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春天的17个时刻》和普京的克格勃情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春天的17个时刻》和普京的克格勃情结

普京有意“复活”苏联时期的克格勃。为了安全和执法体系进行更有效的管理并铲除腐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将与外交情报局和联邦保卫局合并成国家安全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5月9日的卫国战争胜利日前夕,俄罗斯总统普京以私人身份拜访了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KGB)驻东德国家安全部代表马特维耶夫(Lazar Matveyev),并为他庆祝90岁生日。

为克格勃服务了16年的普京自称人生的最好时光就是在这个机构度过的。“克格勃情结”也始终贯穿他后来的官场生涯,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他的执政风格。

1973年起风靡全苏联的《春天的17个时刻》是普京年轻时最爱的电视剧,讲述了深入纳粹高层的间谍斯蒂尔里茨(Max Otto von Stierlitz)与敌人斗智斗勇的故事。

据主要演员之一莎什科娃(Eleonora Shashkova)在最近一档BBC电视节目中的回忆,这部电视剧肩负着宣传间谍崇高形象和对国家安全重要性的政治任务,也成功地在战后一代中培养了爱国主义热情。普京和斯蒂尔里茨一样,喜欢独自抽烟、喝咖啡,望着窗外陷入沉思。

1975年夏天,刚满23岁的普京在圣彼得堡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克格勃第401保密学校,八年后被派往驻东德德累斯顿办事处从事沉闷单调的情报收集和分析工作。

一直到1991年,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才成为决定普京仕途的转折点。

当年6月,普京决定退出克格勃,回到家乡圣彼得堡担任改革派市长索布恰克(Anatoly Sobchak)的国际事务主任。在此后的工作中,他展现出了当权者们非常看中的特质:忠诚。

两个月后,在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的支持下,部分苏联官员发动政变,企图推翻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但行动在三天内宣告失败。期间,由于在圣彼得堡的安全机构圈子里有深厚的人脉,普京果断采取行动保护了索布恰克。

当年底,苏联正式解体。由于政变的教训历历在目,俄罗斯首任总统叶利钦决定创建一个不参与政治或社会事务的安全机构,克格勃“寿终正寝”。俄境内的原克格勃机关改制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

但这一策略并不奏效。1990年代中期,老克格勃人开始进入联邦安全局等机构,正如施瓦辛格的电影《终结者2》中机器人杀手T-1000的液态金属一样,在遭遇重创后还能慢慢自我治愈重生。

另一方面,普京个人则在官场上迎来快速上升期。1996年,普京一家迁往首都莫斯科,得到叶利钦的赏识并成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的主席。期间他参与领导了车臣战争,协助维护叶利钦的地位,挫败反对党。由于这个时期展现出来的忠心,普京于1999年8月9日被提拔为总理。12月31日,叶利钦因健康原因辞职,47岁的普京接任总统。

普京上位的背后,除了在政治上站对了边,还有民意的广泛支持。《经济学人》俄罗斯与东欧事务编辑奥斯特罗夫斯基(Arkady Ostrovsky)在《创造俄罗斯》(The Invention of Russia)一书中提到,《生意人报》在1999年做过一项调查:民众希望什么人担任新总统。在虚构候选人的支持率中,斯蒂尔里茨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二战时期的朱可夫元帅。而普京被认为是斯蒂尔里茨的现实版。

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篇文章说,上台后的普京延续叶利钦的政策,限制各情报与安全机构之间的竞争。但逐渐地,作为前克格勃成员,他不满足安全局局限于行使安全职能,而是鼓励其扩大影响力,并从这里挑选心腹担任政府和国企的重要管理职位。

当时的联邦安全局局长帕特鲁舍夫称属下为“俄罗斯的新贵族”。他曾这样说:“我的同事们并不是为钱工作,每个人看起来都与众不同,但有一样特征是一致的:为国服务的意识。”

但多年后,普京对该机构官僚做派的低效非常不满。联邦安全局“失宠”,不再是他提拔高官和国企负责人的基地。

2007年,普京把亲信切尔克索夫(Viktor Cherkesov)任命为联邦反毒品局负责人,命其调查联邦安全局高官们的经济问题。切尔克索夫失败了,普京接着又成立新的制衡机构调查委员会,赋予其调查大型政治谋杀案的权力。联邦安全局被架空。

美国智库Stratfor认为,管理着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联邦制国家是一项不小的成就,普京至今已任三届总统、两届总理,在国内拥有颇高人气。即使是在2015年因卷入乌克兰战事而被西方制裁经济衰退期间,他仍获得超过89%的支持率。

但实际上,普京的执政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自从2013年油价暴跌后,克里姆林宫开始转移国内的不满情绪,成功地把人们的视线转向乌克兰冲突和叙利亚内战。

另外,从去年开始,普京决心对名存实亡的联邦安全局等强力部门进行大改革,更换联邦麻醉品监管总局、联邦移民局、国有铁路公司等机构第一负责人,部分州官员也被替换掉。此外,普京还扩大了内务部特种分队的权限,成立反恐部、国民近卫军。

生意人报》在去年9月18日披露了一个重磅消息:普京有意“复活”苏联时期的克格勃。官方声明称,为了安全和执法体系进行更有效的管理,以及铲除腐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将与外交情报局和联邦保卫局合并成国家安全部,其权力、职能将与克格勃类似,雇用25万人。

安全分析师索尔达托夫(Andrei Soldatov)写道,“克格勃并不是西方传统意义上用来捍卫国家和民众利益的安全机构,它的主要任务是保卫政权。”

据美国时政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普京本人将直接控制国家近卫军和安全部这两个超级机构,目的简单而粗暴。

来自莫斯科的分析师贝尔科夫斯基(Stanislav Belkovsky)指出,普京现在需要那些能执行他意志的年轻人,以避免发生“宫变”。贝尔科夫斯基曾在2000年后为克里姆林宫当顾问。

但如今俄罗斯国内的反对声浪更多的是针对整个体制,而不是单个具体事件。他们很少反对普京本人,而是针对腐败和经济停滞。

更糟糕的是,地方领导人对联邦政府越发不满。在今年4月29日申请游行示威的32个城市中,有11个城市的地方官员颁发了游行许可,而克里姆林宫则视其违法。

这一幕似曾相识。在1993年和1998年叶利钦面临的两次政治危机里,武装力量都没有第一时间执行总统的命令。

据悉,俄罗斯国家安全部的筹建将于2018年总统大选前完成。届时普京很可能将赢得第四个总统任期,持续到2024年。

在那之前,克里姆林宫势必要面临那些被撤换的军官、旧机构的不满,以及由此引发的混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