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军少校:或许我们才是中东战事中的坏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军少校:或许我们才是中东战事中的坏人

战争,真的有对错、好坏之分吗?

图片来源:网络

编者按:本文译自军事故事网站War is Boring,原文于9月8日刊登。作者丹尼·舒尔森少校是一名美国陆军策略师,曾在西点军校担任历史教官。他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军侦察部队服役。他曾出过一本批判性分析伊拉克战争的回忆录《巴格达的鬼魂骑士:士兵、平民与起义的神话》(Ghost Riders of Baghdad: Soldiers, Civilians and the Myth of the Surge),书中批评了美军战略政策,赞扬了伊拉克及其民众,有助于增进人们对现代战争及其人员代价的理解。

多年以来,我曾在伊拉克、科罗拉多、阿富汗、堪萨斯等地带过许多士兵。如今,我仍然记得他们中的一些人,比如这个2011年曾在阿富汗坎大哈服役的一等兵。

他18岁,刚从高中毕业九个月后就要和我们一起追击塔利班。他身材矮小瘦削,却颇受人欢迎。他只有5英尺高(1.5米)。有一次,我看到他踏入一条灌溉渠后,他便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我们只能看到他无线电上那根2英尺(60厘米)长的天线。

在我的幻想中,我总能看到同一个场景。他那脏兮兮的婴儿脸重新出现在那条沟渠,嘴上仍然不羁地叼着一根烟。他的名字叫安德森,我仍然记得当时我在想什么:如果他阵亡了,我要怎么告诉他的母亲?

时间晃到了2017年,我现在堪萨斯州里文沃斯堡(Fort Leavenworth),战场上的日子早已远去。安德森在阿富汗的任务中安然活了下来,但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或许成了一名更优秀的指挥官吧。但他的其他几个同伴没那么幸运,他们有的死了,有的失去了胳膊和腿,有的则留下了一生的心理创伤。

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安德森,以及其他像他一样或生或死的同伴。我的手腕上戴着两条手环,上面刻着我带过的六个年轻人的名字,他们死在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如果有时间,我还要再刻一个人的名字。不久前,我的一个士兵自杀了。有时,战争会在一切结束数年后再把你杀掉。

而且我能肯定的是,每当我们的国家把像安德森一样的人,派往距离堪萨斯成千上万英里以外的危险境地时,总会有一个绝佳的理由来解释这个举动,那就是为了重要的国家利益。至少,在我们所参与的战斗中,我们最好是站在正确的一方。

图片来源:David Axe

错误的一方

人们心中总有这样一个信念: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扬善的国家,是这个星球上“不可或缺的国家”。但是,如果我们错了呢?毕竟,据我所知,阿拉伯和非洲国家街上人们的认知就完全不一样。美国人不喜欢外国人的评价,但是如果我们要做出清醒的战略,我们就必须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

毕竟,我们已经进行了16年的反恐战争,而很明显有些情况并没有改变。或许现在是时候问一问,美国是否真的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正面的主要角色?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他们确实是罪大恶极的组织,而美国也确实在与ISIS作战。不过,在与ISIS作战中出力最多的,却是美国的盟友甚至是像伊朗这样的死对头。看看整个大中东地区的战争,我们是不是应该停下来问一问:美国到底是站在哪一边?

美国肯定不是站在大部分阿拉伯人一边,这应该很明显。看看这个地区很容易看得出来,美国主要支持的是以色列的利益、沙特王国、埃及的军政府和其他多个海湾国家。再想想特朗普政府以及之前两届美国政府的行动和声明,事实很明了。

在很多方面,美国不过是各式各样逊尼派统治者的空军力量、军事训练者和武器库。如今这个观点不常被人们所提及,因为对大部分美国人来说,这是一个令人不太舒服的观点;对当权的决策者来说,这个现实也不太方便宣传。但这就是事实。

是的,我们确实在与ISIS作战,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沙特是我们在该地区的主要盟友。在涉及到伊朗和恐怖主义时,沙特总将自己形容为“温和逊尼派阵营”的领导者。但现实却永远比这灰暗。5月份,特朗普总统就职后外事访问的第一站便是沙特。在这里,他与沙特签订了1100亿美元的军火订单。在过去数十年中,沙特一直在该地区传播他们解释的伊斯兰教义。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曾支持叙利亚境内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组织。

或许你会认为,并不是基地组织带来了ISIS,但别忘了是谁摧毁了纽约的双子塔。在特朗普欣赏沙特传统剑舞的同时,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联军也在轰炸也门的平民,摧毁了这个本就贫穷的国家,将他们推入了悲惨境地,造成了大量饥荒和霍乱传染病。

这场持续两年的沙特发起的战争便是这样,而且居然还被冠以“恢复希望行动”的称号。美国军队还为这场战争提供了空中加油机、高级弹药,以及情报信息。

如果你热衷于人权,那么你也应该问问,与我们合作的到底是怎样的国家。在沙特阿拉伯,女性直到最近才被允许开车,“巫术”是死罪,死刑犯会公开被砍头。为美国价值观欢呼吧!特朗普政府及将军们非常喜欢妖魔化伊朗的领导人。也许伊朗的领导人并不是天使,但是,他们领导下的伊朗却远比沙特这个绝对君主制国家更民主。想想路易十四带着阿拉伯头巾的样子,你就能知晓沙特统治的本质。

埃及位列以色列之后,是美国直接军事援助的第二大接收国,每年的援助高达13亿美元。埃及总统是曾在美国接受过训练的将军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他是通过政变上位的。埃及曾爆发过游行示威。由于游行人群支持的是已被罢免的民主选举总统,因而塞西命令军队朝人群开枪。这次事件后,美国这座希望灯塔对此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塞西如今仍然是埃及总统。埃及军队又一次收到了美国五角大楼的援助。4月份,特朗普在白宫接见塞西,并告诉记者们“以防人们有任何怀疑,我必须要说明,我们站在塞西总统的背后……他做得非常棒!”

美国军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与ISIS作战,但是即便如此,情况其实远比想象的更为复杂。美国空军曾帮助叙利亚和库尔德武装发动夺取ISIS“首都”拉卡的行动,该行动被冠以“幼发拉底河之怒行动”的名号。但是,在这场发生于2017年5月和6月的行动中,美国空军所杀死的平民数量,远远多于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所杀死的平民数量。

除此之外,美国那残酷的空中行动似乎从来没有一个连贯的长期战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知道结束ISIS在叙利亚东部的统治后,接下来要做什么:成立一个库尔德小国家?库尔德、逊尼派部落、阿萨德武装之间爆发三边战争——而且还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这个不可预知的因素?美国到底是在想当然地帮助谁?

与此类似,ISIS之前所控制的地区在经历了几年的战争之后,已经化为废墟。什叶派主导的民兵组织在未来所扮演的角色,是否会比之前ISIS更好呢?最开始的时候,派系沙文主义使得ISIS开始逐渐壮大。而现在的什叶派主导的政府甚至可能会再次滑向派系沙文主义。如果这样的话,美国可能会在伊拉克掀起自1991年以来的第四次战争。

冷战时期,美国的里根政府曾与沙特、巴基斯坦一起武装、资助、支持阿富汗的极端原教旨主义游击队员叛乱分子,这最终导致了9·11事件的发生。自里根政府以来,美国一直贯彻着这种地缘战略思维。中东的战争,以及我所参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都是这种思维的最新实践,但最终结果却令人失望。

除此之外,在另外一场冷战时期的秘密冲突中,里根政府还曾向残忍的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组织提供资金、武器以及训练,有时候还是以非法的形式。这次冲突造成了10万平民死亡。

在那些年中,美国还曾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而在当时,世界上其他国家早已开始远离这个种族主义国家——而且,直到2008年,美国才将曼德拉的名字从恐怖分子名单中删去。

而且,别忘了,美国还曾支持若纳斯·萨文比领导的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该联盟曾造成50万安哥拉人死亡。而这仅仅只是一系列行为的开端而已,后续还有很多很多。

当然,这些都是较为遥远的过去了。但是,美国军队在21世纪的行动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内,美国似乎注定要重复站错队伍的命运了。如今的中东只是美国漫长的伪善历史的一个缩影而已。

无穷无尽的伪善

或许是因为大多数美国人都没有太过关注,也可能是因为我们都完全相信了,所以,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仍然认为,美国是地球上的希望灯塔。集体自我意识从来都不是我们的长处。我们会目瞪口呆地发现,许多其它地方都认为,美国外交政策的诺言中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伪善。

“他们为什么怨恨我们?”在这个世纪中的大部分时间中,美国人都带着不可思议的口吻问道。以下则是一些提示。

在9·11之后,美国在中东造成了混乱,以令人震惊的方式使得该地区极不稳定。美国基于错误的前提假设,对他国发起入侵,从而为ISIS的兴起创造了条件。ISIS是在美国入侵伊拉克后,在美国的一所监狱中形成的。后来,由于该地区的国家战乱不断,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爆发了。而自从2011年以来,美国却只接纳了18000名叙利亚人。与此相对比,加拿大单单是在去年便接收了三倍于此的难民,瑞典在2015年这一年里便接收了5万名难民。土耳其则安置了300万流离失所的叙利亚人。

而且,特朗普主张对穆斯林实行入境禁令,这并没有为美国在中东赢得任何朋友。特朗普——或者白宫助手斯蒂芬·米勒——提议对美国移民政策进行改革,要优先考虑英语语言者、在十年之内减少一半的合法移民,限制公民和合法居民汇款回本国的能力。这同样也没为美国赢得任何朋友。

你觉得这会在全球战争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美国自由女神像上镌刻着埃玛·娜莎罗其的诗篇,而如今,米勒想要将其改成“将你们那些教育良好、技能高超、会说英语的、呼喊着要自由的人给我”。世界上的人们不会忘记这种双重标准、伪善至极的方法。

关塔那摩或许是地球上最好的伊斯兰主义的招募工具。关塔那摩如今仍然开放。而且,特朗普还说我们“会一直开着它……我们会将一些坏蛋关进去,相信我,我们会把这里塞满的。”在这个问题上,他或许会遵守自己的誓言。一个新的总统令可能会很快发布了,这个总统令将会为监狱的扩张铺平道路。同时,五角大楼还计划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花费5亿美元在那里建造新的监狱。

无论这个世界对此有多么失望,无论ISIS和其他恐怖组织如何使用这来为其宣传,没有美国官员对此负责,因为美国并不是国际刑事法庭的签字国。伪善吗?并没有,因为这就是美国的本性。

在监狱方面,由于美国毫无保留地、甚至是毫无理智地支持以色列,加沙和西岸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类似的监狱。你不得不崇拜特朗普总统,在无休无止的巴以冲突中,他甚至都不打算假装做一个真诚的中间人。“一个国家,两个国家……你喜欢哪个,我就喜欢哪个,”他这样告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内塔尼亚胡哪个都不会选;相反,他要将巴勒斯坦人关在政治监狱中,让他们没有人权,也没有主权国家。而以色列则在占领的领土上建立居民定居点。

谈到美国的例外主义,在支持以色列占领领土方面,我们几乎是世界舞台上唯一的国家。

代价

由于美国当代战争的本质——远离本土,而且被媒体所掩盖,特朗普通过推特欺瞒众人,所以,我们会很容易忘记,美国军队仍然在中东不断死去,在叙利亚、伊拉克、索马里以及阿富汗——在美国入侵阿富汗16年之后。

对于我来说,我有时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安德森,想起那些没他那么幸运的麾下。里奥斯、亨斯利、克拉克、霍肯伯里(他被截去了三个肢体)、富乐、鲍尔斯利、斯密斯。有时候,当我能承受得起的时候,我甚至会想起那场战争中无数的阿富汗受害者。那时,我希望,在中东无穷无尽的战争中,我真的相信我们是无可争议的“好人”,因为这是我们欠那些士兵的。

即便美国人会盲目崇拜类似安德森的人,将他们当偶像,正如特朗普最近的阿富汗演讲中所说的,永远感谢他们,如此一来便给了士兵们充分的理由,推动他们去作战。而其余的我们大多数人却没有花一点时间想一想,他们到底在为了什么而战斗,又是为了谁而战斗。

如果你有冲动去进行思考,那么问问自己下面这个问题:我能自信地向某个人的母亲解释,他的儿子以及其他战友是为什么而死的吗?

你会告诉她什么呢?说他是为了维护沙特在波斯湾的霸权而死的吗?说他是为了促进ISIS的兴起而死的吗?说他是为了关塔那摩永远存在而死的吗?说他是为了恐怖组织的扩散而死的吗?说他是为了制造令我们恐惧的难民而死的吗?说他是为了进一步轰炸也门,以扩大饥荒范围而死的吗?

或许你会这样说,但是我不能,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对于这个世界上的许多母亲和遗孀来说,这个解释实在是不能再差劲了。我坐在酒吧的高脚椅上,看着手链上的六个名字,想到许多死去的人——美国人、阿富汗人、伊拉克人,以及其他所有人,那两场战争的残酷景象又出现在我的脑海,我知道我永远都不可能向他们深爱的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也没有勇气去尝试。

随着我和安德森曾经参与的那场战争进一步扩大,造成了更多的损失,恐惧、内疚、尴尬……这些都是我所要背负的罪孽。我自己的选择,也是我永远的羞耻,没有任何借口。

如果你能停下来,用一点点时间去想一想美国的战争,那么,这就是真相。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看着一位遗孀和母亲,为这些战争寻找正当理由将会变得越来越难。或许一个优秀的士兵对此并不担忧;但是我至少知道一点,那就是,我很担忧。

(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翻译:尉艳华)

来源:War Is Boring

原标题:When It Comes to the War in the Greater Middle East, Maybe We're the Bad Guys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