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思聪危险:“冲顶大会们”的前方 可能是死路一条

作为2018年第一个“风口”,冲顶类APP的爆红有一个特别的名字“撒币风口”。谁跟进谁“撒币”,谁钱多谁“大撒币”。

新年伊始,王思聪的一条微博,不仅让“冲顶大会”成为爆款,迅速占领了各大应用排行榜的靠前位置,也为这场“大撒币”运动拉开了序幕。

各家互联网公司一看苗头不对,也迅速跟进。目前比较知名的同类产品有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映客直播的“芝士超人”、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等等。

大家一时间也都喜欢上了这个「生活小甜点」般的存在。既能答题涨知识,又有机会赚赏金,何乐而不为呢?

冲顶类APP的玩法

如果您已了解请直接跳到下一节。

冲顶类APP的玩法是这样的:每天多次,以直播方式在线答题,答对全部题目者可均分悬赏奖金。以冲顶大会为例,它的每次直播共计12道题目,答题限时10秒,赏金在5到30万之间(可能随时间变化)。

打个比方,其形式类似当初红极一时的“开心辞典”或“SK状元榜”,不过是把直播间放到了网上,没有对参赛选手人数限制,也没有获奖人数限制。

如何生存?

即便在冲顶类APP“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关口,也不得不面对这个严肃的问题。

细细思考,冲顶大会这类APP虽然披着“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政治正确外衣,可也难以掩盖它属于商业公司的本性。

商业就是要赚钱的。

笔者搜集了一下,目前大概有两个方向。

1、收费收费收费

我们姑且不讨论光“收费”这两个字就会让这类APP损失多少用户。只说假如一个用户付费1元入场,那么以目前的规则来看,他能冲到最后的概率往高了说是百分之一,基本在千分之一左右。

原因就在于,冲顶类APP的题目取材非常宽泛,天文、化学、历史、地理、文学、生物、体育、八卦无所不包。

普通人很难有这样的知识储备,也没有必要有。所以除了一些简单的送分题之外,越接近冲顶成功的时候题目就越难,而这时候,只能祭出“不会就选C”的圣剑去赌概率。

熟不熟悉?这几乎就是“一元夺宝”的套路。在冲顶概率甚低的情况下,用户付费后几乎全部碰了钉子,如此反复几次,如果他还继续是个活跃用户,一定是平台的真爱粉。

那么如果调高冲顶概率呢?答案是也不行。一开始可能有效,可是当那些一直无法冲顶的炮灰用户出走之后,这个模式靠什么持续呢?

有人用吃鸡来比喻冲顶大会,可吃鸡只要不是落地成盒,好歹有击杀其他玩家的正向反馈在里面。反观冲顶大会,用户必须连续答对12道题才能得到奖励,“一着棋错,满盘皆输”的现状已经非常延迟用户的成就感了,如果再釜底抽薪,将用户唯一的心理安慰“我也没损失什么”抽走,那就真没得玩了。

在没有更好的“价值”提供给用户之前,找用户付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2、广告

“芝士超人”已经证明,广告是一个门槛低,可行性高的变现方式。

目前,冲顶类APP动辄几十万人在线,并大有超越百万之势。在流量愈发昂贵的现在,以区区几万块的赏金,圈住这么多人,其用户成本可谓便宜。

但是现在的成功,不代表以后能继续成功,“撒币”热的可持续性是一个未知数。

凭“什么”生存?

罗振宇曾经提出一个“国民总时间”的概念。他认为,抢夺用户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目的。

冲顶类APP每次12道题目,即便没有冲顶,算上事前的等待,主持人的解说,每次活动至少要占用用户5分钟的时间。

这5分钟很可能处于办公时间,上课时间,如果用户请同事同学一起玩,所耗费的时间将翻倍。如果你每天参加多次,那么将占用更长的时间。

在前有微信、后有微博、中有今日头条的时间战场,冲顶类APP想要生生撕出一道口子,简直比登月还难。即便短期做到,也难以持久。

想要持久就必须养成用户习惯。而养成新习惯的本质是时间和精力的重分配。而冲顶类APP又有什么理由做到这一点呢?

只要没有冲顶成功,对用户来说这5分钟就是白白浪费的,别跟我提学到了知识,那是扯淡。在一次次的冲顶失败后,用户最可能的选择是放弃。

其实连冲顶类APP所引以为傲的“撒币”行为,也有很大问题。看似简单有效,实则饮鸩止渴。

现金奖励就代表价值恒定,用户会下意识地权衡付出和回报,从这点上看,还不如像游戏一样,奖励一些稀有道具来得聪明,这些道具对于游戏开发商没有任何成本,可对玩家来说却极其珍贵。

试想,如果当初“小浣熊方便面”不附赠的水浒卡,而是直接放现金红包,效果估计大打折扣。

对于冲顶类APP来说,想要养成用户习惯,基本是无稽之谈。仅仅依靠新鲜感在时间战场撕开的口子,很快就会失去。

所以笔者认为,这些“冲顶模式”APP的前方,将是死路一条。

过不了太久,短则一两月,长则三四月,冲顶类APP在公众面前的新鲜感就会逐渐丧失。在这之前,如果他们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持续吸引眼球,那么终将面临被大众抛弃的悲境。

并非一无是处

不过,笔者倒也不觉得“冲顶模式”一无是处。它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可却是很优秀的运营手段。这一点几乎注定了冲顶类APP很难独立存在。

当前的情况是,今日头条的“百万英雄”没有做独立APP,直接就寄生于西瓜视频等头条系APP、“芝士超人”背后有映客直播撑腰、“百万赢家”也寄生于花椒直播,只有“国民老公”王思聪的冲顶大会无依无靠。

是今日头条技术水平不行?当然不是。张一鸣精明的很,他应该早就看透了「冲顶模式」的瓶颈所在。看看App Store的排行榜吧,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已经成功冲顶;)

一句话,风口过后,方显“撒币”本色。思聪少爷,下次长点心吧。

最后说个题外话,冲顶类APP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比如“在线人数”,APP显示在线100万人,就真的是100万人吗?也许实际只有10万。广告费却直接可以翻10倍。

再比如“赏金”,我们假设赏金是1万块,APP端显示最后冲顶成功是1000人(每人分十元),而实际只有100人冲顶(每人应分百元),那么这次活动赏金的成本直接就少了10倍。

“有关部门”很可能会行动起来,为这类APP戴上紧箍咒。

附:撒币风口大事件

2017年12月底:冲顶大会、芝士超人APP先后上线。

2018年1月3日:王思聪发布“冲顶大会”微博,今日头条推出“百万英雄”

2018年1月4日:谢娜、李诞、陈赫等明星在微博为“芝士超人”做宣传

2018年1月5日:“冲顶大会”因在线人数超过47万发生系统故障

2018年1月8日:360和花椒联手打造的“百万赢家”单日“撒币”530万元

2018年1月9日:“芝士超人”宣布获得趣店1亿广告订单

2018年1月10日:搜狗王小川推出直播答题作弊神器“汪仔”

来源:创业邦

原标题:思聪危矣,“冲顶大会们”的前方,可能是死路一条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