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扫街 :深水埗的夜,张牙舞爪

店多得数不完,合益泰小食、维记、公和豆腐厂、刘森记、十八座狗仔粉、坤记糕菓,不能脱俗你就去添好运,总之人在深水埗,越夜越是可以舒展了身子放肆走。

凌乱、贫穷、庶民、老旧,这里是香港深水埗。新旧交融,杂乱和谐,来过的人都会感受到那种复杂风姿下深藏的勃勃生机。

入夜后的深水埗是一片深海,各色鱼类穿梭,成团沙丁鱼在小店门口聚集,有序排队吃宵夜;虎鲨在街口,虎视眈眈等食物;偶有大型星鲨缓缓通过街市,识不识得出看眼力;各色海星、龙虾或者举着队旗的鲷鱼群穿插其间,走在街市之上有种深潜的感觉,这是另一个世界。

深水埗分南北两区,中间隔条长沙湾道。北区遍布米其林小吃店、电子市场、夜市,入夜人头攒动;南区更香港,蛇羹店坐艳女、凉茶棚外站纹身男,古董夜市电筒闪闪,雀房窸窣一片,我去了南区。

但凡和江太史公家扯得上关系的吃食,总能激起我的兴趣,可惜毕生再没机会见到江献珠女士。不知道江太史是谁,自行百度下吧,故事太长懒得说。这个广东大户家有道『太史蛇羹』,如今早已吃不到,所幸蛇王協有个庶民版『五蛇羹』,我带着朝拜的心情去尝一碗。

上门一汤一羹,羹温补,汤清凉,外加糯米饭,一个宵夜就完整了。

五蛇羹里大块细长的是陆蛇,小条滑爽的是海蛇,方条是鸡丝,脆脆是木耳,撒些提味柠檬草丝,再加些白胡椒,烫烫一碗很饱腹。

店主一家三代经营,墙上媒体报道从上世纪70年代到去年,各种蛇酒、补汤、凉膏俱全,老板娘待人热情,看我不停拍,抽屉一拉取了条黄金蟒出来:这是小白,宠物来的!你抱抱!然后我就抱着小白在店门跟老板娘拍了张照,小白吐着信子。

北区多是情侣与家庭聚餐,南区则是很多香港仔下工宵夜,一对兄弟从货车跳下来,坐在一家根本不出名的小店门口,叫一条『大眼鸡』鱼饭,一碗韭菜鸭血,一叠炒凉瓜,几瓶啤酒开始喝。香港人勤力,食饭特别大口,格外痛快。

基本上香港也是个渐入老龄化的社会。南区街坊店很多,一件件价平小份,每日随原料变换口味,为得是顾好日日上门的老人家。

一条润肠,一块腊肉,背后有兢业制肠的家族,有仔细售米的老板,还有一碗一碗烧出来的老板娘,每天9~22时,永远等着老客上门。摆到街上占了道路,有 阿sir 来维护市容,两方也客客气气熟络得不得了,满是人情味。

所以不用被深水埗呼啸的警车吓走,午夜一个人拿着相机走在街市之上,你也是安全的。有人失控在路边大喊,有人在黑暗中窥视,有人上前拍肩膀兜售着什么,都是有趣的城市丛林体验。

至于北区,人多就去尝尝看。新联丰家位置最好,坐在外面桌上,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的人潮。

净云吞或者云吞面,不然猪手米线,都是好。

他家油条不加泡打粉,每天自然发酵,嚼起来很香,过粥一流。

路边尽是咖喱鱼蛋、煎酿三宝、烤肠烤鱼,叫几串再来一杯甘蔗水,就坐在路边的栏杆上吃,看着红色的士穿梭,市井气大口吸。

还有些藏很深的海鲜大排档,富豪酒家算一个。他家包桌从几千到几百,有鱼有鸡有招牌菜,人多去尝尝,说实话货色没有新荣记家靓,吃吃气氛也好。

不怕排队,去和沙丁鱼们一起挤『文记』。

晚上9点半也是要等20分钟才能进店,所有食物都摆台上,想吃什么自己指。卤味、内脏泛光芒,面条尤其精神,很多种类,有粗有细,都是韧滑爽的个性。

店多得数不完,合益泰小食、维记、公和豆腐厂、刘森记、十八座狗仔粉、坤记糕菓,不能脱俗你就去添好运,总之人在深水埗,越夜越是可以舒展了身子放肆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