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被曼德拉视为接班人 弃商从政的他当选南非执政党主席

曾与“国父”曼德拉一同铸就光辉岁月,拉马福萨的当选让“南非迎来了一个创造巨大变革的机会,他可以向选民和投资者证明,他能带来这种变革”。

12月18日,南非副总统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主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12月18日召开的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ANC,简称非国大)党代会上,65岁的副总统拉马福萨(Cyril Ramaphosa)​在约翰内斯堡会议中心内与人拥抱、掏出手机自拍、面带笑容地拍摄台下的媒体代表。亲耳听到自己当选的消息时,他用纸巾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身为南非最富有的政客之一,拉马福萨凭借微弱的优势战胜南非总统祖马的前妻、前外交部长和卫生部长德拉米尼·祖马,当选非国大新任党主席。由于非国大多年来一直牢牢占据南非执政党的位置,等到2019年祖马结束两任总统任期后,拉马福萨极有可能成为这个“金砖国家”的新总统。

拉马福萨曾在20年前失去过一次这样的机会。工会领袖和法律专业出身的他曾经主导起草了南非后种族隔离时代的宪法,当时是前总统曼德拉最为看好的继任者。然而,拉马福萨却在当年的非国大主席竞选中输给了之后成为南非总统的姆贝基。遭受挫败的拉马福萨随后抽身离开了权力中心,转型做了一名成功的商人。

作为南非黑人资本主义的象征,拉马福萨的资产遍布原本由白人主导的各种产业,例如电信、传媒、矿产,以及南非麦当劳的特许经营权。《福布斯》杂志更新至2015年11月的资料显示,这位富有的政客身家一度高达4.5亿美元。

不过,做生意并不是拉马福萨的挚爱,他最在乎的仍然是政治仕途。BBC文章指出,拉马福萨从来没有离开过非国大,他一直在其最高权力机构——全国执行委员会中担任职务。有批评者认为,这个职位让拉马福萨得以接触到内幕信息,为他的商业帝国提供了不可告人的帮助。

2012年,南非部分矿工的涨薪要求遭到拒绝,引发罢工示威。警方在8月16日强行驱散矿工时发生枪战,导致超过30名矿工死亡。这场“矿工屠杀”是南非结束宗族隔离以来最严重的流血事件。拉马福萨正是这处矿井母公司的大股东。虽然调查认为拉马福萨与这起事件无关,但反对者还是认为他背叛了工人阶级,已经成了外国资本的“傀儡”。

事实上,如果只关注他当下奢靡的生活作风,外界很难看出拉马福萨曾在大学时投身学生政治运动,并在1980年代成为矿工工会的领袖,与实施种族隔离的政府对抗。​如今,拉马福萨是跑车、美酒、鳟鱼垂钓的爱好者。2014年向政府上报财产时,他仅在约翰内斯堡就有30多处别墅。

他的传记作者Anthony Butler撰文指出:拉马福萨认为,教育、艺术品、美酒和跑车不应仅仅属于中产阶级或者富裕阶层的白人。虽是工会领袖,但拉马福萨出行总是乘坐头等舱。

同样在2012年,拉马福萨还曾参与一场动物竞拍,出资1950万南非兰特(当时约合230万美元)竞拍一头南非水牛和它生下的小牛。不过,拉马福萨还是输给了出资2000万兰特的竞争对手、南非电影巨头之子Jaco Troskie。拍卖会后拉马福萨说,他把预算花在了其他动物身上,自己“和其他商人一样,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

而这一点引来了更多的抨击——既然有这么多钱买野生动物,为什么不能为公司矿井下的矿工提供更体面的薪水?

事后,为了挽救他在非国大内部和工会的声誉,拉马福萨通过全国广播道歉。他坦承,自己在贫穷的大环境下不该花这么多钱,自己过于“盲目”了。然而即便名声受损,拉马福萨还是在2012年成为非国大二号领导人,并在2014年成为南非副总统。之后,拉马福萨“为了避免利益冲突”逐步退出商界。

据BBC介绍,早在1990年代,曼德拉的前医生兼商人莫特拉纳(Nthatho Motlana)就说,当时只有四十多岁的拉玛福萨很年轻,他应该先去商界施展才华,之后再回到政治前线。

到了2017年12月,拉马福萨终于迎来了他渴望已久的胜利,距离登上南非总统之位只有一步之遥。

拉马福萨在竞选活动中说:“我们要抓住这个可以实现复兴的时机,不要让它溜走。我们要让国家团结起来,为同一个目标奋斗。那就是将南非建设成伟大的国家,一个没有腐败的国家。”拉马福萨还公开表示,他将让南非的GDP增幅在2018年达到3%,到2023年达到5%。

由于向投资者承诺了有利于市场的经济改革,并保证遏制政府内部的腐败,拉马福萨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对市场极为友好的候选人。他深受城市的商业团体和选民欢迎,尤其是黑人中产阶级。

曾在祖马内阁任职的霍根(Barbara Hogan)对《纽约时报》表示,拉马福萨一直都是非常精明的谈判者,眼光很长远。而且他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会将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党派利益之上。

而这次选举中的另一位候选人,现总统祖马大力支持的德拉米尼·祖马则会继续推进“激进的经济转型”,致力于将财富重新分配给占大多数的黑人,得到了农村选民以及党内妇女和青年的支持。但这令投资者担心,国家财政支出会过于鲁莽。也有分析指出,德拉米尼·祖马当选后根本无法改变前夫治下南非的腐败现状。

因此,投资者都乐于见到拉马福萨的胜利,市场也作出了积极的响应。但满足预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拉马福萨接下来还要迎接更加艰巨的挑战。

当投资者等待党代会的结果时,南非的本币债券和银行股有所上涨。彭博社数据显示,2026年12月到期的兰特基准债券收益率下降24个基点至8.7%,银行股指数攀升5.2%,创下新纪录。同时,2026年到期的欧元债券收益率下降了12个基点至4.58%,为9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南非兰特也在过去五周内上涨13%,成为表现最好的主要货币。

但另一方面,南非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度仅同比增长0.8%。本年度预算赤字将达到GDP的4.3%,高于预计的3.1%。标普和惠誉今年将该国主权信用下调至“垃圾”级,另一家评级机构穆迪也警告称可能效仿。自11月以来,投资者已抛售190亿兰特(合15亿美元)的国债。彭博社调查预计,到2018年底,南非兰特可能将贬值15%。

AllianceBernstein LP和瑞士信贷集团认为,拉马福萨很难扭转经济困境,无法避免南非继续迎来评级下调,也难以缓解政治上的紧张局势。

在全新的非国大领导层中,属于拉马福萨对立阵营的成员占了六个职位中的一半,包括总统祖马的支持者、副主席马布扎(David Mabuza)。AllianceBernstein纽约资金经理Christian Diclementi表示,拉马福萨的当选本身对市场来说是积极的结果,但非国大的新领导人组合并不完全受到市场的欢迎。拉玛福萨的胜利可能会为南非争取一定时间,避免评级进一步降级,但看不出完全避免下行的可能。

更何况,祖马虽然即将卸任党主席,但他到2019年前还将担任南非总统。在非国大代表大会召开几天前,祖马突然宣布政府计划资助贫困学生的大学教育,这项政策让投资者担心南非财政赤字会暴涨。外界尚未得知,拉马福萨将如何实现他的政治主张。

近年来,祖马本人深陷多起丑闻,非国大不得不面临支持率下滑的困境。去年地方选举期间,非国大的总得票率只有约54%,失去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立法首都开普敦和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的执政权,遭遇1994年执政以来的最低谷。

非国大代表大会开幕前的晚宴上,祖马作为主席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他自称已经做好在党内被领导的准备,呼吁党内保持团结。他警告称,非国大已走到“十字路口”,去年地方选举惨淡的结果“告诉我们,人民对非国大的状态感到不满”。

中新社文章介绍称,23年前,非国大上台执政后,在政治上当家作主,但在经济方面却没有进行触及根本的革命,一些大型企业和国民经济命脉仍掌握在一些财团手中。为了彻底解决政治经济发展不协调的历史遗留问题,非国大正在推行激进的社会经济转型。在非国大此次全国大会开幕前,祖马表示,非国大在执政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失误,包括频繁更换财长、经济增长缓慢甚至衰退、货币不断走软、主权信用被国际评级机构降为“垃圾级”等。

如今,距离2019年大选还有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如何处理好祖马的政治遗产、团结好非国大不同派别、推动该党的现代化转型、重振南非疲软的经济、重夺在大都市的民心,将是亟需拉马福萨解答的五大考题。

伦敦Legal&General投资管理策略师Simon Quijano-Evans表示:“南非迎来了一个创造巨大变革的机会,拉马福萨现在可以向选民和投资者证明,他可以带来这种变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