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贵鸟难“富贵” 债券复牌两日暴跌九成

有些品牌,可能就是慢慢消失的过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1日和2日,“14富贵鸟”债券复牌两日暴跌近九成,收盘时净价只剩下15元,成为两市最便宜的公募公司债。

大幅下跌在意料之中。

最近各种信息显示,作为发行人的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贵鸟,1819.HK)流动性应该极为紧张,投资者对债券本息能否兑付风险有着深深的担忧。

事实上,不仅是投资者,就连富贵鸟重要股东的法定继承人都因对公司巨额债务和经营状况的疑虑而拒绝继承遗产。2017年中旬,公司的执行董事长林国强去世,因为2.9亿元个人债务,其子女寻求主动放弃财产继承。

一位泉企人士表示:“富贵鸟集团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都很糟糕,最为关键的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公司没有把握住方向,品牌升级和渠道升级没跟上,又陷入P2P平台,想要再次崛起,非常难。”富贵鸟集团是富贵鸟的控股大股东。

被问到富贵鸟的未来,一位行业分析师比较惋惜的感叹,“有些品牌,可能就是慢慢消失的过程……”

债券危机

3月1日,已停牌近一年半的公司债“14富贵鸟”迎来恢复交易后的首个交易日。不出所料,“14富贵鸟”出现大幅波动,市价在复牌首日便跌去超过八成。Wind数据显示,当日“14富贵鸟”共成交4笔,上午成交1笔在20元,下午成交3笔,成交价分别为18元、17元、17.50元,全天共成交200手,金额为3.5万元。

3月2日,“14富贵鸟”债券继续下跌,上午成交0手。但午后直线下跌,成交价15.03元,随后相继出现15.00和14.50等价格成交。盘中最大跌幅17.14%。临近尾盘,其再度以15.00元成交,并以此价格收盘。

在此次复牌前,“14富贵鸟”最后交易日期为2016年8月26日,收盘价格为103.80元,按此价格计算,其债券跌幅已接近九成。同时,15元的价格,成为目前两市在交易的公募公司债中最便宜的一只。

春节前,富贵鸟发行的“14富贵鸟”债券被告知存在巨大风险。

2015年4月22日至2015年4月24日,富贵鸟曾发行8亿元2014年公司债券(“14富贵鸟”)。债券利率为在该期债券存续期内前3年固定不变,为6.30%;债券票面利率采用单利按年计息付息,不计复利,债券为无担保债券。

2018年2月9日披露的《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半年度报告(2017年·修订版)》,以及发行人向国泰君安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这笔债券的投资人则存在巨大风险。

因为,富贵鸟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及资金拆借事项,且大部分质押存款已被银行划扣履约;土地、设备及存货均已不同程度地用于抵押担保。

截至目前,富贵鸟公司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该期债券附第3年末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回售资金兑付日为2018年4月23日。

相关资料显示,富贵鸟公司截至2017年中期,负债合计近30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若发行人回售日前无法对相关资产收回并变现,则回售资金兑付将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早在今年的1月,评级公司东方金诚就将富贵鸟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下调至BB,评级展望为负面,并将“14富贵鸟”信用等级下调至BB。

显赫到“陨落”

2017年中旬,富贵鸟的执行董事林国强去世,其子女拒绝继承的消息引发外界对富贵鸟的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的诸多揣测。

毕竟,这个品牌曾风光无限。

富贵鸟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在中国最大的服装产业基地石狮创立于1991年,且在1995年开始生产男装、皮鞋,1997年将生产线扩张至女鞋。业务涉及鞋业、服装、皮件等行业,并以贴牌加工或设计代工为COVANI、CONNI等诸多国外鞋类品牌提供供给。

2012年前后,富贵鸟进入最为辉煌的阶段,先是跻身国内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 随后在2013年底赶上浩浩荡荡赴港IPO的末班车,成为证监会当年取消“456”(4亿净资产、5000万美元融资额、6000万元人民币净利润)境外上市门槛后,首家“南飞”的国内知名民企品牌。

然而,自2013年末登陆港交所以后,富贵鸟交出的成绩单一直难如人意。

上市后次年(2014年),富贵鸟业绩就出现滑坡。

财报显示,2014年--2016年富贵鸟的净利分别为4.5亿元、3.9亿元和1.6亿元。2017年上半年,富贵鸟净利转亏至1088万元,同比下降107.7%。

近年来,富贵鸟的负债率也在逐年提升。2014年-2016年,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29.56%、45.18%、56.78%。上述期间,富贵鸟的财务成本分别为2390.10万元、6301.80万元、7359.26万元,三年增长207.9%。

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富贵鸟上市后的业绩虽然呈现下滑趋势,但那几年整个行业均步入寒冬,它的表现差强人意。”2012年开始,中国纺织服装行业整体进入低谷。尤其是高库存问题,使部分企业资金链断裂。

公募基金对纺织服装板块的持仓比例可以较好地反映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对行业的预期,从过去十年的持仓占比来看,2013年-2014年是纺织服装行业公募持仓的低谷期,对应二级市场的整体熊市与行业基本面的低迷阶段。

陨落背后

但富贵鸟在下滑中失去了关键性的两年。

“2018年或是纺织服装行业整体回暖的年份。”上述行业分析师表示,“但是,富贵鸟可能难以跟随行业再次起飞了,它失去了关键性的两年,也就是2016年和2017年。”

他说,“我们有一种感觉2016年和2017年,尤其是2017年更明显,这些原来定位比较低线城市的品牌,如果没有很好的做品牌升级或者渠道升级,在2017年业绩掉的非常厉害。”

A股还有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贵人鸟(603555.SH),其实2017年运动品牌还是很不错的,但是贵人鸟的业绩整体在下滑。

“大部分这种公司都是加盟渠道,富贵鸟也是一样,实际上就是有一个杠杆在里面,一旦终端零售下滑(货物积压、收入下滑),那么公司的整体业绩就会掉的特别快。”上述分析师解释道。

上述泉企人士表示:“富贵鸟这两年的精力确实没在主营业务上,他们应该是去搞P2P了。林国强生前曾因富贵鸟集团金融借款合同担保身陷2.9亿元债务纠纷,可能也与此相关。”

翻阅相关资料,公开与富贵鸟“牵手”的P2P平台有两家,共赢社和叮咚钱包。

2015年10月,富贵鸟入股叮咚钱包,成为大股东。那段时期,P2P平台与上市公司“联姻”,也算抱上了大腿。

叮咚钱包运营主体是深圳中融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融资本),成立于2013年8月20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启信宝数据查询可知,富贵鸟目前通过其旗下子公司间接持有中融资本80%股权。

叮咚钱包的产品线涵盖上市公司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汽车金融、资管产品、海外基金等,主打短期产品,收益率8-12%。

然而,双方牵手不足一年,到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在香港联交所暂停买卖。

停牌的原因,根据富贵鸟的公告,解释是“未按要求于联交所网站公告中期业绩”。

为何没有按要求公告中期业绩呢?原因是公司下属子公司存在向关联方及关连人士提供担保的情形。公告中还说预计于2016年9月底前解除上述担保。

但是,没想到这一停牌,直到今天也再没有复牌。

更为蹊跷的是,富贵鸟在入股叮咚钱包之前,就曾动用了千万美元投了另外一家互金平台,叫“共赢社”。

相关资料显示,共赢社的高管团队,也就是如今叮咚钱包的高管团队,但是共赢社已经于2016年10月25日停止发标,并将其原有的非标理财职能由新平台叮咚钱包承接。

这其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不得而知。不过,公开呈现在投资者面前的是一场“宫斗戏”。

2016年10月初,陈伟盛辞任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秘书及授权代表。

2016年11月22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接到5位股东的书面提请通知,要求董事会召集公司股东大会并在会上提呈包括建议罢免陈华敏、龙小宁作为独立非执行董事,罢免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公司核数师的议案供股东审议及批准。

2017年6月,富贵鸟发布消息称,6月14日接获龙小宁及陈敏华联名发出的辞任函,两人自6月14日起辞去富贵鸟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

在龙小宁和陈华敏公布的6点辞职原因中,主要是与公司就财务及公告披露方面存在分歧,其中包括富贵鸟未就事实资料回复香港联交所的查询;公司延迟刊发财务报告及复牌的原因;对公司的财务资料及2016年中期业绩有意见分歧等。

一位了解相关内情的投行人士表示:“其实,去世的执行董事林国强存在很多未披露的违规担保事项,都是用个人存单质押,后来这些存单基本都被划转代偿。但个人债务的具体去向,说不太清楚。”

走错了方向的富贵鸟,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可能是——“消失”。

尽管比较正面的一个消息是,2018年服装纺织行业有企稳回暖、结构性复苏的迹象。

考虑到行业盈利不再恶化、估值压力已得到大幅放缓、整体机构配置低、市场关注度不高的特点,纺织服装板块已经到了可以加强配置的阶段,自下而上的个股机会将逐渐增加。

2月初,腾讯入股海澜之家也意味着腾讯和阿里之间的“新零售”的“战火”引向了纺织服装行业。

业内分析师认为:“腾讯此举完成后,阿里很可能会有所动作。传统纺织服装品牌或将在两者的争夺战中受益。”

然而对于富贵鸟而言,可能已经错失了机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