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二战中的英军兰卡斯特轰炸机和我父辈的故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二战中的英军兰卡斯特轰炸机和我父辈的故事

英国国内对“区域轰炸”政策和轰炸机指挥部在战争中扮演角色的争议,导致兰卡斯特的重要性被遗忘了数十年。人们太晚才意识到这是值得保存的东西。

英国皇家空军44中队的兰卡斯特轰炸机。在战争年代,阿弗罗公司制造了超过7300架四引擎重型轰炸机。如今,只有两架仍可飞行。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1944年,距离圣诞节还有两天,我的父亲、刚刚成为合格飞航工程师的鲍勃·杰伊(Bob Jay)爬上飞机,跟随英国皇家空军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飞行。执飞阿弗罗兰卡斯特(Avro Lancaster)的是加拿大皇家空军429中队的领队老兵厄本·齐普林(Alban Chipling)。

在德国上空完成40多项任务后,齐普林的飞行服役期限已满,接下来他将在英国协助训练新的机组人员。在我出生三年前,我家便与兰卡斯特结缘,一直持续70多年到今天,这一缘分依旧如初。

阿弗罗兰卡斯特于1941年进入英国皇家空军服役。到战争结束时,该系列飞机共执行了超过15万次任务,投下了超过60万吨炸弹。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兰卡斯特轰炸机由阿弗罗公司(Avro)设计制造,其前身为曼彻斯特的A.V.Roe & Co.。该机型可能是二战期间英国最著名的重型轰炸机,在世界各地吸引的关注超过了其他机型,今天只有两架依然适航。

原型机于1941年1月9日在伍德福德首飞,同年10月31日,第一台量产机起飞。1941年平安夜,在林肯郡沃丁顿,皇家空军44中队成为了第一支接收该机型的部队,它的卓越性能给飞行员和工程师留下了深刻印象。

它拥有四台强劲的劳斯莱斯V-12梅林发动机,可以负载22000磅(约合9.98吨)炸弹,当时的喷火战斗机、飓风战斗机、蚊式轰炸机也都采用这种发动机。满载状态下,在15000英尺(约4600米)的高度,其速度最快可达到275英里/时(约合443千米/时),在海拔20000英尺(约6100米)以上可保持200英里/时(约合320千米/时)的巡航速度。满载武器弹药时,飞行距离在1500英里(约合2400千米)以上。

英国皇家空军轰炸机司令部指挥官亚瑟·哈里斯(Arthur Harris)对兰卡斯特的性能、可靠性、偏航表现给予了高度赞美。在德国投降后,他在写给阿弗罗公司的一封信中提到:“我想对把这柄利剑交给我们的人说,没有你们的才智与汗水,我们不可能取得胜利,因为我相信兰卡斯特是这场胜战中最重要的因素。”

也许你觉得太夸张,但这就是空战人员对兰卡斯特高度尊重的真实写照。

1941年至1946年初,共有7377架兰卡斯特轰炸机问世,其中大约3500架在作战行动中失事,另有约200架被损毁或是坠机报废。

恐怖之夜——二战期间,英国对德国实施了具有争议的区域轰炸行动,英国皇家空军的兰卡斯特轰炸机成为最常见的轰炸工具。该策略导致了成千上万平民死亡,然而历史学家认为,这种破坏性打击并没有削弱敌军的士气。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由于英国国内对“区域轰炸”政策和轰炸机指挥部在战争中扮演的角色存在争议,导致兰卡斯特的重要性被遗忘了数十年。人们太晚才意识到这是值得保存的东西。此前,绝大多数从战争中幸存的战机,由于不再需要便被报废了。

世界各地的航空博物馆保存了一些很好的战机样本,但只有两架仍然适航,分别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汉密尔顿的加拿大战机遗产博物馆,以及英国林肯郡的英国皇家空军科宁斯比基地(RAF Coningsby)。位于轰炸机之城林肯郡的航空遗产博物馆,旨在让兰卡斯特NX611在50多年后重新起飞的工作也正在进行中。

当然,兰卡斯特并非唯一参与对纳粹德国发起轰炸进攻的机型,我们也不能忽视做出的巨大贡献的美国,还有其他英联邦国家参与行动的轰炸机——威灵顿轰炸机、斯特林轰炸机、哈利法克斯轰炸机,以及双引擎的蚊式轰炸机等等。

根据亚伯达南顿轰炸机司令部博物馆统计,二战期间,驾驶轰战机完成任务的英联邦飞行员,每100人中,有45人丧生,6人重伤,8人成为战俘,仅有41人存活,而这其中许多人由于特殊的经历又留下心理创伤。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2014年8月,加拿大战机遗产博物馆的兰卡斯特Mynarski纪念机(Mynarski Memorial Lancaster)访问英国,这次访问具有里程碑意义。期间,我跟随父亲的脚步登上了这架战机。而此时,距离父亲第一次登上兰卡斯特已有70年了。在我的家乡林肯郡,战机从废弃的二战机场上空飞过,这段30分钟的飞行是此生最令我感动的旅程。

虽然兰卡斯特伴随我父亲度过了他生命中一些重要岁月,但我还是警惕自己赋予它过多的情感,毕竟它只是一架机器。我的父亲在1974年去世,时年55岁,但我仍能听到他在提醒我,首先想想他那死去的55000多名轰炸机司令部的战友,以及其他死于战争的人。

我是在1950年代长大的,关于父亲兰卡斯特飞航工程师这个角色我从没试图过问。其实我想知道高射炮是什么样的,如果他能让飞机着陆,我也想知道飞机是如何起飞的。我曾经注视兰卡斯特的照片和图表,用数小时搭建飞机模型。但在父亲去世后,我的兴趣逐渐减退,我觉得我没有机会再去探索他的那段军旅时期的生命了。

两架仍可飞行的兰卡斯特之一。图片来源:维基共享资源

然而这又使我对兰卡斯特着迷。我花了过去五年的时间研究父亲和他机组成员的经历,发现这是一系列我难以相信的悲剧。他们都从战争中幸存了,但生活却永远被改变了。今年早些时候,我将研究成果集结成书《The Mallon Crew》出版,这本书讲述了战争给这些人及其家庭带来的灾难性的影响。

也许你会问,加拿大空军中队的领队齐普林后来怎么样了?他指导了我父亲如何使用三台引擎着陆,四个月后,他死在了一次飞行事故中,当时距欧战结束只剩下两周。那年他31岁,他的妻子成了寡妇。

《The Mallon Crew》讲述了战争对一个兰卡斯特机组成员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作者维克·杰伊(Vic Jay)是一名退休教师,写过一些短篇小说。维克现居英国,正在撰写他的第二本书——《腿上带铁丝网的男孩》(The Boy With the Barbed Wire Legs)。

(翻译:唐俊)

来源:MilitaryHistoryNow.com

原标题:The Lancaster – Remembering Britain’s Mightiest Bomber of WW2 (and the Men Who Flew Them)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