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创新中国】YeeCall张磊:如何用两年时间在海外收割3000万用户?

“移动出海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产品的差异化和用户的刚性需求,要不断的根据用户差异化的需求来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缝隙。”

题图为yeecall ceo张磊

2013年,时任百度移动安全总经理的张磊带着百度旗下的DU Battery Saver、DU Speed Booster两款软件出海,彼时,他们还是中国第一波尝试出海的工具团队,按张磊的话说,当时会选择出海纯粹是被国内不断上涨的流量成本逼的。

但海外获客成本低谁都看得到。于是,张磊之后,猎豹、APUS、Kika输入法、茄子快传、云图微动等一系列产品也都纷纷出海。短短一年时间,海外工具市场就成了一片红海。

2015年,微软收购Skype,导视Skpye C端产品的使用体验大幅下滑,张磊知道,这对于通讯软件来说,是一个绝佳的时间窗口。2015年1月,他拉着之前在华为的同事徐家骏一起打造了一款名为YeeCall的通讯软件。

在YeeCall上线初期,为了有针对性获客,他们花了整整6个月的时间做盲测,在找到需求旺盛、留存度和活跃度较高的地区后,才放手将所有资源和运营精力聚焦到了印度、中东和北非等地。

现在,YeeCall已有3000万左右用户,覆盖印度、东南亚、中东、北非等地区。日停留时长超过30分钟。

谈到移动出海的心得时,张磊表示,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产品的差异化和用户的刚性需求,要不断的根据用户差异化的需求来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缝隙。

以下内容为界面创业和张磊的对话节选。

界面创业:我注意到你之前其实做过工具产品,比如点心省电,那为什么当初决定出海创业的时候,直接越过了工具,而选择了通讯?

张磊:我从2011年就开始做工具,当时是因为移动互联网刚刚起来,手机系统还有很多体验不佳的地方,因此工具产品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时间窗,但进入2012年之后,国内做工具的越来越多了,连360这样的大公司也开始做,竞争非常激烈。于是到了2013年的时候,国内做工具的这些公司都把目光放到海外了,那里那时还是蓝海,老外不怎么做工具类的产品,而中国相比他们在工具体系上也是领先了两到三年,所以2013年,我们也跟着在第一波出了海。

但是这个时间窗口其实很短,到了2014年,整个市场就又一片红海了。所以我们看方向的时候就直接越过了工具这个环节,看内容啊社交这些方面还有什么机会。

界面创业:你说的是社交不是通讯?

张磊:对,YeeCall本质上还是一个通讯社交产品,通讯是核心,是一个产品的基本能力面,随着这个基础设施不断发展,你就很难断定这款产品的属性,比如微信,你觉得它是一个社交产品还是通讯工具呢?

在我们心里,YeeCall更像一个弱社交强通讯的产品,我们的组织结构也是,最大的一个技术团队在研究最基础的通讯技术,剩下的很多小的业务团队则在研究怎样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我们对这些创新的业务团队相当宽容,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去尝试。

界面创业:你是先决定出海,还是先决定要做通讯?

张磊:很难讲,其实我从2009年就在研究通讯软件了,当时我还在百度,但我和我的搭档徐家骏都在华为做通讯做了很多年,闲下来的时候,我俩就经常推演未来通讯的终极场景是什么。

然后到了2014年,之前我说了,工具出海已经是一片红海,但彼时通讯软件却出现了一个小的时间窗口,那时,Skype被微软买了,基本上to C市场它就放弃了,专心做to B,导致to C端的通讯质量直线下降,我们抓到了这个机会,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就把第一代产品做出来了,然后又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找到了中东北非印度这些市场。

界面创业:怎么找到这些市场的?

张磊:很简单,就是把产品撒出去,在60多个国家一起上线,然后观察那一块用户数据更好。

产品上线几个月后我们就发现像中东、北非的一些国家数据尤其的好,后来我们就在当地做调研,发现这些地区60%的人口都是外来移民,这些打工者在外有很强的需求和家里沟通,跨境电话和视频电话对他们来说是刚需,而当时全世界还没有一款产品是专门用来解决跨境沟通。包括后来我们上线的一切功能都是为了满足这批用户。

界面创业:这批用户对通讯软件都有哪些需求?

张磊:免费,流畅。别人打不通的时候你要能通,别人能通的时候你要更流畅。刚开始的两年我们可以说就做了这一件事——完善技术。2015年和2016年这两年,我们在全球建了一张有四百个传输节点的通讯网,然后又建了五个大的数据中心来覆盖所有的用户,在技术上,我有自信在全球排到前三,尤其是跨境通讯上,我有自信比微信强。

界面创业:那这期间有走过一些弯路吗?

张磊:当然有,比如说刚开始大家觉得这些移民在那边是不是会有些寂寞,所以我们就尝试在yeecall上做类似附近的人等等这些功能,后来发现的确有用户具备这样的需求,但是它跟我们的产品本身定位是不一样的,我们的产品从定位上讲是一款熟人社交软件,你再把一个陌生人社交叠加进去,用户就不知道你这个产品到底是干什么的了。

之前我说了,2015年我们碰上了一个时间窗口导致我们的用户量增长的特别快,然后到2016年团队的心思就有些分散,欲望太多了,这个也想做那个也想做,反而一个都做不好,后来我就觉得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价值比什么都强,所以今年我们又重新把产品明确了,就是熟人社交,然后把这一点吃透。

界面创业:海外用户和国内用户有什么使用习惯上的不同呢?如果把微信移植过去会成功吗?

张磊:微信只有中国人用着觉得最舒服,外国人会觉得这个软件太复杂了,他们喜欢简单的,让不同软件承载不同功能。而且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流行产品,比如香港人就喜欢用WhatsApp,她只有和大陆人沟通的时候才会用微信,通讯产品是有很强的地域属性和文化属性的。举个例子,老外的话我给你发一条消息,他一定要知道这个消息有没有到达,所以消息后面会加上两个勾,一个是送达一个是阅读,但中国人不喜欢这样。

一款好的通讯产品一定是针对你的目标用户他的语言环境、文化环境、甚至本地运用环境所设计的,这方面其实我们也吃了挺多苦头,我们是一个中国的团队,对外国人的理解也不深,所以我们只能不断的派产品经理到当地,看看用户每天都在干些什么。

比如说我们产品上有一个小功能,在信息流上方,有一个小的地方显示的是对方时区的时间,这个功能虽然很小,但用户特别喜欢,知道对方的时间就不会在不合时宜的时间骚扰到她。坦率的说YeeCall现在的很多功能都不是我们拍脑袋想出来的,很多都是用户用了之后反馈给我们然后我们再改进的。

界面创业:所以你们就把目标人口锁定成移民人群了,未来会做本地通讯吗?

张磊:我们计算过,中东北非这些地区的跨境劳工大概有2亿人,如果加上他们的家庭,实际上是一个8亿多的这样一个群体,把这些人做透也就够我们生存的了。

界面创业:之前说2017年开始你们就变得聚焦了,那社交和金融还做吗?

张磊:我说的聚焦是指聚焦人群和产品定位,我们是一款熟人社交的产品,社交是一定要做的,但要针对这些人有针对性的做,比方说他们有很强的找工作的需求,那我们是不是能通过什么方式去帮助他们。

金融也是一样,对这些跨境劳工来说,他们每周或者每个月都要去一次转帐中心排队给家里寄钱,小额转账也是他们的刚需。接下来我们的工作重点就是聚焦这些人的需求,不断完善产品功能。

界面创业:社交产品很讲究流量,现在海外买流量便宜吗?

张磊:不便宜。早在2012年的时候其实是非常便宜的,2014年就开始涨价了,中国人多了嘛,不过肯定比国内还是便宜的。

界面创业:现在的行情是怎样的?

张磊:工具的话是0.2到0.4美金一个人,美国更贵一些,游戏的话可能已经涨到了1到2美金一人,电商也差不多是这个价格。但我们主要还是以口碑传播为主。

界面创业:在中东北非有当地团队和你们竞争吗?

张磊:没有,通讯的技术门槛还是比较高的,全球做通讯的公司基本上集中在中国美国和以色列。我们的竞争对手基本都是美国的那些全球化的产品了。

界面创业:竞争激烈吗?

张磊:相当激烈了,美国人最喜欢的做法就是把先进模式复制到落后地区,但是有一点,他们的产品一开始就是打算做全球化的,是比较通用的,但是落地到当地还是需要有和本地结合的点,这个是关键。对我们来说,我们的破局点就是在通讯这一点上不断的积累,和时间做朋友,你积累的时间越长这个系统就越稳健,然后你的网络效应就会越大,当通讯这个地基扎稳了,后续在此基础上的想象力也会有很多。

界面创业:出海面对不同国家,政策上面临风险吗?

张磊:政策上的东西肯定是要注意的,比如说去年我们加了陌生人社交的东西以后,马上就出现了一些色情内容,但我们的很多市场都是宗教国家,这方面是需要极其谨慎的应对的,宁可砍掉也不能冒风险,然后比如说金融,这方面我们研究很久还没有动手,就是存在牌照的问题。

界面创业:那YeeCall现在主要靠什么盈利?

张磊:盈利的话还是广告,除此以外还有一些附加功能,比如我们刚刚做了一些创新的游戏。

本文视频为创新中国纪录片,由想象传媒联合中国八大顶尖创投机构出品,许慧晶、余楠联合导演,用镜头记录了24位中国精英创业者的故事,包括了24个纪录短片和1条纪录长片,界面创业为《创新中国》第一季战略合作伙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