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论】百亿黄金造假案宣判,资本市场拒绝不怀好意的玩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评论】百亿黄金造假案宣判,资本市场拒绝不怀好意的玩家

收购上市公司应走正道。

图/匡达

文/吴治邦

5月28日,武汉中院微信号发布的一则“金凰集团合同诈骗案在武汉中院一审宣判”的消息显示,金凰珠宝实控人贾志宏以合同诈骗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人分别被判处三年二个月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

金凰珠宝一案从爆发至今已过去四年,但余震不断,包括信托公司高管、银行高管及财险机构负责皆锒铛入狱。撇开金凰珠宝及贾志宏在融资过程中涉及到的刑事犯罪,其资本市场之旅也颇具戏剧性,贾志宏自始至终都有着一颗A股的上市梦。从炒股高手一跃而成珠宝大王,贾志宏的财富路径颇具传奇色彩,在2008年欲推金凰珠宝冲刺A股,不过因其离谱增长而遭发审委否决。在2016年,在信托背景资金的支持下,贾志宏关联的一致行动人举牌武昌鱼,想拿下武昌鱼(已退市)的控制权,意欲注入的资产就包括当前由贾志宏100%持股的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等资产,二级市场随之爆炒,武昌鱼市值一度超百亿元。

不过,随后其蒙面举牌的问题遭监管关注,同时也遭到了早已埋伏的中融信托的狙击。证监会处罚决定书显示,贾志宏因未按规定进行报告和公告的行为被并处以40万元的罚款,因在限制转让期内买卖证券的行为被处以500万元的罚款。

从武昌鱼铩羽而归后,贾志宏又盯上了襄阳轴承(000678.SZ)及其背后的三环集团,其不惜以造假骗贷的方式,豪掷约70亿元参与三环集团混改。根据笔者与知情人士的交流,在上次电缆的资本故事未能完成后,其又盯上了氢能源。2018年-2019年,金凰珠宝及其实控人贾志宏在恒丰银行、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四川信托等机构的助力下,意欲围绕着汽车产业链及氢能项目讲出更宏大的资本故事。

按贾志宏的规划,如果一切顺利,不仅可以通过变现国企的土地储备大赚一笔,其同样可以在资本市场变现,来完成整个“巨额融资”的闭环。不过,随着低评漏评问题的出现,资产并未如期交割,贾志宏仅在名义上成为襄阳轴承的实控人,却始终未能坐稳实控人位置,最终锒铛入狱。

回顾贾志宏对A股上市平台的执著追求之路,可以发现其始终绕不开“加杠杆”、“讲故事”、“蒙面操控”、“追逐暴利”这几个关键词。事实上,在2016-2019年几年中,一众所谓的资本系闪亮登场,“加杠杆”、“讲故事”成为常态,但多以一地鸡毛告终。

最近一两年来看,举牌收购事件日益减少,对整个资本市场的估值也带来影响。事实上,国外成熟的资本市场来看,上市公司收购事件并不鲜见,但出险案例比国内少得多。金凰珠宝及贾志宏以小博大的资本心态,显然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即使不在骗贷案中中箭,也会在后续的资本运作中倒下。

个人认为,在当前资本市场估值较为低迷的背景下,市场不欢迎那种一开始就不怀好意的资本玩家,但急需吸引一批走“正道”的产业投资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襄阳轴承

  • 襄阳轴承:20MW屋顶分布式光伏电站并网试运行
  • “百亿假黄金案”一审宣判!襄阳轴承实控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公司主业已连亏12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评论】百亿黄金造假案宣判,资本市场拒绝不怀好意的玩家

收购上市公司应走正道。

图/匡达

文/吴治邦

5月28日,武汉中院微信号发布的一则“金凰集团合同诈骗案在武汉中院一审宣判”的消息显示,金凰珠宝实控人贾志宏以合同诈骗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人分别被判处三年二个月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

金凰珠宝一案从爆发至今已过去四年,但余震不断,包括信托公司高管、银行高管及财险机构负责皆锒铛入狱。撇开金凰珠宝及贾志宏在融资过程中涉及到的刑事犯罪,其资本市场之旅也颇具戏剧性,贾志宏自始至终都有着一颗A股的上市梦。从炒股高手一跃而成珠宝大王,贾志宏的财富路径颇具传奇色彩,在2008年欲推金凰珠宝冲刺A股,不过因其离谱增长而遭发审委否决。在2016年,在信托背景资金的支持下,贾志宏关联的一致行动人举牌武昌鱼,想拿下武昌鱼(已退市)的控制权,意欲注入的资产就包括当前由贾志宏100%持股的宜昌信通电缆有限公司等资产,二级市场随之爆炒,武昌鱼市值一度超百亿元。

不过,随后其蒙面举牌的问题遭监管关注,同时也遭到了早已埋伏的中融信托的狙击。证监会处罚决定书显示,贾志宏因未按规定进行报告和公告的行为被并处以40万元的罚款,因在限制转让期内买卖证券的行为被处以500万元的罚款。

从武昌鱼铩羽而归后,贾志宏又盯上了襄阳轴承(000678.SZ)及其背后的三环集团,其不惜以造假骗贷的方式,豪掷约70亿元参与三环集团混改。根据笔者与知情人士的交流,在上次电缆的资本故事未能完成后,其又盯上了氢能源。2018年-2019年,金凰珠宝及其实控人贾志宏在恒丰银行、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四川信托等机构的助力下,意欲围绕着汽车产业链及氢能项目讲出更宏大的资本故事。

按贾志宏的规划,如果一切顺利,不仅可以通过变现国企的土地储备大赚一笔,其同样可以在资本市场变现,来完成整个“巨额融资”的闭环。不过,随着低评漏评问题的出现,资产并未如期交割,贾志宏仅在名义上成为襄阳轴承的实控人,却始终未能坐稳实控人位置,最终锒铛入狱。

回顾贾志宏对A股上市平台的执著追求之路,可以发现其始终绕不开“加杠杆”、“讲故事”、“蒙面操控”、“追逐暴利”这几个关键词。事实上,在2016-2019年几年中,一众所谓的资本系闪亮登场,“加杠杆”、“讲故事”成为常态,但多以一地鸡毛告终。

最近一两年来看,举牌收购事件日益减少,对整个资本市场的估值也带来影响。事实上,国外成熟的资本市场来看,上市公司收购事件并不鲜见,但出险案例比国内少得多。金凰珠宝及贾志宏以小博大的资本心态,显然在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即使不在骗贷案中中箭,也会在后续的资本运作中倒下。

个人认为,在当前资本市场估值较为低迷的背景下,市场不欢迎那种一开始就不怀好意的资本玩家,但急需吸引一批走“正道”的产业投资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