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丸美二代接掌第二增长曲线品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丸美二代接掌第二增长曲线品牌

丸美董事长孙怀庆之子孙云起接掌了丸美旗下的“恋火“。

图源:恋火微博

界面新闻记者 | 周芳颖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近期,根据天眼查信息,丸美股份旗下子品牌Passional Lover恋火背后的运营主体广州恋火化妆品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王玉莹辞任公司经理职务,由孙云起接任。

值得提到的是,根据子弹财经的报道,孙云起是丸美股份董事长孙怀庆的儿子。丸美股份2023年报披露,孙云起从2019年起在公司任职,曾任主管、部长、公司董事、总裁助理,现任丸美股份广州分公司负责人,以及丸美股份多个关联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及监事等职位。

界面时尚就孙云起履历身份以及恋火品牌高层换任原因向丸美股份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

2023年8月,孙云起曾以个人原因为由辞任丸美股份董事职务,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而接替他被提名为董事候选人的恰恰是王玉莹。

根据公告信息,王玉莹曾就职于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雅诗兰黛(商贸)有限公司,2020 年加入丸美股份,历任该公司社交媒体部内容营销总监、恋火事业部市场总监、部长,以及恋火事业部总经理。

王玉莹在职期间也是恋火的高速增长期。2020年恋火还是财报中并未被过多着墨的子品牌,而到了2021年,恋火以四倍有余的增长态势掩盖了主品牌丸美营收下滑的失利,使公司整体业绩保持了正增长。彼时,恋火品牌的营收才0.66亿元,而占总营收超过九成的丸美品牌营收为15.94亿元。

丸美股份在2021年财报中曾表示,面对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所带来的线下业务承压、线上业务模式加速演变,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该公司低估了新媒体新渠道探索的困难与周期,转型未达预期,整体收入虽保持了稳定但利润出现了下滑。但惊喜的是,彩妆品牌恋火在探索中找到了零售方法论,有望打开第二业务增长曲线。

而恋火确实在接下来的两年依然保持了高增长。2022年,恋火营收同比增长331.9%至2.86亿元;2023年,其营收同比增长125.1%至6.43亿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也稳步提升至近三成。

丸美品牌在2019年上市时,线下经销仍然是主要渠道。2017、2018年电商直播开始起势的时候,丸美股份还在为提高线下经销网点的覆盖率而努力投入,未能跟上其他国货品牌转型线上的步伐。

此消彼长,主品牌丸美在2019年上市以后的三个财年一直停滞不前。2020年丸美品牌还有超16亿元的营收,但到2023年才只有15.6亿元,仍未恢复到疫前水平。

这三年间,丸美和恋火同样在面对中国美妆市场低谷的外部因素,但背靠公司大手笔投入的资源优势,丸美显然没有产出同样的效果。

除了丸美,丸美股份还孵化了大众护肤品牌春纪,但这个2007年就诞生的品牌直至目前也未见起色。

恋火并不是丸美股份内部孵化出来的品牌。2017年,丸美股份和恋火品牌创始人张凤娇成立了合资公司广州恋火化妆品有限公司。作为恋火彩妆品牌的经营主体,其中丸美股份占股70%,张凤娇占股30%。但好景不长,2019年二者就因股东知情权纠纷打起了官司而,张凤娇随后又退出了股东行列。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增长轨道的恋火再次回到“自己人”手里,张云起能否让恋火再上一个台阶,达到丸美的体量,给二代接班的故事开一个好头仍然是个未知数。

丸美股份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也一直在找外部力量进行补足。但外部引入的职业经理人似乎待的时间都不长,是否能起到根本性的改革效果并一以贯之也要打个问号。

2023年底,丸美股份公告电商部总经理王熙雯的离职公告,这距离其上任才刚满一年。彼时,王熙雯在多个美妆、互联网公司从业的背景被视为提振丸美线上渠道运营的理想人选。丸美股份也给了王熙雯空间,不仅全面负责丸美在天猫、抖音等综合电商及内容电商平台,还能用总裁助理的身份联系协助供应中心、研发中心、市场中心等各部门。

2023年丸美在线上渠道交了一份增长的成绩单。根据丸美股份2023年财报,线上渠道实现营业收入 18.71 亿元,占比 84.11%,同比增长 50.40%,主要是抖音快手自播及恋火品牌快速发展而增长;线下渠道实现 3.54 亿元营业收入,占比 15.89%,同比下滑 27.17%,在大环境冲击下仍有压力。丸美股份整体营收增长近三成,归母净利润增长近四成。

2024年第一季度丸美股份也延续了增长态势,但根据美妆行业媒体青眼情报的数据,此次电商618大促,除了恋火登上了抖音618彩妆的第8名,丸美并未上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丸美股份

2.6k
  • 丸美股份成立生物科技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
  • 美容护理板块持续拉升,可靠股份涨超6%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丸美二代接掌第二增长曲线品牌

丸美董事长孙怀庆之子孙云起接掌了丸美旗下的“恋火“。

图源:恋火微博

界面新闻记者 | 周芳颖

界面新闻编辑 | 许悦

近期,根据天眼查信息,丸美股份旗下子品牌Passional Lover恋火背后的运营主体广州恋火化妆品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王玉莹辞任公司经理职务,由孙云起接任。

值得提到的是,根据子弹财经的报道,孙云起是丸美股份董事长孙怀庆的儿子。丸美股份2023年报披露,孙云起从2019年起在公司任职,曾任主管、部长、公司董事、总裁助理,现任丸美股份广州分公司负责人,以及丸美股份多个关联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及监事等职位。

界面时尚就孙云起履历身份以及恋火品牌高层换任原因向丸美股份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

2023年8月,孙云起曾以个人原因为由辞任丸美股份董事职务,一并辞去公司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而接替他被提名为董事候选人的恰恰是王玉莹。

根据公告信息,王玉莹曾就职于欧莱雅(中国)有限公司、雅诗兰黛(商贸)有限公司,2020 年加入丸美股份,历任该公司社交媒体部内容营销总监、恋火事业部市场总监、部长,以及恋火事业部总经理。

王玉莹在职期间也是恋火的高速增长期。2020年恋火还是财报中并未被过多着墨的子品牌,而到了2021年,恋火以四倍有余的增长态势掩盖了主品牌丸美营收下滑的失利,使公司整体业绩保持了正增长。彼时,恋火品牌的营收才0.66亿元,而占总营收超过九成的丸美品牌营收为15.94亿元。

丸美股份在2021年财报中曾表示,面对 2020 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所带来的线下业务承压、线上业务模式加速演变,市场竞争日趋激烈,该公司低估了新媒体新渠道探索的困难与周期,转型未达预期,整体收入虽保持了稳定但利润出现了下滑。但惊喜的是,彩妆品牌恋火在探索中找到了零售方法论,有望打开第二业务增长曲线。

而恋火确实在接下来的两年依然保持了高增长。2022年,恋火营收同比增长331.9%至2.86亿元;2023年,其营收同比增长125.1%至6.43亿元,占公司总营收比例也稳步提升至近三成。

丸美品牌在2019年上市时,线下经销仍然是主要渠道。2017、2018年电商直播开始起势的时候,丸美股份还在为提高线下经销网点的覆盖率而努力投入,未能跟上其他国货品牌转型线上的步伐。

此消彼长,主品牌丸美在2019年上市以后的三个财年一直停滞不前。2020年丸美品牌还有超16亿元的营收,但到2023年才只有15.6亿元,仍未恢复到疫前水平。

这三年间,丸美和恋火同样在面对中国美妆市场低谷的外部因素,但背靠公司大手笔投入的资源优势,丸美显然没有产出同样的效果。

除了丸美,丸美股份还孵化了大众护肤品牌春纪,但这个2007年就诞生的品牌直至目前也未见起色。

恋火并不是丸美股份内部孵化出来的品牌。2017年,丸美股份和恋火品牌创始人张凤娇成立了合资公司广州恋火化妆品有限公司。作为恋火彩妆品牌的经营主体,其中丸美股份占股70%,张凤娇占股30%。但好景不长,2019年二者就因股东知情权纠纷打起了官司而,张凤娇随后又退出了股东行列。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增长轨道的恋火再次回到“自己人”手里,张云起能否让恋火再上一个台阶,达到丸美的体量,给二代接班的故事开一个好头仍然是个未知数。

丸美股份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也一直在找外部力量进行补足。但外部引入的职业经理人似乎待的时间都不长,是否能起到根本性的改革效果并一以贯之也要打个问号。

2023年底,丸美股份公告电商部总经理王熙雯的离职公告,这距离其上任才刚满一年。彼时,王熙雯在多个美妆、互联网公司从业的背景被视为提振丸美线上渠道运营的理想人选。丸美股份也给了王熙雯空间,不仅全面负责丸美在天猫、抖音等综合电商及内容电商平台,还能用总裁助理的身份联系协助供应中心、研发中心、市场中心等各部门。

2023年丸美在线上渠道交了一份增长的成绩单。根据丸美股份2023年财报,线上渠道实现营业收入 18.71 亿元,占比 84.11%,同比增长 50.40%,主要是抖音快手自播及恋火品牌快速发展而增长;线下渠道实现 3.54 亿元营业收入,占比 15.89%,同比下滑 27.17%,在大环境冲击下仍有压力。丸美股份整体营收增长近三成,归母净利润增长近四成。

2024年第一季度丸美股份也延续了增长态势,但根据美妆行业媒体青眼情报的数据,此次电商618大促,除了恋火登上了抖音618彩妆的第8名,丸美并未上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