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五城商行投资类资产“增肥” 锦州银行占比最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五城商行投资类资产“增肥” 锦州银行占比最大

投资类资产规模增长已经成为银行扩大资产规模、提振盈利的主要利器,城商行尤为突出。截止到4月21日,上市银行披露年报的城商行共计12家,其中资产规模增幅超过三成的银行有贵阳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总资产增幅分别为56.28%、49.1%、48.47%、32.16%、32.11%。

上述五家城商行的资产规模的大幅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金融投资规模(包括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以及应收款项类投资资产)的驱动。其中,锦州银行投资类资产占比最高,为60.6%,同比增长了69%,青岛银行、贵阳银行、南京银行、杭州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占总资产比重分别为54.9%、54%、48%、47.1%。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五家城商行金融投资占比均已超越信贷资产。

投资占比超越信贷资产占比

2016年贵阳银行、锦州银行、青岛银行、杭州银行以及南京银行的金融投资占据总资产的比重平均超过五成。其中,锦州银行2016年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以及应收款项投资总额为3268亿元,较2015年1934.7亿元同比增长了69%,三项资产占据总资产比重为60.6%,远超其同期贷款和垫资占比(22.6%)。

银行金融资产规模占比的增加,也加速了其总资产的快速扩张,五家城商行2016年的总资产增幅均超过三成。

锦州银行在其年报中表示,该行资产总额增长主要是由于大力开展投资业务以及贷款业务,导致相应资产规模增长。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的增长主要是由于该行可用资金增加,执行业务及服务多元化以及扩大资金业务战略,增加了对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的投资。

作为贵州省资产规模最大的商业银行,贵阳银行总资产规模的整体提升与其投资金融投资的生猛扩张密不可分。对投资类资产高增幅的原因,该行在年报中称系受债券及同业投资配置计划、债券市场环境并加大了同业投资业务所致。年报显示2016年贵阳银行投资类资产超过贷款和垫资总额的近一倍,占资产总额的54%。该行去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应收款项类投资的规模分别为946亿元、515.7亿元和552亿元,同比增长93.19%、38.98%、116.36%。

南京银行年报显示,截止到 2016 年末,其总资产达到1.06万亿元,增幅 32.16%,成功跨入资产规模上万亿银行行列。年报表示,由于政府债券、金融债券及企业债、券持有的增加,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分别增幅48.23%、30.67%。

杭州银行年报显示,由于可供出售类理财产品增加、持有至到期债权增加和信托及资产管理计划增加的原因,2016年末,该行三项金融投资增幅分别为86.97%、53.62%、50.6%。

资产结构偏斜投资

观察上市银行年报发现,部分银行的资产配置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变化,一些中小银行资产开始偏斜金融投资,总体信贷资产占比下降,投资类资产上升。

“对于中小行来讲,贷款这方面优质的资源相对大型银行来说不是很多,考虑到不良的风险,在盈利压力下,可能会主动从战略上倾向一定风险下收益回报更高的资产,所以就呈现出来了主要的资产配置在投资方面,这是优化资产配置的一个过程,而大型银行的整体比例则比较稳定。” 某证券公司金融分析师告诉记者。

梳理年报数据显示,城商行的信贷占比走低。除了江苏银行(9.260, 0.06, 0.65%)的投资占比略高于贷款和垫资的比重,其中,青岛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郑州银行、锦州银行、哈尔滨银行的贷款和垫资占总资产比重分别下降7.47、7.1、5.2、5.1、4.3、3.9个百分点。

徽商银行年报显示,其2015年客户贷款及垫资净额为2318.7亿元,而包括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货款及应收款项三项的证券投资共计2315亿元,两者资产无明显差别,占总资产比重均约37%。而2016年,证券投资达到3341亿元,占据总资产比重上升到45.6%,与此同时客户贷款及垫资占比微下滑至36.2%。

郑州银行年报披露, 2015年郑州银行贷款和垫资与金融投资占总资产比重分别34.5%、37.7%,只相差了3.2个百分点。而2016年金融投资占据总资产比重为47.6%,超过占比29.4%的发放贷款和垫资18.2个百分点。

“现在经济下行,加上对信用风险的担心,在这种风险和自身资源的偏好下,银行多元化配置是为了取得一个最好的平衡。”上述某证券公司金融分析师认为。

“贷款占比缩小有多方面原因。银行贷款一是规模和增速要受到监管机构窗口指导,二是贷款会产生不良。”太平洋(4.540, 0.00, 0.00%)证券行业某分析师告诉记者,受央行降息的滞后性以及利率市场化影响,净息差下降成为全行业的问题。

“2015年央行6次降息,放开存款利率上限,但降息出来后影响的是新增的,原有的是等到期后重新续存、放贷,才调整利率,所以影响是滞后性的。”上述太平洋证券行业分析师认为,连续降息和利率市场化的推进,意味着银行间自由竞争了,中小银行对优质资源的吸引自然比不过大行,信贷资产对于营业收入的贡献度也就下滑了。

“在息差下降的情况下,生息资产规模扩张,也能带来利息净收入增长,另一方面,有的银行中间业务增长也很快,也是营收增长的重要动力。”上述太平洋证券行业分析师认为。

银行为了避开监管方面的约束,可以通过信托、资管计划等中间通道,达到“放款”的收益目的。“银行通过信托和资管计划的通道把一笔钱放给企业,而不是直接去跟对接企业放贷,明面上只是银行买了一笔信托资产,这样会减少风险计提准备。”

“债券一般就划为可供出售、或者持有至到期为主。”上述某证券公司金融分析师进一步解释,“除了贷款、债券之外,非标业务的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比如对风险把握比较到位,自然吸引银行配置。”

来源:城商行研究

原标题:五家城商行投资类资产规模大幅增长

最新更新时间:04/23 14:06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