏去2.36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在毛志森买入股票的前一交易日,兰卫医学股价涨停,买入当日再次涨4.05%,毛志森正买在高位,随后三个交易日,兰卫医学三连跌累计跌幅超过15%。

有收益的29位“选手”获利大部分在千元至数万元不等,宏源药业(301246.SZ)总监配偶和水晶光电(002273.SZ)董事长配偶最“寒碜”,一个赚了12元、一个赚了17元,大叶股份(300879.SZ)副总配偶、登云股份(002715.SZ)监事会主席配偶短线交易赚了123元、160元

中科曙光、新兴装备(002933.SZ)、汇宇制药(688553.SH)、佐力药业(300181.SZ)、南亚新材(688519.SH)、三晖电气(002857.SZ)、中文传媒、泓博医药(301230.SZ)等公司董监高亲属收益均在10万元以上,本金最多的中科曙光董事长夫人收益也最好,高达58.98万元。

但强监管下获利终归是一时,上述当事人所得收益均上交。

王智斌律师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短线交易除了要面临行政处罚,还会上交相关盈利,本身对于高管和一致行动人而言是无利可图的。

对于如何遏制此类短线交易的建议,“短线交易相关制度其实已经很完善,如果是要进一步规避这类行为,可以通过大数据进行限制,例如从源头上,在特定的时间段内限制交易权利。但这对于技术要求比较高,需要反复从最后一笔交易计算6个月的时间点。”王智斌律师进一步表示。

有市场专业人士同样曾建议,以加强数字监管制度设计、加强内幕信息管理、内幕交易行为识别等方式来遏制亲属短线交易行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