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博纳联手万达院线 说好的互联网拯救中国电影呢?

互联网企业拯救电影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

5月15日晚,万达院线宣布与博纳影业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其关键信息为:1.万达院线以3亿元入股博纳影业,占有后者1.875%的股份;2.博纳影业旗下新增影院将加盟万达院线,万达院线影院总数将超过400座,占全国院线总数的5%;3.万达与博纳将互相开放未来拟主投主控影片片单,共同承担成本并共享收益。

此次合作基本涵盖资本到业务的多个环节,也是博纳私有化以来最重要的一次行动。

在此之前,于冬多次对外表达要向互联网公司靠拢,并在2015年接受阿里影业8600万美元投资,占股10%,其后的2016年阿里影业和腾讯领投,博纳完成了25亿元的A轮融资。

不仅是博纳,传统电影企业的背后多有互联网公司的身影,2015年阿里巴巴以24亿入局光线传媒,持股8.8%,2015年华谊兄弟完成36亿元定增,腾讯和阿里均有参与,其中腾讯持股8.06%,阿里创投占股4.47%。

在2015年以来,互联网企业一直是影视行业重点拉拢对象,手握资金、用户以及诸多营销产品的互联网企业成为影视行业的新宠,互联网公司也纷纷组建影视公司来加快娱乐产业布局,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纷纷崛起。

但如今,博纳与万达却进行了更为密切的合作,由院线到资本面面俱到。

于冬不是说影视行业未来要靠BAT的么,互联网不是说要拯救中国电影的么?

互联网企业拯救电影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

自2014年以来,互联网与影视行业的深度接触大致可分为:1.资本层面合作,国内知名影视公司背后均有互联网公司的身影;2.以售票平台强化互联网宣发,猫眼、淘票票、微票为主,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线下院线在发行方面的权重;3.诸多衍生品的合作,如互联网金融在影视融资方面的支持,以娱乐宝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在营销方面的价值。

其中,在线售票对影视行业的冲击比较明显,在强大的票补攻势之下,在线售票平台成为用户选择影片的最重要入口,互联网公司也借此开始向影视行业上游发展,2014年猫眼以独家预售形式成为当年热门电影《心花路放》的发行方,在“19.9元票补”和强大的营销攻势下,预售票房达1亿。

但随后,在线售票平台开始进入了“票补大战”,9块9看电影成为常见的营销手段,也基于此,在线售票平台开始由早期的用户体验和营销竞争升级为资本大战,行业发生了重大调整:格瓦拉卖身微票,猫眼易主光线传媒。

市场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票补大战退出,互联网公司开始投资影视上游与影视行业进行更深度的绑定。

在此期间,阿里影业与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影业进行战略合作,腾讯影业投资了2016年现象级电影《魔兽》,即,通过向内容方面进行延伸来加大对整个影视行业的控制力,不再把进军影视的筹码全押在售票平台之上。

当然,在此阶段,部分企业在战略层面也进行了一定调整,如俞永福接任阿里影业董事长之后,要强化阿里影业与阿里大文娱集团的联动作用,阿里影业要作为大文娱生态一份子的角色来重新定位。

经过两年多的发展,互联网公司与影视行业的融合的第一阶段也基本结束,转而进入发展的瓶颈期。

瓶颈期:线下院线障碍难以攻破

在上一阶段,售票平台对院线在宣发权重的稀释引起了院线方面的极大警惕,如UME一直在推自己的售票工具,万达也通过收购时光网强化在流量端的控制力。

线下院线开始成为互联网公司最难啃的骨头。

2016年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虽然各大在线售票平台均在营销方面投入大手笔,但由于万达和华谊兄弟在人事方面的矛盾,万达院线始终压制《我不是潘金莲》的排片,引发冯小刚与王思聪的一场论战。

华谊兄弟出品和宣发的电影在万达院线均遭遇“二等公民”待遇,文章的《陆垚知马俐》以及最近正在热映的《摔跤吧爸爸》(华谊兄弟旗下公司发行)在万达院线均未有良好的排片,直接影响票房收入。

另一方面,院线方也遭遇了内容制作方面的种种困难,2016年万达主投的《长城》在国内外均未取得理想成绩,王建林坦言:票房和内容均未达到预期。换言之,即便有强大的院线支持,也未必能真正取得商业上的胜利。

院线方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最大障碍,但院线方在内容方面并不具有绝对的胜算。

基于此,我们可以看到,院线和影视制作方开始进行分工更为明确的合作,如博纳将院线直接交由万达院线负责,万达要加大对博纳主控电影的投资力度。

由此,互联网公司负责流量和营销,院线方开始加大内容产出方面的控制力,以往一直表示要加大院线投入的电影制作方开始收缩战略。

新的行业分工正在形成,互联网公司在此阶段难以取得实质性突破。

互联网还能拯救影视行业吗?

至此我们发现互联网的流量和资本优势已经很难突破行业的壁垒,万达院线以资本和资源优势短时间内也不会轻易为互联网所用,甚至万达院线还希望通过收购在线收购售票平台来重新获得行业的绝对中心位置。

那么,互联网还能够如愿拯救中国电影吗?

铁哥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暂时的困难就对互联网失去信心,相反其对中国电影的贡献仍将继续。

华谊兄弟王中磊最近在接受腾讯采访时认为,未来中国电影的内容创作模式将会沿着美国道路前进,即大银幕负责对感官刺激有一定要求的大制作电影,而烧脑作品则主要在美剧中体现,大银幕和周播剧从不同层面满足用户观看需求。

事实上,中国影视行业已经在沿着此方向发展,其中的关键乃是视频网站。铁哥盘点了近期热门网络剧的投入,《老九门》1.68亿,《鬼吹灯精绝古城》单集500万,《盗墓笔记》单集500万……

当大银幕被院线方垄断无法推进时,互联网企业开始转而在网剧方面进行突破,以精致化网剧从大银幕中分得用户,根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约有755部网剧上线,同比增长60.6%,网剧总播放量则达到约892亿次,同比增长225.5%,与电影行业的萧条相比,网剧的发展则充满生机。

此外,腾讯以企鹅影业全力开拓网剧市场,而俞永福掌管阿里大文娱之后,也明确表示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文学三方要加强内容方面的互通,阿里影业和阿里文学将为优酷提供优质的内容孵化。

随着视频网站在网剧方面投入的加大以及网剧品质的提升,网剧将开始从大银幕市场逐渐分流人群,与传统电影产业重新分割市场。

而到那时,互联网将重新坐下与院线和制作企业确定新的市场格局,互联网也将重新回来拯救中国电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