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作业帮和百度到底是什么关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作业帮和百度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也配作恶?

前段时间,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互撕的事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先是8月11日,“小猿搜题”和“猿辅导”被指暗藏大量色情信息,评论区“性暗示意味浓重”。

然后8月14日,猿辅导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已掌握足够证据证实此事系竞品公司“作业帮”蓄意抹黑。

此后,作业帮深陷舆论漩涡,网友一边倒谴责作业帮的恶意竞争行为,而投资了作业帮的百度公司也受到牵连。

在网友们看来,作业帮的行为和百度一贯的作风高度吻合,背后肯定有百度的指使。

但如果你像我一样关注百度,就会坚信,百度根本不可能授意作业帮做这样的事情。原因是作业帮根本不够格。

因为这些年媒体对百度负面新闻的大肆报道,许多人都对百度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百度就像一个变态一样,可以毫无理由毫无节制的作恶。

但事实是,现实生活中很少有这种所谓的“混乱邪恶”。再变态的连环杀人狂,杀人也会有一定的规律。

说到底,很少有人认真的静下心来研究百度的规律,否则他们就会发现,百度的负面新闻一直遵循一条原则:只发生在百度的重要部门。

当年的魏则西因为百度搜索,这是百度的招牌产品,更是百度的根基所在,提供的巨额流量支撑着百度整体的发展。

而后来爆出丑闻的百度外卖,也是百度倾力打造的品牌,燃烧着来自百度的巨额补贴,也曾和饿了么、美团三分天下,为百度挣足了面子。

最近凭借违章变道登上新闻头版的百度无人车,是百度开启人工智能时代的重点项目,也是百度未来的希望所托。

换句话说,在百度内部,曝出负面新闻是一种特权。

但凡有负面的部门,都拥有一定的体量和地位,且担负着提升百度业绩的重要任务。他们不可能为了负面而负面。

从这个角度讲,目前的作业帮根本不符合作恶的条件,因为它基本没有盈利的能力,而也没有实力担负作恶的成本。

为了证明百度和作业帮事件有关,一些网友还翻出了互联网历史:2009年6月份,有不少神秘的北京用户在央视报道谷歌“涉黄”前,大量刷“儿子”类的色情关键词。

在他们看来,当年谷歌遭到的攻击,可能来源于竞争对手百度公司,毕竟百度公司是直接获益者,有充足的动机。

而这次作业帮对小猿搜题的攻击,和当年对谷歌的攻击方式如出一辙,显然得到了百度的支援。

问题是,当年对谷歌的攻击取得了近乎完美的结果,不仅谷歌退出了中国,而且始作俑者的身份至今成谜。

而今天的作业帮,面对的是毫无技术背景的小猿搜题,不仅没有一举摧毁对手,反而把IP暴露给敌人,甚至给敌人留下了完整的证据链。

如果当年的始作俑者真是百度,而且百度授意了作业帮,那作业帮根本没有输的道理。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始作俑者并非百度;二、百度对作业帮的计划毫不知情。

至于到底哪种可能更有可能,大家心里一定有了答案。

因此,我相信,对小猿搜题的攻击,是作业帮自己的主意。

虽然作业帮还不在百度的重要部门之列,但作为一个专门针对青少年的在线教育学习平台,它在百度的战略布局里也有自己的独特位置。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将是小学生们的。在日本山口组都知道向小孩子发糖果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不想赢得青少年群体的喜爱。

而今天,BAT三巨头里,腾讯已经用一款精神毒品《王者荣耀》俘获了青少年的灵魂。

另一边,阿里也奋起直追,凭借自己的资金优势在直播等文娱领域广泛布局。

只有百度,至今仍缺乏面向青少年的有力产品。

投资作业帮,对于百度来讲,是百年大计,目的是为了抢在这群韭菜长大之前,养成他们的品牌认知度。

对于青少年来讲,最贴近他们生活的除了游戏,恐怕就只有作业了。

今天已经走上社会的中年人们依然记得铭刻着他们青春记忆的王后雄、薛金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如果百度能够抢在阿里腾讯之前占领青少年教育市场,几年之后,走上社会的中年人们记住的,可能就是作业帮了。

因此,百度对作业帮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前不久刚刚就帮作业帮完成了1.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

更重要的是,百度在分拆了作业帮的情况下,还允许作业帮使用“百度”前缀,连logo上都有大大的百度图标。

这意味着,即便作业帮已经独立,却依然被百度视为嫡系部队。

或许是荣宠加身,让作业帮产生了一种继承人的错觉;或许是因为承载了太多的希望,急于向父亲证明自己。

总之,作业帮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贸然策划了一场惊天大案。

的确,作业帮的行动借鉴了上面提到的谷歌案例,毕竟在很多人眼里,这场战役是父皇江山的奠基之战。

发起冲锋的那一刻,作业帮的心里无疑是自豪的,在众多王子王孙里,他将第一个重演王室的史诗,重现君父的辉煌。

那时的作业帮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仅会输掉战争,最终还输掉了那份宝贵的信任。

事发后,百度第一时间发布了公关稿《即使树大招风,依然谢绝碰瓷》,声明百度作为投资方之一,不参与作业帮日常运营。

这意味着,百度正式收回了“百度作业帮”的“百度”前缀。

在网友眼里,这是百度在甩锅,在撇清干系。

但如果你了解百度,就知道百度一直都非常护短,危难关头总是拼命力保下面的企业,即便这些企业已经成为百度的负资产。

所以百度这次褫夺了作业帮的头衔,绝对不是丢卒保车,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德云社风波。曾几何时,曹云金是郭德纲门下最得意的弟子。

而前不久,郭德纲重修了家谱,将曹云金逐出师门,并收回了曹云金的“云”字。

说到底,原因无非五个字:太像郭德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歪楼·国产洋葱】的微信公众号“非正常事件研究中心”(fzcsjyjzx),对这个神奇的世界说“呵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百度

5.2k
  • 百度智能云升级3款大模型应用
  • 苹果AI与百度、阿里、百川智能谈合作?目前尚无公开回应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作业帮和百度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也配作恶?

前段时间,小猿搜题和作业帮互撕的事件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先是8月11日,“小猿搜题”和“猿辅导”被指暗藏大量色情信息,评论区“性暗示意味浓重”。

然后8月14日,猿辅导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已掌握足够证据证实此事系竞品公司“作业帮”蓄意抹黑。

此后,作业帮深陷舆论漩涡,网友一边倒谴责作业帮的恶意竞争行为,而投资了作业帮的百度公司也受到牵连。

在网友们看来,作业帮的行为和百度一贯的作风高度吻合,背后肯定有百度的指使。

但如果你像我一样关注百度,就会坚信,百度根本不可能授意作业帮做这样的事情。原因是作业帮根本不够格。

因为这些年媒体对百度负面新闻的大肆报道,许多人都对百度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百度就像一个变态一样,可以毫无理由毫无节制的作恶。

但事实是,现实生活中很少有这种所谓的“混乱邪恶”。再变态的连环杀人狂,杀人也会有一定的规律。

说到底,很少有人认真的静下心来研究百度的规律,否则他们就会发现,百度的负面新闻一直遵循一条原则:只发生在百度的重要部门。

当年的魏则西因为百度搜索,这是百度的招牌产品,更是百度的根基所在,提供的巨额流量支撑着百度整体的发展。

而后来爆出丑闻的百度外卖,也是百度倾力打造的品牌,燃烧着来自百度的巨额补贴,也曾和饿了么、美团三分天下,为百度挣足了面子。

最近凭借违章变道登上新闻头版的百度无人车,是百度开启人工智能时代的重点项目,也是百度未来的希望所托。

换句话说,在百度内部,曝出负面新闻是一种特权。

但凡有负面的部门,都拥有一定的体量和地位,且担负着提升百度业绩的重要任务。他们不可能为了负面而负面。

从这个角度讲,目前的作业帮根本不符合作恶的条件,因为它基本没有盈利的能力,而也没有实力担负作恶的成本。

为了证明百度和作业帮事件有关,一些网友还翻出了互联网历史:2009年6月份,有不少神秘的北京用户在央视报道谷歌“涉黄”前,大量刷“儿子”类的色情关键词。

在他们看来,当年谷歌遭到的攻击,可能来源于竞争对手百度公司,毕竟百度公司是直接获益者,有充足的动机。

而这次作业帮对小猿搜题的攻击,和当年对谷歌的攻击方式如出一辙,显然得到了百度的支援。

问题是,当年对谷歌的攻击取得了近乎完美的结果,不仅谷歌退出了中国,而且始作俑者的身份至今成谜。

而今天的作业帮,面对的是毫无技术背景的小猿搜题,不仅没有一举摧毁对手,反而把IP暴露给敌人,甚至给敌人留下了完整的证据链。

如果当年的始作俑者真是百度,而且百度授意了作业帮,那作业帮根本没有输的道理。

所以只有两种可能:一、始作俑者并非百度;二、百度对作业帮的计划毫不知情。

至于到底哪种可能更有可能,大家心里一定有了答案。

因此,我相信,对小猿搜题的攻击,是作业帮自己的主意。

虽然作业帮还不在百度的重要部门之列,但作为一个专门针对青少年的在线教育学习平台,它在百度的战略布局里也有自己的独特位置。

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终将是小学生们的。在日本山口组都知道向小孩子发糖果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公司不想赢得青少年群体的喜爱。

而今天,BAT三巨头里,腾讯已经用一款精神毒品《王者荣耀》俘获了青少年的灵魂。

另一边,阿里也奋起直追,凭借自己的资金优势在直播等文娱领域广泛布局。

只有百度,至今仍缺乏面向青少年的有力产品。

投资作业帮,对于百度来讲,是百年大计,目的是为了抢在这群韭菜长大之前,养成他们的品牌认知度。

对于青少年来讲,最贴近他们生活的除了游戏,恐怕就只有作业了。

今天已经走上社会的中年人们依然记得铭刻着他们青春记忆的王后雄、薛金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如果百度能够抢在阿里腾讯之前占领青少年教育市场,几年之后,走上社会的中年人们记住的,可能就是作业帮了。

因此,百度对作业帮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前不久刚刚就帮作业帮完成了1.5亿美元的巨额融资。

更重要的是,百度在分拆了作业帮的情况下,还允许作业帮使用“百度”前缀,连logo上都有大大的百度图标。

这意味着,即便作业帮已经独立,却依然被百度视为嫡系部队。

或许是荣宠加身,让作业帮产生了一种继承人的错觉;或许是因为承载了太多的希望,急于向父亲证明自己。

总之,作业帮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贸然策划了一场惊天大案。

的确,作业帮的行动借鉴了上面提到的谷歌案例,毕竟在很多人眼里,这场战役是父皇江山的奠基之战。

发起冲锋的那一刻,作业帮的心里无疑是自豪的,在众多王子王孙里,他将第一个重演王室的史诗,重现君父的辉煌。

那时的作业帮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仅会输掉战争,最终还输掉了那份宝贵的信任。

事发后,百度第一时间发布了公关稿《即使树大招风,依然谢绝碰瓷》,声明百度作为投资方之一,不参与作业帮日常运营。

这意味着,百度正式收回了“百度作业帮”的“百度”前缀。

在网友眼里,这是百度在甩锅,在撇清干系。

但如果你了解百度,就知道百度一直都非常护短,危难关头总是拼命力保下面的企业,即便这些企业已经成为百度的负资产。

所以百度这次褫夺了作业帮的头衔,绝对不是丢卒保车,而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事情让我想起了之前的德云社风波。曾几何时,曹云金是郭德纲门下最得意的弟子。

而前不久,郭德纲重修了家谱,将曹云金逐出师门,并收回了曹云金的“云”字。

说到底,原因无非五个字:太像郭德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歪楼·国产洋葱】的微信公众号“非正常事件研究中心”(fzcsjyjzx),对这个神奇的世界说“呵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