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福达合金IPO调查:涉嫌隐瞒实控人陷互保诉讼 重要关联方失信

福达合金招股书涉嫌隐瞒了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达武及其背后的重要关联方温州弘道实业有限公司陷入多起企业互保互贷诉讼。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根据证监会最新披露的在审企业情况,福达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达合金)有望在近期获得发行批文。

早在2017年12月5日,经历过IPO现场检查的福达合金IPO申请顺利过会,并成为第一家过会的新三板做市企业。

然而,界面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福达合金招股书中涉嫌隐瞒公司实际控制人王达武及其背后的重要关联方温州弘道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弘道实业)陷入多起企业互保互贷诉讼。

值得注意的是,弘道实业2016年还因未偿还执行款1182.92万元而被温州市乐清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由于目前公司尚处于上市缄默期,界面新闻记者未能就相关情况得到福达合金方面的答复。

实控人陷互保诉讼、重要关联方失信

公开信息显示,福达合金是浙江温州的一家生产电触头的制造企业,2014年度、2015年度和2016年度以及2017年1-6月营业收入分别为96915.16万元、84892.49万元、103685.30万元和59477.18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115.85万元、3801.34万元、4166.57万元和2057.04万元。

根据招股书披露,福达合金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28204.53万元,其中5000.00万元将用于偿还银行借款。

不难发现,在净利润率仅为个位数的福达合金盈利能力堪忧背景下,公司资金链紧张状况可见一斑。

实际上,福达合金关联方为公司的银行贷款提供担保的情况更能充分揭示公司所面临的资金压力。仅仅2017年1-6月,公司关联方王达武、陈松乐和弘道实业等为公司提供了接近30笔银行贷款担保,实际担保金额累计高达4.33亿元,而2016年度、2015年度等过往年份同样存在巨额银行担保贷款。

界面新闻记者深入调查还发现,福达合金实际控制人王达武及其背后的弘道实业还陷入了多起企业互保互贷诉讼,而弘道实业2016年曾被温州市乐清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结果显示,2016年-2017年期间,王达武和弘道实业涉诉判决书有7份,其中涉及招商银行温州分行、浦发银行温州乐清支行、民生银行温州分行、招商银行温州分行等多家银行的贷款官司。

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上述多起贷款官司中,招商银行温州分行诉巨大矿业700万元贷款及利息的官司中,弘道实业因提供担保、巨大矿业未能到期偿还本息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在浦发银行温州乐清支行诉巨大矿业支付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本金393.82万元及利息的官司中,弘道实业同样因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其名下房屋(温州市经开区滨海五道3x8号)一度被法院查封;

在民生银行温州分行诉弘道实业和王达武等人的官司中,则是陷入了对乐清市巨大电气有限公司的贷款担保,后者2016年8月被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民事裁定受理破产清算;

还有浦发银行温州乐清支行诉华通机电集团1500万元贷款及利息的官司中,弘道实业因担保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启信宝的风险提示信息显示,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2016年8月17日对弘道实业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因未偿还执行款11,829,174.9元,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立案,案号(2016)浙0382执5161号。

根据招股书披露,弘道实业的股权结构为福达合金实际控制人王达武持股65%,其配偶陈松乐持股35%,2016年末和2017年6月末的财务数据均显示该公司已经资不抵债。

公开报道显示,前些年温州民营企业互保贷款盛行,多家企业互相担保从银行贷款,成为了当地非常普遍的一种融资方式。

显而易见的是,福达合金实际控制人王达武及其背后的弘道实业不仅在报告期内持续为福达合金提供了数十笔、累计金额高达数亿元的银行贷款担保,还被动卷入了上述多家银行与多家温州当地企业的贷款担保诉讼。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质疑,作为一家早已资不抵债的企业,弘道实业如何持续为福达合金甚至其他企业提供巨额银行贷款担保?既然是互保模式,福达合金本身是否还存在尚未披露的对外担保事项?

北京山证、上海景林巨额资金突击入股

作为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福达合金的上市进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即便是在2015年7月挂牌新三板之前,依然有温州乔顿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乔顿投资)、技术顾问方兴耀等不少股东因上市一度停滞而陆续纷纷提前退出。

另一方面,发行前持股数量均仅次于实际控制人王达武、持股比例均接近10%的两家外部投资人北京山证并购资本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北京山证)和上海景林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上海景林)的巨额资金突击入股则显得格外特别。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4年11月30日,公司召开2014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股东乔顿投资股权转让的议案》、《关于股东王达武股份转让的议案》,同意乔顿投资向王达武转让股份388.90万股,同意王达武向北京山证转让股份641.04万股,《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此次股份转让价格为7.80元/股。

对此,福达合金方面解释称,本次股份转让系因2014年11月,公司上市工作一度停滞,乔顿投资由于自身发展战略的调整向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王达武提出转让股份的要求。

经协商,王达武同意以乔顿投资的入股价格加上投资期间的合理回报受让乔顿投资所持有的部分股份,最终双方确定股权交易价格为7.80元/股。

同时,北京山证于2014年末向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王达武提出投资发行人的意向,经协商,王达武与北京山证确定参照王达武受让乔顿投资的价格由王达武向山证投资转让641.04万股股份。不难测算,北京山证此举耗资超过5000万元。

相比之下,入局时间早得多的上海景林的持股数量和持股成本略低于北京山证。根据招股书披露,2010年11月5日,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增加注册资本的议案》,同意增加注册资本1510万元,由上海景林、乔顿投资等5家股东以货币方式出资,其中上海景林以每股6.62元的价格分别认购公司634.20万股,耗资4200万元左右。

截至发行前,北京山证、上海景林持股数量分别为616.44万股和609.90万股,占比分别为8.36%和8.27%。

北京山证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山证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项目投资、投资管理及经济信息咨询,是由龙华启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100%持股,而后者则是由山西证券100%持股。

但是在北京山证的投资结构中,山证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和龙华启富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分别出资2000万元和8000万元,占比分别为9.52%和38.10%,即山西证券方面合计出资比例仅为47.62%,剩余超过50%的资金来源于霍国亮、林昌平等其他6位自然人。

上海景林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景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主要从事实业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企业管理及咨询(咨询除经纪),认缴出资额为5477.8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景林的出资更为分散,除了5家机构外,还有多达24位自然人。按照福达合金披露的增资入股情况来看,上海景林仅此一笔的投资额就超过了4000万元,超过该笔基金认缴出资额的70%以上,似乎是专门精心设计的持股平台。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包括发行人技术顾问等股东都看淡上市前景而选择提前套现时,北京山证和上海景林这种外部投资机构还能够砸几千万真金白银拿下大笔股权,而且实际控制人在上市前夕大笔股权低价拱手让人……种种情形都较罕见,“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