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们要面包,也要玫瑰:“妇女节”的百年轮回

“女性不应当只能勉强生存,在血汗工厂里被压迫,她们还需要生活——充满阳光、音乐和艺术的人生,以及走向投票箱的权利。”

2017年3月8日,美国纽约,当地民众走上街头参加妇女节游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8日,全球一百多个国家会共同欢度妇女节,以送礼物、半天假期、商家优惠等多种形式的活动庆祝女性所取得的成就。而追溯到100多年的美国,这一天最初的意义是女性工人为性别平等所做出的抗争。她们不仅需要提高薪资获得赖以生存的面包,也需要以玫瑰为象征的更舒适、更有尊严的生活条件。

在1908年的纽约,女性纺织工人的工作条件极为恶劣:工厂环境拥挤而危险,女工们经常每周工作超过65小时,不得不从她们微薄的工资中挤出钱来买缝纫材料,并且还经常被锁在工厂里面防止偷懒或偷窃。

​此外,这些大多只能签外包劳务合同的女工难以晋升成为“熟练工人”,不得不停留在最低等级的“初学者”阶段上,每天薪资不过3至4美元。而那些“熟练工人”——通常为男性——每天能挣7至12美元。

终于,纺织女工们决定就不平等的待遇发出自己的声音。当年3月8日,15000名纺织女工走上曼哈顿街头,要求获得更短的工作时间、更高的薪水和投票权。

20世纪初参加罢工游行的美国纺织女工

在饱受不公平待遇的纺织女工中,有一位来自俄国的移民特蕾莎·马尔基尔(Theresa Malkiel)。据美国媒体Vice文章介绍,马尔基尔深信打击这些不公正的唯一方法是妇女们团结在一起,并且确立相应的战略行动,因此她成为工会的组织者。

在马尔基尔加入美国社会党后,她又当选为全国妇女委员会成员。1909年2月28日,为了纪念上一年度盛大的女性游行,美国社会党创立了全国性的妇女节(National Woman's Day),迄今仍被认为是全世界第一个妇女节日。那一天,纽约第34大街的默里山演讲厅外聚集了数千人,共同倾听女权主义和社会主义女性发言者讲述平权的重要性和女性获得选举权的紧迫性。

​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说过一句著名的口号:“女权就是人权”。但事实上,几乎被人遗忘的马尔基尔早在1909年就提到过类似的论述:“女性的问题是一个人权问题,女人的解放实际上意味着人类的解放。”

从那时起,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各种呼吁女性平权和设立妇女节的倡议或活动。然而在1911年3月25日,纽约市三角内衣厂(Triangle Shirtwaist)失火,超过140名工人死亡,其中绝大多数是意大利裔和犹太裔女性移民。虽然这起事件触发了官方对纺织厂工作环境的审视,但也意味着美国女工的平权之路道阻且长。

1912年1月,马萨诸塞州的新法律将女性每周最长工时从56小时缩短到54小时。但不久之后女工们发现,她们同时也至少被削减了两个小时的时薪,这引爆了另一场持续两个月的罢工游行,又被称为“面包和玫瑰”游行,因为这句口号在游行中时常被提起。

“面包和玫瑰”的来源有多种说法,其中包括詹姆斯·奥本海姆(James Oppenheim)发表于1911年底的诗作

从出生到死去,我们的人生不应只被汗水浸湿;

心灵如同身体一般饥渴;给我们面包,也给我们玫瑰!

另一种观点是,​女权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罗丝·施耐德曼(Rose Schneiderman)率先在1912年喊出了“面包和玫瑰”的口号。她指出,女性不应当只能勉强生存,在血汗工厂里被压迫,她们还需要生活——充满阳光、音乐和艺术的人生,以及走向投票箱的权利。

身为著名的女性劳工权益领袖,施耐德曼还多次为女性发声,举办各类宣传女权的活动,如下图活动海报所示,前往施耐德曼的这场演讲并不需要门票,而且“特别欢迎男士参加”。

在1920年代以后,前苏联等国家将妇女节确立为官方节日,几经更改后将日期定为3月8日。在20世纪中期,庆祝妇女节的大都为社会主义国家。直到1970年代,联合国才终于宣布在每年3月8日庆祝国际妇女节。

几十年后的今天,许多国家的女性都获得了平等的投票权和参与政治的机会;性别工资差异仍然存在,但各国也在颁布相应措施努力缩小鸿沟,女性在商业世界的表现愈发出色;还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愿意站出来指认性骚扰的罪魁祸首,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而就在女性权益似乎正在向获得充足的平等靠近时,女性游行却再次成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最火热的话题,这一切大概都要“归功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去年下半年轰轰烈烈的以反性骚扰为主题的“MeToo”运动。

2017年1月21日,特朗普就职次日,华盛顿及美国多地爆发“女性游行”,在大选期间对女性屡屡出言不逊的特朗普成为众矢之的。游行参与者认为,她们共同拥有的女性身份导致其遭受很多社会不公以及人权问题,希望美国政府能重视女性权益。

紧随其后的3月8日妇女节当天有人在纽约华尔街著名的铜牛前放置了一个小女孩的雕像,她神情坚毅无畏,脚下一块铭牌上写着:“了解女性领导者的力量。她能带来不同。”

同时,美国许多地区的女性选择了不上班、不购物、穿上红色的衣服来展示女性的重要地位。还有许多人走上街头参加“没有妇女日”的示威活动,拿着标语牌,上面写着“但她坚持”、“‘厌女者’请离开白宫”、“像个女孩那样反抗”等口号。

另外,自去年10月女星米兰诺(Alyssa Milano)在推特上号召网友们披露自己的性骚扰遭遇后,#MeToo运动风起云涌,大批公众人物接二连三被曝性骚扰丑闻。那些站出来披露性骚扰、性虐待的“打破沉默者”(Silence Breakers)更是作为一个群体被《时代》周刊评为2017年年度人物。

今年1月1日,好莱坞300多名女性又共同发起了名为Time's Up(时间到了)的反性骚扰行动,并在《纽约时报》登出整版广告,再次将反性骚扰行动推向一个高峰。因此,在2018年度的妇女节期间,发源于美国#MeToo和#TimesUp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口号,反性骚扰成为最为常见的诉求

South Korean women mark 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韩国在妇女节当日举行游行活动 图片来源:韩联社

与此同时,人们并没有忘记“面包与玫瑰”的口号。两名美国女性学者Cinzia Arruzza和Tithi Bhattacharya此前在《卫报》撰文呼吁全世界女性能继承当年纺织女工的精神。

这两名女权主义者表示,她们想要重新完成所谓的“不可能”。在20世纪初,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特别是纺织工人是不可能被组织起来的,等待她们的只有独自一人在恶劣的条件下工作,或者在三角内衣厂里被活活烧死。然而自1908年起,她们便不断举行盛大的有组织罢工游行。因此,在特朗普时代,女性也完全有能力将不可能之事变为可能。

此外,女性争取劳动回报的努力也不能与维持有尊严的生活条件相分离。在当今美国,警察仍公然无故射杀黑人、跨性别女性被禁止进入女卫生间、堕胎诊所被迫关闭,这样的社会现状和当初女性没有投票权类似,或许也意味着当下女性权益同样岌岌可危。因此,文中写道:“我们不会只要求面包,因为我们也配得上玫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