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好贷网:万亿农村金融市场被指死海 巨头们却悄悄地在干什么?

农村金融不但越来越受到资本认可,而且我国最高层也在规划加快建设农村金融。

2月28日,喀什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已取得股转同意挂牌函,成为新三板上第一家农村商业银行。

从相关数据来看,截至2016年底,喀什银行的贷款投向中,以农、林、牧、渔行业贷款居多,占全部贷款的14.95%。此番落地新三板,业内普遍认为给农村金融机构吸引资本,吸纳资金开了好头。

事实上,农村金融不但越来越受到资本认可,而且我国最高层也在规划加快建设农村金融。

我们看到,2017年新年刚过的2月5日,中央一号文件发布,这已经是新世纪以来最高层第14次把“三农”问题作为一号文件,无怪乎“中央一号文件”现在成为了中央重视农村问题的专有名词。

从一号文件可以看出,中央非常支持农村金融服务的发展状况,要推动金融资源更多向农村倾斜,加快发展现代农业。

可见,农村金融已经成为建设新农村的重要战略之一。

随着文件的发布,各地反响强烈,有担忧,也有叫好。有的人感到恐慌,农村金融没办法搞风控,坏账会拖垮金融机构;还有的人担心,在城里野蛮发展的P2P理财将去祸害广大农民,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农村地区究竟有多大的金融市场?

农村金融发展前景到底如何?

金融机构该如何做好农村金融呢?

一、农村金融是死海还是蓝海?

1.谁在开拓农村金融市场?

2016年3月18日,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金服农村金融事业群成立,在布局农村市场两年后,将这一业务条划归到蚂蚁金服的中心区。

2016年3月20日,京东紧随其后,由京东金融与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涉农贷款产品“京农贷-养殖贷”落地。

据了解,“京农贷”是主要针对农村信贷,拥有农资信贷和农产品信贷两大产品线,围绕农业细分产业链做全产业链农村金融。

而另一方面,银行也不甘示弱。

中国农业银行推出“金穗快农贷”,由符合一定条件的金穗惠农卡持卡农户,通过农业银行物理网点及个人网银、手机银行、自助机具等渠道申请贷款,在分析客户数据和建立信贷模型的基础上,系统自动审查审批贷款,自动匹配贷款额度、利率、期限,支持自助用信、快速到账、循环使用、随借随还。

而作为国内网点数量最多的金融机构,邮政储蓄银行70%左右的网点分布在县域,自然也不会错失三农战场,已经开发了家庭农场(专业大户)贷款、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公司+农户”贷款、农业机械购置补贴贷款等多项“三农”贷款创新产品,如“富畜贷”、“财政惠农信贷通”等产品,旨在缓解农村地区金融服务不足的问题。

不难看出,阿里和京东两大互联网巨头紧锣密鼓地在农村金融领域拉响卡位战,更多互联网企业也有意参战,加之银行业金融机构纷纷加大三农方面专项放贷力度,使未来万亿级农村金融市场的憧憬展现在大家眼前,这也被业内视为农村金融服务的窗口期已经开启。

2.阻碍农村金融发展的绊脚石有哪些?

然而,认为农村金融无法做大做强的也不在少数,金牌顾问进行了总结和归纳,多集中在以下几点:

第一,对于银行业金融机构来说,面对城市贷款用户,以住房、厂房等固定资产作为抵押品非常容易获得贷款,而在农村缺少这类抵押品,或者价值过低,申贷困难。

第二,不管是种植,还是养殖,都受天气、禽流感等外部环境影响较大,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或者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禽流感,都可能使农户遭受惨重的损失,所以这类农户向来属于风险较高的申贷人。

第三,在农村地区农户联保较为常见,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贷款担保问题,但是如果出现行业性风险,也将波及农村银行贷款回笼。

第四,传统银行凭借强大的风控系统,把高风险的涉农贷款拒之门外,那么,互联网金融机构又有什么办法能做好农村金融呢?因此受到很多人的质疑。

第五,目前看来,从一二线城市到中小城镇,再到农村,金融机构不论是种类还是数量,都越来越少,就连成立了三农事业部的农业银行、邮储银行,其分支网点基本也只铺设到县城、中心镇,这就导致还有更多的村落完全找不到任何金融机构的网点。由于农村地区较城市而言,人员太过分散,金融机构设立和维持网点成本高、利润低,所以金融服务广度还远远不够。

第六,农村金融的难题除了缺乏金融机构,还缺乏适合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农村建设的金融服务能力和金融产品,目前创新程度不理想。

第七,农村劳动力人口持续外流,不少人担心农村缺少推动自主建设的青年劳动力,他们是农村金融主要的目标人群,如果缺失,将使做强农村金融成为泡影。

第八,受城乡差距影响,新型金融产品的使用在农村存在滞后的现象,带来的问题也可能同样滞后,业内人士纷纷忧虑,前期在城市中频频爆出跑路等问题的互联网理财产品会给农村带来新的危机。

既然有这么多的难题,那么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巨头为何还纷纷瞄准这一领域呢?

如果说传统银行是受到涉农贷款增量不低于上年;涉农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涉农贷款占比不低于上年等要求的限制,被动开展农村金融,那互联网领头企业又为何大规模布局农村呢?

二、如何让农户享受农村金融?

的确,面对上述问题,农村在拥抱金融服务的时候,确实会面临更大风险和难度。

对于理财产品,农民也缺乏辨识能力;对于涉农贷款,农民们更加不知如何增信,如何申请?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金融机构要放弃农村这片沃土,好贷创始人兼总裁李明顺认为,应该抱着谨慎的态度,严把风控关,量身定做新的金融产品,尽量避免或者少走城市金融所走过的弯路。

1.去血缘化

李明顺指出,过去,农村居民往往通过亲朋好友这种血缘化的方式去解决金融问题,结果经常由于用款时间长、利息等问题导致反目。从这一点说,农村居民需要建立信用意识,通过金融机构满足贷款等金融需求。

2.送钱下乡

如果把当前农村金融看作一片蓝海,李明顺认为蓝海下“暗礁丛生”。要解决农村金融缺口大、信用建设差、风险控制难、居民易上当等问题,就是要社会化,具体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解决金融产品供给社会化

很显然,眼下各金融机构不论以何种商业模式运行,无非是在做两件事,做产品和做服务。目的是提供更人性化、复合化、多元化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并达到农村深处,让农村居民意识到他们可以和城市居民一样享受便捷服务,进而突破原本闭塞的金融供给圈,实现金融供给社会化,使农民能够主动去获取服务,选择服务。

二是淡化农村金融的地域性区别

金融产品的区域性、地域性差异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老大难问题,农村和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更是存在天壤之别。目前优质的金融产品只停留在一二线城市,即使到达城镇农村,也只是浅尝辄止,没有得到深入的推广。

中国有4万个乡镇,2000多个县,而在其中布局的银行少之又少,但是这并不代表其他金融机构不适合农村金融发展的生态圈,相反他们和大型银行具有的差异化产品,在农村的迎合度和包容度更大。不管哪一类金融机构,只有从意识上淡化农村金融和城市金融的差别,才能真正踏实用心地去体会农村居民的需求,并想办法为之解决。

三是服务扁平化

李明顺进一步指出,之所以以前金融服务多是针对北上广深地区发行金融产品,即使有的金融机构向农村拓展服务的意愿非常大,但是受困于缺少零售渠道,或者说是服务渠道把产品下放到更多需要的地方去。这种情况之下,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把服务扁平化快速通过互联网手段实现。

3.农村金融也需迎合消费升级趋势

当前消费升级已然是大势所趋,消费升级红利必将波及广大农村地区,那么,如何满足农村消费升级的金融需求是需要供给侧提早布局的,其中甚至包括农村市场的保险、证券、股票、投资、支付等各个方面。

三、金融机构如何在农村金融服务中攻城拔寨?

可以说,李明顺的观点为农村金融描绘了发展前景,那么,金融机构究竟该如何在农村金融服务中赢得先机呢?

1.真正去解决农户的各种金融需求

倡导城镇化微金融理念的贷帮网CEO尹飞,凭借多年从事农村金融的经验,说出了金融机构加大力度参与农村金融服务的原因和可行性。他认为农村金融是利好农民且可行性高,其原因在于:

其一,做好农村金融可以缓解农民贷款难题。

以前一个农民想申请50万贷款,银行只批了30万,另外20万很可能去借高利贷。让正规金融机构和银行合作,就可以由其他金融机构为借款农民增加贷款额度,满足需求。

其二,风控不难做,关键是设计适合农村的产品。

金融机构往往担心坏账率,认为涉农风控不好做,而尹飞认为那是因为不会做。其他金融机构和银行联手,贷款申请经过银行的审批程序,借助银行的风控模型筛选出虽然被银行拒绝,或额度不够,但仍然有还款保障的客户。这样一来,银行把握风控,其他金融机构就可以把重点放在不断围绕农村经济去设计产品上。

其三,贷款产品能为银行带来更多存款。

很简单,当农户获得贷款后,不一定会马上用掉,通常会先把钱放到存款类金融机构中,日后随用随取。

其四,正规金融机构做好互联网金融,才能使例如P2P理财中非法集资、跑路者无处行骗。

过去几年,正规金融机构没有跟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脚步,导致群众的理财诉求在一次次骗局中损失惨重,尤其一二线城市的教训深刻。眼下金融机构不能再错失农村市场,正确引导开展农村互联网金融。

其五,农村互联网保险业也存在机会。

银行的金融业务主要是存贷汇,保险类业务农信社是不做的,监管层也不允许。那么,农信社完全可以和其他金融机构合作,虽然农村人对保险接受度不高,但绝对不是没有需求。

其六,新型金融服务机具和综合金融产品的开发也是农村金融的解决办法。

例如,在村镇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机具上开发互联网金融业务。这样的机具不但能刷卡、取钱、缴费,还能完成一些互联网金融业务,比如买卖农产品等。

这些创新都需要深入到农村,全面了解农村,摸透农民的需求后才能做出来的,既高大上,又接地气。

2.风控、催收需要大量人力下沉到农村中去

那么,农村金融重中之重的风控问题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翼龙贷创始人王思聪给出了他的答案。

起初,王思聪选择了合作模式。

各地的合作商承担挖掘资产、风险审核、违约兜底,合作商审核材料后提交给总部,由总部对材料进行最终审核,然后放款。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为了把风险前置,另一方面由于农村地域辽阔并且分散,如果全部铺开自营,成本无法负担,采用合作模式,符合中国农村的特点,可以降低成本。再者,合作商大多数是当地人,更了解农户的资金需求。

然而王思聪后来发现,合作模式也并非农村金融的万全之策。

在开展业务初期,因为关系粘性不强,合作商体系管理起来有很多难点,甚至出现合作商骗贷跑路、联合农户骗贷的事情。所以,翼龙贷还会采用多种方式控制潜在风险。除了前期审核,还有贷后管理,主要包括电话和实地回访申贷农户、总部直派区域经理驻扎在各地省会城市,加强对合作商的管理等。

他认为,“农村和城市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在农村,决胜未来的关键因素依然是人。要做好农村金融,还得靠人海战术,风控和催收,都需要大量的人力。”

3.抵押难、天灾无法控制又有何解?

目前看来,越来越多的参与机构开始有意识地想办法去解决涉农贷款难问题。而以往的抵押难、外部恶劣天气等造成的损失,如今也逐渐有了破解之道。

为了应对农户抵押难,多地不同金融机构开始探索从改善担保方式入手,有的开始加入政府牵头的信用认证制度,有的加入多户互担责任方式等,为涉农贷款开辟新的路径。

为了应对金融机构风控难,近期还出现了险资支农贷款方式,形成了“险资直投+信用保证保险/第三方担保(或政府担保)+农险保障”的运作模式。其显著的特点是农户无需提供抵质押物,但农户需要先投保农业保险。相当于把贷款风险转移到投保风险,而投保本身就具有更稳健的风险管理能力。这一方式既提供贷款资金支持,还提供保险风险保障,打破了原来对抵质押物高标准严要求的限制。

四、金融供给侧行动好时机

同时,金融机构、互联网公司如果想做大农村金融市场,必须在意识上有所改观,淡化农村金融和城市金融的区别,即使不能统一进件标准,但也需要加大对涉农金融产品的开发和推广的力度。

而提到农村缺少年轻的实干家的说法,那是没有看到眼下出现的返乡现象。事实上,不少年轻人早已看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给家乡带来的红利,全国各地淘宝电商村相继出现,遍地开花足以说明。而这些年轻人如今还有了自己的专属标签:城归!

城归的年轻人放弃了在一二线城市打工的选择,而回到物产富饶的家乡,把从前只能奔波到集市上出售的土特产品,如今实现规模化生产,通过互联网销往全国,甚至全世界。

小地方实现大产业已经不再是梦想。

现在正是金融供给侧行动的大好时机,要用实用的产品和服务去包围农村,去影响农村,去改变农村,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适合农村地区的信贷服务将更加品类齐全。而信贷只是一个切入点,从支付到丰富多彩的金融产品都将逐步向农村渗透,农户如同城市居民一样足不出户使金融需求得到满足终将实现。

分析师:黄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