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毛巾哥和网易严选互怼背后,其实是精选电商平台的两条路线之争

两种模式完全可以并驾齐驱,共同存在,毕竟当旧的电商模式走到尽头,巨大的市场空白可以容得下许多玩家,接下来入场的巨头,只会越来越多。

作者:孟祥涛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和投资人周亚辉的隔空掐架还未尘埃落定,一场毛巾引发的撕逼,在5月24日这天又成为了朋友圈的最大热门。“毛巾哥”和网易严选双方的互怼速度也变得以小时计,在网易严选今日上午官方回应后,很多吃瓜群众尤其是一些网易(严选)or丁磊的粉丝纷纷拍手称快,但想不到下午“毛巾哥”便再发文进行了回应。

双方在论战过程中都只提及了对己方有利的事实,而非展开事实的全貌。创业者并不天然站在道德高地,煽情化的语言与自我标榜有助于传播,但无异于事件解决,一切的准绳还是事实本身。而且毛巾哥在文章中贴出自己照片这件事也是让人啼笑皆非,颇有借势营销的嫌疑,而网易严选声明最后对毛巾哥“创业者说谎者碰瓷者苦情者”的标签化指责其实也显得有些戾气。

这一番你来我往过后,事件的轮廓并未清晰,反而模糊了起来。比起情绪化的站队和宣泄,更重要的是在一地鸡毛之后,理出其中的草灰蛇线,使得这场撕逼不止于看客的狂欢,更能对后来者有所殷鉴。

一场毛巾引发的撕X

5月23日,一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毛巾品牌“最生活毛巾”的创始人朱志军(俗称毛巾哥)在其企业公号上发文《致丁磊:能给创业者一条活路吗?》,直指网易严选四月上架的一款标识为“阿瓦提长绒棉毛巾”的新品毛巾,与最生活的毛巾单品并无不同,构成严重的侵权,并自称在沟通无果的情况下,只能发文讨回公道。

在文章经过病毒式传播之后,24日上午,网易严选推出官方声明《我有一个创业者的故事,你想听吗?》,回呛对方过往抄袭,指责对方碰瓷与演戏。同时指出,网易严选与最生活的供应商都是孚日集团,自身是依法销售,并未侵权。

事情在当天又迎来一波翻转,24日夜,毛巾哥再次发文《致网易严选:你说我是“说谎者”,我只说些事实》,再次指责网易严选在其销售页面盗用最生活毛巾G20合作商身份。

双方争执的焦点在于该款毛巾的所有权属谁。毛巾哥自称,这款毛巾凝聚力他无数心血,在多番比较之下,才发现不惧危险远赴南疆选料,在与30多年毛巾经验的老师傅一起研究工序,并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整后,终于在2016年5月,研发出了这款最生活毛巾。在毛巾哥看来,自己以及最生活一方拥有该款毛巾的完整知识产权。

而网易严选方面则指出,该款毛巾是由孚日集团的技术团队经过多年的研发测试完成,所有核心技术专利等权益都归属于孚日所有。网易严选与孚日集团在2016年达成合作,根据市场需求对阿瓦提长绒棉毛巾某些细节进行了改进,比如配色等,但核心参数仍然沿用了孚日的原有设计。

同时,孚日也在为其他多个品牌供货,并根据品牌的需求进行细节改进并生产,包括毛巾哥的最生活,毛巾哥的产品并不具备自身标榜的自主知识产权。不仅如此,网易严选还扒出了毛巾哥过往抄袭emoi 基本生活的往事,毛巾哥在最新的声明中也自承错误,并表示,正因为这些过往经历,才让其痛定思痛,专心打磨毛巾单品。

疑问在于,若是完整知识产权在毛巾哥一方,则无论是发文申诉还是诉诸法律手段都理所应当,但如若其并不具备完整知识产权,只是在孚日集团的成品基础上进行微调的话,其自身知识产权的范围应如何界定?侵权与否的标准又该如何判断?毛巾哥对此应有完整解释,孚日集团作为关键第三方也应有所发声。

另一个争论的焦点则是网易严选使用G20峰会同款介绍是否构成对最生活的侵权。网易严选方面的解释是,由孚日生产的这款毛巾在 2016 年成为 G20 峰会专供毛巾,网易严选网站的相关页面上关于“G20 专供同款”的表述符合事实,并未对其他品牌造成侵权。但国际大型赛事和活动的商业合作具有排他性,与孚日集团的合作并不能代表网易严选可以分享最生活的合作权益的理由,毛巾哥认为网易严选在混淆事实。

局势一日数变,不知道网易严选又会怎样回怼,这个夜晚,对于网易严选的公关和小编来说,注定不眠。

小米VS网易,精选电商平台的两条路线

历史唯物主义教导我们,一个人或是一家企业的未来,固然要看自身的努力,更要看能否把握历史潮流的发展。对于电商平台来说,现在的潮流体现在传统粗放的电商模式已经适应不了消费升级的风口,精选电商平台的推出正当其时。去年Q3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净收入为20.8亿元(3.12亿美元),同比增幅达到107.2%,成为网易继游戏之后的第二大营收主力。看到丁磊吃上了猪肉,雷军也推出米家跑马圈地,毛巾哥的最生活就是小米生态链的一部分。

网易严选和米家的相同之处主要在于:

1.都是背靠巨大流量:网易的邮箱和小米的线上渠道,都是现在流量洼地时期巨大的优势,但比起小米的线上商城,网易邮箱的使用频度更高,传播效果也更好;

2.两者走的都是互联网式的低价高质量路线,通过压缩中间渠道成本来让利给消费者;

3.两者的SKU都不高,对产品的把控能力也更强。

而两者最重要的共同点就在于对无印良品的学习,雷军甚至在2016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放言,要把小米打造成像无印良品一样的公司。1980年,日本西友株式会社开发自有品牌商品——无印良品打着“因为合理,所以便宜”的口号问世。砍掉过度的品牌附加值,提供简单实用的日常用品、去掉形式花哨的设计、去掉不必要的包装、提供合理价格的“去品牌化”策略就是其最大的品牌标签。近年来,开满大街小巷的名创优品,也可以看做是相同模式在中国的复制。

但两者的不同之处同样明显,小米模式的核心目前仍然在于自己设计的产品(或者通过自己投资的生态链企业生产产品),在每一条战线都充满了它的敌人,产品设计方面的前期投入会很大,最终胜负仍由产品本身的性价比决出。但好处在于小米对产品上下游供应链的把控能力会很强。同时,小米自身除了手机相关的核心业务之外,其他品类产品都交由小米生态链中的企业完成,生态链的内部整合与集聚带来的集中采购和框架管理,可以有效降低配件成本和协同能力,进一步压低了价格。

而以网易严选为代表的ODM模式,无须生产商品,也就没有伴随商品开发而来的风险,对市面上的产品进行选择就好,同时运用自身巨大话语权以及中国在过去几十年发展出的代工能力,可以在将价格打到足够低的同时保证产品的品质,更突出自身的渠道属性。虽然网易的自有流量无法与天猫、京东相比,但在细分领域仍存在巨大的想象空间。问题在于产品生产交诸他人之后,虽然降低了研发风险,但品控与品类独特性的风险也相应提高,抛开争议不谈,这次事件,对网易严选也是一记警钟。

对比小米和网易的两种精选电商模式,与其判断两下高低,有言(ID:youyan-utalk)更倾向于认为两种模式完全可以并驾齐驱,共同存在,毕竟当旧的电商模式走到尽头,巨大的市场空白可以容得下许多玩家,接下来入场的巨头,只会越来越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