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通俄门”调查愈演愈烈 特朗普女心腹也被盯上了

穆勒团队最有可能追查的就是她和佩奇等人当时沟通都谈了些什么,以及最终她是否把这些信息传达给了特朗普本人。

11月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特朗普举行晚宴,希克斯盛装出席。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忠心的一名手下已经被“通俄”调查特别检查官穆勒盯上。

9月12日正式出任白宫通讯主任的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或已被通知最早在本周接受当面讯问。至少两名知情人士向《新闻周刊》确认了这一消息。

今年28岁的希克斯可能涉及到的调查内容是其主导草拟有关特朗普团队与俄接触的公开回应上。在去年11月大选结束后几天,希克斯发表声明,否认有竞选团队成员与俄政府代表人士见面。

希克斯当时说,“此事从未发生过。竞选团队和任何外国实体没有接触过。”

不过话音刚落,同一个月里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就承认与特朗普的人有过接触。

随着调查的深入,希克斯的声明至少与两件事实不符。

去年6月9日,特朗普的大儿子小特朗普被揭露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见俄罗斯女律师维塞尼茨卡娅。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和时任竞选主席马纳福特也在场。

维塞尼茨卡娅声称她的客户中有接近克里姆林宫的官员。这也是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方最早的一次会晤。

小特朗普也是重点受调查对象

而小特朗普对会谈内容的说法前后不一致,起初说会谈的内容主要是“允许美国家庭领养俄罗斯儿童法案的恢复”。但他后来又改口说,他事先知道女律师手里可能掌握“有助于特朗普竞选的信息”,后者在会谈中也的确告诉自己她有一些希拉里的材料。

据当年参与尼克松水门调查的检察官班克斯(Jill Wine-Banks)说:“领养”其实就是“制裁”的代称。近几年俄罗斯因为干涉乌克兰内战而受到美欧的经济制裁。

希克斯也多次在其负责的声明中说,当时特朗普团队对此事的回应是纯粹的关于领养的议题。

而在那次会面后一个多月的7月27日,特朗普在佛州造势时非常高调地向俄罗斯方面喊话,希望对方获取并公开对民主党及希拉里阵营选情不利的“黑料”。

另据CNN报道,上周,在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经过6个小时的盘问后,特朗普的前竞政策问佩奇(Carter Page)承认,他在去年7月竞选期间受邀前往莫斯科与俄官员会面之前,就已经向希克斯以及后来被选为司法部长的塞申斯等管理层汇报过。佩奇称那次莫斯科之行是以个人身份进行的一次演讲。

佩奇已经供出了更多细节。

由此可见,希克斯的公开说法至少在这两件事上有矛盾。

一旦受到调查,她对特朗普长期以来的忠心也将面临考验。

和过去半年以来被赶出特朗普小圈子的其他人不同,希克斯似乎一直在默默、忠心耿耿地为特朗普服务。

今年5月,她发表声明为特朗普辩护。当时《华盛顿邮报》一篇文章称特朗普私下不尊重下属。希克斯在声明中说,特朗普有性格魅力,能感染他周围的人……他很有幽默感,特别能让人感觉自己的与众不同、激发出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的能力。

另外,希克斯目前年薪是17.97万美元,是年薪最高的白宫工作人员之一。

事实上,希克斯并没有太多的政坛经验,她此前曾是拉夫·劳伦的时装模特,并在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的时装品牌部门担任公关,也曾是其品牌的模特。

正是为伊万卡工作,希克斯才让特朗普注意到了自己。2014年10月,特朗普亲自挑选希尔斯到其地产公司承担公共关系工作。

2015年特朗普决定竞选后,希克斯顺利加入到竞选班底,并由此开始涉足政坛。当时她甚至帮助特朗普管理推特账号,记下他要说的话,并命令下面的人去发布。

从始至终,希克斯都非常低调,她很少接受采访,自从开始在竞选团队工作后,她就删除了自己的推特账号,并将Instagram设置为私人状态。

她的最近一次露脸是上周一陪同特朗普出席由日本安倍政府举办的招待国宴,穿着燕尾服和打领结。

特别检察官穆勒

另一名参与水门调查的检察官Nick Akerman称,穆勒团队最有可能调查的就是她和佩奇等人当时沟通的时候都谈了些什么,以及最终她是否把这些信息传达给了特朗普本人。

但Akerman也承认,不期望希克斯会说出事实,因为她的老板什么假话都说得出来,而他本身也希望手下也照着做,因此如果希克斯为了护主捏造事实或有所隐瞒,也不要感到意外。

马纳福特成首批被正式批准的受指控对象

近半个月,穆勒团队的调查范围正在向着特朗普的核心圈子收缩。10月30日,团队针对特朗普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及一名长期商业伙伴提起了首批指控,并令特朗普竞选团队前外交政策顾问帕帕多普洛斯认罪。另外,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据称也已经被盯上了。

特朗普团队负责应对“通俄”调查的律师Ty Cobb在上周称,白宫希望在感恩节前后结束相关人员的讯问程序。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