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开启《钟还传》,直播卖红薯首秀84万观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开启《钟还传》,直播卖红薯首秀84万观看

直播行业早已变天,而林盛却还需面临钟薛高的断壁残垣。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钟还传》开播了。

“钟薛高在过去的一年里面运营的不太好,主要是我的责任,我的问题。”5月28日,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正式在淘宝开启直播带货。

整场直播持续了约4.5小时,观看人数显示为84.18万。

直播开场,面容略带拘谨的林盛复盘了过去的公司经营,表示现金流非常的紧张,有大量的员工薪水、补偿金没有兑付。在他身后的直播间背景上,印着大大的一组数字“729”,这是目前钟薛高仍拖欠薪酬的员工人数。林盛称要努力自救,“可以给大家一点一点的去把欠大家的这些钱给还上。”

“不惧坐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不跑不赖不怂”,4月21日晚,林盛在微博发文回应被限制高消费,悲壮濒死的创业者形象令他迅速冲上当晚的微博热搜。

也因这句卖红薯还债的宣言,林盛直播间第一个售卖的货品就是红薯。讲解中,林盛也穿插着对自己的吐槽,称“大家都怕我再把红薯卖贵”。

直播间货品显示,5斤装红薯售价42.9元起。

除红薯之外,林盛的首秀还上架了苹果、毛肚、奶制品等10余款农产品。其中,林盛直播间推荐的一款奶酪来自于钟薛高欠款的供应商,林盛将供应商老板请到现场携手带货。至于钟薛高雪糕,许多消费者在评论中表示无法购买,林盛称这是由于控制成本,目前钟薛高的仓库已收缩到3-4个,暂时无法覆盖供应。

值得注意的是,林盛直播首秀还推出了钟薛高的最新棒冰产品小小系列,分可可、牛乳、芒果、杨梅四种口味。对比常规钟薛高雪糕,小小系列单支份量近乎减半仅有35g,主要针对儿童、想要控制摄入量人群等。规格24支4种口味,市场售价160元,直播间售价112元,即单价约在4-6元左右。

从选品上看,林盛显然受到了“东方甄选”的启发。

东方甄选自营产品主要聚焦农产品、食品、生活用品等,主打健康、美味、高质量和高性价比。自2022年4月首次推出自营产品后,截至2022年11月底,东方甄选自营产品达65种,含黑猪肉烤肠、五常大米、蓝莓原浆等。

一方面,售卖农产品是具备助农属性的,东方甄选因此获得的消费信赖,也能强化其作为渠道乃至经营者的市场力量,进而形成供销的良性循环。而此前董宇辉自带的文化气息,让农产品有了故事载体,在情感的共鸣中,玉米、大米成了童年的回忆,牛排、猪肉、鸡翅成了奋斗的故事,在共情中,实现了用户与产品的连接。

但整体上,林盛试图复制罗永浩这位直播还债鼻祖的道路。

2018年底,锤子科技的资金链断裂,创始人罗永浩欠下6亿债务,锤子科技被字节跳动接盘,但是不包括罗永浩个人。在短暂而连续的创业陆续失败后,罗永浩于2020年加入了直播带货的大潮。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平台开启直播首秀,开播就拿下抖音小时榜第一名,首秀3个小时,总支付交易额已经超过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同年9月,罗永浩对外表示,6亿债务还了快4亿,未来可能拍一部纪录片《真还传》。

如今的罗永浩在还清了6亿债务之后重启创业,只是在他的来去之间,直播行业早已变天。而林盛却还需面临钟薛高的断壁残垣。

要做“中国人的雪糕”,所以取名钟薛高,这是林盛早期的雄心。

钟薛高在2018年3月成立于上海。顺应着中国消费升级趋势和中产阶级消费实力的增长,钟薛高以零添加、原材料品质较好等为卖点,用10-20元的价格填补中国高端雪糕市场的空白。2018年,被问到想要把钟薛高做成什么样子时,林盛说“希望有人说自己是吃钟薛高长大的”。

这个擅长为产品填上华丽包装、创造增长神话的操盘手也曾成功打造了另一中高端雪糕品牌“中街1946”,林盛及其团队是在与中街1946的咨询协议期满后创立的钟薛高。

电商平台兴盛与社交媒体流量爆发,使得钟薛高成功打破了长期被蒙牛、伊利以及外资消费品巨头把手的雪糕市场。林盛曾透露,在4年内,钟薛高已经是中国冰激凌雪糕赛道规模第五大的公司。

钟薛高令人眩晕的急速膨胀,以及林盛漂亮的操盘履历,让他们身后站满了几乎所有新消费明星投资机构。

创立当年的7月,钟薛高便获得了真格基金、登布苏投资、峰瑞资本的天使轮投资;随后又迅速在8月获得由头头是道投资基金、天图投资参与完成的Pre-A轮融资。2021年年初,钟薛高又完成了2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跟投。

它的销售数据也让新消费投资者雀跃。

2018年“双十一”当天,钟薛高单片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在天猫上15小时售出了20000片,直接冲上了热搜。2019年,钟薛高销售额就突破了1亿元,2020年,更是卖出了4800万根雪糕,连续拿下天猫双十一类目销售冠军。2022年,林盛与团队定下19个亿的业绩目标,相比前一年,翻了一倍多。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但变化也发生在2022年。

这一年钟薛高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雪糕刺客”。

“雪糕刺客”是高价雪糕的代名词,看着其貌不扬的雪糕,但当你拿去付钱的时候会用它的价格刺你一下。除了对高价雪糕的“讨伐”,在2022年钟薛高还陷入了“烧不化”的舆论风波,人们指责它使用增稠剂。即使后续林盛及钟薛高多番对此进行回应解释,也无法挽回颓势。2022年,钟薛高全年销量增长不足50%。

2023年3月,钟薛高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年度发布会,推出定价仅3.5元的新品Sa’Saa系列,这款产品主打线下渠道,而线上只赠不卖。林盛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他想通过价格带的调整重新赢回大众市场。

活动结束后,许多经销商围上去找林盛说话、加微信——彼时他们对钟薛高及林盛本人,仍抱有认可与期待。

但这时,钟薛高已经没钱了。

据《人物》报道,2023年3月,林盛收到了来自钟薛高财务部门的数据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公司运营出现问题,现金流即将断裂。到当年6月,即使林盛不断与多个投资方进行多轮谈判,仍未有骑士伸出援手。尽调过后,投资人们发现,钟薛高不仅从未盈利,欠款规模也远超想象,接近9个亿。

2023年10月,“钟薛高欠薪!”的字眼被刺眼地打在了小红书图片上,多位自称钟薛高员工的账号在小红书爆料称被拖欠工资。这个品牌的营销动作早已停摆,钟薛高的微博账号最后一次更新是在8月22日,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条内容发布日期为8月11日。

它的产品逐渐从各大电商平台上消失,在线下也不再受到欢迎。江苏常州一冷饮批发商曾在2023年告诉界面新闻,降价后,整体钟薛高的量和2022年相比依然下滑了很多,卖不动。“8月后就没有进货了,明年也不打算做钟薛高了。”

钟薛高的深层次危机,实际上是此前急速膨胀的新消费品牌,在遭遇资本退潮后,业绩压力大与现金流短缺的困境。而此前大多数新消费品牌消费升级的策略,在如今低迷的大环境与强调性价比的的趋势中,显得不合时宜。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和往年一样,钟薛高在2023年底,召开了2024年的全国经销商大会。在这场主题为“至暗时刻,向光而行”的大会上,林盛表示“2024年的钟薛高,会成为整个冰淇淋市场的那一抹’逆向而行’。”

但他的逆行被迫按下暂停键。

2024年3月12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林盛被限制高消费,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关联案件流程显示,此前,该公司已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81.81万元。此外,该公司旗下分支机构已全部注销。

钟薛高的麻烦不止于此,北京多位雪糕批发商表示,钟薛高在年前就已经不供货了,厂家早已停产。根据公开信息,包括欧福蛋业、中通快递、广东方胜人力资源在内的多家供货商、物流、服务商因合同纠纷将钟薛高告上法庭。

不久前的5月,林盛踏着《孤勇者》的背景音乐出现在财经作家吴晓波的直播间,他反思了经营企业的三个错误,称因公司的高速增长而缺少风险意识;团队扩张太快,三年由几十人扩张到千人规模导致管理出现问题;此外,林盛还表示没能在一个自媒体日渐发达的时代面对外围舆论。

但即便从过往神话中惊醒,重新出发的林盛能否还有机会力挽狂澜,仍需要时间验证。毕竟他不是罗永浩,也做不了董宇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钟薛高

2.9k
  • 钟薛高创始人回应直播带货还债:目前拖欠729位员工薪资
  • 钟薛高创始人在淘宝直播注册账号,将开启直播带货还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钟薛高创始人林盛开启《钟还传》,直播卖红薯首秀84万观看

直播行业早已变天,而林盛却还需面临钟薛高的断壁残垣。

界面新闻记者 | 卢奕贝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钟还传》开播了。

“钟薛高在过去的一年里面运营的不太好,主要是我的责任,我的问题。”5月28日,钟薛高创始人林盛正式在淘宝开启直播带货。

整场直播持续了约4.5小时,观看人数显示为84.18万。

直播开场,面容略带拘谨的林盛复盘了过去的公司经营,表示现金流非常的紧张,有大量的员工薪水、补偿金没有兑付。在他身后的直播间背景上,印着大大的一组数字“729”,这是目前钟薛高仍拖欠薪酬的员工人数。林盛称要努力自救,“可以给大家一点一点的去把欠大家的这些钱给还上。”

“不惧坐一晚上绿皮火车到北京”“就是卖红薯也要把债还上”“不跑不赖不怂”,4月21日晚,林盛在微博发文回应被限制高消费,悲壮濒死的创业者形象令他迅速冲上当晚的微博热搜。

也因这句卖红薯还债的宣言,林盛直播间第一个售卖的货品就是红薯。讲解中,林盛也穿插着对自己的吐槽,称“大家都怕我再把红薯卖贵”。

直播间货品显示,5斤装红薯售价42.9元起。

除红薯之外,林盛的首秀还上架了苹果、毛肚、奶制品等10余款农产品。其中,林盛直播间推荐的一款奶酪来自于钟薛高欠款的供应商,林盛将供应商老板请到现场携手带货。至于钟薛高雪糕,许多消费者在评论中表示无法购买,林盛称这是由于控制成本,目前钟薛高的仓库已收缩到3-4个,暂时无法覆盖供应。

值得注意的是,林盛直播首秀还推出了钟薛高的最新棒冰产品小小系列,分可可、牛乳、芒果、杨梅四种口味。对比常规钟薛高雪糕,小小系列单支份量近乎减半仅有35g,主要针对儿童、想要控制摄入量人群等。规格24支4种口味,市场售价160元,直播间售价112元,即单价约在4-6元左右。

从选品上看,林盛显然受到了“东方甄选”的启发。

东方甄选自营产品主要聚焦农产品、食品、生活用品等,主打健康、美味、高质量和高性价比。自2022年4月首次推出自营产品后,截至2022年11月底,东方甄选自营产品达65种,含黑猪肉烤肠、五常大米、蓝莓原浆等。

一方面,售卖农产品是具备助农属性的,东方甄选因此获得的消费信赖,也能强化其作为渠道乃至经营者的市场力量,进而形成供销的良性循环。而此前董宇辉自带的文化气息,让农产品有了故事载体,在情感的共鸣中,玉米、大米成了童年的回忆,牛排、猪肉、鸡翅成了奋斗的故事,在共情中,实现了用户与产品的连接。

但整体上,林盛试图复制罗永浩这位直播还债鼻祖的道路。

2018年底,锤子科技的资金链断裂,创始人罗永浩欠下6亿债务,锤子科技被字节跳动接盘,但是不包括罗永浩个人。在短暂而连续的创业陆续失败后,罗永浩于2020年加入了直播带货的大潮。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平台开启直播首秀,开播就拿下抖音小时榜第一名,首秀3个小时,总支付交易额已经超过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同年9月,罗永浩对外表示,6亿债务还了快4亿,未来可能拍一部纪录片《真还传》。

如今的罗永浩在还清了6亿债务之后重启创业,只是在他的来去之间,直播行业早已变天。而林盛却还需面临钟薛高的断壁残垣。

要做“中国人的雪糕”,所以取名钟薛高,这是林盛早期的雄心。

钟薛高在2018年3月成立于上海。顺应着中国消费升级趋势和中产阶级消费实力的增长,钟薛高以零添加、原材料品质较好等为卖点,用10-20元的价格填补中国高端雪糕市场的空白。2018年,被问到想要把钟薛高做成什么样子时,林盛说“希望有人说自己是吃钟薛高长大的”。

这个擅长为产品填上华丽包装、创造增长神话的操盘手也曾成功打造了另一中高端雪糕品牌“中街1946”,林盛及其团队是在与中街1946的咨询协议期满后创立的钟薛高。

电商平台兴盛与社交媒体流量爆发,使得钟薛高成功打破了长期被蒙牛、伊利以及外资消费品巨头把手的雪糕市场。林盛曾透露,在4年内,钟薛高已经是中国冰激凌雪糕赛道规模第五大的公司。

钟薛高令人眩晕的急速膨胀,以及林盛漂亮的操盘履历,让他们身后站满了几乎所有新消费明星投资机构。

创立当年的7月,钟薛高便获得了真格基金、登布苏投资、峰瑞资本的天使轮投资;随后又迅速在8月获得由头头是道投资基金、天图投资参与完成的Pre-A轮融资。2021年年初,钟薛高又完成了2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由元生资本领投,H Capital、万物资本跟投。

它的销售数据也让新消费投资者雀跃。

2018年“双十一”当天,钟薛高单片66元的“厄瓜多尔粉钻”雪糕,在天猫上15小时售出了20000片,直接冲上了热搜。2019年,钟薛高销售额就突破了1亿元,2020年,更是卖出了4800万根雪糕,连续拿下天猫双十一类目销售冠军。2022年,林盛与团队定下19个亿的业绩目标,相比前一年,翻了一倍多。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匡达

但变化也发生在2022年。

这一年钟薛高有了一个新的名字——“雪糕刺客”。

“雪糕刺客”是高价雪糕的代名词,看着其貌不扬的雪糕,但当你拿去付钱的时候会用它的价格刺你一下。除了对高价雪糕的“讨伐”,在2022年钟薛高还陷入了“烧不化”的舆论风波,人们指责它使用增稠剂。即使后续林盛及钟薛高多番对此进行回应解释,也无法挽回颓势。2022年,钟薛高全年销量增长不足50%。

2023年3月,钟薛高召开了一场盛大的年度发布会,推出定价仅3.5元的新品Sa’Saa系列,这款产品主打线下渠道,而线上只赠不卖。林盛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他想通过价格带的调整重新赢回大众市场。

活动结束后,许多经销商围上去找林盛说话、加微信——彼时他们对钟薛高及林盛本人,仍抱有认可与期待。

但这时,钟薛高已经没钱了。

据《人物》报道,2023年3月,林盛收到了来自钟薛高财务部门的数据报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公司运营出现问题,现金流即将断裂。到当年6月,即使林盛不断与多个投资方进行多轮谈判,仍未有骑士伸出援手。尽调过后,投资人们发现,钟薛高不仅从未盈利,欠款规模也远超想象,接近9个亿。

2023年10月,“钟薛高欠薪!”的字眼被刺眼地打在了小红书图片上,多位自称钟薛高员工的账号在小红书爆料称被拖欠工资。这个品牌的营销动作早已停摆,钟薛高的微博账号最后一次更新是在8月22日,微信公众号的最后一条内容发布日期为8月11日。

它的产品逐渐从各大电商平台上消失,在线下也不再受到欢迎。江苏常州一冷饮批发商曾在2023年告诉界面新闻,降价后,整体钟薛高的量和2022年相比依然下滑了很多,卖不动。“8月后就没有进货了,明年也不打算做钟薛高了。”

钟薛高的深层次危机,实际上是此前急速膨胀的新消费品牌,在遭遇资本退潮后,业绩压力大与现金流短缺的困境。而此前大多数新消费品牌消费升级的策略,在如今低迷的大环境与强调性价比的的趋势中,显得不合时宜。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和往年一样,钟薛高在2023年底,召开了2024年的全国经销商大会。在这场主题为“至暗时刻,向光而行”的大会上,林盛表示“2024年的钟薛高,会成为整个冰淇淋市场的那一抹’逆向而行’。”

但他的逆行被迫按下暂停键。

2024年3月12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钟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林盛被限制高消费,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关联案件流程显示,此前,该公司已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81.81万元。此外,该公司旗下分支机构已全部注销。

钟薛高的麻烦不止于此,北京多位雪糕批发商表示,钟薛高在年前就已经不供货了,厂家早已停产。根据公开信息,包括欧福蛋业、中通快递、广东方胜人力资源在内的多家供货商、物流、服务商因合同纠纷将钟薛高告上法庭。

不久前的5月,林盛踏着《孤勇者》的背景音乐出现在财经作家吴晓波的直播间,他反思了经营企业的三个错误,称因公司的高速增长而缺少风险意识;团队扩张太快,三年由几十人扩张到千人规模导致管理出现问题;此外,林盛还表示没能在一个自媒体日渐发达的时代面对外围舆论。

但即便从过往神话中惊醒,重新出发的林盛能否还有机会力挽狂澜,仍需要时间验证。毕竟他不是罗永浩,也做不了董宇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