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广东售电批零倒挂调查:没有最后赢家

售电公司挑起了价格战,用户的胃口被吊了起来。但尘埃落定之后,或许没有谁是最后的赢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售电公司挑起了价格战,用户的胃口被吊了起来。但尘埃落定之后,或许没有谁是最后的赢家。

从全国售电市场的发展来看,第一个开展售电的广东售电公司在数量和市场交易电量方面老大的位置似乎已被后来者挤掉了。2017年,江苏市场可谓是一匹黑马,从9月12日首批售电公司公示到第六批售电公司进场,短短几个月,售电公司数量就达到了166家。而在售电公司数量最多的山东,其2018年省内和跨省区总交易电量将不低于1300亿千瓦时。

毫无疑问,在这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大潮中,竞争激烈、情况多发、思路超前的广东售电市场仍然是最为典型的区域。

为什么会出现“批零倒挂”?是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搅局?还是发电企业排挤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种种猜测不胫而走。

2017年9月30号,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发布《关于2018年电力市场交易安排的通知》(粤经信电力函〔2017〕266号),之后的国庆节期间,有售电公司给广大用户群发信息,说每度电会让利7分5,如果和去年签的2017年年度长协平均价相比每度电还亏1.05分。而今年的煤价比去年高,成本显然更高。

与此同时,电厂给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的让利始终是6分5,不到7分。而售电公司给用户让利达8分多,甚至9分,即形成了“批零倒挂”。

2018年,广东有97亿电量的核电进入市场,但是在10月9号,几家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很快就把核电的电量买光,并很快在交易系统里进行了备案。

而截止11月2日18时,共申报确认157亿千瓦时,发电侧和售电侧一直处在博弈的过程中。发电侧售电公司给用户让8分多,给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只让6分多,后者不愿出手,因此交易电量一直在百亿的电量上胶着。

“这个分析倒没有问题,但是恐怖的是里面的数据,它把所有的售电公司在什么时候报的价,报了多少钱,发电厂什么时候报的价,报了多少钱,是哪一家报的,所有的数据全部抖出来了。”广东售电市场业内人士毛利(化名)谈道,“我认为这篇文章是在帮发电侧说话,也就是说‘大家赶紧把年度双边协商的合同签了,到月度市场,我们发电侧可以联盟,可以把价格控制在4分以下’。”

12月20日,广东省经信委召开了2018年第一季度电力运行工作会议,提及2018年度交易情况。2018年年度交易总成交1094亿千瓦时,价差是-7.5分/千瓦时,相比2017年的平均价差多让利了近1分。

“其实对于大部分的用户来说,他们并不了解也不关心发电侧的让利空间究竟有多少,电改释放的红利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只在乎自己可以获得多大的电价优惠,这是用电侧的内在需求。同时,2017年度长协的成交结果让许多提前签订代理关系的用户意见很大,他们需要从今年的长协中把去年的损失弥补回来,这导致了非常高的要价。”广东融和晟源售电有限公司市场总监赵晓东对《能源》杂志记者谈到。

而作为独立第三方的售电公司,自身的情况也比较复杂。从一开始就有售电公司去满足用户的高价差的需求,这样的公司不是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是独立第三方的售电公司。虽然广东市场本身售电公司数量很多,有三百多家售电公司,但是真正参与了市场交易的售电公司仅有一百余家。而且这一百多家售电公司并非都是比较专业的玩家,还存在许多搅局者。

没有赢家的战争

在整个2018年年度双边交易的过程中,用户的让利预期太大,无论是对于发电企业,还是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都是吃不消的,而此时的发电企业选择给用户多让利,给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少让利,形成“批零倒挂”的局面。

尽管用户的胃口越来越大,发电企业并没有像去年一样与售电公司坐下来谈一谈,似乎形成一种默契,不与独立第三方售电公司对接,任其做出怎样的行动。

对电厂本身来说,今年整体的形势并不好,而且2017年的市场电量比重也进一步加大。广东省的电力交易以火电为主,2017年最终参与交易的市场电量火电总发电量占比大概接近40%,而从今年确定的2018年市场交易规模为1500-1600亿千瓦时,占比火电总发电量将超过50%。因此,如果电厂方面继续大幅让利将很难承受。

在广东的发电企业中,虽然让利都很大,但是执行时每一家企业成本也不尽相同。“以国华台电、华能为代表,它们旗下的燃煤机组分布较为集中,运行效率高,线路阻塞情况相对较好,同时对电煤供应上游的议价能力较强,因此在年度双边交易中具备较大的让利空间。”赵晓东说。

在广东售电出现混乱情况后,政府监管部门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引导,比如说引入97亿核电电量的交易。“核电今年加入市场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特殊的情况,如果核电让利7分多,火电的边际成本价为什么还要比核电更低呢?这不现实,也就是说火电再怎么让利理论上也不应该比核电的边际成本价更低。核电最后的成交价7分多本应是一个合理价格信号的释放,但是显然,各方并没有那么冷静。”毛利认为。

2016年,售电公司在后期捡漏签用户的可能赚的盆满钵满,但是2017年形势不一样。如果售电公司前期和用户签了大量合同,那么最后很有可能因为报价太高没有买到电,从而出现违约的情况。

10月20日,国家能源局南方监管局、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委员会、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出台了《广东电力市场售电公司履约保函管理办法(试行)》,售电公司需要注意手里签约的客户有多少,并计算要缴纳的履约保函。而在11月9日,广东电力交易中心又发布了《广东电力市场售电公司履约保函管理实施细则》的通知,一系列的举措无疑是规范售电市场,提醒各市场主体量力履约,防止出现违约的现象。

“售电未来的方向肯定不会是购销差价,这个大家都很清楚。而我们是一家专业做节能的公司,目前有一个大型的项目从2017年初做到现在,还没有落地,项目结合能源物联网、售电、节能、工业4.0,现在一直在落实。”广东卡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林知亮告诉记者。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发电侧和售电公司的回归理性,企业都会以保证自己的利润为最终目标,“批零倒挂”并不会是一个常态。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售电公司在增值服务上仍然有文章可做。

除了增值服务,越来越接近落地的电力现货市场也值得售电公司期待。

有报道称,关于南方区域电力现货市场技术支持系统技术规范(征求意见稿)已经发至电网公司、交易中心、各大发电集团及部分售电公司征求意见,2018年底前在广东开电力展现货市场交易在技术层面已基本成熟。

来源:能源杂志

原标题:广东售电批零倒挂调查:没有最后赢家

最新更新时间:01/17 22:32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