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意见】陈奕迅的秃顶,就是这喜剧的唯一笑点?!

不论哪个男明星,只要让他在银幕上谢顶亮相,通常都能取得不错的喜剧效果。

这部剧的质量跟李荣浩的眼睛一样难以捉摸。

本文转自自媒体“电影审片官”。

谢顶,大概是包袱界的一个硬通货。

不论哪个男明星,只要让他在银幕上谢顶亮相,通常都能取得不错的喜剧效果。

且,作为一种难言之隐,它还能恰到好处地引发观众对谢顶角色的同情。

当然,要用好这招,也得有技巧。

寸草不生是不行的,脑袋上多少要留上一点。

最好,是能从两侧拉出几根长的,横着搭在脑袋的正中央。

《卧底巨星》虽然烂得让人无力吐槽,至少还是向观众贡献了一个实打实的笑点。

那便是——

陈奕迅所饰角色的秃顶。

它不需任何前提——

不需要演技,不需要剧情上的铺垫,也不需要什么拍摄技巧。

唯一要做的,就是让造型师,给Eason先生剪个发,然后,拍下来。

真的,你会笑,虽然可能连你自己都觉得措手不及。

因为这片里真的看不到演技,看不到铺垫,也看不到任何拍摄技巧。

你分明知道这是一部喜剧,可就是很难笑出来,就在这时,你看到陈奕迅摘下了他的发套。

简直,让人感动。

突然,你明白了,这个角色的确是面临着困境的。

整段整段垮掉的剧情,在这个时候一下子立了起来。

你,开始关心角色的命运。

不知道向这样一部电影要求剧情合理算不算合适,因为不顾逻辑好像正是它的特点。

用专业点的名词讲,叫无厘头。

这部电影的剧情编排,打一开始,就遵循着无厘头的原则——

一个私家侦探,铁柱(李荣浩饰),在地摊上购买假表。

卖表的突然说他们是便衣警察,把铁柱抓住。

警察要求他去剧组里当卧底,调查大明星元豹(陈奕迅饰)。

据说这位明星可能参与了泰国黑帮老大「八面佛」的跨国贩毒犯罪。

之所以要铁柱去,是因为警局里都是黑帮的卧底,而铁柱正好是一个很优秀的侦探。

于是铁柱就真的去了,因为他本身也是元豹的粉丝,正好可以接近他的偶像。

好的电影,如果要让主人公干什么事,一定会赋予他一个强有力的动机。

铁柱的动机,别说强有力了,根本连充分都算不上。

而这似乎也不是导演谷德昭所关心的。

他关心的是,如何用对白大量地制造反转,给观众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惊愕。

卖表的突然说他们是警察,让人惊愕。

警察说警局里都是黑帮卧底,让人惊愕。

这些反转,随意、夸张得像孩子们的过家家。

它们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孙悟空突然加入了关公和秦琼的战斗中。

它们缺乏剧情上的基础,正如铁柱在电影后面的行动,并没有建立在充分的动机之上。

谷德昭不需要这种基础。

他只顾不停地制造反转,而一旦我们发觉逻辑上有什么问题,他立即就会给你补上一句解释。

这解释,也是反转。

观看这部电影,我们得调整一下我们的固有思维。

原因,未必要出现在结果的前面,恰恰相反,它们常常跟在结果的后面。

元豹的经纪人,泰格(陈国坤饰),因欠下巨额赌债,遭到八面佛的勒索。

为摆脱勒索,他设计,给道具枪里装上真子弹,让八面佛打死了元豹。

警察终于抓住八面佛把柄,突然现身,以杀人罪将他逮捕。

这时,元豹突然又活了过来。

我们立即就得到了解释——

泰格给枪换子弹的时候,铁柱正好藏在一尊人像里面,目睹了全过程。

他又给枪换上了假子弹,并把真相提前告知了元豹。

是不是很像过家家?

一个孩子玩游戏时被击毙,因为他突然又想活过来,于是编了一个可以活过来的理由。

这种行为,在过家家也是要被鄙视的,因为这分明就是耍赖啊。

至于铁柱好好的为什么要藏在人像里,则是因为泰格之前的某个动作,让元豹开始怀疑他。

——好了,别再追问了,你问啥他都能给你圆过来。

对于这一系列反转,唯一不高兴的可能是八面佛。

因为,既然元豹活过来了,那他就没杀人,既然他没杀人,他就不应该被逮捕。

至少,得给他另找一条罪状啊。

可惜,没有,谷德昭一不留神把他给忘了。

在这部无厘头电影里,谷德昭并没有遮掩他是周星驰的学生。

相反,他以此为荣。

陈国坤,饰演八面佛的郑冀峰,还有田启文、林子聪,都是从周星驰电影里搬过来的。

而且,是照搬。

周星驰怎么用这些演员,他就怎么用。

尤其是郑冀峰。

他在这部电影里的性格、造型、说话方式,跟在《美人鱼》里的郑总如出一辙。

此外,我们还会看到杜琪峰电影里的高级督察王启发(许绍雄饰)。

以及,《无间道》里的陈永仁和天台上谈话的场景。

再有,谷阿莫的电影解说、鬼畜视频…

当然,这些引用、戏仿,本身也是制造笑料的方式。

只是我们会怀疑,这部电影里究竟有多少内容是属于原创的。

最重要的是,它们不好笑。

所谓无厘头,到这部电影里,更像是导演的一种撒娇——

你看,我这么任性,是不是很可爱啊?

其与周星驰电影的最大区别在于,后者再随意,笑料也是服务于剧情的。

看《大话西游》的时候,我们会始终关心主要人物的命运。

在无厘头风格的包装之下,它仍然是一个关于如何实现欲望、如何克服阻力的故事。

无论是惊险的场景,还是搞笑的段落,都以坚实的人物动机作为基础。

谷德昭没学到的,正是这一点。

在为人物赋予动机的时候,他过于随意了。

这部电影要想好看,应该在陈奕迅的秃顶上,再多做些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