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她专栏】巴厘岛故事集系列之二:住在巴厘岛的中国隐士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她专栏】巴厘岛故事集系列之二:住在巴厘岛的中国隐士

这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年轻的女人,80后,文学学士MBA海外投资等专业背景,四年前来到巴厘岛经历了这个岛屿上的各种灵性仪式后,决定久居于此。

一直在酝酿这个巴厘岛脸谱故事短篇集。四年来,我的成长是惊人的,回头望去,发现时机早已成熟,太多太多有意思的人和事发生在这四年里。而我知道,我会遇见更多更多这样的人。故事集会持续更新,有兴趣的,敬请关注。

距离上次丽平带着查理来CANGGU找我午餐大约已经半年多了。去拜访丽平的念头一直徘徊在脑海里。

这是一位来自中国的年轻的女人,80后,文学学士MBA海外投资等专业背景,四年前来到巴厘岛经历了这个岛屿上的各种灵性仪式后,决定久居于此。具体的故事我们会在日后的文章里分享。

其实吸引我的并不是她在大好前途背景下放弃一切来巴厘岛隐居,而是“隐居”。

“隐居”就是从小到现在从未改变过的我的人生终极目标与理想。

曾经告诉朋友我的理想就是:等我老了在深山里开做占星馆,来的人都是慕名而来。

所有朋友都哈哈大笑。我却不以为然。

丽平就在过也许大部分都不能理解,却让我向往无比的生活。

忙碌的十一中途穿插着飞去印度参加朋友的婚礼,带着这股复杂的能量,带着从我最爱的印度吸到的能量,我终于决定去拜访丽平。

丽平欣然应可。

正好巴厘岛的另外两位中国隐士朋友(下文用A与B称呼)一拍即合。三个人,一起来到了丽平家。

丽平隐居的家在最近各种媒体传言的即将喷发的阿贡火山的脚下,属于政府疏散的地区之一。火山一旦爆发,这个村里有被淹没的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这里的海滩是黑色的原因。

喝茶,对于隐士们来说是必不可少的生活的一部分,品茶期间,我们天南地北的聊天,聊巴厘岛历史聊巴厘岛文化聊每个人和这个岛屿神奇的连接。

在喝茶之前,我们会单独倒出一杯来,放在一边

丽平说,这杯献给SPIRIT(周围的圣灵).

后来我在想,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天天自称自己是“岛主”的人,和我面前的这三个特别的女人相比,他们究竟对巴厘岛的了解有多少有多深入。为什么会出现“岛主”这种本身神圣的词却被演变成如此浮华的感觉。

能量

能量&灵魂,这是支撑着所有生物生存的根基。

在巴厘人的文化精髓里,万物皆有灵。

丽平说,当我们进屋时,她拥抱每个人时所感受到的能量都是不同的,隐士B给她的能量是收缩的隐藏的,而她拥抱我时的能量感受到的是外扩的很容易让人引起注意。

该怎样继续写下去,我一直很苦恼,辍笔(键盘)好几次。该怎样用一种正常人/大众能接受的方式写下去。写的太矫情,又觉得很恶心,写的太肤浅又觉得太肤浅。

这次拜访,除了四个女人喝茶闲聊外,最关键的时刻应该是大祭司给我用脉轮的方式清理能量了。

丽平说,天骄你的这次到来冥冥中应该就是来收获这次脉轮疗愈的。

大祭司是什么东东,其实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生活在巴厘岛几乎经常会听到的词。大祭司究竟有什么能量,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每个人都说很神奇,特别是那些在巴厘岛遇到很多人生成功辉煌的老外对大祭司毕恭毕敬崇敬不已。

在丽平家的第一天的傍晚太阳落山前,丽平带着我们去家门口的稻田里散步。散步的时候,丽平说,明天大祭司会来她家视频的方式给一个客人做远程的疗愈。

我一时兴起说,能不能也给我疗愈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需要疗愈些什么。

当天晚上,我竟然兴奋的无法入睡,我们是睡在一个海边的度假村,跳下去几乎就是海了。由于火山要喷发的传闻到处都是,导致火山附近的酒店度假村全部空无一人,没有游客。

凶猛的海浪澎湃了一夜,听着海浪一遍遍的拍打在岩石上的声音,每次拍打都感觉床在晃动。感觉自己要被海神给吸走了。吸走又送回来。直到凌晨5点,天开始微亮,我才得以入睡。但是不到8点我就自然醒了,海风太大,感觉整个房间海风在不停的穿梭,蚊帐被刮的像个气球。

怎么办,只睡了三个小时就不困了。隐士女士们告诉我因为大海的能量太强了,不需要睡眠了,大海给我充电了。

大祭司们如约而至,一下来了三个。规矩有点多,大家都对大祭司都毕恭毕敬,喝茶都是他们用杯子全套,而我们用树叶。我是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隐士女士们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还好的就是大祭司们没有摆架子,特别是其中一个母性光环特别强的女祭司很平易近人。

大祭司先按预定好的给一个客人做远程疗愈,看他拿着手机在屏幕上不停的画圈圈,视频里的姑娘竟然一会说这里感觉到疼那里不舒服,然后大祭司又继续画圈圈然后视频里的姑娘就说好多了,最后大祭司通过视频给那个姑娘倒的水发功让一杯普通的水成了圣水。我在旁边有点目瞪口呆,不过隐士女士们已习以为常,其中一位隐士朋友据说也会这样的疗愈。

之后就轮到我来和祭祀面对面疗愈了,我紧张的要命,刚坐下来在大祭祀面前时没坐稳,差点用脚踢到大祭司的脸,我心想完了出师不利啊。赶紧说SORRY。

我正襟危坐,大祭司开始给我发功,读到这里的朋友可以补脑一下你看电视剧《天龙八部》时的场景即可。具体大祭司怎么弄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一直双眼紧闭。大祭司从海底轮开始帮我清理,逐个向上,直至顶轮。一开始由于我没有专注,主要是也不懂我需要专注,而且由于围观了远程疗愈的过程,我以为是要找身体不舒服的部分,在海底轮的时候感觉并不是特别明显,身体没什么疼痛。结果当到本我轮的时候,感觉来了,由下到上,虽然全身没有任何疼痛感,感觉越来越强,一道强烈的气在我身体里流窜。浑身的血液清晰的在流动,全身震颤,(后来围观的隐士朋友们说我坐着如石头一个坚固),感觉我全身都在冒光,各种颜色的光芒,大片大片的绿色黄色,一股强烈的能量从底端一路冲向我的脑袋,天眼大开,虽然双眼紧闭,依旧看到了好多好多射进来的光芒,亮的刺眼。直到大祭司告诉我,结束了,问我什么感觉的时候,我的身体迟迟无法移动无法张口,但是感觉我整个人是在跳跃的。

写到这里,我也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在那一瞬间得了神经分裂。可是,却那么真真实实的存在过。如果有机会再来一次,我还会再试一次,那一瞬间的愉悦和忘我感觉才是最真实的自由。一片空白的同时却五彩斑斓,貌似时空穿梭了一次。

其实这样相似的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共出现有三次,这次在大祭司的帮助下是最强烈的。头两次第一次是10天内观禅坐最后一天的最后一刻,感觉一束强烈的气从我的身体里从上到下然后冲出我的身体;第二次是某天做瑜伽,当所有体式都结束后,进入冥想状态,突然之间感觉我整个人像钉在了垫子上一样,无法移动,却全身的毛孔都在冒光。

告别丽平,回家的路上,另外两位同行的隐士朋友科普我说,这位大祭司给我的不单单是能量的清理,还有用脉轮疗法给我附了能还开了我全是的脉轮。她们说作为旁观者都感受到了整个房间以我和大祭司为中心发散出来的能量,开启脉轮,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同,我的反应不代表其他人会经历的反应。

和两位隐士朋友分开说拜拜之后,我打了GO JEK摩的回家,摩的司机一如既往的友好,坐在摩托车上,风吹着我的脸颊的那一刻,放佛从古代又回到了现代。

-- 完--

关于作者:

天骄TJ,balisurf.cn创建人,专注巴厘岛冲浪旅行。自从2014年至今安排了国内上百位冲浪爱好者的冲浪课程以及住宿。同时,截止到2017年6月行走了4个大洲31个国家近200个地区。坚信生活不在乎潇洒与否,在乎的是你是否能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环境下都可以活的有张力和收缩的能力,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 注: 所有文字为©BALISURF.CN原创。转载请注明。

欢迎你来微博找我们,请点这里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TOP HER”【ID: top-her】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