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视卖掉美国总部大楼?事实是在美乐视无楼可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视卖掉美国总部大楼?事实是在美乐视无楼可卖

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美国最新的交易信息显示,乐视并不拥有美国总部的大楼,而仅仅是长期租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就在乐视和易到创始人周航的互撕大战闹得沸沸扬扬之际,北京时间4月17日,众多媒体援引一个名为《硅谷商业杂志》(SVBJ)网站报道,乐视已将其位于加州圣何塞(San Jose)的美国总部大楼出售给深圳一家光伏新能源公司Han's Group。

外界普遍认为乐视不得不依靠卖掉美国总部大楼来缓解资金链危机,但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美国最新的交易信息显示,乐视在美国并不拥有美国总部的大楼。

界面新闻调查发现,没有任何确定信息显示上述媒体中报道的这一大楼归属于乐视。

乐视这个硅谷总部位于圣荷西北1街3353号(3353 N 1st St San Jose),San Jose市归属Santa Clara郡,界面新闻从该郡的房地产交易信息中查到关于这个园区的交易信息报告:目前这个园区的确在2017年2月28日由名为Hans San Jose Hospitality的公司买下,这也就是上述媒体报道中提到的“深圳一家光伏新能源公司Han's Group”,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交易资料显示,其交易价格为3615万美元。

而将这个园区卖给Hans的是一个名为Bsrep Rio Robles的公司,Bsrep Rio Robles在2013年11月20日买下的这个园区,买入价格是8500万美元。

图为3353 N 1st St San Jose所有权部分交易信息

据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并没有任何直接信息显示这个名为“Bsrep Rio Robles”的公司和乐视有股权上的归属关系——因为财务等原因,在中国公司出海过程中通常注册多层公司结构,通常难以通过简单查询手段确定一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以及所有人。

值得注意的是,Bsrep Rio Robles买入这个总部大楼的时间是在2013年11月20日,当时乐视并没有大肆在美国拓展业务,也没有买下大楼的强需求。而乐视在美国开展业务后,在搬入这个总部之前曾在红木城(Redwood City)开设了办公室,一直到2016年4月,乐视才迁入现在这个占地7500平方米、毗邻思科总部的园区:位于圣荷西北1街3353号的硅谷乐视总部。

2016年4月,界面新闻记者曾亲自探访这个园区,当时一楼还在装修,只有二楼有几名员工,当时乐视的大部分人还在位于红木城的办公室,当时乐视在美国与这个总部并行的办公室除了红木城的,还有西雅图、圣地亚哥以及洛杉矶的五六个办公室。

一年之后,也就是美国时间2017年4月18日上午,界面新闻记者再次亲自探访这个园区,现场所见门口“LeEco”的标识依然高悬,一楼有部分员工在办公。

而乐视美国的公关人士在给界面新闻记者的回复中也证实了这一点,“LeEco持有现在位于硅谷圣荷西的办公地点长期租约。”该名公关人士指出,这个建筑的持有者一度曾广泛地寻求出售,但这种售卖对于目前的乐视办公地点没有任何影响,而作为租用者乐视也无法控制办公楼的所有权。

如乐视声明所说,在硅谷地区的商业地产租约通常在7年以上,而热门地区必须一次性签署10年租约。

就在4月17日,乐视和被收购公司易到用车之间发生了纠纷,易道用车创始人周航指责乐视挪用易到的资金,数额高达13亿;而乐视回击表示,这笔所谓挪用的13亿资金是在2016年11月,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以名下的位于北京东三环的乐视大厦为抵押物帮助易到贷到的款项。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可以肯定的是乐视的资金链状况不容乐观。有分析指出,在未来资金链进一步发生危机时,乐视可能需要拍卖手中持有的物业,包括北京的总部以及美国圣荷西的总部,但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乐视并不持有美国圣荷西这一物业,而仅仅是长期租用。

在2016年乐视租下圣荷西这个园区时,乐视可能确实想大举扩张。除了开设新总部,乐视还买下了临近总部的雅虎地块,并收购了硅谷的电视机生产商甚至在内华达州为汽车建厂。这一系列动作引起美国媒体广泛注意,至今彭博社报道乐视时都称其为“中国的互联网巨头”。

在美国,乐视可以售卖的是去年4月从雅虎手中买来的离圣荷西总部几里地的一块地皮,去年买入价格为2.5亿美元;而未经证实的消息指出,乐视正在寻求出售这块地皮。

雅虎于2006年花费1.06亿买下这一地块,一度曾计划建设全球总部。但正如人们所见,雅虎如今几乎已经死去,而在去年出售这块地块时,雅虎已经在不断地关闭各地办公室、裁员以及出售资产。

乐视买下这一地块时,计划用这块地皮建造乐视北美的新总部“EcoCity”,容纳超过12000名乐视北美员工,当时福布斯报道称,乐视是击败了苹果、谷歌等竞争对手。

至今,人们还能在网上找到乐视在当时发布的招聘信息,“我们七八个HR每天去Linkedin上搜索相关的人,不停地打电话,我们给的待遇虽然没法和谷歌这样的一线公司比,但肯定超过很多二线公司,这样才能够挖到人。”一年前的2016年4月,乐视的内部人士曾如此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一年之后,所有信息都在指向乐视在美国扩张计划的失败,根据LinkedIn页面显示的结果,乐视北美的人力资源总负责人肖恩·威廉姆斯(Shawn Williams)本月已经离职;威廉姆斯之前在三星美国公司担任人力资源总监,2016年1月被挖到乐视北美担任高级副总裁兼首席行政官,负责引入中高级人才。

彭博社此前的报道曾指出,如今乐视资金链已经紧张到无法准时发放美国员工的工资。美国许多公司都是一个月支付两次工资,月中一次、月底一次,在3月30日发工资时,乐视告诉员工这次工资需要推迟到4月4日,因为资金从中国转移到美国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

彭博社报道还称,乐视硅谷计划裁员175人,让硅谷本地的员工收缩到300人左右。乐视没有对彭博社报道给出回复。

看上去,乐视更多的资金和发展空间留给了位于洛杉矶的电动车公司Faraday Future,FF内部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他们没有遭遇推迟发工资等情况,而该公司的技术高管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我们一切照常

相比之下,位于硅谷的乐视美国总部并不像Faraday Future有明确的研发和生产任务,这个总部除了部分研发人员,还有许多市场人员,针对的主要是销售智能电视以及配件等业务。根据彭博社报道,乐视美国这些业务自去年10月开展以来,收入不到1500万美元,大大低于之前所定下的1亿美元的目标。

乐视在美国另一项告吹的计划是对智能电视生产商Vizio的收购,就在4月11日,乐视宣布停止对Vizio的收购,当时公司给出答复是,“由于监管方面的阻力,公司停止了这项收购,我们相信未来两家公司间还会有紧密的合作。”

界面新闻记者曾邮件就乐视放弃收购向Vizio询问,但并没有收到对方答复。

乐视在去年6月宣布这笔收购事就显得非常随意。Vizio在美国之外没有任何品牌识别度,是美国本土的一家电视机品牌,而乐视在新闻稿中则表示,“Vizio是美国第一大电视厂商,深耕本地电视市场近15年”,“乐视收购Vizio的交易意味着该公司转眼之间就在美国电视市场上占据了很大一部分份额。”

但此次收购的价格并不低:20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140亿元,这对资金紧张的乐视无疑是一笔大数目——被外界视作乐视白衣骑士的孙宏斌给乐视送去的也只有150亿元,所以Vizio这笔交易的落空几乎在意料之中。但即便如此,但是贾跃亭和他的乐视此前一直契而不舍地对外辟谣,就在今年年初,其仍然宣称能够在2017年完成已经延后进行的收购案。

仅仅是一年时间,回过头来看乐视在美国当时定下的一个又一个计划都带有极大的随意性且缺乏资金。这不仅让人疑惑,贾跃亭难道从来没有算过手中有多少钱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