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院裁定冻结辉山乳业5.46亿资产 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院裁定冻结辉山乳业5.46亿资产 债务危机一触即发

并不是所有债权人都卖“维稳”的面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失去耐心的债权人已经陆续开始向辉山乳业(6863.HK)发难。

4月10日22时40分,辉山乳业在香港联交所网站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公司于4月7日收到一封来自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下称汇丰银行)的来函,汇丰银行以一份额度为2亿美元(约合15.60亿港元)的双批次贷款协议下代表贷方的代理人身份致函,指控辉山乳业未遵守贷款协议中的若干承诺,并称贷款协议中的违约事件已发生。截至公告日期,美元批次的尚未偿清本金金额为1.80亿美元(约合14.04亿港元),港元批次为1.56亿港元。

公告还显示,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歌斐资管)已向上海法院申请冻结本公司、辉山乳业(中国)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杨凯及其妻子的资产,金额为对其结欠的负债(即人民币5.46亿元)。原则上,上海法院已经裁定冻结上述受制于该申请的各方的现金资产或其他等值资产,金额共计人民币5.46亿元。扣押令上载列的公司如下:

此前,3月31日晚间,辉山乳业曾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注意到有关新闻报道称,有一间内地资产管理公司(即歌斐资管)已向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下称香港高法)申请下令冻结本公司及杨凯先生、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即冠丰有限)在香港的资产。

但据其披露,“法庭文件显示,冻结本公司于香港的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本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歌斐资产在其申请中声称,其为本公司在中国内地一间附属公司的债权人,且本公司就该笔约人民币5.46亿元的债务作出担保。”

最终,歌斐资管还是向上海法院申请冻结公司资产,并获批准。除此之外,债权人汇丰银行也致函辉山乳业,称其2亿美元的贷款已经违约。紧随其后的,或许是同样的申请冻结程序。也就是说,辉山乳业的资产冻结危机已经触发,甚至有进一步蔓延的趋势。

距离辽宁省金融办召集举行的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3月23日)已经过去两周,杨凯“四周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人”的承诺到了兑现关头,这一增发方案的推行进度决定着债权人的耐心。以中国银行与九台农商行为首的债委会被点名承担表率作用、保持冷静,但在“维稳”名单以外的其他融资渠道似乎没有责任和义务给予照顾。

据杨凯会上介绍,如集团正常运行,到6月底,到期贷款约47亿元,到期应付利息约6亿元,为保证企业日常运营,辉山每个月需要3亿元的流动资金。目前,集团已筹措到1.1亿元,在此基础上杨凯还请求相关部门拨付动迁补偿款9200万元。

目前看,这一巨大的资金缺口只能靠引入战投才能真正解决。此前曾传出辉山乳业的洽购方是中粮集团旗下蒙牛,但尚无最新进展。在股价暴跌的前提下,辉山推行增发方案的进度能否赶得上其资产冻结危机的蔓延速度,决定着这家东北最大乳企是否将继续存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