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伊莎贝尔·于佩尔:《她》的女主角原本不属于我

恭喜于佩尔阿姨二度摘得凯撒奖影后!

在当地时间2月24日举办的第42届凯撒奖颁奖典礼上,法国著名女演员伊莎贝尔·于佩尔凭借《她》再度摘得影后桂冠。在前不久结束的金球奖上,她也凭借该角色斩获电影剧情类最佳女主角,还获得了本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但某次采访中,于佩尔透露,《她》的女主角原本可能不属于自己,哪怕该片的原版小说作者说自己在创作时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她。

电影里主角米歇尔是一名巴黎一家游戏公司的老板。影片以米歇尔遭遇的强暴开篇:一名头戴面罩的男子破门而进,把米歇尔压倒在地。摄影镜头徘徊于这场袭击以及她家中的猫之间,这只猫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犯罪的经过。暴徒逃走后,米歇尔默默起来,清理了地上的碎玻璃,然后泡了一个热水澡并订了一份寿司外卖。之后,她开始了自己的复仇之路,期间还得处理与儿子、母亲、爱人、前夫以及同事之间的复杂关系。

63岁的于佩尔热爱阅读,她在阅读过程中了解到菲利普·迪昂的小说《Oh...》,《她》就是在这本小说的基础上改编而成的。她说:“我在之前就认识迪昂。他跟我说,他在写这本小说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就是我,”她微笑着,继续说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可能他只是想让我高兴吧。”

《她》的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不仅在于电影没有走寻常路线。“电影并没有把强暴这个犯罪事实最小化,相反,它对强暴作出了强烈的控诉。”然而,令很多人感到疑惑的是,受害者内心的欲望似乎被这一场强暴点燃了起来。但这正正为电影加入了喜剧成分。

于佩尔说道:“故事的主角米歇尔有一个内心脆弱的儿子和一个疯狂的母亲,而米歇尔的爸爸则曾经是一名连环杀人犯。已经离异的她是一位游戏公司的老板。她外表强势,在家庭和社会上扮演着多重的角色,背负着多重身份——这就是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地方。她绝对是后女权主义者的英雄。”

那于佩尔会称自己为后女权主义者吗?“不,我不会这么想。”话音刚落,她从座位上离开,在房间中徘徊片刻,接着说:“我认为前人都已经为现在的妇女争取到了不少权利。每一位妇女都应该和男人们享有同样的平等——对此根本不应该存在争议。”她回到座位上:“但必须承认的是,男人并不像女人惧怕男人那般惧怕女人。”

《她》片场

尽管口碑极佳,电影《她》并没有获得除最佳女主角之外的其它奥斯卡提名。于佩尔的出色表演无可否认,但是电影本身的风格也许不太符合观众的口味。

在其中一张花絮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于佩尔正躺在地板上,衣服被撕破,眼睛紧闭。导演范霍文蹲在她身旁,比划着手势。当被问到范霍文当时说了什么,她回答道:“他并没有对我说多少话,都是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事实上,他们在片场上很少说话。尽管他们私下非常友好,但她说:“在片场上,我们没理由进行不必要的闲聊。”

一旦开始工作,于佩尔就会非常专注于自己的角色。她会做很多功课,而大多数时候是对角色进行深入的思考。准备充分后,她说:“范霍文就会开始安排摄影机的位置,然后开始拍摄。他一旦把角色交给我,就会放心让我发挥。他对我每一次的表演都非常满意。”

所以这相当于自己导演自己吗?“不,当然不是的,”她说道:“我只是在做好自己的部分。”她把电影的成功归于整个剧组:“如果你问我谁成就了《她》,我会说是我们整个剧组。”

《她》剧照

“米歇尔”这个角色原本或许不属于于佩尔。最初,于佩尔在读完《Oh…》之后,就联系上制片人萨义德·本·萨义德,并提议让范霍文执导。之后,萨义德和范霍文两人就把项目带到了美国,打算让好莱坞的明星演员们来试镜(他们的计划演员名单包括了妮可·基德曼)。然而,没有一个人想参与其中。最后,他们回到法国,重新找到了于佩尔。

于佩尔说:“他们想在美国拍摄这部电影,但很快就意识到这行不通。”

制片人和导演重新找回你扮演这个角色是什么感受?她说:“我还是很乐意出演的。”

或许电影中扮演的角色是让于佩尔最入迷的事情。在谈及这些角色的时候,她总是津津乐道。米歇尔的生活是复杂的,她是一位中年母亲,但却钟情于比自己年轻得多的男人。这个角色与《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中的主角有几分相似。于佩尔在2016年参演了该电影中的母亲娜塔莉。“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从中得到启发,但故事真的非常有趣。两位疯狂的母亲分别讲述着两个不同的故事,她们的女儿必须阻止她们作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于佩尔与Roman Kolinka合作的剧情片《将来的事》

那么,是什么成就了于佩尔?于佩尔在巴黎幽静的远郊d’Avray镇长大,母亲是一名天主教学校的老师,非常鼓励于佩尔投身表演事业;她的父亲则是一名犹太保险箱制造商,在纳粹占领时期极力隐瞒自己的身世。于佩尔的表演力很强,她能够把人物的挖掘到最深的层次。平时的她可能不会把这些情感表现出来,但是一旦在镜头面前,她就能把人物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于佩尔和丈夫罗纳德·查马(Ronald Chammah)共育两子一女,其中一个孩子在于佩尔名下的一家巴黎拉丁区的电影院当负责人。她本来还想再生多几个孩子,但她实在是太忙了。现在,她手里还有6部电影等待上映,其中一部是《Happy End》,搭档是与她第四度合作的哈尼克(Haneke)。去年夏天的大部分时间,她都在法国加来进行拍摄,之后,那里的丛林就被推平了。

“很多人都觉得这部电影是关于外来移民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生活在加来的家庭,与外来移民根本没有关系。”在西部,我们经常被遗忘,她说道。“包括我在内。我就像其他人一样,也会被拒之门外或受到冷漠的对待。”

于佩尔1995年出演的电影La Ceremonie

于佩尔很少谈论政治,至少不公开谈论。“我不是那一类对政治感兴趣的人。我比较在乎自由自在。”但对于最近令人担忧的法国大选,她又是怎样看待的?“我们应该尽可能地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但是一旦最坏的情况发生了,我们只能共同应对。”如果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当选总统,会继续待在巴黎吗?“哈!等到四月份的时候再问我吧。”

《她》剧照

在电影《她》的一幕里,于佩尔和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跳舞,屋里播放着伊基·波普(Iggy Pop)的音乐。在现实生活中,于佩尔喜欢的是巴赫的音乐。在于佩尔最近的一场公开活动中,于佩尔在回答完粉丝们的问题后下台,然后被一众粉丝追逐,可以看得出他们神情非常激动。她又是怎么看待粉丝们对她的喜爱的呢?

“老实说,我真不知道。我宁愿知道有人因我做过的事情而爱我,而不是讨厌我。我知道没有人讨厌我,但是如果有,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又不能让全世界都喜欢我。”

关于于佩尔的另一个疑惑是,既然她对角色如此着迷,为什么从来都不写一个剧本呢?“因为我很懒。但更重要的是我没有兴趣,我没有能力胜任。我为什么要写一些糟糕的东西来玷污这个世界呢?当一名演员就足够让我快乐了...或许某一天吧,如果我有足够好奇心的话。”

于佩尔与伯努瓦·马吉梅合作的电影《钢琴教师》

当被问到是否喜欢观察人们的时候,她笑道:“我对人们的脸蛋非常着迷,非常!我可以花上几个小时观察不同的人,在任何的地方,在一切的地方。”会偷偷地观察吗?“当然,总不能一直盯着人看吧。所以一定会偷偷地。”

这样的观察对演技有帮助吗?“不,演戏需要更多的是想象力而不是观察力。如果把自己所在房间里不出去,我仍能当一名演员。尽管如此,我觉得生活就像一个个小型的科幻故事,我喜欢观察他人的生活。我认识不同的人,与他们交谈。每个人都有有趣的一面,不是吗?”

(翻译:陈伊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