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僵持三年之后 康达尔股权争夺步入“焦土战”

这家深圳上市公司的股权争夺战已历时三年,但截至目前,没有一个赢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僵持了三年多的深圳本土地产商京基集团收购康达尔(000048.SZ)一案仍处于激烈争斗中,双方均找不到突破口,但会导致两败俱伤的“焦土”战术似乎已经闪现。

3月1日,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3个月后的康达尔终于复牌交易,市场反应激烈,开盘后一度要跌停,但也有分散买方出手拉盘,最终当日股价以35.14元/股收盘,跌7.33%,创近年来最大跌幅。

资本市场反应偏负面,最直接因素缘于康达尔的资产重组并未带来好消息。康达尔原定于2月28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提议继续停牌,但随后临时股东大会被取消,理由是双方的交易核心条款谈判情况发生较大变化,预计无法在预期内公布重组预案。

这一消息令市场颇为错愕,尽管已复牌交易,但康达尔仍表示将继续推进本次重组事项,并在遵守保密协议基础上及时披露进展情况。

康达尔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位于澳大利亚,由境外自然人Delroy家族人士作为实际控制人通过信托安排控制的与鳄梨(又称牛油果)种植业务相关的土地、果园、相关证照和经营合同等资产,以及与鳄梨种植业务经营相关的管理公司Primary Growth Pty Ltd.的股权等资产,预计交易金额不超过10亿元。

康达尔目前主营业务为饲料生产、自来水供应、房地产开发、交通运输,作为一个主打农牧概念的公司,引入国外现代农业种植园资产当属于利好消息。但在两大股东股权争夺之际,市场关注点并不在于重大资产重组上,而在于是否利用资产重组进行股权争夺。

从2013年开始,“牛散”林志低调吸筹康达尔,三个月之后持股达到15.08%,随后因信披问题遭遇深圳证监局处罚;但证监局并未禁止林志吸筹动作,林志继续吸筹直到与京基集团结成一致行动人,随后林志将所控制的近20%股份转让给京基集团,与此同时京基集团继续增持康达尔。

截至目前,京基持有康达尔31.65%股份,仅仅象征性少于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华超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超集团)31.66%的持股,双方攻防从一开始便暗涌流动。康达尔董事会希望让华超集团在股份上拉开差距,而京基集团则试图罢免康达尔现任董事会;但是康达尔以京基集团违规增持为由,拒不承认京基集团所持部分股票的股东权益。

为应对京基集团“入侵”,康达尔在2015年便筹划过两次重大事项,一次是筹划股权激励事项,最后未与利益各方达成一致意见而“流产”;紧接着,康达尔再次谋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试图剥离公司的公共事业版块资产,同时收购第一大股东华超集团旗下的优质土地资产,此事项最后也因各类原因,在停牌3个月后终止。

在华超集团与京基集团持股比例差距如此微小的情况下,重大事项一旦涉及到发行股份事项,便能够帮助华超集团拉开持股差距,一定程度上解决股权的顾虑。

两次重大资产重组均不顺利,停牌时间却超过6个月,这也不排除是康达尔方面的一种策略。京基集团在三年时间里举牌康达尔耗资超过40亿元,财务压力并不是没有,其过去一年质押了绝大部分康达尔的股票给广州证券,在一年质押陆续到期后,目前仍有约5.7%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股票质押的融资成本约为10%,对于京基集团拥有地产开发收益现金流的公司而言并不算高。除了举牌康达尔之外,在去年底,京基集团董事长陈华的长子陈家荣,还以个人名义举牌了同样为“妖股”的宏磊股份(002647.SZ),耗资约6.9亿元。

市场彼时猜想京基集团已放弃“围猎”康达尔,转向宏磊股份探寻“借壳”机会,但随着京基集团旗下商业公司与宏磊股份就移动支付等项目达成合作协议,这种猜想在一定程度上被推翻。但从中可以看出,京基集团以及陈家荣的投资标的偏好于市值在100亿元上下、且公司经营较不稳定的上市公司。

曾经从事过证券投资行业的陈家荣,一心想要把京基集团的各板块生意送入资本市场,但在康达尔这里已遭遇到挫折。在深交所2月21日下发给康达尔的关注函以及康达尔的回复函中,依然一个无解的局面。

康达尔以不符合相关规定为由拒绝了京基集团提交的《关于修改<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的议案》,进而阻击了京基集团自行发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意图,同时以监管部门尚未对京基集团所持的部分股票的效力作出认定为由,拒绝调整去年股东大会中京基集团罢免康达尔董事会的议案结果。

还需要注意一个新动向是,康达尔方面似乎祭出了“焦土”战术。复牌前一天,康达尔发布公告称收到深圳罗湖区法院传票及相关材料透露,深圳市龙岗区财政局要求康达尔偿还高达约6719.23万元的借款,其中利息高达4886.82万元。康达尔早前为龙岗区属国有企业,这一借款归属于历史原因。

“焦土”战术大意是指公司在应对敌意收购时,故意大量出售资产或者是破坏公司特性,以挫败敌意收购人的收购意图,是一种两败俱伤的策略。

这笔巨额历史借款在康达尔历年年度报告中从未披露,如康达尔败诉,将对康达尔的财务产生重大影响。在2016年业绩预告中,康达尔预计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仅为1000万-3000万元,康达尔截至2015年底的净资产也仅为7.17亿元。

长期的股权争夺正在拖累康达尔,如果其2016年净利润真的仅介于1000-3000万元之间,则相比2015年实现2.03亿元净利润将大幅减少85%-95%之间。同样,中小股东的利益也受到影响,康达尔基本每股收益也将从2015年的0.52元跌至2016年预期的0.0256元-0.0768元之间。

与“宝万之争”一样,京基与康达尔的争夺仍需等待监管部门对京基集团以往的信披问题作出最终认定,同时也需对双方攻防的策略作出严格审查,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截至发稿时,康达尔方面并未回复界面新闻有关于上述内容的采访要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