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香飘飘没能迎来泼天富贵,今年上半年还是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飘飘没能迎来泼天富贵,今年上半年还是亏

香飘飘的业绩,在不同季度差别明显。香飘飘已经自2020年以来,连续5年在上半年产生亏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在今年上半年迎来“泼天流量”的香飘飘,没能接住“泼天富贵”。

7月9日,香飘飘发布2024年半年度预亏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香飘飘预计实现营收11.79亿元左右,同比增长0.72%;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00万元左右,同比减少亏损1504.26万元左右;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300万元左右,同比减少亏损3725.11万元左右。

这意味着香飘飘在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不明显,且仍未摆脱亏损。而拉长时间线来看,香飘飘已经自2020年以来,连续5年在上半年产生亏损。2020-2023年上半年,香飘飘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6388.24万元、6225.64万元、1.29亿元和4404.2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香飘飘近期一次相当有舆论争议的事件,就发生在二季度。

今年5月,社交网络上曝光出香飘飘Meco果茶的杯套上,印有嘲讽日本核污水的字样,据称该产品出现在日本的华人超市。伴随后续香飘飘官方微博发文称“我们的员工是好样的”,董事长蒋建琪亲自到机场为赴日回国员工接机,以及总裁杨冬云进入直播间等做法,将这家公司送上了流量顶峰。甚至带动了股价上涨,截至5月6日收盘,香飘飘每股报价19.21元,创下了2023年7月以来的新高。

在遭遇外界“摆拍”质疑后,香飘飘证券事务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以公司的公开信息为准”。

但如同以往陷入网友高涨情绪中的鸿星尔克与娃哈哈,这样的“野生流量”在线上制造的销量并没有能持续太久。根据第三方灰豚数据的统计,香飘飘抖音官方直播间内的涨粉数和销售额都在5月4日、5月5日左右达到高点后,出现明显下滑。

因此,这起事件对香飘飘的业绩增长并没有带来明显作用。

而这家公司在公告中对于2024年上半年出现亏损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因为冲泡业务处于销售淡季。

这与香飘飘冲泡型产品的特性有关。与通常的饮料品类在进入夏季后迎来销售旺季不同,需要用热水冲泡的奶茶,无论是在产品形态还是消费场景上,都显得不合时宜,影响动销。

而香飘飘的业绩,在不同季度差别明显。

以2023年年报为例,一季度至四季度分别实现营收6.79亿元、4.92亿元、8.08亿元和16.47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584.63万元、-4988.89万元、4752.65万元和2.77亿元。从营收和净利润上来看,二季度业绩最差,四季度业绩最好,这也与季节温度呈现很高的关联性。

事实上,过去几年的香飘飘一直处在业绩下滑的焦虑之下。

2023年,香飘飘的核心冲泡业务营收26.86亿元,低于2019年的29.36亿元;即饮业务营收尽管比2022年同期大幅增长41.16%,达到9.01亿元,但仍不及2019年的10.05亿营收水平。

2019年其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39.78亿元和3.47亿元——这也是它的营收业绩顶峰。

而在2020-2022年,香飘飘的业绩则可以说惨淡,其营收分别为37.61亿元、34.66亿元和31.2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5.46%、7.83%和9.76%。除了2020年净利润还在增长,2021年和2022年的净利润则连续两年下滑,同比分别下降37.9%和3.89%。

香飘飘输给了时代。

十几年前,香飘飘靠杯装冲泡奶茶赛道跑赢成为市场份额第一,但如今更多的消费者开始抛弃这种产品。就像外卖的崛起冲击了方便面,香飘飘冲泡奶茶的“失宠”,很大程度上让位于疯狂膨胀的现制茶饮行业。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23年中国现制茶饮店市场的市场规模达到人民币2473亿元。另外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报告,由于投资门槛低、标准化程度高、可复制性强,新茶饮也是2022年中国所有餐饮品类中连锁化率最高的品类,达到55.2%。于是在密密麻麻的门店中选择购买花样繁多的现制奶茶、水果茶,也成为更常见的消费场景。

为此香飘飘将更多希望寄托在即饮产品上,从2018年起采取“冲泡+即饮”的“双轮驱动”战略。香飘飘的即饮类的拳头产品包括兰芳园冻柠茶、Meco果茶等,被视作第二增长曲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6月28日公布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香飘飘表示公司将Meco果茶定位为“茶饮店之外的第二选择”,通过差异化路线,满足与瓶装饮料不同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场景。同时,会挖掘杯装果茶的礼品装、家庭装的消费机会;以及积极开拓零食渠道、餐饮渠道的市场机会。

而兰芳园冻柠茶则定位为“健康的冰爽饮料”,公司结合冻柠茶“纯植物配方”“不含碳酸”的特点,打造健康的冰爽饮料,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眼下,这些新业务还并未实现爆发,仍在爬坡阶段。

“公司的即饮业务,目前仍然处于投入阶段。公司积极打造样板市场、样板经销商,寻找、验证可供复制的成功模式。”香飘飘公司表示,“未来,当即饮业务模式更加成熟,费用投放更加平稳的时候,盈亏平衡点会逐渐清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香飘飘

3k
  • 香飘飘(603711.SH):预计2024年中期实现净利润-0.29亿元,同比增长34.15%
  • 香飘飘:预计上半年净亏损2900万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香飘飘没能迎来泼天富贵,今年上半年还是亏

香飘飘的业绩,在不同季度差别明显。香飘飘已经自2020年以来,连续5年在上半年产生亏损。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马越

界面新闻编辑 | 牙韩翔

在今年上半年迎来“泼天流量”的香飘飘,没能接住“泼天富贵”。

7月9日,香飘飘发布2024年半年度预亏公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香飘飘预计实现营收11.79亿元左右,同比增长0.72%;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00万元左右,同比减少亏损1504.26万元左右;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300万元左右,同比减少亏损3725.11万元左右。

这意味着香飘飘在今年上半年营收增长不明显,且仍未摆脱亏损。而拉长时间线来看,香飘飘已经自2020年以来,连续5年在上半年产生亏损。2020-2023年上半年,香飘飘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6388.24万元、6225.64万元、1.29亿元和4404.26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香飘飘近期一次相当有舆论争议的事件,就发生在二季度。

今年5月,社交网络上曝光出香飘飘Meco果茶的杯套上,印有嘲讽日本核污水的字样,据称该产品出现在日本的华人超市。伴随后续香飘飘官方微博发文称“我们的员工是好样的”,董事长蒋建琪亲自到机场为赴日回国员工接机,以及总裁杨冬云进入直播间等做法,将这家公司送上了流量顶峰。甚至带动了股价上涨,截至5月6日收盘,香飘飘每股报价19.21元,创下了2023年7月以来的新高。

在遭遇外界“摆拍”质疑后,香飘飘证券事务部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以公司的公开信息为准”。

但如同以往陷入网友高涨情绪中的鸿星尔克与娃哈哈,这样的“野生流量”在线上制造的销量并没有能持续太久。根据第三方灰豚数据的统计,香飘飘抖音官方直播间内的涨粉数和销售额都在5月4日、5月5日左右达到高点后,出现明显下滑。

因此,这起事件对香飘飘的业绩增长并没有带来明显作用。

而这家公司在公告中对于2024年上半年出现亏损给出的解释是,主要是因为冲泡业务处于销售淡季。

这与香飘飘冲泡型产品的特性有关。与通常的饮料品类在进入夏季后迎来销售旺季不同,需要用热水冲泡的奶茶,无论是在产品形态还是消费场景上,都显得不合时宜,影响动销。

而香飘飘的业绩,在不同季度差别明显。

以2023年年报为例,一季度至四季度分别实现营收6.79亿元、4.92亿元、8.08亿元和16.47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584.63万元、-4988.89万元、4752.65万元和2.77亿元。从营收和净利润上来看,二季度业绩最差,四季度业绩最好,这也与季节温度呈现很高的关联性。

事实上,过去几年的香飘飘一直处在业绩下滑的焦虑之下。

2023年,香飘飘的核心冲泡业务营收26.86亿元,低于2019年的29.36亿元;即饮业务营收尽管比2022年同期大幅增长41.16%,达到9.01亿元,但仍不及2019年的10.05亿营收水平。

2019年其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39.78亿元和3.47亿元——这也是它的营收业绩顶峰。

而在2020-2022年,香飘飘的业绩则可以说惨淡,其营收分别为37.61亿元、34.66亿元和31.2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5.46%、7.83%和9.76%。除了2020年净利润还在增长,2021年和2022年的净利润则连续两年下滑,同比分别下降37.9%和3.89%。

香飘飘输给了时代。

十几年前,香飘飘靠杯装冲泡奶茶赛道跑赢成为市场份额第一,但如今更多的消费者开始抛弃这种产品。就像外卖的崛起冲击了方便面,香飘飘冲泡奶茶的“失宠”,很大程度上让位于疯狂膨胀的现制茶饮行业。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23年中国现制茶饮店市场的市场规模达到人民币2473亿元。另外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报告,由于投资门槛低、标准化程度高、可复制性强,新茶饮也是2022年中国所有餐饮品类中连锁化率最高的品类,达到55.2%。于是在密密麻麻的门店中选择购买花样繁多的现制奶茶、水果茶,也成为更常见的消费场景。

为此香飘飘将更多希望寄托在即饮产品上,从2018年起采取“冲泡+即饮”的“双轮驱动”战略。香飘飘的即饮类的拳头产品包括兰芳园冻柠茶、Meco果茶等,被视作第二增长曲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6月28日公布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中,香飘飘表示公司将Meco果茶定位为“茶饮店之外的第二选择”,通过差异化路线,满足与瓶装饮料不同的消费需求和消费场景。同时,会挖掘杯装果茶的礼品装、家庭装的消费机会;以及积极开拓零食渠道、餐饮渠道的市场机会。

而兰芳园冻柠茶则定位为“健康的冰爽饮料”,公司结合冻柠茶“纯植物配方”“不含碳酸”的特点,打造健康的冰爽饮料,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眼下,这些新业务还并未实现爆发,仍在爬坡阶段。

“公司的即饮业务,目前仍然处于投入阶段。公司积极打造样板市场、样板经销商,寻找、验证可供复制的成功模式。”香飘飘公司表示,“未来,当即饮业务模式更加成熟,费用投放更加平稳的时候,盈亏平衡点会逐渐清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