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暴风集团的进与退 冯鑫有话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暴风集团的进与退 冯鑫有话说

A股的一场热闹之后,2016年暴风集团的日子并不好过。

暴风集团CEO冯鑫。图片来源:东方IC

“即便股市大绿,我还是祝大家万事如意。”暴风集团(300431.SZ)CEO冯鑫在投资者业绩交流会一开始便这样说道。而就在3月30日业绩交流会当日,暴风集团的股价大跌7%,一日之内市值缩水6亿元。

但是这些在冯鑫看来,却并不是什么大事。“暴风曾经享受过A股巨大的红利,我们因此而有了进一步发展的机遇,但同时暴风也需要承受A股的问题。这没什么好抱怨的。”回想暴风集团刚上市的辉煌场景,似乎是A股赐予的一场梦。2015年3月初登创业板,以28个涨停板成为次新股概念中涨幅最大个股,达到148元/股的最高价。但梦总会醒,经历了数次估值回顾,暴风集团股价如今徘徊在了36元左右,市值刚过百亿。

就像需要理解互联网思维一样,冯鑫认为A股需要对暴风集团这样的互联网企业报以一些耐心。冯鑫把暴风集团等互联网公司如今在A股的窘境归类为于理解力的差异:“A股市场对于互联网的不理解至少持续5年。A股市场操盘手和分析师没有美股分析师那么懂互联网,以前看不懂的时候是盲目追捧概念,发现泡沫后,现在又完全在用传统思维看互联网。”

A股的一场热闹之后,2016年暴风集团的日子并不好过。数据显示,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47亿元,同比增长152.61%;净利润亏损2.42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281万元,同比下降69.53%。

但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暴风集团CFO毕士钧却始终强调另外一个财务数据:经营性利润。“很多媒体都在质疑,去年净利润从1.7亿利润下降到5000多万。但是我们认为,要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以及股权激励后的费用,才是反映过去一年以来公司真正的经营业绩。”而以这个数据计算,暴风集团扣非以及扣除股权激励后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从6866万元上升至了1.4亿元。

过去一年内,暴风集团计入股权激励的管理费用以及销售费用高达7500万,友商乐视网(300104.SZ)2016年年报尚未披露,但是其2016年上半年数据为4700万元,占扣非后净利润的18%;暴风的占比高达142%。而股权激励这一点衍生开来的,可以被认为是暴风和乐视最大的差别。

与乐视做比较,已经是暴风逃不过的标签。对于此,冯鑫也在投资者交流会上作出了回应。“一般我们是不作回应的,但是其实看我们的布局,就会知道我们是有差别的。”暴风注重的是下属子公司独立生存的能力。冯鑫不止一次的强调,暴风的目的是将平台线中的暴风TV、暴风魔镜和暴风影音各自独立运作,甚至未来独自拆分。“所谓跨界、生态布局,首先他们各自要有本事有足够的能力活的更好,这是基础。”

暴风魔镜CEO黄晓杰认为,乐视更像是传统的集团加子公司的模式,暴风的模式比较像产业投资人加创业的模式。“这也是吸引我加入的比较重要的原因,现在的平台无论是对股权的激励还是管理的模式,本质上是创业的模式,子公司的运营效率是非常低的,所有的事情都要经过母公司的审批。但是我们所有的子业务都有惊人的速度和成长效率,每个子公司都在独立创业。”

和乐视强调闭环的生态圈不同的是,暴风更加强调的是独立运行的能力。乐视视之为必胜法宝的内容版块,在冯鑫看来却是个重要却不必要的环节。“客观来讲我们收购稻草熊影业那次被否定之后,我们影业就处于停滞状态。体育版块继续在做,但是更加关注的还是魔镜、影业和TV三大板块。”

在业绩交流会上,冯鑫也对硬件模块的发展现状和盈利时间做出了解释。冯鑫表示,盈利时间点可以分为产品的单用户盈利以及公司整体盈利两个方面。

暴风TV方面,单个TV的盈利点,即单个用户的ARPU值超过了获客成本,这个时间点预计2018年年中可以达到。而盈利期将在12个月,即2019年中达到。魔镜由于在国内没有可比较的同行,因此盈利期会整体提前,预计在2017年中达到单用户赢利点,2018年达到整体盈利。在产品单个盈利之后,预计12个月左右就可以覆盖掉每年约2亿元的公司运营成本,整体实现盈利。销量方面,冯鑫规划2017年暴风TV的销量将从2016年的80万台增加至200万台,到2020年,销量将增加到1500万台。暴风魔镜2017年的销量是保底300万台。

冯鑫认为,做这些子模块,有一巨大的风险就是找到合适的创始人。“我觉得做这些事情,如果变成公司下的职业经理人那一定是失败的,创始人不是不能换,但是换一定会死的,一开始没找到那就基本上没得救了,我觉得最大的风险就是这个风险。”

这样也可以理解,为何暴风会不惜牺牲利润,为高官提供不菲的股权激励。

不善言辞的冯鑫在业绩会上面对主持人提问,一度有过迟钝,引发现场尴尬。这一特质也反应在了暴风的业务规划上。

冯鑫把暴风的业务划分成了三条线:平台线是暴风影音、暴风TV、暴风魔镜,内容线是暴风影业和暴风体育,其他商业模块则包括金融、广告、O2O、电商、游戏、秀场等。虽然看似涉及多方领域,但是实际上暴风确是有着很明显的侧重。之前提到基本停滞的影业业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另外秀场业务也被毕士钧认为是不太成功的一条线。“客观的说暴风做秀场做的不理想,我们在做PC直播的没多久,花椒、映客就起来了,秀场模式向手机转变了,这个过程中我们想的不够通透,团队配备确实做的不是足够好。”

“我们跟乐视不一样。我们不会上来就大做,我们会先排侦察兵去侦察一下,看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和优势。总之首要一点是不能赔钱去做。”

暴风的财报中,有一项收入很有趣,叫管理费收入,金额达到了5005万元,并不能称之为低。毕士钧对界面新闻回应称,是做了对外投资产生的利润。“我们的投资大多数都是通过基金的方式跟合作伙伴,所以组建基金我们是管理人要收一些管理费。不是净投资收益,我们计入管理费的基金都是暴风是管理人,管理人就意味着你能够承担它里面的风险。”此前,界面新闻也报道过,暴风集团旗下的投资公司数量并不少。暴风集团纳入合并范围的共有13家之多,此外还有9家由于持股比例被纳入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以及5家合联营企业。可以发现这20多家企业中,半数以上是以投资为主的企业。其中包括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10%以上的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及上海隽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较多出现对外投资的包括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总之,暴风集团从软件起步,如今过度到硬件生产。这家公司现阶段不得不面对:不管是不是赔钱去做,硬件的确还没赚到钱。

3月31日,暴风集团股价收于36.47元/股,微涨0.1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