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香港法院驳回资产冻结申请 辉山乳业躲过一劫但四名独董集体辞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香港法院驳回资产冻结申请 辉山乳业躲过一劫但四名独董集体辞职

辉山乳业,高层动荡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图片来源:东方IC

深陷债务危机的辉山乳业(6863.HK)有了最新消息。

3月31日,香港交易所披露的文件显示,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下称冠丰有限)于3月24日在交易所以平均每股0.394港元的价格卖出了2.509亿股,持股比例由72.62%下降至70.76%。照此计算,冠丰有限此次大约套现9885.46万港元。

与辉山乳业集团的百亿债务规模相比,冠丰有限的这笔交易所得不足以解决问题。其卖出时间恰是辉山乳业股价大跌的上周五,0.394港元是当天辉山乳业股价的低位,卖出只是为了解一时之困还是背后另有原因尚不得而知。

31日晚间,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注意到有关新闻报道称,有一间内地资产管理公司已向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下称香港高法)申请下令冻结本公司及杨凯先生、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即冠丰有限)在香港的资产。

根据公告,该内地资产管理公司为歌斐资产,申请冻结是为了协助歌斐资产在上海向杨凯、其夫人和辉山乳业提起的法律诉讼。公告中称,“法庭文件显示,冻结本公司于香港的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本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歌斐资产在其申请中声称,其为本公司在中国内地一间附属公司的债权人,且本公司就该笔约人民币5.46亿元的债务作出担保。”

这是第一家申请法院冻结辉山乳业资产的债权机构,但申请已被拒绝,无形中为杨凯解决辉山集团的债务危机赢得了更多时间。另外,关于公司财务状况的核实又过去一个星期,公告中也披露了最新进展:

于2017年3月28日的公告后,本公司依然无法联系其执行董事葛坤女士。出于对其下落的关心,本公司亦已向香港警方提交了失踪人士的报告,因其已知的最后出现的地点是香港。鉴于其负责监督管理本公司及附属公司的财务和现金业务(包括支出),本公司已重新安排管理层及人员对本集团财务状况进行审查及核实,尤其是首要优先核实本集团的现金状况。

辉山乳业称,预计本次对其财务状况的核实工作将持续更长时间。如无其他重大进展,预计将于2017年4月10日开始的星期再发出更新公告。

虽然躲过了资产冻结危机,但深陷财务困境的辉山乳业还是不得不面对管理层的震荡。公司公告中的又一项内容为,董事会宣布,宋昆冈、顾瑞霞、徐奇鹏及简裕良已辞去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自2017年3月31日起生效。这样一来,辉山乳业董事会只剩下杨凯、葛坤、苏永海、徐广义、郭学研五名执行董事,其中一人还已失踪。

随着债务危机的发酵,辉山乳业或许还将面临资产冻结、人事动荡以外的更多危机。但也有迹象表明,杨凯引入战略投资人的计划正在开展。

3月31日下午,据《21世纪经济报道》,辉山乳业正在与中粮集团接触,后者有意洽购辉山乳业股份。对此,界面新闻向中粮相关人士求证得到的答复是,“目前不清楚,很可能是中粮旗下的蒙牛在操作收购事宜。”

在此之前,越来越多的债权人公布了辉山乳业的债权金额。3月29日,农业银行首席风险官李志成披露,农业银行辽宁分行、农银国际分别向辉山乳业借款1.1亿元和1.5亿港元,全部由股票质押。3月27日,招商银行董事会秘书王良在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对辉山乳业共两笔境内外贷款,敞口合计约4040万美元(约合2.43亿元),分别于今年5月和明年到期。

而授信金额最大的分别是中国银行(33.4亿元)、中国工商银行(21.1亿元)、九台农商行(18.3亿元)。这些还只是银行,类似歌华资产的资管公司、红岭创投等P2P平台也是辉山乳业的融资渠道。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

有观点称,辉山乳业就像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面镜子,在“大跃进”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巨大的杠杆融资,终因其中一环出错而满盘皆输。

界面新闻此前了解到的情况是,杨凯称将在债券人大会召开当天(3月23日)起的4周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先期到达的资金大约在150亿元左右,以偿还大股东债并定向增发新股。但即便安抚了“大债主”,辉山还是要和时间赛跑,这次跌落谷底的辉山能够自救成功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