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多省份出招打击医生收回扣 专家:医疗反腐还需完善薪酬制度体系

今年以来,各地不断加大医疗领域反腐力度,已有多省份出台规范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执业行为的文件和整顿措施。不少医药领域人士在评论时多用“风暴”“高潮”来形容。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安徽省拟出台规定,医务人员收取商业贿赂5000元将予以开除、解聘并吊销执业证书。界面新闻注意到,今年以来,各地不断加大医疗领域反腐力度,已有多省份出台规范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执业行为的文件和整顿措施。

而专家指出,出台规定只是治标之策,“不许腐败”之外,政府监管还需思考如何让医务人员“不想腐”。此前,国家卫计委发言人宋树立告诉界面新闻,医改的重点任务之一,便是要让医务人员有符合其职业的荣誉感和行业特点的应有收入,以此调动积极性。

多省份出招展开医疗反腐

根据安徽当地媒体报道,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将出台《安徽省医疗卫生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处理办法(试行)》(简称《办法》)。这份文件在充分征求意见建议后,有望于2018年1月1日实施。

在这份即将出台的文件中,明确规定了商业贿赂的定义,即为药品、医用设备和医用耗材生产、经营企业或者其代理机构及个人给予采购与使用其药品、医用设备和医用耗材的医疗卫生机构工作人员以财物或者其他利益的行为。对索要、收受患者“红包”等礼金,非正常转诊病人收取介绍费等涉及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的其他行为,参照商业贿赂行为进行处理。

同时,该《办法》的处理分为对单位、科室和对个人的处理。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办法》明确规定医务人员个人索取、收受商业贿赂价值在5000元以上的,视情节给予相应处分直至开除、解聘并吊销执业证书。

这是继上海市之后,今年第二个对医务人员收取回扣数额和处罚予以明确规定的省份。

于9月15日起开始施行的《上海市医药购销领域商业贿赂不良记录管理规定》(简称《规定》)中明确列出:医疗卫生机构工作人员收受商业贿赂价值在5000元及以上,或2次以上收受商业贿赂,或者主动索取商业贿赂,由所在医疗卫生机构给予解聘处理,医师将被吊销执业证书。而受贿价值在5000元以下的,也将面临职称评定资格取消、暂停执业活动等行政处罚。

此外,在上海出台的《规定》中,不但将医务人员本身的行为予以规范,还将对其有影响的亲属也纳入规范之中。根据规定,医疗卫生机构工作人员除不得接受收受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及医药代表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的现金、礼卡、购物券、物品等;其个人和配偶子女也不允许接受来自医药生产经营企业及医药代表邀请出资的吃请、境内外旅游、变相旅游、营业性娱乐场所娱乐活动。

除该《规定》外,在今年8月至9月间,上海卫计委还相继发布《上海市医疗卫生机构接待医药生产经营企业管理规定》《上海市加强药品使用信息系统规范管理规定》,这一套组合拳一度被称为“史上最严”。

紧随上海,江西也采取行动打击医药领域的商业贿赂行为。江西省工商总局联合江西卫计委、江西食药监局在今年9月至12月间开展医药流通领域商业贿赂专项整治行动。

在江西省印发的《全省医药流通领域商业贿赂专项整治行动工作方案》(下称《方案》)中,相比安徽和上海,江西所列出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接受的“好处”其名目更为详细和繁杂,其中除了对临床诊疗过程中的“开单提成费”、“处方费”、“新药推广费”、“临床观察费”予以明确禁止外,还禁止医务人员接受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或营销人员提供的“介绍费”、“促销费”、“宣传费”、“广告费”、“科研费”、“统方费”、“手续费”、“酬劳费”、“信息费”、“佣金”、“赞助费”等各种名目的利益。

除赣皖沪三省之外,在今年早些时候,河南、江苏也发布相应文件展开医疗反腐。在查处回扣方面,福建省则是雇佣第三方机构,调查医院收受回扣的蛛丝马迹,并根据调查结果,对医院进行排名,连续两年收“红包”居前十名的医院将被降级处理。

医疗领域腐败“程度深”“范围广”

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徐毓才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指出,相比其他领域,医疗领域腐败的特点之一在于,其他领域多发生在掌权的领导干部之中,而医疗领域则因为医务人员有处方权,有人因此借机牟利,从三甲医院到基层医疗机构,腐败问题“程度深”且“范围广”。

此前,曾有媒体通过对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的相关数据进行统计,2016年全国医疗系统内共有386位医务人员被查,其中院长82名、副院长25名,多为受贿罪。在医院科室涉案人员中,检验科43位,药剂科18位、骨科17位,有的科室甚至涉嫌单位受贿罪。

这一数据在今年将可能继续增加,界面新闻此前对今年上半年的公开数据进行不完全统计(见《2017年医疗系统反腐持续 疫苗流通等领域将加强监管》),截至今年6月12日,2017年各地卫生计生系统共有201人被查办,涉及20个省,其中从省级三甲医院至乡村卫生室均有覆盖。

在今年6月12日的卫计委发布会上,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巡视员李路平指出,设备采购、药品和耗材采购、医院创收、收受红包、科室承包、药房托管、项目许可、接受捐赠等都是重点监管领域,将对此进行常态化的整治。

此前也有分析曾指出,近年来,医用耗材已逐渐成为医疗行业腐败易发多发的高危地带,尤其是骨科、检验科等多用医疗器械的科室。

据新华网报道,企业在中标后,要想取得高额利润,还需医院优先、长期使用其医用耗材,因此常常行贿医院主要负责人,将其称为“固定供销渠道”。同时,媒体也曾引述业内人士说法称,由于医用耗材专业性较强等原因,在面对一种医疗器械常用的几十种品牌时,科室主任作为该专科的业务骨干、医术权威,有着一定的话语权,科室主任的意见就意味着器械设备的采购订单,决定着医药器械公司的财路,科室主任自然成为医药器械公司争夺“围猎”的对象。

除了范围广程度深之外,徐毓才告诉界面新闻,医疗领域腐败还有其他两个特点。一是大多为商业贿赂,“大约70%到80%”为医务人员或医院管理者收受了来自医药生产、经营企业的贿赂。其次与老百姓利益直接相关,医药流通领域的腐败行为直接导致了药价水分过高,抬高药价,损害百姓利益,“医药购销领域的沉疴痼疾让老百姓恨之入骨,也正因此,到了不得不刮骨疗毒的时刻。”

治本还需完善薪酬制度体系

对于今年以来各地不断推出严厉措施整顿医疗领域腐败现象,不少医药领域人士在评论时多用“风暴”“高潮”来形容。不过也有一些人士指出,一味打击只是治标,但是长期效果如何尚难判断。

随着各地卫计委和食药监等主管部门相继发文规范医务人员和医药代表的合作,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即使被称作史上最严,但总有为了利益铤而走险的人。”

如有省市明确规定,医院接待药械代表时,应该定时间、定地点、定人员,有记录,且至少2人以上同时在场;此外,医院须视频监控药械代表,保安驱离违规推销者。对于此,前述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会造成医务人员与药械代表利益往来更加隐蔽,同时,调查取证的难度较大,调查成本也将会增加。

“现在做的更多是‘不能腐’,但要治本,则更多需要从‘不想腐’着力,”徐毓才指出,各地现有的规定都只是治标,但却无法治本,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在一定时期内可以执行,但日久又有可能“死灰复燃”。

徐毓才将问题指向医务人员薪酬制度体系的不健全。

在过去60多年中,我国医疗服务收费定价较低,即使是城市三甲医院,专家门诊的诊疗费也只在4-10元/人。而由于政策获准,医院可以通过药品加成维持医院运行,这也导致拥有处方权的医生和药企间形成利益链。

今年早前,实名医生平台医联联合艾瑞咨询共同发布了2017年《中国医生生存现状调研报告》(简称《报告》),调研称,71.6%的医生工资水平低于8000元/月,工资在10000元/月以上的医生占比仅为13.1%。由于现阶段医生的激励机制尚不完善,且晋升难和缓慢的晋升节奏使得不少医生对职业规划感到迷茫。经调查,54.4%的医生认为自己的收获与付出不匹配,46.4%的医生对未来没有信心。

今年9月底,以药养医格局彻底告终,各地相继提高了医事服务费水平,而据国家卫计委也声称将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国家卫计委发言人宋树立告诉界面新闻,医改的重点任务之一,便是要让医务人员有符合其职业的荣誉感和行业特点的应有收入,以此调动积极性。

不只是国家卫计委,对于医务人员的薪酬制度改革问题,中央高层也先后发声指出。今年10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做出部署,将由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牵头制定方案扩大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推动建立多劳多得、优绩优酬的激励机制。

然而在徐毓才看来,这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徐毓才称,难点在于“医院的行政化和医务人员的编制”,同其他事业单位一样,现有医务人员有职称和级别,单纯就医务人员建立一个职称体系“很困难”。“目前我看到做的比较彻底的是福建三明改革,设立医务人员年薪制,但这也是不改变原有体系,跳出既有模式,进行考核实行年薪制。”徐毓才称,三明模式具有可行性,但推广操作却更为复杂。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