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吴晓灵:注册制无需再延长两年

证监会还是想对指数、对投资人的盈亏负责,所以没有放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25日召开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8年年会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表示,“注册制根本不需要再延长两年,对此非常遗憾,我当时也在人大常委会上发言表示根本不需要。”

2月23日,在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最终截止日仅有5天时,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提请审议期限延长该决定二年至2020年2月29日,并获得会议通过。IPO注册制改革进一步推迟。

刘士余认为当前的注册制改革时机并不成熟。他称,目前在多层次市场体系建设,交易者成熟度,发行主体、中介机构和询价对象定价自主性与定价能力,以及大盘估值水平合理性等方面,还存在不少与实施注册制改革不完全适应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索完善;从外部环境看,欧美发达国家相关金融市场积累了一定泡沫和风险,已经有调整的征兆,给我国实施注册制改革时间窗口的选择带来不确定性。

对此,吴晓灵在会上坦言,证监会这两年已经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但主要是在理念上“还是想对指数、对投资人的盈亏负责,所以没有放开”。

在资本市场上融资,其实就是买卖双方的事情,政府只给我开了一个菜市场,市场的价格卖什么东西,买卖双方自主决定。吴晓灵表示,注册制就是来做买卖的人到政府这儿来报个到,政府就制定规则,它监督买卖双方是否执行了制度。“也就是说,筹资的人必须公开透明,保荐机构要对筹资人的信息完整负责,投资人要对自己的金钱负责,政府就是看看谁有违规”。

“至于价格水平,改革开放40年了,哪一个领域价格改革的彻底,哪个领域就发展得好。”吴晓灵直言,我们现在股票发行的价格还是受管制的,建立一个好的市场是不可能的。

吴晓灵还将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与市场链接。她指出,“各国政府其实只能保基本,要活得好就要找市场。”政府只能够在基本的公共服务和基本的社会保障上下功夫,在义务教育、公共卫生、公共交通上去下功夫,剩下的事情应该让市场来做。

“政府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上,我们的责任是保好基本,市场的责任是给大家更多的选择,让大家生活得更美好。”吴晓灵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