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新闻精选|贵州毕节通报扶贫违纪案例:借羊应付验收骗补助7万余元

今天有哪些地方新闻值得关注?贵州毕节通报扶贫领域违纪案例:借羊应付验收骗取补助金7万余元;安徽2名学生酒后欺凌8名同学持续3小时,目前已被刑拘;云南玉溪一男子网购19亿巨额存单,到银行提现吓坏工作人员。

2018年1月10日,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大关镇七里村,百泰农民专业合作社分红现场,贫困户在分红清单上签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贵州】毕节通报扶贫领域违纪案例:借羊应付验收骗取补助金71680元

据新华网消息,贵州毕节市日前通报3起扶贫领域违纪典型案例。其中,赫章县达依乡和平村的村党支部原书记徐定东、村委会原主任李镇材等人,在实施产业化科技扶贫养羊项目时,采取借羊应付验收的方式骗取项目补助资金71680元。徐定东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李镇材等人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违纪资金予以收缴。

此外,七星关区八寨镇中厂村党支部原书记张仕忠因索要好处费、截留项目款等问题,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违纪所得予以收缴,并移送司法机关;威宁县盐仓镇三寨村党支部书记邓广富利用职务之便,违规将不符合条件的其父亲、母亲、胞弟、侄子4人纳入精准扶贫系统。邓广富受到党内警告处分,违规纳入对象予以清退。 

【湖南】网络又现“衡阳县两学生被挖肾挖眼”谣言 警方将严查造谣者

据“衡阳县公安”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2017年6月23日S210线衡阳县大安乡水寺路段发生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该事故共造成4名学生受伤。近日,有网友在衡阳县本地及县外微信群传播“衡阳县西渡这个班两个小学生被骗被人挖了肾赃,恐怖”的视频。

同时,一些微信群又将其变成“衡阳县洪市两学生眼睛被挖”的谣言进行传播,类似消息还在衡南县传播。经调查,此类信息均系谣言。2017年6月23日,衡阳县公安曾对此进行辟谣,并对5名造谣、传谣的当事人处以行政拘留3日至10日的处罚。

【安徽】安徽2名学生酒后欺凌8名同学持续3小时 目前已被刑拘

1月10日,一则“合肥一大学学生酒后殴打同学,致多人受伤”的消息在网上流传。据新安晚报等当地媒体报道,此事发生于安徽财贸职业学院翡翠路校区,事发时间为1月8日夜间到9日凌晨。辖区派出所接到报警后,抓获欺凌同学的张某和郭某,并以涉嫌寻衅滋事将其刑事拘留。

据警方介绍,1月8日晚10时30分许,嫌疑人张某、郭某酒后到本班一住有8名学生的寝室,要求陈某跟其外出接受“教育”。陈某不同意,其他7名室友纷纷相劝。张某、郭某遂拳打脚踢,并用暖瓶、板凳砸等方式,对同学吴某实施殴打。打完吴某后,张某、郭某又对同学徐某实施殴打。为了逞强斗狠,张某、郭某又对其他6名同学实施不同程度殴打,并将8人罚跪,后逼迫多名同学一一下跪道歉。整个欺凌过程一直持续到9日凌晨2时结束。

【北京】北京小区一周30多条宠物狗中毒身亡 疑似被投毒

据北京晨报报道,朝阳区电子城小区上周陆续有居民豢养的宠物犬死亡,物业统计达30只,宠物医院检查后判定为中毒所致,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据多位养狗居民反映,从外面遛狗回家之后,小狗便开始呕吐,随后大小便失禁,最后就死掉了,之间也就是五六分钟的事。事后大家聊起此事时发现,所有死亡的狗之前都曾在小区花园停留,回家便出现相同症状。

小区物业人员确认,小区内确有宠物犬中毒死亡的情况,据统计大概有30多只,并提醒住户不要带着狗到草丛中去。工作人员称,事发后已经报警,警方到达现场勘察时找到了疑似有毒物质,“看着像是老鼠药”。目前,案件仍在进行一步调查中。

【云南】男子网购19亿巨额存单 到银行提现吓坏工作人员

据央视新闻报道,1月9日,云南玉溪市易门县一男子季某手持19亿元的巨额定期存单到某银行柜台取款,银行工作人员在看到该男子19亿的存单后被吓了一跳。随后,工作人员仔细查看了这张巨额存单,发现该存单有许多伪造痕迹,并且银行系统内也没有该存单的记录。在银行工作人员确定其存单系伪造后,立即向易门县公安局龙泉派出所报了警。

警方经调查,当场查获面值19.48亿元的假银行存单一张。经询问,季某交代:其在2017年4月收到一条来历不明的短信,信息上有一个网址,通过该网址能联系到一个做银行支票的人。随后季某便通过微信扫码支付的方式向对方支付了166元,网购到了这一张银行巨额存单。近日由于手头紧,季某便拿着这张“存单”来银行试试。目前,犯罪嫌疑人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取保候审,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黑龙江】女子不堪家暴给丈夫投鼠药:吵架一次下一次毒

因常遭丈夫家暴,黑龙江双鸭山市女子葛某某购买鼠药多次给丈夫下毒,这导致她的丈夫尿血便血入院,但他几天后治愈出院,回到家继续生活,并原谅了妻子。据澎湃新闻报道,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布了该案的判决书,双鸭山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葛某某对被害人张某积极治疗,得到被害人张某及近亲属谅解,判处葛某某犯故意杀人罪,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葛某某主动交代涉嫌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丈夫经常跟她吵架,有时候还动手打她,2015年9月,她在双鸭山宝山区市场外一个流动摊床买了两瓶红色液体的老鼠药,藏在家中橱柜内。到10月份时候,张某再次跟她吵架,并动手打她,“我就想药死他,因为家庭困难,他好吃懒做,我挺恨他,就在他吃的菜里下了一滴鼠药。”下毒持续了一段时间,每次剂量均不大。在10月第一次投毒之后到12月间,葛某某称一共向丈夫下毒5-6次,“只要他跟我吵架,我就在他食物或者酒里下一滴鼠药”。

【湖北】武大现奇葩考试:学生被要求“自己出题考自己”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1月12日下午,武汉大学2017级人文科学实验班的学生们迎来《中国古代文学》课的期末考试。然而在看到“试卷”的一刻,学生们发现,写得满满的一张纸不是试题,而是一份出卷说明,题目则需要自己现场来出。

授课老师鲁小俊表示,出题不能过于简单,判卷时会酌情考虑难度系数。“比如,问司马迁是什么朝代的、写了什么书,这种不可以;问司马迁是哪人,那可以。用这种方式考试,既给了学生自由度,又考验了学生的基本功。如果学得不扎实,可能题目都很难按照我给的难度出出来。”

【陕西】陕西脱贫暗访组被盯梢?官方:误解,系衔接工作

1月11日晚,一则题为《陕西一镇政府盯梢脱贫攻坚检查组》的消息现身网络。消息称,脱贫攻坚“暗访组”在澄城县被当地政府“盯梢”,同时还配上了一张微信截图。在显示的内容里,有5个“陕E”开头的车牌号码,一名备注为镇政府某某的工作人员,还让大家注意随机入户,一名镇上的干部还在群里反复要求不能打扰检查。

据陕西传媒网报道,吉安城村党总支副书记成张民对此澄清道,所谓的“暗访组”,其实是上级的评估组,是光明正大地在村里检查工作。因为自己对交通和住址等情况熟悉,被挑中当了引路员,主要是为评估组当“向导”。所谓的“盯梢”和“曝光车牌”不过是为了衔接工作,方便工作的正常安排。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