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界面预言家】2018,特朗普们的“头条争夺战”

未来一年,在日益分裂的美国、乱上加乱的中东、虎视眈眈的俄罗斯以及裂变重整的欧洲, 到底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未来一年,在日益分裂的美国、乱上加乱的中东、虎视眈眈的俄罗斯以及裂变重整的欧洲, 到底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在各大国集体性陷入内忧外患后,谁又会或主动或被动地登上媒体“头条”?

下面的故事发生在2018年12月31日。当然,这是一篇“假”新闻,因为哪怕是到了人工智能迅猛发展的今天,能够预言未来的水晶球仍然还只是个传说。不过,里面的很多细节又并非虚构,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一天能喝12罐可乐,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有着一个“撒切尔夫人梦”,等等。

除了上面提到的两位,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沙特年轻气盛的王储本·萨勒曼也会在故事中出场。 

1.

2018年12月31日,美国白宫。特朗普有些寂寞。喝着当天的第12罐健怡可乐,这位裹着浴袍的美国总统一屁股坐在电视机前的沙发里。保守派主流媒体福克斯新闻网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正组织一伙专家就税改争议进行辩论。

一年前,特朗普赶在圣诞节前签署了“史上最大规模的”税改协议,将其作为“礼物”送给了全美国人和全世界。整整一年,围绕税改各种争议一直没有淡下去。

那些共和党大佬不是说一旦实施支持税改的人就会多了吗?“骗子!”他心想,“像瑞安(Paul Ryan)这样的人,早点滚蛋也许是好事。”

上个月中期选举刚刚落幕,来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人保罗·瑞安被迫将众议院议长的位子让了出来,不过好在参议院还在共和党手中,当然,“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也不是什么好家伙……要不是他把医改搞砸了,税改也就用不着这么匆忙了……”

实际上特朗普并不怎么在意。也许班农说的对,这些人是该清理掉了。自打去年这位前首席战略师离开白宫,两个人已经不怎么见面了。听说2020年班农也要竞选总统?真是好笑,那些人还都是支持自己的,不是吗?

他拿起遥控器把电视频道切换到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频道。屏幕下方滚动着一行字幕:“最新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再创新低!”“假新闻!”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将视线转移到屏幕上方,抗议人群手举着“抵制税改”的标牌。台上那人是谁?是希拉里!她竟然也在。“这个贱女人(the nasty woman)”。他放下可乐,心里想着要不要再来一份自己最沉迷的麦当劳。

寂寞的感觉再次来袭。他想念赢的感觉,想念竞选时乌压压的人群和排山倒海的呼喊声:“关起她!”“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

也许应该找个人聊聊。找谁呢?肖恩·汉尼提?不过总有人说他在充当他的“军师”,这种想法让他很不爽,明明是“我制定我自己的战略”!也不能是库什纳。他的这位大女婿已经被FBI特别检察官穆勒紧紧盯上了。“政治迫害!”他几乎骂出声来。

还有谁?有了。他抓起电话联系上了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这位美女发言人从选举期间就一直追随他,见证了他无数次胜利。“她肯定知道我想要什么。”

“翻开你的小本看看,竞选的时候我还做过哪些承诺来着?记住!我要赢!要赢!……朝鲜,嗯。”

他抄起手机,打开推特,开始编辑推文。

2.

沙特首都利雅得。王储本·萨勒曼一个人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行人,向王宫议事大厅走去。

过去两年,这位沙特王国几乎各个部门的一把手,以疾风之速将沙特带上了改革快车道,也搅乱了整个中东。

女性可以开车了,不管是轿车、卡车还是摩托车,甚至交警队伍里都出现了女性的影子。再加上油价逐渐攀升、经济改革渐出成效,萨勒曼王储在该国庞大的年轻人心目中声望日渐高涨,以至于在社交媒体上他有了个新称号:“第二国父”。

在国外,他领导的“反伊朗”轴心已经初步成型。经由美国牵线,沙特与以色列这两个此前的敌人已经成了盟友。但他心里清楚,美国人只是想坐收渔翁之利,毕竟伊朗也是美国的敌人。

他也知道,很多阿拉伯国家对此心有怨恨,不过目前他们还没有胆量和能力与沙特公开叫板,否则他们将成为下一个被孤立的卡塔尔。尽管卡塔尔到现在都未屈服,但“只是时间问题”。也门也一样。

迄今为止,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但他也明白,敌人还有很多。如果没有老国王的支持,单单国内那些宗教界人物和那些心怀不满的王子们恐怕就足够他应付的了,更不用说在也门、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到处都有伊朗、土耳其等国家的影子,当然,更少不了俄罗斯和美国。

想到美国,萨勒曼情绪有些复杂。不管怎么说,美国终于回到中东了,这是个好迹象,“如果不是奥巴马背弃中东,伊朗也不会坐大,”否则说不定还是可以跟伊朗直接开战的。可惜,只差那么一点伊朗核协议就被废除了,但现在,美国国会已经不再是共和党人的天下,想彻底废弃核协议几乎不太可能。

这也让他对特朗普政府心存警惕和怀疑。“重塑中东”的口号喊了整整一年了,但到现在,也没看到耶路撒冷问题上有什么进展,非要说什么变化,那就是大家已经习惯了乱,甚至更乱。

“或许特朗普不过是想对犹太人示好,”然而,中东是沙特的、不是美国人的。

想到这,他脚步加快。

3.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在3月总统选举中毫无悬念再次获胜后,普京已经“驻扎”在克里姆林宫19年。还差一年,他就要兑现“20年让俄罗斯强大起来”的承诺了。

他领导的俄罗斯正面临着自2014年乌克兰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来最好的时光。去年大概这个时候,他亲赴叙利亚带回三军,宣布成功结束了粉碎“伊斯兰国”的行动。从此,俄罗斯在中东有了稳定的立足点,也让全世界再次见证了“普京大帝”危中求变、长袖善舞的能力。过去一年,俄罗斯夯实了与叙利亚、土耳其、伊拉克等国家的关系,甚至连与沙特的关系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暖流。

唯一没取得什么突破的大概就是与美国的关系了。19年了,他熬走了克林顿,告别了小布什,送走了奥巴马。很快就该轮到特朗普了。

托特朗普的“福”,过去整整两年他几乎天天出现在媒体头版,连封面图都差不了太多——经常是两个人的画像并排放在一起。只不过最近一年,图片上两个人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两个人在克里米亚、中东问题上吵个不断,现在,该轮到朝鲜了。他已经公开表明愿意作为美朝关系的谈判中间人。现在就看他怎么斡旋了。

他不太习惯两个人,哪怕是在封面图上。不过,他还是决定给特朗普打个电话。

4.

英国伦敦,唐宁街10号。首相特蕾莎·梅正在下议院接受“质询”。不,没有提前大选;不,更不会有再次公投,不,“脱欧就是脱欧”,她心里一边默念着,一边为自己打气。

自从2016年6月接手了领导“脱欧”这个烫手山芋以来,她已经无数次从政治漩涡中“幸存”下来,以至于媒体送了她一个称号:“终结者”。

2017年尽管提前大选失算,但到了年底,她还是成功说服欧盟进入了脱欧第二阶段的谈判。她还记得从布鲁塞尔回英的飞机上收到的那则来自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的消息:恭喜特蕾莎·梅。

又是一年年末。这一年过得更加艰难,但同时她也变得更加谨慎和精明。自一年前开除了好几位深陷性丑闻的“同伴”后,她悄悄改组了内阁。在欧盟那边,波兰这样的“异类”也已经被她成功拉拢到了自己这一方。几经波折后,总算访问中国,希望此行构筑的贸易联系多少会提升下民众对经济的信心。

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份协议,希望新年之前能顺利把它带回到布鲁塞尔。

 “这哪儿是‘加拿大+++’版本?就算有+,顶多也只有一个。”

“难道这不是更像是‘挪威-’的版本吗?”

每个人都清楚,现在最重要的是字面上的游戏。欧盟不想英国离开,伦敦城不想,企业界不想,现在,就连一些此前主张强硬脱欧的民众也有些动摇了。然而,“脱欧就是脱欧”。可是,怎样把他们都拉到一条船上?

也许说说闲话、拉拢关系真的是很必要。好吧,来一杯咖啡。

她端起水杯,走进咖啡间。低头间无意瞥了一眼新买的鞋子,突然意识到已经有近两年她的高跟鞋没登上媒体封面了。

“撒切尔夫人并不是靠鞋子才成为撒切尔夫人的,”她收回了心。

5.

就在特朗普拿起手机、萨勒曼匆匆前行、普京拿起电话筒、特蕾莎·梅端起水杯的这一刻,在地球的各个角落,还有很多人正在书写自己的历史。

在地方选举中不断获胜的印度总理莫迪正信心满满站在竞选舞台上,兜售他的改革梦想;又一次稳坐首相宝座的安倍晋三正在考虑如何重构中日新型关系;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在全世界奔波、享受“调停者”这个新角色……

女性倡权者走上街头、也门饱受战火摧残的母亲抱着孩子哭泣、从中东散落至全球的伊斯兰圣战分子一边高喊着“真主至上”一边拿起武器……2018年12月31日这一天,他们的影像、声音,正陆陆续续通过互联网、电视台等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屏幕前。

突然间,几乎所有画面都切换成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头像。“突发!朝鲜再次试射洲际弹道导弹!”

 “呼……”特蕾莎·梅放下水杯,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她越来越了解特朗普了,这个丢了众议院的“跛脚鸭总统”,已经注定在国内做不出什么动静了,换做她,她也会考虑把触角伸到外面。何况是一个如此期望关注的特朗普?

她很庆幸,今天的头条不会再是“内外受困的特蕾莎·梅再受碾压”。

萨勒曼的脚步停了下来。想起此前一些传闻,他有些愠怒:特朗普难道真的想在利雅得与朝鲜领导人会面?

“真是个有才华的人,”普京放下电话,脸上泛起谜一样的微笑,“那么,现在我想我应该等你的电话了。”特朗普放下手机,听着白宫电话铃声响个不停,他终于不再感到寂寞了,“也许,普京应该会给我打个电话?”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