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二十二》创1.4亿票房奇迹 互联网界谁是幕后英雄

以此次《二十二》取得票房大捷为例,我们一方面确实看到舆论对其的支持,冯小刚、张歆艺等明星在各类通道中为影片做足人气,但另一方面,在线售票平台则是在用户端给予电影足够的支持。

虽然就目前情况来看,中国电影重新走上高速发展道路的时间点仍不明确,除《战狼2》外,今年整体票房仍略显温吞。但我们仍然欣喜看到,电影市场的市场包容度有走好之势,今年几部现象级的文艺片在票房上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

朝圣为题材的《冈仁波齐》取得了9900万票房,距离破亿仅一步之遥,而以纪录片形式记录22位日本侵华“慰安妇”生存现状的《二十二》如今的实时票房也突破了1.4亿。

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就在2016年,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上映,出品人以“下跪”求院线经理多增加票房,在此热点事件之后,票房止于8600万,这位在西影厂支持过张艺谋、田壮壮等第四代导演的老影人,也是带着遗憾落幕。

我近年最喜欢的《钢的琴》,以东北工业基地下岗职工为背景,在父爱、国有大集体等元素中展现了导演对社会的反思,虽然在豆瓣取得了8.3的高分,但票房仅650万,导演张猛其后转型商业片导演,有《一切都好》等作品。

如此对比,2017年的电影市场虽然仍然怪象丛生,但市场的健康程度已经出现转机,既有《战狼2》过50亿票房的超级大片,亦有《二十二》过1.4亿的优秀文艺作品的生存空间。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电影市场究竟发生了使得文艺片的生存状态有了如此大变化?

动全平台资源 淘票票功不可没

经过将近四年的市场教育之后,在线售票平台在电影发行中的权重已经取得了应有的地位,在线售票平台已经由早期的院线数据的线上化,逐渐开始影响院线的排片,引导优秀影片的票房。

以此次《二十二》取得票房大捷为例,我们一方面确实看到舆论对其的支持,冯小刚、张歆艺等明星在各类通道中为影片做足人气,但另一方面,在线售票平台则是在用户端给予电影足够的支持。

淘票票基本是发动体系内所有资源对影片进行支持,如在App发现频道力荐《二十二》,淘票票官微联合阿里巴巴1688官微、支付宝官微宣传影片,并在第一时间专访主创团队,在微信公号发布,并制作相关海报,在各大平台以及引导观众在朋友圈转发,即,在宣传方面做足文章。

此外,最为重要的是,淘票票迅速启动了票补策略,推出12.8元票价,培养影片种子选手,并迅速发酵,以口碑带动票房。

在淘票票总裁李捷以《淘票票为什么要力挺<二十二>》为主题的长微博中,明确表示淘票票对影片的支持一方面确实有题材和内容的考量,承载记录国家历史的影片应该受到市场的重视,而另一方面,更是基于大数据和宣发体系,认为通过淘票票的努力,《二十二》会成为受观众欢迎的影片。

在阿里影业与影片无任何宣发制作关系前提下,淘票票动用全平台资源全力支持影片,上映首日影片全天上座率超过30%,成为上座率最高的影片,334万票房中,淘票票出票占50%。

我们也注意到《二十二》主创最初的票房目标仅为600万,这也是传统发行模式下该影片的最大期望值,截至目前取得1.4亿票房已是原目标的20余倍,淘票票拍在此功不可没。

经过《二十二》的票房奇迹之后,行业应该进入对在线售票平台的重新定位和认可之中,行业在电影行业中的权重必将提升。

售票平台与院线的同盟关系更为牢固

在此之前,舆论中仍然有“院线为王”的声音,其主要理论依据为:院线掌握院线最终的排期,在线售票再过强大也只是附属品。此观点在去年《我不是潘金莲》上映期间冯小刚与万达院线的“撕逼”中流传更为广泛。

但我们仔细分析,其逻辑显然是站不住脚的,院线虽然是影片排期的实际操作者,但院线经理的KPI却是提高影厅上座率,增加营业收入,当在线售票平台在用户端权重不断放大之时,院线经理如若继续以主观感受进行排片,是难以完成KPI目标的。

因此,近期我们基本可以看到院线与售票平台的关系越加密切。我们继续以此次《二十二》宣发为例,在网上流传的淘票票影院内部沟通截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员工积极与院线沟通,增加排片量,也得到了院线的支持。

院线在此为何会与淘票票达成同盟关系,这其中当然有对艺术片的支持以及对那段难忘历史见证者的尊重。

但我们更倾向将此理解为淘票票一系列的做法放大了影片的商业价值,在满足商业利益的前提下,院线加大对影片的排片。

如前文所言,在线售票平台越来越开始影响院线经理的排片决策,预售情况、观众打分等数据将作为院线经理排片的主要参考,因此,当在线平台方在宣发方面发力之时,是会影响到影片排期的。

在《二十二》的宣发过程中,作为一部纯文艺片影片,制作和发行方未有更多资金进行宣发业务,在此淘票票实际上承担了原属于官方的宣发工作。投入内外各类资源放大影片口碑,以票补获得观众,以数据来影响院线经理排期。

此时,《二十二》的票房成绩本质是在线售票平台主导,院线经理积极配合的行和协作的产物,也基本证明了售票平台的价值和未来在宣发一体中地位。

中国电影发展至今,商业片票房不断内刷新,几乎每年都有票房新记录产生,但艺术片的突破并不明显,随着第四代导演全面向商业妥协,第五代也进入了商业和艺术的纠结期,仅以票房来界定行业繁荣是极不客观的。

但在《二十二》以及《冈仁波齐》的案例中,从观众端再到院线再到投资方,市场确实呈走好之势,今年《速度与激情8》与《战狼2》的现象级大片之前,两部纯文艺作品能取得如此成绩着实不易。

但愿中国电影就按此方向前进,也希望在线售票平台价值感不断攀升,促进中国电影的真正全面大繁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