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贝因美收到监管函 股价跌停背后奶业巨头恒天然已浮亏23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贝因美收到监管函 股价跌停背后奶业巨头恒天然已浮亏23亿

1月22日晚间,贝因美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下发的问询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公布2017年度业绩巨额预亏消息之后,贝因美(002570)于1月22日跌停,超过1500万元的资金出逃,成交量急剧增加。

这一记跌停,不仅让该公司股价再创新低,大股东质押再面预警风险,也将奶业巨头恒天然、中央汇金死死套牢。

具体来看,在去年7月贝因美股价闪崩之后,该公司股票走势持续羸弱,近半年来跌幅达到61%,甚至无一家机构对其进行调研。截至1月22日,贝因美股价跌至6.03元/股,市值降至61.66亿元。

从大股东股权质押情况来看,自2016年以来,贝因美大股东贝因美集团曾先后与浙商银行、申万宏源等多家券商银行,合计办理了四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彼时贝因美股价在12.72元至13.9元之间。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贝因美集团合计质押1.9亿股,占其持有贝因美股份总数的54.46%。

若折价率为50%,预警线为160%且不计利息,据界面新闻测算,贝因美集团的四笔质押均已达到警戒线。事实上,自去年11月以来,贝因美第一大股东贝因美集团已经先后两次进行补充质押,贝因美集团的股权质押比例也从54.46%攀升至68.60%,占贝因美总股本的23.47%。若未来贝因美股价持续下跌,则第一大股东贝因美集团将继续补仓甚至面临平仓风险。

股价下跌也令卷入其中的投资者黯然失色。

从公司第三季度前十大股东名单来看,J.V.R INTERNATIONAL LIMITED、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科威特政府投资局均有不同程度浮亏,更别提在公司股价下跌时增持的贝因美高管们了。

以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为例,其于2015年三季度进入贝因美前十大股东席位,若其于去年第四季度并未减仓,那么截至目前中央汇金浮亏在5000万至1.46亿元之间。

恒天然集团方面,2015年3月,这家奶业巨头以34.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贝因美18.8%的股权。如此计算,彼时恒天然集团的收购成本为18元/股,而对比1月22日的股价,恒天然集团目前已浮亏近23亿元人民币。

去年9月,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牧德曾在投资者业绩会议上透露,恒天然于2017年财年,已对在贝因美的投资进行价值减记处理,针对其在贝因美的股权价值减记3500万新西兰元(约合1.685亿元人民币)。

就在22日,股东恒天然集团再度发声,对贝因美下调亏损和贝因美公司的持续表现“深感失望”。

“我们感到失望的是,贝因美没有最大限度地利用在配方注册制的新规则下,其51个婴幼儿奶粉配方在早期就注册获批所带来的机会。”恒天然集团在其官方网站表示。

据了解,在配方注册制的新规则下,获得51个配方注册名额的贝因美并未绝地重生。在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下,行业竞相杀价甩货,贝因美整体销售未达预期,同时又加大了市场投入费用,严重影响了该公司2017年的利润。

此外,由于公司应收账款未收回情况不佳,贝因美坏账准备增加利润骤减。加之市场竞争激烈,效期较短的产品买赠及消费者促销受限,产品到期报废致使贝因美存货核销较原预期也有所提升。

根据贝因美披露的信息,该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8亿元到10亿元,较第三季度披露的亏损幅度又有所扩大。

不过,对于贝因美公布的这一数据,恒天然方面派驻的董事并不买单。他们认为,由于公司提供的部分信息和说法前后存在反复和差异,且未能合理解释原因。同时,公司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在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存在缺陷,贝因美2017年度业绩预测应当向下修正。

恒天然集团在其声明中称,“我们相信我们任命的两位董事(Johan Priem和朱晓静)的判断,他们的行为符合贝因美及其所有股东的最大利益。我们关心他们所表达的保留意见,并正就所关心的问题寻求澄清。”

这一情况被监管部门察觉,并最终遭到证监会的问询。

1月22日晚间,贝因美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的文件,后者要求贝因美详述业绩预告修正的依据、差异、原因及合理性,自查是否向公司董事提供了充分必要的资料,公司内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