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启动北京中心战略 天猫能实现夺北京得天下大计?

对于阿里而言,北京是新零售的天然优良试验田,夺得北京意味着树立了未来新的零售形态的标杆,也有利于北京此后的全国新零售的推进,北京战略对阿里意义非凡。

天猫北上已是势在必得。

8月6日,天猫宣布加码北京,启动北京中心战略,开启北京专享城市平台,并联动盒马鲜生、苏宁、银泰、易果生鲜以及众多品牌合作伙伴,在北京率先启动“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

阿里大规模北上始于2015年4月,彼时由俞永福率领的移动事业部在北京集结,马云曾表示“北京是我们竞争对手最强的地方,只有在北京深深扎住,才能参与中国经济的发展。”五个月之后,阿里正式启动“双中心战略”,希望以北京为中心,加大对整个北方地区市场控制力,当时阿里曾表示 “在北京将会集中部署全球生态系统的优质资源,不设上限的向北方市场投入”。

对比之下,此次天猫启动北京中心战略,更多是阿里开始将新零售成果逐渐落地在北京,北上资源也由此前的阿里为主升级为阿里引导,银泰、苏宁、易果生鲜以及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的零售形态配合,以生态推进形式加快阿里在北京的控盘能力。

就此看来,阿里在北京的理想确实很丰满,那现实能否同样如此丰盈呢?

为何要进军北京?

虽然在国内“北上广深”齐名,但阿里对北京却尤其钟爱,分析其原因,自然有马云的“参与中国经济”原因,亦有北京对整个北方地区的战略意义。

在此,我们以零售产业升级为主来阐释北京对于阿里零售升级的意义所在。

从2014年开始,北京正在进行一轮新的城市规划升级战略,《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0年)(草案)》中不仅明确规定了2020年前后2300万的城市人口限额,亦表示要着力解决“大城市病”,并提出科学配置资源要素,提高城市发展水平。

结合消费升级大背景,在零售行业中,我们几乎可以看到北京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升级,其主要表现为:新的城市规划更倾向于“宜居性”通过封堵开墙打洞等一系列手段,城市零售开始进入全面升级轨道。

此次阿里启动“双中心”战略,将北京等同于总部杭州地位,正式确定一南一北的运营格局。如前文所言,此次阿里乃是携新零售生态之力联合推进北京市场,将北京视为“新零售”的重要试验田。

对比北京新的城市规划,我们不难发现,在城市规划的新旧交交换期内,市场更需要新的零售形态填补旧形态退去的市场空窗期。而此时的阿里经过一年多以来的“新零售”运营,在诸多方面已经具备了在北京全面推进的经验和实力,如在盒马鲜生的三公里半小时配送范围内,生鲜购物的体验感得到极大加强,易果生鲜借天猫超市对北京城区的覆盖等等。

就人口而言,北京有2000多万常住人口,其中受过高等教育比例超过30%为国内最高,这对于创新力较强的新零售显然是个天然优势,这也是当今互联网企业以北京为主要战场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对于阿里的新零售业务而言,北京的优势不仅仅是人口红利,亦有产业变革升级的大背景驱动。

如何实现夺北京得天下大计?

此次双中心战略中,生鲜和商超是打头阵两大业务,天猫表示,目前天猫已经开通北京专属频道,并在手机淘宝首页设置了常规入口,常用收货地址在北京的用户可以进入。北京频道内涉及的商品品类包括生鲜水果、酒类水饮、米面粮油等,同时销售的商品均可享受菜鸟联盟提供的次日达服务。

从业务角度来看,阿里在北京的“三公里理想生活区“计划基本涵盖以下三个层面:1.以盒马鲜生和天猫超市、生鲜业务为基础,以实现部分品类的快速配送抢占市场,如今盒马鲜生已经实现三公里内半小时配送,随着业务的深入加之各类业务之间融合度的提升,猫超和生鲜的效率提高只是时间问题;2.以北京的核心商圈和住宅去为基础,合集团之力,为各个地区的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其中,口碑、苏宁、银泰成为业务担当;3.大北京地区购物的全面升级,提高覆盖范围,提升效率,保证速度是运营关键。

就此来看,阿里在北京所图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提升配送效率、抢占电商市场如此简单,而是意图作为新零售提出者,全面提升北京零售市场的购物体验,也符合当下80后、90后甚至是00后的购物体验。

对于阿里而言,北京是新零售的天然优良试验田,夺得北京意味着树立了未来新的零售形态的标杆,也有利于北京此后的全国新零售的推进,北京战略对阿里意义非凡。

那么结合以上业务分析,天猫是否可以全面夺得北京市场呢?

我们暂且抛开老生常谈的大数据、用户量等大众所知的优势,这也确实是阿里零售最大的竞争力之一,在此仅谈我们新零售业务对北京居民是否真的有吸引力。

阐释阿里新零售的文字已经汗牛充栋,但如若用一句话整理,即:新的零售形态中,各元素不再是割裂开来,而是作为整体服务所有用户。如原本辐射三公里的餐馆,在口碑的配送支持下,可服务大半个北京城,苏宁与天猫电器配合,实现发货、售后的统一运营等等。

在阿里的新零售概念中,零售不再有线上线下,服务区域等限制性因素,品类的全面新零售化也是必然趋势,在新零售思想之下,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业态解决了生鲜行业在电商时代一直无法彻底解决的零售问题。

在此思维之下, 我们再对比前文所言的“三个层面”,不难发现,阿里在北京开始在零售的诸多品类中开始全面影响并推进北京零售业的升级。

阿里在北京成败关乎全国范围能否早日实现新零售愿景,北京重点又在于是否能保持一贯的创新力来进行持续性的升级。在马云提出“五新”理论(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不到一年,阿里在7月11日宣布成立“五新执行委员会”,由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担任主席,统筹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菜鸟网路等集团内体系所有力量,全力投入建设“五新”。

这也意味着,“五新”告别论证和实验期,开始正式进入落地执行期,而新零售在“五新”之中与其他创新业务形成互补,加大阿里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力。

就此来看,北京地区作为重点是新零售的重要市场,对于五新亦同样重要。

此次双中心战略以新零售打先头,如无意外,五新在北京也将加大筹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