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院毕业只能去卖保险?这俩90后大男孩说不

“创业和在大公司工作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在大公司工作,有人系统地教导你。而成立品牌,你要做的面更广,更琐碎。除了要做设计,制作,市场,销售,售后一点一滴都要自己去摸索。”

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智慧树,一棵生命树。智慧树上长着禁果,生命树上结着给所有生命享用的果实。「P-kabala生命树」想做的也是这样一件事,让更多人享受好的设计。没有品牌哲学,没有花哨包装,“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

「P-kabala生命树」

“自造所由工作室”位于广州越秀区的小洲村,这儿曾是人气很高的艺术村,但后来由于村民乱搭乱建破坏了小桥流水的自然景观,加上交通不大方便,不复往日繁华,但平日里仍有不少游人到此游逛,悠闲宁静,“自造所由工作室”也安落于此。

佐藤和小龙都是2015届广州美院毕业生,毕业后,各自在产品和服装设计公司工作了几个月,两人联手共创了“自造所由工作室”,成立「P-kabala生命树」皮具品牌,开始了他们的创业之旅。

众多转身中的坚守

造访“自造所由工作室”时,「P-kabala生命树」创始人之一小龙正在店里制作一个手工皮包。工作室门店不向着小洲村的主要观光道路,赚得一番宁静,门前树木荫蔽,日光充足,常闻鸟鸣。另一位主理人佐藤邀请我们坐下,茶香袅袅中,开始分享他们的点滴。

佐藤与小龙

毕业一年半,创业一年,“根正苗红,科班出身”的两位设计师大男孩谈及在学校的学习经历时,眼里都是笑意,还有淡淡的遗憾和回味。

“刚接触设计这个行业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四年下来会有一种执着。”佐藤说。

在学校里,他学的是产品设计,小龙学习的是服装设计。美院独特的工作室氛围,以及设计大师们所共建的艺术文化,让他们觉得,设计已经牢牢地与生活牵连在一起,不可分割。

为手包钉孔

毕业后,面临美术院校惨淡的设计行业留人率,他们选择了坚持。

“转行的太多太多了。”佐藤笑的很无奈,“去卖保险的也有,做培训交易的也有,各行各业都有。美术院校的应届毕业生坚守在设计行业的,只有三成左右。”

两个大男孩在毕业后也经历了一段在设计公司实习的经历,但种种不适应让他们很快从那种工作模式中退了出来。原因首先是对独立品牌的向往和埋藏在心底的热爱,其次是在大公司里,设计的自由度被市场打压,设计跟着流行走,设计师不得不“为了设计而设计”,这给他们带来了内心长久的煎熬。

两人回顾那段短暂而疯狂的工作经历时,依旧充满了感激,那段时光让他们的个人能力得到飞快成长。但他们紧接着要走上的创业之旅,却并不比原来更轻松,那是一片全新而待开发的疆土和一份陌生的体验。

“创业和在大公司工作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在大公司工作,有人系统地教导你。而成立品牌,你要做的面更广,更琐碎。除了要做设计,制作,市场,销售,售后一点一滴都要自己去摸索。”

骗了商家一年多

虽然内心早就对设计师品牌有所向往,但走上创业道路还是稍微有些脚步匆忙,因此为了更好地为这个幼小而珍贵的“生命树种子”做准备,两人下了一番苦力气。

过去一年里,他们都在跑来跑去。在找原材料和加工厂上,两人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中大南门,白云区,火车站,三元里附近的布料、皮具批发都被这连个年轻人跑了个遍。光是加工工厂,前前后后就找过了五六十家,其中专门做皮具加工的只有六七家,而他们就在这六七家里细细筛选比对。

创业是艰辛的,但年轻的心和南方人乐观开朗的性格让他们的创业带上了一层喜剧的色彩。

“我们骗了那些商家骗了一年多”,小龙狡黠地笑。

经过黄金分割计算,每一寸都有没得意义与原因

原来,买面料时,市场对学生和不能走量的小创业者很不友好,商家们往往会偷偷减版,或者店大欺客,故意抬高价格。

“一米10块钱的面料,张口就和你要50。你要不要,不要的话那就算。反正人家大公司都是一万米一万米拿,你的一两米还要费心叫人去仓库割。”小龙挥舞着手臂笑着回忆,“我朋友去拿,2米50块。我拿,2米30块。”

说来都是打趣的事,赢得笑声两句,但受尽冷面的辛酸在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好受。和商家的斗智斗勇,甚至成为创业初期的日常。

以前在学校学习时,他们曾经对设计师这个职业有过许多幻想,然而事情往往都中了现实一枪。正如那个网上流传的著名笑话:“别人眼里的我是这样的”,“曾经的我以为我是这样的”和“现实中的我其实是这样的”,现实中的设计师和他们曾经所想象的相差甚远。

服装设计师往往都穿的很有个性很帅气,“但是跑到中大那边的服装面料市场,无论到达哪里你都会看到,就算穿的很帅,那时也是毫无形象了。左手一袋,右手一袋,肩上还扛着一袋,来去匆匆。”佐藤想到自己的小发现,不禁无语失笑。

“现实不比以前幻想的那样,这就是设计师的感觉了。”两人就在这日复一日的积累中,慢慢找到合适的创业状态,在辛苦与乐趣中,踏踏实实跨出每一步。

我们还蛮期待被复制

在采访中,这两个大胆的年轻人总冒出一些令人心头一震的“雷言雷语”。比如“我们还蛮期待被复制”和“我们没有设计风格”。

在公司工作的那段时间,看到了市场和生产的关系,佐藤思考了很多。“高价的产品不是没有好的设计,但是中低层价格中,又具有设计感的皮具实在不多,这一部分的产品缺乏度很高。大公司的运转成本使得产品承载了许多不必要的附加值。”

换而言之,优秀的设计价格并不亲民,而亲民的价格中又少有设计中的佼佼者。

而「P-kabala生命树」,想做更贴近大众,让更多人可以享用的好设计产品。

可更换纸张笔记本

当提及品牌名的由来时,佐藤笑说这或许还有些宗教的意味。伊甸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智慧树,一棵生命树。智慧树是禁果,不能吃,生命树是给予众生命以能量的。“这和我们的品牌理念是符合的,我觉得好的产品就是很多人去拥有的。希望能做到有名气,或者被认可。”

学习产品设计的佐藤的思维习惯,往往从实用和品质出发。生活美物不能只停留在观赏层面,“物品被用开,就会有感情,从心出发的喜悦感,我们想做到的就是这样。从这个角度说,我们还蛮期待被复制的,说明我们的产品有一定的价值。”

P-kabala手包

关于设计风格,佐藤斩钉回答说没有定势,小龙也点了点头。他们希望设计是自由的,只要是优秀的、美的,他们都想去尝试。如果有所限定,则会被思维的框架所束缚,带偏设计的初衷。这个初衷,就是让更多的人享用好的设计。

当然,为了具备一定的辨识度,他们也有所坚持。比如现阶段采用“外黑内彩”的配色;坚持运用服装上的装饰件,放入皮具里来,使得皮具更有鲜明特色,也更具内容的厚度。

“麓”系列水桶包,印花取材于山脉

拿“麓”系列来说,他们放入皮具的五金件是皮带扣,精心挑选的材质,触感较薄,品质也比较高,和外黑内红的桶包相得益彰,更显凌厉之气。

五金的颜色也是经过特意挑选的,这种金属色上又似乎混入一丝象牙白的独特颜色叫做珍珠呖色,在市面上几乎已不见踪影,而近几年市面上皮具金属配件的潮流主要是浅金和白呖色。两人都喜欢这种服装和皮具灵感的碰撞和交织,为了找寻这种珍珠呖色的原配件也费了很大一番功夫,他们去的很多地方已经不再生产此种颜色的五金件了,商家只是拿来摆板而已。

珍珠呖色的配件

从皮具中借鉴服装的灵感,是对「P-kabala」来说很有挑战力的尝试。创新度可能没那么高,但是服装换新很快,配件更新也很快,因此他们也是不断在进步的。

更重要的是,他们很愿意多做这些跨界的灵感嫁接,对于优秀的设计师的定义,两人是有共鸣的:“一个优秀的设计师,一定是八面玲珑的,他对于各个领域都是驾轻就熟的。”

外黑内红是「P-kabala生命树」现阶段的标志色,“这有点像一个隐喻”,佐藤淡淡地说,“现在以黑色为主,和我们现阶段有点像,是一个学习阶段。现在需要低调,外面是黑色,里面是彩色。哪一天我们要是做彩色,说明我们很多种状态就不一样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