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山水水泥信披战火药味依旧 已被罢免的董事称山东山水已经扭亏为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山水水泥信披战火药味依旧 已被罢免的董事称山东山水已经扭亏为盈

山水水泥母公司与子公司除了忙生产,还要忙公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4月6日,曾因召开山东山水运营通气会而被母公司山水水泥(0691.HK)罢免的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山水)董事、副董事长宓敬田,再次以山东山水实际运营操盘手的身份出现在媒体面前。作为山水水泥在国内的经营实体,山东山水2016年已经扭亏。

宓敬田称,山东山水运营形势已经越来越好。2017年3月经营性盈利1800万,而去年同期经营性亏损达到1.35亿元。自4月1日起至今,每天的利润可达800万元以上,预计4月份经营性盈利3亿元,2017年全年将实现盈利11亿元。

对于2017年盈利的原因,宓敬田表示,首先水泥行业是中央实行“供给侧”改革的重点领域之一,2016年全国水泥产量24亿吨,同比仅增加2.5%,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下半年水泥价格开始复苏,“供给侧”改革初见成效,水泥行业效益也得到了大幅提升。2016年水泥价格增长70元/吨。2016年水泥业全行业实现利润518亿元,同比大增55%。

交银国际研究显示,全国水泥价格本周继续上升,较上周环比提升了0.5%。

“尽管2016年上市公司山水水泥亏损9.79亿,但作为内地实体的山东山水却实现了扭亏为盈。”宓敬田介绍道。

3月31日,山水水泥发布2016年业绩报告称,2016年水泥行业虽然实现了利润的同比大幅增长,但2015年利润基数过低和北方大幅扭亏,单从行业利润来说,2016年依旧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值得注意的是新增产能的趋势还在继续,加上行业产业机构调整,产能过剩问题矛盾依旧突出。年报显示上市公司2016年继续亏损9.79亿元。

宓敬田还补充道,“我这次做的生产经营情况通报可能还会被母公司山水水泥否决,但我是从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介绍情况。”

宓敬田这样说并非没有原因。

2016年12月14日,以宓敬田为核心的新班子接管运营山东山水一周年,经过山东山水董事会和经营班子研究,并报董事长李和平同意,时任山东山水副董事长宓敬田通报了一年来山东山水的经营情况。一是一年来山东山水已扭亏为盈,并指出上一年度(2015年度)亏损20余亿元;二是债务危机有了妥善的解决办法,山东山水运营良好。

但此次的通报内容并没有经过母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的同意,子公司绕开母公司单独披露业绩情况的事件引起了香港联交所的关注。

2016年12月17日,山东山水收到了香港高露云律师行受山水水泥委托寄发,并抄送山东山水董事会有关《进行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程序的调查和整改命令的通知》的函,该函指责“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出现重大问题,主要领导带队不服从集团基本政治纪律,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可能会造成下属100余家公司分崩离析,各自为政”。要求山东山水立即整改,并对违反公司纪律的有关人员进行处分。

2016年12月20日,山水水泥发布公告,做出人员任免决定:“公司决定于12月20日起即时暂停及免除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其所有附属子公司的所有职能、权力及职责,直至独立调查完成。与此同时,公司已委派山东山水现任董事赵永魁于宓敬田暂时免职期间暂代其职务。”

至此,以宓敬田为核心人物的山东山水经营管理方,与上市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公开翻脸。此前,宓敬田等新管理层接管山东山水之前,双方曾是“盟友”,但此后矛盾重重。

宓敬田带领的山水集团运营团队,被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公告不停“免职”。2017年3月13日,山水水泥再次发布“免职”公告,免除李茂桓、于玉川、赵利平和陈仲圣于山水集团的董事职务,免除刘现良山水集团的监事职务。包括宓敬田在内,被上市公司免职的6人全为山水水泥的创业元老,也是山东山水经营管理团队中的核心力量。

“这边忙生产,那边忙公告,2017年山水水泥已经发布超过20条公告。”山东山水一位管理人员抱怨道。

但是,山东山水掌握实际经营的管理层表示,为了保护股东利益,维护公司稳定运营,山水水泥和山水投资董事会没有改组前,山东山水都将拒绝接受山水水泥发出的任何指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山水水泥信披战火药味依旧 已被罢免的董事称山东山水已经扭亏为盈

山水水泥母公司与子公司除了忙生产,还要忙公告。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7年4月6日,曾因召开山东山水运营通气会而被母公司山水水泥(0691.HK)罢免的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山东山水)董事、副董事长宓敬田,再次以山东山水实际运营操盘手的身份出现在媒体面前。作为山水水泥在国内的经营实体,山东山水2016年已经扭亏。

宓敬田称,山东山水运营形势已经越来越好。2017年3月经营性盈利1800万,而去年同期经营性亏损达到1.35亿元。自4月1日起至今,每天的利润可达800万元以上,预计4月份经营性盈利3亿元,2017年全年将实现盈利11亿元。

对于2017年盈利的原因,宓敬田表示,首先水泥行业是中央实行“供给侧”改革的重点领域之一,2016年全国水泥产量24亿吨,同比仅增加2.5%,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下半年水泥价格开始复苏,“供给侧”改革初见成效,水泥行业效益也得到了大幅提升。2016年水泥价格增长70元/吨。2016年水泥业全行业实现利润518亿元,同比大增55%。

交银国际研究显示,全国水泥价格本周继续上升,较上周环比提升了0.5%。

“尽管2016年上市公司山水水泥亏损9.79亿,但作为内地实体的山东山水却实现了扭亏为盈。”宓敬田介绍道。

3月31日,山水水泥发布2016年业绩报告称,2016年水泥行业虽然实现了利润的同比大幅增长,但2015年利润基数过低和北方大幅扭亏,单从行业利润来说,2016年依旧处于相对较低水平。值得注意的是新增产能的趋势还在继续,加上行业产业机构调整,产能过剩问题矛盾依旧突出。年报显示上市公司2016年继续亏损9.79亿元。

宓敬田还补充道,“我这次做的生产经营情况通报可能还会被母公司山水水泥否决,但我是从客观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介绍情况。”

宓敬田这样说并非没有原因。

2016年12月14日,以宓敬田为核心的新班子接管运营山东山水一周年,经过山东山水董事会和经营班子研究,并报董事长李和平同意,时任山东山水副董事长宓敬田通报了一年来山东山水的经营情况。一是一年来山东山水已扭亏为盈,并指出上一年度(2015年度)亏损20余亿元;二是债务危机有了妥善的解决办法,山东山水运营良好。

但此次的通报内容并没有经过母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的同意,子公司绕开母公司单独披露业绩情况的事件引起了香港联交所的关注。

2016年12月17日,山东山水收到了香港高露云律师行受山水水泥委托寄发,并抄送山东山水董事会有关《进行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程序的调查和整改命令的通知》的函,该函指责“山东山水内部信息披露出现重大问题,主要领导带队不服从集团基本政治纪律,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可能会造成下属100余家公司分崩离析,各自为政”。要求山东山水立即整改,并对违反公司纪律的有关人员进行处分。

2016年12月20日,山水水泥发布公告,做出人员任免决定:“公司决定于12月20日起即时暂停及免除宓敬田在山东山水及其所有附属子公司的所有职能、权力及职责,直至独立调查完成。与此同时,公司已委派山东山水现任董事赵永魁于宓敬田暂时免职期间暂代其职务。”

至此,以宓敬田为核心人物的山东山水经营管理方,与上市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公开翻脸。此前,宓敬田等新管理层接管山东山水之前,双方曾是“盟友”,但此后矛盾重重。

宓敬田带领的山水集团运营团队,被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公告不停“免职”。2017年3月13日,山水水泥再次发布“免职”公告,免除李茂桓、于玉川、赵利平和陈仲圣于山水集团的董事职务,免除刘现良山水集团的监事职务。包括宓敬田在内,被上市公司免职的6人全为山水水泥的创业元老,也是山东山水经营管理团队中的核心力量。

“这边忙生产,那边忙公告,2017年山水水泥已经发布超过20条公告。”山东山水一位管理人员抱怨道。

但是,山东山水掌握实际经营的管理层表示,为了保护股东利益,维护公司稳定运营,山水水泥和山水投资董事会没有改组前,山东山水都将拒绝接受山水水泥发出的任何指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